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五章: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月影不愧是东方祁身边的得力属下,在轩辕天音一行人回到城主府时,城主府里的一切事物,都已经被月影处理的妥妥当当,就等着东方祁回来下决定怎么处理弱水城的城主了。

对于这个跟黑蛟勾结的弱水城城主,东方祁连多余的话都没说,直接剥夺了他的城主的身份,让月影带着一队城卫军押了他到弱水城的最大广场上,让所有弱水城的百姓亲自处置他。

当月影带着一脸灰白绝望之色的弱水城城主下去后,轩辕天音才对东方祁投去了一眼‘好狠,杀人不见血啊’的眼神。那弱水城城主常年在弱水城里作威作福,欺压百姓,这次又跟黑蛟勾结,弄得所有百姓都怕是恨毒了他,把他交给城内的百姓处置,只怕连个全尸都保不了吧。

当然,轩辕天音并不觉得那弱水城城主值得同情,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一夜休整后,轩辕天音一行人再次启程,朝着北海而去。

出了弱水城,离北海只有三日路程了,而这三日也非常的顺利,并没有再遇见什么突然事件。

马车内,轩辕天音闭目调息,整个人周身都絮绕着大量的天地灵气,惹得车内的夙离、月笙和魅月三人都眼红不已。像轩辕天音这样如鲸吞般的吸收天地灵气,真是为所未闻,哪怕在上古时期,一些大能者都没有她这样吸收得彻底的。

在体内慢慢运行了几个小周天,丹田内的那颗金灰色的金丹比之前的模样,明显是大了一圈,连带着一旁的混沌之珠上的混沌之气都浓郁了不少。

“看来修为又提升一点点啊。”轩辕天音看着那明显变了模样的金丹和混沌之珠后,暗道。

慢慢退出内视,轩辕天音收了功,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阿音,你的灵气好像又强横了不少啊。”月笙从她收功后,就从轩辕天音的左腕上滑了下来。一双紫色的小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轩辕天音。

自从轩辕天音踏入炼气化神的金丹期后,他就感觉到,每当轩辕天音的实力有所提升,连带着自己的修为也会提升不少,这让他和轩辕天音都震惊不已,直到听夙离说起,才知道,原来当轩辕天音踏入金丹期后,就是正式的从修道者转为了修真者的分水岭,而他跟轩辕天音二人有着本命灵魂契约,所以一人提升,另一人也会受益。

对于这样的惊喜,两人都异常的满意。

轩辕天音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后,轻笑道:“的确是提升了不少。”

“嘁!你修的是‘天罡伏魔经’,若是修为还涨得慢,那才是笑话呢。”一旁趴在车内小几上的夙离轻哼了一声,随即尾巴轻轻一扫,道:“还是太慢了,赶紧提升你的实力吧,我可不想一辈子呆在这个小世界中。”

东方祁放下手中的书卷,轻撇了夙离一眼,转头看向轩辕天音,问道:“今日就可以抵达北海,为何你们这么急着去北海?可是那里有天道留下的秘密?”

夙离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对于他知道天道的事,很是吃惊,不过一想到肯定是轩辕天音告诉他的,一张狐狸脸立刻不爽的拉了下来,在心里暗暗嘀咕道:这个女人还真信任他呢,什么都能告诉他。

对于东方祁的疑问,轩辕天音也不避讳他,摇摇头,道:“不确定那里是否有什么秘密,只是狐狸说北海有股强大的气息,恐怕也是跟我们那个世界有关的东西隐藏在那里,所以想去看看,若又是一头上古凶兽,正好可以杀之取丹,拿给狐狸疗伤。”

说到这里,轩辕天音似突然想起了什么,话音一顿,转头看向夙离,问道:“狐狸,上次相繇的内丹,你炼化没有?可有恢复些本源?”

“嘿~昨日刚刚把它炼化。”夙离嘿嘿一笑,然后在几人的目光中,雪白的身子突然泛出白色光晕,然后身后的尾巴从一条,瞬间变成了五条。“恢复到五尾了,若是北海里又隐藏了一个大家伙,取了它的内丹炼化后,就能恢复到六尾。”

“夙离大人…你…你到底有几尾啊?”轩辕天音脚边一只红狐狸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夙离那五条白色尾巴,吞了吞口水道:“据…据魅月所知,就是狐族中的王族,天狐一族都才五尾,你怎么……”

“天狐?”夙离不屑地撇了魅月一眼,“一群血脉不纯的东西也敢妄称王族?”

“血…血脉不纯?”魅月一双红色的毛耳朵颤了颤,不可置信地瞪着夙离,乖乖…这位夙离大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她可是第一次听说王族血脉的天狐一族居然被人称为血脉不纯!

“小魅狐,眼界可要放高点了,狐族的种类可是多得很的,天狐一族在狐族中只能算中等的存在,至于我嘛……”夙离傲娇地甩了甩身后的五尾,道:“你以后就会知道的。”

轩辕天音白了夙离一眼,伸手抱起脚边的小红狐狸,拍了拍她的脑袋,道:“别理他,整天就知道得瑟。”

“就是,再得瑟还不是被人给封印了数千年,弄得自己实力大退,还得靠阿音给你四周找内丹来恢复本源之力。”月笙立马附和道,对于偷偷打轩辕天音主意的夙离,月笙现在可是极其的不爽。

不要问月笙怎么只针对夙离,而对东方祁这个同样在打轩辕天音主意的人不闻不问,因为月笙这个一根筋的二货觉得,凡是有个先来后到,东方祁在先,夙离在后,还有个原因就是…他还记得在清平城的时候,轩辕天音说过人妖殊途这句话,虽然他自己觉得没什么,但是阿音这么说,那么一定有她的道理,比起夙离这个狐狸精,月笙觉得,还是东方祁这个纯人类要更适合轩辕天音一点。

一根筋的月笙,就成了今后夙离在追求轩辕天音这条路上的最大绊脚石……当然,这只是后话而已。

“我说二货,你这几日是吃错了药还是怎么的?怎么没事儿就喜欢呛我了?”听到月笙的话,夙离立刻郁闷了,之前自己跟月笙相处得还是挺不错的,怎么东方祁一来,这个二货立马就不跟自己好了?

月笙朝夙离吐了吐信子,直接蹿回了轩辕天音的左腕上,对于夙离的话,他当做没听见。

吃好吃的东西时,咱俩可以分享,不过在阿音的问题上,休想!

见月笙不理自己后,夙离也悻悻地趴了回去,唯有东方祁不动声色地瞟了轩辕天音左腕上一眼,清洌的眸子中闪过一抹了然之色。

碧落崖位于北海之北的一座万丈山崖峰上,因山峰异常陡峭又常年被瘴气围绕,别说是寻找人等,就是实力强大的天术师,都很能登上峰顶,接近碧落崖,所以被天昊国的人们列为禁地之一。

腥咸的海风迎面吹来,轩辕天音站在山崖之下,抬头打量眼前的这座万丈崖峰,眼里划过一抹震撼。

“难怪没人能上得去呢,这光秃秃的悬崖峭壁,连个落脚地儿都没有,除非用飞的,谁能上得去啊。”韩澈望着见不到顶峰的碧落崖,无语地道。

看着这光秃秃的悬崖峭壁,轩辕天音敛了眸中神色,看向一旁已经恢复人身的夙离,一脸黑线地问:“你是不是感觉错了啊?这一根像擎天柱的玩意儿,哪里能藏凶兽?”

“不可能,我的感觉绝不会错的。”夙离摇了摇头,又疑惑地看着这光秃秃,滑溜溜的悬崖峭壁,疑惑地道:“我的确是感觉到这里有一股隐晦的气息的,可是…。为何现在又没有了呢?”

闻言,轩辕天音无语地瞪着他,“你可别告诉我,那家伙在这里释放了一丝气息,然后又跑到别处去了。”

“不可能!”夙离转头盯着她,肯定地道:“虽然我不确定那股气息是谁的,但是像它们这种上古的老家伙,一般都不会轻易挪窝的。”

东方祁轻蹙着眉心看着眼前的碧落崖,随即眸光轻轻扫向不远处的北海海面,不确定地问道:“会不会你当初感觉到气息不是在碧落崖上,而是在海里?”

海里?

其他几人微微一怔,然后同时转头看向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脸色沉了沉。

这若真是在海里,那可真是在大海捞针了啊。

“现在怎么办?”月笙看着这一片蔚蓝的大海,无语地道:“难道咱们跑来逛一圈后就打道回府吗?”

轩辕天音若有所思地看着海面上,然后右手轻轻一晃,一个精致小巧的白色粉饼盒就被她拿了出来。

“我先找找看。”

盯着粉饼盒内的指针,轩辕天音眉目一凝。

“夙离的感觉没错,这里的确有古怪,你们看。”轩辕天音直直盯着手中的粉饼盒,招呼着其他人。

听到她的话,所有人立刻凑了过来,齐齐盯住她手中的东西。

“怎么了?”月笙好奇地看着那奇怪的东西,他知道那是一种能寻找邪气的罗盘。

轩辕天音朝罗盘中心的指针努了努嘴,道:“这里被一种磁场干扰了,我的罗盘居然一动都不动。”

闻言,几人的目光看向那罗盘中心的一根红色的指针,果然看向那指针稳稳地停在那里,不管轩辕天音怎么转动身子,那指针都是稳如泰山般,一动也不动。

‘啪嗒’一声,轩辕天音轻轻合上盖子,眯着眸子看向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缓缓地道:“那家伙肯定在这附近的深海中,今日我们就先在这里扎营,等明日一早,再想办法去探探。”

话落后,轩辕天音眸中划过一抹幽光,看向夙离,道:“把你的气息完全放出来,说不定还不用我们去找,它就会闻着气息,自己找过来。”

那家伙若真是存在于上古时期,自然不会不熟悉青丘的九尾狐一族的气息,她相信,只要夙离放开他的气息,那家伙肯定会找过来的,毕竟在这个世界中,找到一个同为上古中的种族,还是很罕见的。若是那家伙不是存在于上古,但是有夙离这样纯正的气息在,只怕也会被吸引过来,毕竟如此纯正的气息,若是能生吞炼化了,对那些老家伙们来说,可是异常大的补品啊。

对于轩辕天音要用自己做诱饵的想法,夙离只能翻了翻白眼,不过却也还是老老实实地放开了自己的气息。

“若真是寻着我的气息过来的话,阿音可要保护好我啊,我可不想被人生吞给彻底炼化了。”夙离无语地道。

轩辕天音朝他眯眼一笑,道:“放心,绝对会在你被吞下之前,把你救出来的。”

“现在嘛…咱们就在这里扎营生火,就当是海边露营度假好了。”

当太阳的余晖最后消失在海平线上时,整个天幕都暗沉了下来,星星点点的星辰在漆黑的天幕中,如同萤火虫般,格外的闪耀漂亮。

篝火边,搭着一个极其眼熟的玩意儿——烧烤架!

月笙和魅月二人,围着烧烤架,正在给上面的各种鱼类和扇贝上抹油,当油抹在上面后,被下面的明火这么一烤,一股子鲜美的香气缓缓地传了出来。

不远处的海面上,夙离一身温润白光,缓缓从海面上踏空而来,那身姿端得是无比妖娆俊美,白衣飘飘,当然…前提是忽略他手中提着的还在挣扎的各类海鲜!

人还未走近,夙离就笑得一脸见牙不见眼地喊道:“月笙…慢慢烤,我又下海里去捞了不少吃的上来。”

一听见又捞了吃的上来,一旁的月影和韩澈二人也坐不住了,立刻朝夙离跑去。

“夙离哥哥…我帮你拿过去,你再下去捞点吧。”韩澈讨好地道。

月影也立刻附和道:“是啊是啊,有月笙那个吃货在,这些还不够他一人吃呢。”

闻言,夙离微微一顿,似乎也想起了月笙的食量还有自己的食量,立刻把手里抓着的东西朝二人一抛,道:“接好,我再下去捞点上来。”说完就准备转身就走。

“夙离,立刻回来!”

就在夙离准备要返身回海中时,篝火旁的轩辕天音突然猛地起身,朝夙离大喊道。

夙离整个人一顿,然后……

‘哗哗哗哗’——

还未等他有所反应,他身后不远处的海上,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天道无极——九龙缚鬼术,缚鬼神绳,去!”

一声轻喝后,只见轩辕天音两指并拢,指尖朝夙离正在一指,然后一束金光立刻朝夙离射去,在到达夙离身边后,金光化作一根金色绳子的模样,在夙离精瘦的劲腰上一缠,接着一绕,把夙离给牢牢的捆住了。

岸边,轩辕天音挥手用力一扯,直接把夙离给快速的朝自己给拽了过来。

当夙离前脚被拽开,后脚他刚刚踏空而立的地方,就被一个巨大的海浪给直接吞没了。

一把拽回夙离后,轩辕天音眸光闪过一抹金光,抬手一挥,打出一道符纸。

“天道无极——乾坤借法,不动明王金刚阵。”

随着她话音一落,符纸立刻在半空中化作数十道金光,然后快速编制成网,直直挡在了几人身前的沙滩上,然后一阵金光闪烁,巨大的网墙变成了一层泛着淡淡金光的结界墙,把那扑面而来的巨浪,全数挡在了外面。

“阿音你看那边…”月笙突然朝远处的海面上一指,大喊出声。

众人目光朝他的指的方向看去,然后齐齐目光一凝。

只见远处的海面上荡起了巨大的波纹,眨眼间,一个巨大的身形从海底一冲而出。

“那是…什么东西啊?”月笙看着腾飞出海面的庞然大物,一双紫色的眸子陡然瞪大,不可置信地道。

韩澈整个身子一颤,结结巴巴地道:“鱼…好大的鱼…也好奇怪的鱼…”

“我的娘喂,这鱼还能飞啊…夙离兄弟,你刚刚是不是把人家的崽子给捉了回来啊?它们老祖宗追来了喂。”月影吞了吞口水,瞪着那庞然大物哆嗦着道。

轩辕天音看着这庞然大物,震惊地跟夙离对视一眼后,缓缓地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徒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北冥之主…鲲鹏!”

随着轩辕天音话音落下,那庞然大物似映照她的话般,整个庞大的身躯狠狠一颤,整个身子被一阵蓝光包裹…当它再次破光而出时,它的形态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只类似大鹏鸟的庞然大物,猛地张开一双羽翼,在那约有几十丈长的双翼狠狠一扇,刮起强烈的海上飓风,然后朝着天际扶摇直上九万里……

“居然是鲲鹏!”

夙离瞪着一双眼睛看向天空上那如遮云闭月般的庞然大物喃喃低语。

鲲鹏——上古神禽,又称九天鲲鹏,鲲鹏是飞行速度最快的神禽,一翅伸开一百八十万里,双翅齐展三百六十万里。

鲲鹏善于变化,通灵万物,栖息在昆仑山上的建木之顶。

相传鲲鹏是盘古大神开天大劫后,感应洪荒天道孕化而生的北冥之主,也称之北海霸主。

鲲鹏有两种形态,入水即为鲲——洪荒时最大的鱼,上天即为鹏——浑身青色羽毛,金色喙,头顶有白色翎羽。

轩辕天音怎么也没想到,夙离感应到的那股气息居然是鲲鹏的!

“你还想要它内丹吗?”轩辕天音木然地转头,目光有点发直地盯着身旁的夙离。

夙离身子一抖,惊恐地盯了一眼轩辕天音,哆嗦地道:“开什么玩笑,谁敢去招惹它啊!”

“姐姐…那什么鲲鹏很厉害吗?”韩澈听得轩辕天音和夙离的语气,就发觉了这二人话音中的古怪,随即眨了眨眼,弱弱地道:“可是它发现我们了啊,那它这么厉害,我们待会怎么办?”

“它…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轩辕天音看了一眼天上渐渐缩小身形的鲲鹏,拍了拍韩澈的脑袋,“它啊…居然是它啊。”

听得轩辕天音意味不明地话,东方祁微微挑眉,“你们认识?”

“不认识。”轩辕天音摇摇头,随即红唇一勾,道:“不过某个家伙认识。”

“嗯?”东方祁不解地看着她,似乎对她所说的某个家伙表示很好奇。

“它下来了。”一直瞪着鲲鹏愣住的月影突然道。

‘唰’——

一道蓝光直直掠了下来,堪堪落在轩辕天音撑起的结界外面。

“唔…熟悉的气息啊,好久没闻到过了。”温润如玉地声音缓缓传来,蓝色光晕砰然炸开,一道欣长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驱魔龙族的传人……”

众人看着这突然走出的俊逸男子,即使是轩辕天音都忍不住瞪大了一双眼睛。

这……

谁能告诉她,刚刚还是一个庞然大物的玩意儿,怎么摇身一变,就变成了这么一个温润如玉的男人来?

这副面相,可跟那霸气的北冥之主一点都不符合啊喂!

温润如玉的俊逸男子,朝一众呆滞的人如沐春风地一笑,然后抬手间就打碎了轩辕天音布下的结界。

“本来我还是闻着香味来的,结果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能碰见驱魔龙族的传人。”

“香味?”轩辕天音一怔,疑惑地问:“什么香味?”

翩翩佳公子朝众人身后的烧烤架轻轻一指,温润地道:“吃食的香味,我可是好久都没有吃过有盐有味的食物了啊。”

众人:“……”

感情这北冥之主也是一个跟月笙一样的吃货啊!

似乎见众人用见鬼般的神色瞪着自己,翩翩佳公子腼腆一笑,继续道:“你们不介意我来搭个伙食吧?”

“不…不介意!”轩辕天音嘴角抽搐,艰难地答道。

“唔…你这个驱魔龙族的传人可比我以前遇见的那个要可爱得多了。”翩翩佳公子摸了摸鼻子,笑道:“上次遇见的那个,可是一见我就直接出手了。”

轩辕天音:“……”谁啊?她家哪位猛人这么牛叉,连对着鲲鹏都敢出手?!

似乎知道轩辕天音的疑惑,翩翩佳公子朝她又是腼腆一笑,道:“千年之前的那位,最后被我一不小心,一翅膀给扇出了北海……”似乎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却又继续补充道:“听说她最后在明昊海上建立了一个宗派,还警告座下弟子不许来北海碧落崖,把这里例为了禁地,说是这里异常凶险。”

轩辕天音嘴角一抽。

“当然…我觉得她应该是不想让她座下弟子知道她被我给扇出了北海这件事…。”翩翩佳公子微微一笑,最后总结道:“或许她是觉得这件事,比较丢人。”

‘噗’——

这鲲鹏的最后一句总结,简直是神补刀啊!

当他的总结话落后,连一向淡定的东方祁,都忍不住嘴角抽了抽,一脸怪异地看向轩辕天音。

他说的那位,貌似是轩辕宗的先祖,第三代神女吧……

而他自己…好像正是轩辕宗的直系弟子!

轩辕天音在夙离、月笙等人的怪异目光下,摸着鼻子干笑一声,道:“那个…。我跟那位,不熟悉!”

众人:“……”

“啊,你不是想要搭伙食吗?来啊。”轩辕天音话音一转,朝这位看似温润,实则腹黑的翩翩佳公子招了招手,转头对月笙,道:“月笙,跟我一起去烤那些海鲜,然后准备开饭了。”说完,丢下一句话,直接拉过月笙就跑了,那速度,就是她在驱魔的时候,也没见这么快过。

------题外话------

突然觉得千年前的那位驱魔龙族的传人是坑货啊有木有…o(╯□╰)o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小不点儿妹纸的一张评价票,zhangjncici妹纸的一张月票,fxmtlj2008妹纸的一张月票,不弃风月妹纸的一张月票,茉日琉妹纸的一颗钻石,sg18698妹纸的一张月票,丿忆流殤妹纸的2朵鲜花,susycen妹纸的一张评价票,beibei89428妹纸的二十朵鲜花,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