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三章:被啃了一口,初吻没了!

随着东方祁的话音落下,整个大堂的空气都凝滞了一瞬。

右相亲自处理这件事?

对于这个认知,即使是身后那群拿着棍棒的弱水城百姓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原本这些百姓也只是为了弱水城的安危,毕竟弱水城是他们生活了一辈子的家,谁都不想因为触怒了河老爷,而导致整个弱水城被洪水淹没。

现在既然右相答应亲自处理这件事了,那么他们自然不会丧尽天良的想再去抓凌兰沉河。

有了东方祁的一句话,那群手里还拿着棍棒的弱水城百姓都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家伙,人人脸上都是带着一种欣喜和希望之色。

而一旁一直处于惊慌状态下的凌兰的脸上,也不由的带着一抹劫后余生的喜悦。

轩辕天音看着身后那群弱水城的百姓,又看了看眼前的这一对兄妹,挥手打出一个结界,隔绝了他们之间的谈话,毕竟现在这里人多嘴杂,谁也不能保证这群百姓在听见之后他们的谈话后,明日回城而说漏了嘴的,结界布下后,便思索着问道:“那位河老爷是住在弱水中的?”

“是的,几年前弱水城发洪灾时,那位河老爷就是从弱水中踏水而出的。”看到轩辕天音这一手神通,凌翔浑身一颤,这位姑娘居然也是天术师吗?在轩辕天音目光扫来时,立刻恭敬地回答。

“每年选中的少女都是他亲自选的?如何选?”轩辕天音问。

对于轩辕天音这个问题,一直怯怯不吭声地凌兰倒是站了出来,呐呐地道:“每年的贡女都是河老爷亲自选的,每当这年的时间一到,弱水河中就会有一道黑光直直飞向城里,黑光落在哪家,就该哪家贡献家中的女子。”

“不过…”凌兰小心翼翼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又道:“往年那些女子沉河后都还活着,城内好些百姓还看见过她们有时被一个发光的光球送出弱水河面见自己的家人,却仅仅是很短的时间,又被那光球给带了下去。”

“哦?”

闻言,轩辕天音秀眉一挑,嘴角勾起一抹玩味,道:“那家伙还真是当娶媳妇呢,居然还时不时的有‘探亲假’吗?”

“不…也不是…”凌兰摇摇头,似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般,一张小脸上的血色尽退,惊恐地道:“那些女子也不能算活着,其实她们都已经死了…或者说,她们…她们变成了怪物般的东西存在着。”

“那些女子根本就不是从前的模样了,她们…她们浑身都长满了像鱼一样的鳞片,耳后…耳后还有鱼鳃,除了那张脸跟原来一模一样,其实地方,没有一点再像人类了。”

看着一脸惨白浑身颤抖的凌兰,轩辕天音眸光却是一沉,居然还有这种事!

“天音,你怎么看?”东方祁见轩辕天音脸色沉了下来,看来她似乎知道了什么。

轩辕天音阴沉着脸色,眸光似有怒火在翻滚,阴沉地道:“那家伙居然如此变态,这种逆天阴邪的手法也干的出来。”

“阿音,怎么了?”月笙不解地看向轩辕天音,疑惑地问:“那家伙怎么逆天了?”

轩辕天音冷哼一声,缓缓地道:“那些女子应该是被他生抽了魂魄,强行塞入了弱水河中一些小鱼精的体内,所以那些被沉河的女子才会变成那般模样。”

闻言,月笙和韩澈皆是一愣,随即不解地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问完,月笙又挠了挠脑袋,道:“他若是要吃那些女子,直接一口吞了就好了啊,为何又要把那些女子的魂魄强行塞入小鱼精的身体?”

轩辕天音阴沉地看了他一眼,沉声道:“谁知道呢,心理变态的家伙,常人可是无法理解他们的做法的。”

“不过…这个家伙能生生抽出魂魄,就说明他的道行不浅。”轩辕天音冷笑一声,凉凉地道:“这样说来,我还真是越发的有兴趣去见见他了。”

“他一直在弱水河中,只怕我们不好擒住他,他善水,只要在水中就完全是他的天下。”韩澈皱眉道。

“是啊,若是他打不过,往水里一钻,到时候我们怎么找?”月笙也皱眉附和道。

轩辕天音眉心微皱,看向他们,问:“你们没有一个善水的吗?”

东方祁揉了揉眉心,无奈地道:“水中…还真是难到我了。”

“阿音,虽然我以前住在寒潭,可是我却不善水的。”月笙也立刻表态,那模样似乎生怕轩辕天音会让他下水般,轩辕天音斜睨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道:“即使你善水,我也不会让你下去的,我还不想你好好的下去,落得一个浮尸上来的结果!”

这么二这么傻的人,能放心让他一个人下去么!

目光轻轻转向一旁没吭声的魅月,魅月立刻摇头,急急地道:“天…天音大人,我是陆地上的走兽,我…我也不善水。”

闻言,轩辕天音眉心跳了跳,无语地道:“即使你善水,我也一样不会让你下去,你这样的下去了,不是等着给那家伙送菜去么。”说完目光直接绕过魅月,直直地盯在夙离的身上。

夙离嘴角微微抽搐,看着她,干笑道:“阿音,我也是陆地走兽……”

“你虽然是陆地走兽,可是你也是出自青丘,相传青丘的地界上,可是出了名的水泽之乡啊。”轩辕天音微微一笑,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况且,我们这里只有你适合去。”

“为什么?”夙离一脸黑线,什么叫做只有他适合去,阿音不会是想整自己吧?

“我们此行进入弱水城,最好不要打草惊蛇,既然那家伙选定了进贡的新娘人选,那么我们就将计就计,拿一个人扮作凌兰的模样,被沉下河去,那个家伙肯定会在河中等着,等他出现后,再把他逼上来,只要他一出弱水河,我会在河面上设下结界,让他不能再钻回河里去,这样一来,事情不就简单了吗?”轩辕天音微微一笑,眼珠子在夙离身上转了一圈,“你善水不说,且还精通变化之术,而且你的实力在那里,即使是你一个人下去,那家伙也奈何不了你。”

当轩辕天音话落后,夙离双眼一瞪,不可置信地看着轩辕天音,大声嚷道:“你要让我扮成女人?”

“不行,这绝对不行!”

见夙离抗拒地摇头,轩辕天音却眉梢一挑,道:“为何不行?你又不是没装过女人?想当年的祸国妖妃妲己…你不是当得很顺手吗?”

‘唰’——

话音一落,除了月笙和韩澈二人知道这件事的,在座的其他几人的目光齐刷刷地都看向了夙离。

夙离一张狐狸脸立刻黑了一半,特别是当他接收到东方祁那古怪的目光时,剩下的一半张脸,也彻底黑了下来。

“没想到你还有这等爱好!”

东方祁目光古怪地盯着他,随即薄唇微勾,悠悠地道。

夙离:“……”

瞧见夙离那炸毛的样子,轩辕天音伸手拎过他,给他顺了顺毛,继续道:“喂,弱水城的事情解决了,我们也好早日启程去北海啊,碧落崖下不是还有个大家伙吗?若是那大家伙的内丹对你有作用,咱们就再次联手怎么样?”

对于轩辕天音轻软的小手轻轻为自己顺毛,夙离舒服地眯了眯眼睛,嘴上却还是拒绝地道:“不行!高贵的九尾狐怎么可以扮成人类女子的模样!”

“那你就不变成凌兰的模样呗。”轩辕天音依旧给他顺着毛地道:“反正那家伙也不知道自己选中的人是个什么样子,其实你变不变都差不多啦。”

“既然不用变化之术,随便一个人都能下去。”夙离还是摇头,边摇着脑袋,边轻飘飘地撇了一眼旁边的东方祁,金灿灿地眸子中缓过一抹奸诈之色,道:“反正只是下水把那家伙给逼出水面,右相大人一样可以的。”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兴奋的事情,夙离咧嘴一笑,继续道:“右相大人换个女装下次水,把那家伙逼上来也是一样的嘛。”

东方祁换女装?

轩辕天音只觉自己眼角跳了跳,目光不由自主地朝他看去,正好看见东方祁看过来的淡淡目光,随即,轩辕天音整个一抖。

他换女装,还不如直接一道天雷劈死她吧!

东方祁淡淡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就把目光转向了她怀中的夙离,随即眸子微微一眯。

就算那目光不是看着自己,轩辕天音都觉得背脊一凉。

见东方祁的一双清洌的眸子都快眯成一条缝了,轩辕天音立刻伸手在夙离的脑袋上一拍,干笑道:“他…他不适合。”

“凭什么他不适合就我适合啊?”夙离不满地道,目光赤果果地写着‘阿音你偏心’的意味。

轩辕天音眼角余光扫了东方祁一眼,心里骂道:你个二货,自己实力都大退了一半,没事尽去招惹东方祁干什么,生怕他不能把你扒皮抽筋是吧?连她都感觉到东方祁那妖孽的眼睛里剧烈翻滚的情绪了,你丫神经到底有多粗啊,还去招惹他。

见东方祁依旧眯着眸子盯着夙离,一张清淡的脸上不知在想些什么,轩辕天音直觉都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给夙离顺毛的手,直接改为把他拎了起来,一人一狐面对面地大眼瞪小眼,干笑着小声儿道:“你不是比他更好看更妖娆嘛,你一出马,都不用出手,那弱水河下面的家伙保管乖乖地跟着你上来了,你让他下去,那不是把那妖精往更远地方推么!”

此言一出,夙离满意了。

得意地撇了东方祁一眼,心里哼道:听见没,我比你更好看!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做这一次了。”

听到夙离答应了,轩辕天音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挥手撤开结界,轩辕天音看向后面那群惊疑不定的百姓,沉声道:“既然右相答应解决这事,你们也不用再担心了,今日就住在这里,明日跟我们一起回弱水城,你们觉得如何?”

弱水城中的百姓互看一眼后,点点头,道:“但凭右相大人做主!”

“魅月,你去给他们安排住的地方。”轩辕天音朝魅月道。

魅月朝轩辕天音娇俏一笑,道:“好!”

安抚住了这群百姓,轩辕天音冷眼看了一眼那瘫坐在地上的中年男子,冷笑一声,道:“也请这位管事大人下去休息吧,明日他可是要跟我们一起回城的。”

月影这次不用自家主子吩咐,立刻朝那中年男子走去,如拎小鸡似的,把那已经瘫软了的人给拎了下去。

待其他人都走了后,夙离傲娇地从轩辕天音怀里跳了下来,撇了一眼东方祁,道:“阿音,我去准备准备,好多年没换过身份了,我得先去适应适应。”说完,迈着优雅地步伐,朝楼上走去。

看到夙离这番作态,轩辕天音嘴角抽了抽,你还用得着适应吗?你这明显就是一副傲娇女王的模样了好不好!

“我没有他好看?没有他妖娆?只会把妖精吓跑?”

就在轩辕天音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身旁从来一声幽幽地声音。

“额!”

转身看向一旁面无表情的男人,轩辕天音嘴角抽搐,这不是重点啊亲!

“你喜欢他那样的?好看妖娆?”见轩辕天音盯着自己不语,东方祁微微倾身凑近轩辕天音几分,目光幽幽地看着她。

轩辕天音干笑着把身子往后仰了仰,道:“我不那样说,夙离怎么可能愿意换女装下水?难道你想去?”

东方祁幽幽地盯着她,眸中浮浮沉沉,见轩辕天音向后仰了几分,眸子微眯,再次把自己倾进了几分,“嗯?天音喜欢他那样的?”

“不是…”轩辕天音眉心一跳,闻着鼻尖絮绕的一股冷香,她只觉自己的脑袋开始有点发晕,一向强势清冷的她,说话倒是结巴了起来,“那个…你…你能不能退开点?”

“不是么?”对于轩辕天音的话,他仿佛没听见般,深邃的眸光在轩辕天音一张冷艳的小脸上转了一圈,就在轩辕天音忍不住想推开他时,他却突然勾唇淡淡一笑,道:“那就还是喜欢我这样的。”

见这人自问自答,轩辕天音嘴角一抽,喂喂…有这么算的吗?不喜欢他那样的就是喜欢你这样的?你什么逻辑啊?

还未等轩辕天音把心里的想法喊出来,只见眼前这张俊美如神祇的脸陡然放大,然后唇上一凉。

清洌的冷香味儿瞬间扑面而来,既然是轩辕天音都忍不住恍惚了一刻,体内某处地方,也是随之狠狠一颤。

东方祁在碰触到轩辕天音温润的红唇上时,深邃的眸光骤然炙热了起来,却又是仅仅一瞬,被他极快的按压了下去。

一吻轻触既离,东方祁微微挑眉,然后在月笙跟韩澈震惊呆滞的目光中,勾着唇角,心情愉悦地走了。

他…他…

月笙张了张嘴,指着东方祁缓步离开的背影,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他居然当着我们的面,吻了阿音!

“姐姐…”韩澈吞了吞了口水,朝已经彻底愣住的轩辕天音喊道。

姐姐这模样,不会是傻了吧?

‘嘭’——

凳子翻倒在地的声音。

“东方祁!”

终于反应过来的轩辕天音红着一张小脸,怒吼出声。

该死的!

他…他就这么‘啃’了自己一口!

他居然当着月笙和澈儿的面,就这么‘啃’了自己的一口!

‘啃’了自己一口后,居然就这么跑了!

啊啊啊啊……

那是她的初吻啊!

就这么没了!

------题外话------

阿音,初吻没了没关系,初夜还在就好了嘛…(好吧,绯月又色了一回!)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不弃风月妹纸的1张月票,bln19821018妹纸的两张月票和一张评价票,15620689443妹纸的五朵鲜花,茉日琉妹纸的1颗钻石,无001妹纸的五张月票,尾号为1790的电话号码妹纸的五张月票和一张评价票,xlp1986301妹纸的一张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