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四章:斗蛟,无相伏魔印!

典雅的竹楼大堂内,几张青竹桌都被坐满了人,望着桌上丰盛的早餐,所有人的目光却不再桌上,而是时不时的朝最里面的位置瞟去。

月笙坐在轩辕天音对面,一双紫色的眸子瞟了瞟她,又看了看坐在另一边的东方祁,自昨日那‘亲吻事件’后,轩辕天音就寒着一张脸,直到今日,那小脸上的神色都没有改变过,反观右相大人,虽然还是一副清淡淡的样子,可是那眉宇间,怎么看怎么都带着点愉悦的神色,看来昨日那一吻,东方右相甚是满意啊。

“这荷叶清粥不错,天音尝尝吧。”东方祁淡然着一张脸,亲自动手为轩辕天音盛了一碗清粥,对于轩辕天音不为所动的表情,完全的不以为然,“清爽宜人,正适合降火稳神。”

东方祁话音一落,月笙和韩澈的眉心齐齐跳了跳。

降火稳神?

右相大人的重点在‘降火’二字吧?

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撇了一眼东方祁递过来的清粥,却也没推拒,只不过那喝粥的动作,让得月笙和韩澈觉得她其实是在啃右相大人的肉,喝右相大人的血。

这边饭桌上的气氛一直处在诡异古怪中,月笙这么二傻的人,都自觉的没有吭声,老老实实地埋头吃饭,不过,就在他无意见抬头时……

‘噗嗤’——

月笙双目圆瞪,一口还未来得及吞下去的粥,直直被他喷了出来,然后身子莫名一抖,整个人如见鬼般,‘噗通’一声,一个趔趄,直直地栽下了凳子。

“啊…啊…”

轩辕天音皱眉避开月笙喷出来的某物,怒道:“你又怎么了?”

话音刚落,就见着自己右手边的韩澈也是见鬼般的‘啊’了一声,整个人从凳子上蹦了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身后某处,就连一向淡定的东方祁,脸上都出现了龟裂的痕迹。

轩辕天音皱了皱眉,一脸莫名地转头朝自己身后看去,然后……

同样是一副见鬼的震惊模样。

四人对面不远处,一道曼妙的曲线身影,正缓缓走下了楼,所经之处,无不是香风阵阵,明眸皓齿轻盼间,即使是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也让得大堂内的男人们都血脉膨胀起来。

好一个绝色倾城的妖艳美人……

妖艳美人莲步轻移,带着阵阵香风缓步走进轩辕天音,然后在轩辕天音呆滞的目光中,眼波流转,眉眼轻挑,一个性感又带着诱惑的媚眼,直直地抛向了她。

“阿音…我美么?”

“咳咳咳…咳咳…”

轩辕天音一口口水被呛住了,我的娘喂,青丘的九尾白狐果然是名不虚传啊,这颜值真是高到了一定的水平了。

这妖艳倾城的绝色美人,赫然就是夙离!

轩辕天音被呛的一阵猛咳,倒是一旁的东方祁先接过了话,“夙离姑娘,果然是倾城佳人,不愧为一代绝色妖姬。”

“咳咳…咳咳…咳…”原本缓过来的轩辕天音,被东方祁这一句话,又给震得呛了一口。

夙离轻飘飘地撇了一眼东方祁,满眼都是‘你嫉妒我的美,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的神色,“阿音,你还没回答我呢?”

轩辕天音努力地摆摆手,平复了下心情,道:“美,没人比你更美了…”话音刚落,就察觉到一旁的某人,扫过来的淡淡目光,然后整个身子又是一僵。

“娘喂…夙离兄…你…你这是?”月笙颤巍巍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几步进来,围着夙离转了转,边打量边道:“你这是怎么办到的?就算是变化之术,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吧?若不是见过你原身,我都真会以为你是个女的了呢。”

“的确好神奇啊,夙离哥哥…”韩澈也一脸好奇地盯着夙离,一个大男人变成女人,居然这么和谐,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你该叫夙离姐姐。”一旁东方祁淡淡提醒。

额!姐姐?

韩澈嘴角一抽,目光怯怯地看了一眼此时满面铁青的夙离,吞了吞口水,不说话了。

就在夙离要暴走的时候,轩辕天音轻咳一声,赶紧打住了这二人的撕逼大战前奏,道:“赶紧吃饭,吃完了我们好启程了。”

弱水城以城中的弱水河命名,整条弱水河以半圆型环抱了整个城市,今日的弱水城内,显得格外的不平静,城中百姓人人自危,因为弱水河中的河老爷限定的进贡新娘的日期就在今日,若城主府的总管大人还未在午时之前把凌家兄妹带回来,只怕今后再也没有弱水城了。

城门口堆积的百姓越来越多,人人都张望着门口,期待着总管大人能带着凌家兄妹回来的身影。

“城主,距离午时还有半个时辰了,总管大人……”

城门口,人群的最前方,一个华服中年男子一脸铁青的站在那里,身边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正低声说着什么。

“那个废物…连个人都追不回来吗!”中年男子铁青着脸骂道。不过即使他在愤怒,对于慢慢划过的时间,也无能无力。

就在身边的府内侍卫想再说什么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凝,然后齐齐地看着前面的官道上。

那里,一辆奢华至极的马车正疾驰而来,马车后,还有一队人马,而那些马上的人,都是当日出城去追凌家兄妹的人。

“来了,来了,人追回来了吗?”

“应该是追回来了,你瞧,后面那些人都是当日追出去的人呢。”

“谢天谢地,总算是找到了,这下我们弱水城有救了。”

在看到官道前方的人马时,聚集在这里的百姓总算松了一口气般,脸上都带着一抹欣喜却又同时带着一抹隐晦的悲色。

而一些心思敏捷的人,却是疑惑地看着最前方而来的奢华马车,心里划过一抹惊疑,就算是总管大人抓到了凌家兄妹,恐怕也不会用这样的马车去载回他们吧?

而弱水城城主也是一脸惊疑不定地看向那疾驰而来的马车,心里又突然有了一种淡淡的不安。

就在马车快到城门口时,弱水城城主的那种不安在看见马车上,被用绳子绑着的人时,被无限放大了不少。

这种情况,周围的百姓也自然看见了,当下都变得安静下来。

月影停住了马车,目光轻轻扫过前面的弱水城城主等人,右手一拎,直接把身边绑着的管事给拎了下来。像扔垃圾般,把那管事直接扔在了弱水城城主的脚边。

弱水城城主脸色猛地一变,看着自己脚边被绑成个粽子似的管事,问道:“陈九,怎么回事?”

陈九萎顿的趴在地上,对于自家主子的问话,只是颤巍巍地抬了抬头,就又低了下去。

看着这幅模样的陈九,弱水城城主立刻眸子一缩,陈九是什么样的性子,他能不知道,一向是仗着城主府的威严作威作福惯了的,何时见过他这样灰败的神色。

就在他惊疑不定的时候,那马车的车门,被人从里面缓缓推开。

一袭白色身影优雅从容地从马车里,走了下来。

“右…右相…大人。”

在看清那白衣男子的面容后,弱水城城主立刻脸色一变,不可置信地喊了出来。

而因为他这大喊的一声,连带着城门口的所以人,都身子一颤,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一身清贵冷冽的俊美男子。

“章文,你好大的胆子。”

东方祁轻轻撇了一眼脸色灰白的弱水城城主,冷冷地道。

弱水城城主章文身子一颤,立刻知道了自己干的好事已经暴露了。然后整个人身子一软,跪在了地上。

“右…右相大人……”

东方祁冷冷撇了一眼他,抬头扫过周围的百姓,沉声道:“弱水城的事情,本相已经知道了,城主章文勾结弱水河的妖物造成城内五名女子的枉死,等本相处理了那河中妖物,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哗’——

东方祁的话,立刻让四周百姓哗然。

其实城内百姓有谁不知道城主跟那位河老爷有所勾结,可是碍于城主的淫威和对于河老爷的惧怕,都是默默地忍受着,不敢站出来说话,不过今日不同了,右相大人亲自来了弱水城,那么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是以,当东方祁的话音落下后,四周的百姓都齐齐跪了下来。

“右相大人,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这狗官平日里就欺压百姓,在弱水河那妖物出来后,又跟那妖物达成协议,每年必须给那妖物进贡一名年轻少女,当初几位冒险想进京报信的义士,都被这狗官灭了其全家……”

“右相大人,您一定不能饶过这狗官和那害人的妖物啊。”

面对着百姓们的句句哭诉,章文的脸色一次比一次灰白,而东方祁身上的冷意,却一次比一次深。

“你们先起来吧,待本相处理了那妖物,本相一定严惩不贷。”东方祁安抚着四周百姓,然后对月影吩咐道:“把他给我押下,然后你在城主府内等着我们。”

“是!”月影低应一声,立刻走向那瘫软在地弱水城城主,一把把他拎了起来,转头看向那些百姓,笑了笑,问道:“你们可有人愿意帮忙带下路?”

话音一落,所有百姓都自告奋勇的上前表示帮忙。

“谁是城卫军队长?”东方祁看向城门口的守城将士,问道。

“属下是。”

见一名壮硕男子走了出来,东方祁点点头,道:“你带我们去弱水河,然后安排一些人,安抚好城中百姓。”

“是!”男子低头应声后,立刻让自己身后的那些守城将士驱散围在这里的百姓,“右相大人,属下为您带路。”

……

看着眼前清澈的弱水河,轩辕天音低声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明明是这么美好的名字,却被这妖物给破坏了个干净。”

闻言,东方祁眸光微动,看向轩辕天音,“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什么意思?怎么美好了?”

轩辕天音白了他一眼,没学过华夏古文明的人,自然是不懂的,难道让自己告诉他,这句话是出自《红楼梦》吗?

本不想回答他,不过见他目光直直地盯着自己,明显是要问个究竟的样子,随懒懒地道:“形容一个人非常专情,在众多女人中,他独独只钟情于一人的意思。”

众多女人中,只钟情于一人?

东方祁眉目一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原来是这样,那我也是弱水三千,只取那一瓢的人。”

轩辕天音整个人一顿,随后一张冷艳的小脸上迅速染上一抹绯色,目光慌乱地看向河面,扯开话题道:“夙离下去一会儿了,怎么还没上来?”

知道她是故意扯开话题,东方祁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答道:“总是会上来的,急什么。”

话音还未落,只见那平静无波澜的湖面,陡然翻起巨大的浪花,然后两道巨大的水柱,才冲天而起。

轩辕天音目光一凝,直直盯着湖中那两道水柱中,右手轻轻一晃,一道明黄色符纸,被她捏在了手心里。

“哈哈哈……美人,虽然你不是本座要的人类女子,不过看在你这样貌上,本座也还是甚喜欢的,不如就跟本座在这弱水河中结为终身伴侣,做一对神仙眷侣也未尝不好啊。”

‘嘭’——

一道水柱砰然炸开,一身穿黑色锦袍的阴柔男子踏水而立。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另一道水柱也是炸了开来,露出一脸铁青之色的夙离。

“我神仙眷侣你个奶奶!”

夙离周身泛起白光,整个人被白光笼罩住,然后几个呼吸间,白光渐渐消失,伴随着就是夙离原本慵懒之极的男声,跟刚刚气极爆粗口的娇媚女声,完全是调了一个个儿。

“睁开你的死鱼眼好好看看,爷是你的美人吗?”

‘噗呲’——

本来还一脸严肃地盯着河面上情况的轩辕天音,被夙离这句话给逗乐了。

娘喂,莫非那妖精还真看上夙离了?

那黑衣阴柔男子在看清夙离真身后,脸色也是一变,随即‘呸’了一声,骂道:“娘的,晦气,居然是个人妖!”

“哈哈哈哈……”

在夙离扭曲的表情中,轩辕天音再也忍不住的笑了出来,且还笑得捧着肚子,弯了腰。

东方祁无奈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虽然他也很想笑,可是至少在外人面前,还是给那狐狸留点面子吧?

岸边的动静立刻引起了那黑衣男子的注意,阴寒的目光扫来,在瞧见轩辕天音后,不仅不怒,反而还笑了出来,道:“看来本座还算不亏,虽然刚刚那美人是个人妖,不过这里倒又来了个货真价实的美人……”

轩辕天音抹了一把笑出来的眼泪,看向那黑衣男子,道:“你是说我吗?”

“别啊,那一位可比我美多了。”轩辕天音一指半空中的夙离,笑道:“还是他适合跟你做神仙眷侣的。”

闻言,本来脸色就不怎么好的夙离,一张俊脸立刻黒沉了下来,盯着轩辕天音,咬牙道:“阿音,过河拆桥也没你这么快的…让他跑了,我可就不会再下水了。”

“别…别…”轩辕天音揉了揉因为笑得太狠,而微微发酸的脸颊,道:“我不笑了,不笑了。”

“你们一伙的?”那黑衣男子在听见二人对话后,立刻目光一寒,随即冷笑出声:“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了。”

“我说…这位河老爷。”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看着半空中踏水而立的黑衣男子,眸中有隐隐金光浮动,道:“我是该叫你河老爷好呢?还是该叫你一声黑蛟老爷好呢?”

被轩辕天音一语道破原身,那黑蛟精立刻面色一变,沉声道:“天术师?”

“错了,是驱魔师。”轩辕天音面色一正,随即右手符纸朝湖面一扔,道:“天道无极——大日金刚结界,起!”

一声令下,符纸立刻化作无数金光,瞬间覆盖满整个弱水河的河面,一层淡金色的结界在湖面上若隐若现。

黑蛟精眸子一缩,轩辕天音这一手,即使是他遇见过的最强的天术师都办不到。

这女人是为了防止自己逃回水中,所以才封印了弱水河!

既然回不去了,那就战!

黑蛟精右手一抬,一把黑色三叉戟被他握在了手中。

“你们以为靠人多就能打败我?”

轩辕天音周身隐隐金光浮动,一脚踏空而上,伏魔棒被她握在了手中,微笑:“不…是我一人!”

听到轩辕天音一人,夙离和东方祁二人同时眉心一皱,不赞同地道:“你一人如何能行?”

“你们在岸上撑好结界,我一人足矣。”轩辕天音摇摇头,目光扫向二人,继续道:“待会打起来,他势必会用控水术,这弱水城绕河而建,若是被他钻了空子,引河水淹城,那城中百姓就危险了。”

东方祁和夙离二人对视一眼,眼里闪过一抹犹豫,却也知道轩辕天音的顾虑是对的,随即二人点点头,沉声道:“那好,你自己小心点。”

“小看我?”轩辕天音朝二人一笑,“这种家伙,可奈何不了我,放心啦。”

半空中的黑蛟精眯着眸子打量着轩辕天音,见轩辕天音真要一人对付自己,冷笑道:“女人,你这么托大,本座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儿。”

轩辕天音眸中爬上一抹锐利,笑道:“正好,我也是不会手软的主儿。”

闻言,黑蛟精面上划过一抹狠历之色,三叉戟狠狠一挥,道:“你以为你封了弱水河,我就不能用水了?”

‘轰’——

三叉戟在空中狠狠一划,戟尖快速凝结一个巨大的水球,然后右手狠狠一挥,那水球带着强劲的冲力,直直朝轩辕天音砸了过去。

“天道无极——水神阴姬借法,分水之术。”

轩辕天音指尖朝快速砸来的巨大水球一指,原本急速砸来的水球立刻在半空中戛然停住,然后似被一道无形利刃划开般,在空中砰然炸开,洒落到了四处。

“有两下子,不过也仅此而已。”

黑蛟精在水球炸开后,身形化作一道黑光,直直朝轩辕天音掠了过来。

“吃我一戟。”

见黑蛟精手持三叉戟直掠而来,轩辕天音目光微微凝重,她知道自己的致命弱点,就在于近身搏斗,所以在黑蛟精掠来时,立刻身形一动,用瞬间转移之术,立刻闪到了三丈以外。

“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隆隆’——

晴朗明媚的天空中,雷云快速聚集,然后在黑蛟精猛然变色的目光中,轰然劈下五道天雷。

‘吼’——

黑气絮绕,黑蛟精整个身体快速变幻,眨眼间现出了原形,一条巨大的黑色水蛟出现在半空之上,那猛劈下来的天雷,狠狠地劈在了泛着幽光的庞大蛟身上。

岸边东方祁和夙离二人紧紧盯着半空之上的战斗,随时准备在轩辕天音危险的时候出手。

停在一旁的马车中,韩澈和魅月二人也一眨不眨的盯着半空中的激烈战斗,神色一片紧张。

“阿音虽然术法高强,可是身体的体质太弱,若是那黑蛟一直靠近身搏斗,她只怕会吃亏。”夙离沉声道。

东方祁显然也知道这个,眸光微沉,道:“先看着吧,若是有变数,立刻出手。”

‘吼’——

黑蛟发出一声巨吼,庞大身躯在空中狠狠一翻。

“雷劫我都抗了过来,还惧你这小小天雷!”

‘嘭’——

一声巨响,黑蛟直直撞散了天雷镇,猩红的目光狠狠盯住轩辕天音,冷笑道:“若是你只有这点能耐,就让本座一口吞了你吧。”

‘吼’——

身躯一动,黑蛟大嘴一张,带着一股腥臭之味,直直朝轩辕天音扑去。

“擦!你有口臭你知不知道啊!”

轩辕天音皱眉看向张着大嘴扑来的黑蛟,眸中划过一抹冷凝,却放弃了她一贯的术法,站在半空中一动也不动。

“阿音怎么回事儿?怎么还不出手?”

见轩辕天音站在那里不动,夙离脸色一变,急道,正欲飞身而上,却被一旁的东方祁给一把拽住了。

“别动,她似乎有点不对劲。”

东方祁眯着眸子紧盯半空中的轩辕天音,他刚刚好像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波动从轩辕天音体内荡了出来。

听到东方祁的话,夙离整个人一愣,随即眸子惊疑地打量她,然后双眸一瞪,不可置信地道:“她…准备使用那个了?”

“什么东西?”东方祁看向夙离。

夙离撇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说罢目光直直的看向半空,那一双眸子中,又隐隐期待之色。

东方祁挑了挑眉,对于夙离的不合作也不怒,不告诉就不告诉,反正那个女人的事情,我总会全部知道的。

而轩辕天音顿在半空,体内的金灰色金丹狠狠一震,对于猛扑而来的巨大黑蛟仿若没见到般。

就在黑蛟快要离自己三尺之距时,轩辕天音才右手缓缓探出,一股天地威压轰然压下。

‘轰’——

突来的天地威压,让得黑蛟整个身子狠狠一颤,不可置信地瞪着轩辕天音,失声叫道:“你干了什么?”

这股天地威压,即使是他当年在渡劫时,都没感受到这么浓郁的压制。

轩辕天音目光沉静地看着惊疑不定的黑蛟,缓缓道:“你是第一个让我使用‘天罡伏魔经’的人,正好拿你练练手。”

说完,双手合十,快速结印,一道道隐晦的手印在她白嫩纤细的十指中成形。

“无相伏魔印!”

‘轰’——

巨大符印凝结而成,在符印凝聚成功后,这片空间都是狠狠震荡了起来。

原本无风的天气,立刻狂风四起,吹得轩辕天音一头青丝随风荡开。

“给我镇压!”

一声轻喝,那巨大的符印直直朝着黑蛟轰然压下。

‘咔擦’——

一声轻响,河面上的结界也在这巨大威压下,破碎开来。

“想镇压我?做梦!”

黑蛟见河面结界破碎,立刻身躯一动,就想潜入河中,却不料轩辕天音手中印决再次叠加,狠狠一握。

“伏魔!”

‘轰’——

巨大符印立刻泛出宝光之色,丝丝宝光如藤蔓般,从符印上快速蹿出,然后缠绕上黑蛟的整个身躯,竟是直接编制成网,把整个巨大的黑蛟都给困住了。

伴随着光网成形,巨大符印也紧随而下,直直砸在黑蛟身上。

‘砰’——

一声巨响,黑蛟带着凄厉的吼叫声,整个身躯砰然炸开成一道血雾,连带着妖灵都被直接给震散在天地间。

随着黑蛟妖灵消散,轩辕天音才松了一口气般,看着弱水河中漂浮着的点点肉沫和鲜血,轩辕天音也不由地骇然,这‘天罡伏魔经’果然霸道,自己仅仅是才金丹前期,只用一招就灭了这千年道行的黑蛟。

看来若是修至大成之境,那些所谓的神佛,她还真是不用在担心他们了。

‘唰唰’——

两道人影快速掠来,转身间落在了轩辕天音身边。

夙离一脸震惊骇然地道:“阿音,这‘天罡伏魔经’果然厉害,你若是修为再提高一成,即使是我,恐怕也会被这招直接镇压了啊。”

“你没事吧?”东方祁皱着眉心,上下打量着她。

轩辕天音狠狠吐出一口气,道:“没事!就是有点脱力而已。”

“你若直接让我出手,不就简单了嘛!”

紫光一闪,月笙也从轩辕天音的手腕上脱离了下来,不满地看着轩辕天音,道:“那家伙只是一条蛟而已,我出手都可以直接杀了他,你用得着这样拼吗?”

“我也是想试试‘天罡伏魔经’的威力而已。”见月笙不满地瞪着自己,轩辕天音朝他笑了笑,道:“那下次再遇上什么黑蛟,白蛟的家伙,就让你出手。”

月笙撇了她一眼,直接背对她,蹲下身子,哼了一声。

“你干嘛?”轩辕天音不解地看着月笙,问道。

月笙回头白了轩辕天音一眼,道:“上来啊,你还能动?”

轩辕天音嘴角一抽,自然是不能动了,刚刚那招虽然威力惊人,不过一招过后,自己就彻底脱力了,她还能勉力站在半空,也是万幸了。

就在轩辕天音准备趴到月笙背上时,一旁东方祁却身形一动,直接揽过轩辕天音,道:“走了,先回城主府。”

轩辕天音:“……”

月笙嘴角一抽,看着直接抱了人就走的东方祁,不满喊道:“喂~那是我的工作,你干嘛抢啊!”

对于月笙的话,东方祁直接当没听见,笑话!让你背,当本相是摆设吗?

“擦!东方祁,你当我是死的啊?”

夙离一声大吼,直直追了过去,“凭什么你抱,把阿音放下!”

奈何,右相大人身形极快,几个呼吸间就已经闪进了马车,夙离铁青着一张,心里恨骂:靠!这家伙比狐狸还精,下次绝对不能让他抢先了!

------题外话------

右相大人这叫做先下手为强,而狐狸这叫做后下手的遭殃……

不过月笙啊,你一个呆萌货,就不要在右相面前拉仇恨值了好不好?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yumei30妹纸的两张月票,皑皑血妹纸的2000520小说币打赏,liuyan298026妹纸的一张评价票,環佩釘鐺妹纸的一张月票,不弃风月妹纸的一张月票,魔鬼入世妹纸的两张月票,一张评价票和9颗钻石,987667182妹纸的一张月票和一张评价票,yydmn6099妹纸的六朵鲜花和六颗钻石,yq9589妹纸的一张月票,13456851267妹纸的六张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