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二章:魅狐族魅月

蓝色轻纱裙包裹着婀娜多姿的身躯,肤如凝脂,一双如桃花般的双眸,一顾一盼尽是无尽的诱惑。

好一个魅惑天成的绝色尤物!

“奴家月娘,见过几位贵客。”

月娘轻轻拢了拢肩上的薄纱披肩,朝着轩辕天音等人缓步走来,在走近时,一双桃花般的眸子不经意地扫过轩辕天音怀里趴着的夙离,微微一闪。

“月娘…”

轩辕天音眸光一动,轻笑道:“好名字,人也美,只是味道大了些。”

闻言,月娘整个人微微一顿,目光轻移,看向轩辕天音,在瞧见轩辕天音一双清冷的眸子中那突然一闪而过的金光后,整个人似受惊般,朝后倒退了一步。

“月娘刚刚在外面就瞧见了屋内有浩然正气浮动,不曾想今日居然能见到尊驾。”月娘拍了拍胸口,引得胸前的高耸一阵轻晃,随即嗔怪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娇声道:“尊驾何苦吓奴家,奴家可是正经人。”

见轩辕天音挑眉,月娘朝轩辕天音盈盈一拜,继续道:“平生不做亏心事,自然是不怕鬼敲门的,尊驾能来到奴家的小店,这小小障眼之法,必然是瞒不过各位的,但是奴家也知道,若是几位没有见着人,必定是不肯轻易走的,所以…奴家就自觉的出来了。”

“在尊驾看见奴家时,想来也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对吧?”月娘抬头,眼神清澈的盯着轩辕天音,一双桃花眸眨了眨。

好聪慧的妖精!

轩辕天音上下打量她一眼,挑眉道:“我自然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嚷着要收妖的人。”

“不过…看你头顶已聚集三花,修得正果指日可待,为何来到这里,还开了一家客栈?你这样涉事红尘,怕是不妥吧?”

听得轩辕天音平和的语气,月娘一直紧绷着的身子微微一松,整个人竟是松了一口气般,刚刚还一口一个‘奴家’,又有礼仪的美人,立刻朝一旁凳子上一坐,嘟嚷道:“奴家这三花都聚集不少年了,可偏偏就是一直不能飞升,听以前一个林子里的老王八说,我这是红尘未断,需得了却自身因果,做到无漏之光后才能真正的三花聚顶,得成正果。”

“我想了却因果早日飞升,只能来俗世咯。”月娘似乎是见轩辕天音不像那些天术师般,见着妖就喊打喊杀,胆子也大了不少,身子凑近一些,对着轩辕天音抱怨道:“可是奴家在这里等了也有个三五年了,都没找到了却自身因果的人出现。”

轩辕天音淡定地伸出一指,把月娘推离了自己一点,淡淡地道:“你把店开在这种荒凉的官道上,能遇见几个人?三五年都没遇见人,很正常!”三五十年都有可能,轩辕天音在心里又默默地加了一句。

“可是人多的城镇,奴家不敢去啊。”月娘愁苦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那城镇里都有天术师坐镇的,一个不好,若是招惹上强大的天术师,那奴家不就是麻烦了吗?”

不敢去?

轩辕天音挑眉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这家伙都快三花聚顶了,道行也不浅,怎还会怕天术师,只要不是遇见她或者东方祁这样的,她应该能再城镇中生活得如鱼得水吧?

似乎知道轩辕天音的疑惑般,月娘不自在地一笑,一张魅惑无双的小脸上抹上一抹绯色,呐呐地道:“我…我术法不行,精通的是…变化之术和治愈之术。”

轩辕天音盯着她眨了眨眼。

月娘绕了绕肩上的披肩,瞟了一眼轩辕天音,继续呐呐地道:“奴家,胆子也小……”

“……”

轩辕天音嘴角抽了抽,好吧,她总算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把店开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了,她…胆子小,怕人多!

“嘁!”

就在这时,原本在轩辕天音怀里闭目装死的夙离忍不住开口了,“魅狐一族,有你这样的胆小的族人,也算是个另类了。”

魅狐?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她虽然知道这月娘的原身是什么,可是要说到品种,她还真不知道了。

夙离一口开,她就察觉到,他的话里似乎对于这魅狐一族,极其的不屑加不耻。

而月娘在夙离一语道出她的身份后,原本一张红润的小脸,立刻煞白不少,喏喏地看了看轩辕天音和东方祁,在瞧见二人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厌恶的神色后,才又弱弱地低下了头。

夙离睁开一双金灿灿地眸子,从轩辕天音怀里跳了下来,围着月娘转了一圈,边打量边道:“魅狐一族以人的精气为养料,越是道行高的魅狐,就越是吸了不少人类的精气,你这狐狸年纪不大,却快要三花聚顶,平时没少吸男人的精气吧!”

夙离话音一落,轩辕天音猛地抬头看向月娘。

她…

月娘身子颤抖,摇摇头,低声道:“没…没有…”

“没有?你当我傻么?”夙离眸中金光一闪,一股威压直直朝月娘压去,“只要是狐族,就没有我不清楚的事!”

月娘被夙离突然释放的威压震得整个人一软,‘啪’地一声,摔倒在地上,一脸震惊地看向夙离,她能感觉到源自血脉的压制,如此强大的血脉压制,即使是族中的族长都没有这么强,“你…你是……”

夙离斜睨了她一眼,眸子一眯,道:“小魅狐,说出你的目的来,你的这些把戏可骗不过我。”

轩辕天音眉心微皱,看了夙离一眼,忍不住开口:“夙离,不要太过了。”这小狐妖灵台清明,她总觉得她不是那种淫秽的妖精。

“没有…”月娘连连摇头,见轩辕天音开口,慌乱地抬眸看向她,急急地道:“尊驾信我,我真没有吸取男人的精元做修炼…我真没有!”

豆大的泪珠从那桃花般的眸子里缓缓落下,月娘轻轻咬着下唇,倔强地看向轩辕天音,“我承认,我接近尊驾是有目的,可是我并没有坏心的,我也真没有靠男人的精元来用于修炼。”

“尊驾若是不信,可以查看我的体内,魅狐一族若是靠男人的精元修炼,体内必定是一片浑浊之气,我不是……”月娘话音顿了顿,小脸上划过一抹黯然之色,低声道:“若不是我不愿靠男人精元来修炼,我又如何会被赶出族群……”

闻言,轩辕天音几人猛地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地上低着脑袋的月娘,她是被赶出族群的人?

夙离眉心一皱,偏头看向轩辕天音,在看见轩辕天音疑惑的目光时,点了点头,“魅狐一族的确是这样的种族,男性族人靠吸取人类女子的阴元来增长自身的修为,女性族人就靠吸取人类男子的精元来增长自身的修为,若是有族人不是依靠这种修炼之法,的确会糟到全族人的排斥和驱赶。”

说着,夙离走近一旁低着脑袋不吭声的月娘,抬起前爪直直搭在她的身上。

半刻后,夙离缓缓睁开双眼,诧异地看着月娘,不可置信地道:“阿音,她的体内一片清明,的确不是靠那种恶心的修炼而成的。”

轩辕天音伸手拎起夙离,丢到了一旁韩澈的怀里,起身扶起月娘,指尖一抹金色灵气快速地钻进了月娘的体内。

“咦?”

半晌,轩辕天音放开了手,诧异地看向月娘,道:“你体内气息居然带着一丝佛性,你可是吞过什么灵宝或者灵物?”

“百年前我偶然得到过一颗菩提子……”月娘点头道。

“难怪…”轩辕天音微微一笑,随即挑眉看向月娘,问:“说说你的目的是什么?”

这月娘可以压制天性不靠吸取男人精元的邪术来修炼己身,可见心性不差,又有机缘得到菩提子,而一步到达三花聚顶,可见她的佛缘深厚,所以,她若有难处,能帮一把的,轩辕天音还是会帮的。

月娘怯怯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低声道:“刚刚在尊驾到来的时候,我就在暗处瞧着的,见尊驾周生有瑞气腾腾,怀里却抱了一只…一只…”说着,一双眼睛快速扫了夙离一眼,对于夙离给她的压制,她还是心有余悸的,“抱着这位大人,就想着尊驾一定是明事理的好人,所以…月娘才斗胆想着尊驾是否就是月娘要等的人……”

见轩辕天音并没有出声,月娘壮着胆子继续道:“以前月娘呆得那处深山里有一只年岁很大的龟仙人,它的道行已近散仙的修为,它告诉月娘,说月娘若是想要得道飞升,只能在红尘中等那个能助我飞升之人的出现,月娘等了好几年,唯有尊驾符合龟仙人说的条件。”

“尊驾可否收了月娘在身边?虽然月娘的术法浅薄,但是我的治愈之术修得不错,应该对尊驾还是有些用处的。”月娘道。

轩辕天音眉心一跳,盯着面前低着脑袋的月娘,嘴角微微一抽,这是送上门来的‘医生’吗?

目光古怪地跟东方祁对视一眼,轩辕天音明显的在东方祁的眼中看见了一种‘有便宜占还不占’的意味。

“你就这么肯定我是助你得道的那个人?”轩辕天音问。

月娘立刻点头,道:“月娘能肯定,若是跟在尊驾身边,得道飞升只是时间问题。”

其实不怪月娘有如此肯定,因为轩辕天音身上有一股浩然正气,再加上神龙守护和修炼‘天罡伏魔经’的原因,她的气息里夹带了混沌之气,是这些想得道飞升的小妖精们最喜欢的东西。

“跟着我可是危险重重…”轩辕天音提醒道。

闻言,月娘眸子一亮,立刻点头,道:“我不怕,想要得道飞升,本来就要经过磨练的,月娘只是运气好,机缘巧合得了一颗菩提子,却迟迟不能飞升,这就说明是我的磨练还不够,我相信,只要跟在尊驾身边,我最后一定能修成正果的。”

轩辕天音沉默不语,深深地看着她,就在月娘被看得手足无措时,才听到轩辕天音轻笑了一声,道:“好,那你就跟着我吧。”

月娘闻言一喜,竟是对着轩辕天音大礼一拜,感激道:“多谢尊驾成全!”

轩辕天音伸手拉起她,皱眉道:“不要叫我什么尊驾不尊驾的,也不要动不动就跪我,我不喜欢这些礼数,这些礼数总让我觉得你们是在跪拜我的牌位。”

东方祁嘴角一抽,目光古怪地撇了她一眼。

有这么说自己的吗?

“叫我名字吧,天音。”轩辕天音道。

月娘张了张嘴,似乎觉得这样直接叫名字有些不大好,可是对上轩辕天音认真的目光,才小声地道:“天…天音大人。”

听到她这个称呼,轩辕天音翻了翻白眼,算了…这个小狐狸只怕一时半会也改不过来,她要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当轩辕天音让月娘坐下后,一旁早按耐不住地月笙就急急地凑了过去,一张漂亮妖魅地脸蛋直直凑近月娘,东瞧瞧,西闻闻的,弄得月娘一张魅惑的小脸一阵红一阵青的,却也不敢开口斥退他,只能僵硬着身子坐在那里,一双桃花眼儿可怜巴巴地看向轩辕天音求救。

轩辕天音嘴角抽搐,一巴掌拍开月笙,低叱道:“二货,有你这样看人的吗?不知道还以为你是个登徒子呢。”

月笙无辜地摸了摸被轩辕天音一巴掌拍疼的脑门,无辜地道:“她是狐狸,又不是人,我们妖族不讲究这些的。”见轩辕天音双眼一瞪,似乎又要准备揍自己后,月笙立刻跳开了一步,道:“刚刚是阿音你自己说的她身上味道大,我又没闻见,所以想闻闻是什么味儿嘛。”

“……”

轩辕天音只觉自己额上的青筋跳得越发欢快了。

“二货,鼻子是闻不出来的。”咬牙切齿地声音。

月笙瞟了轩辕天音一眼,心里暗道:那你不早说,嘴上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哦’了一声,然后朝一旁僵着身子的月娘一笑,道:“我叫月笙,你叫月娘,若是不看本体,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是本家呢。”

一旁月影‘噗呲’一声笑了,道:“我说月笙兄弟,那我还叫月影呢,是不是咱们三都是本家了?”

月笙横了月影一眼,嘀咕道:“谁跟你是本家了。”眼角余光轻轻扫过一旁坐的笔直的东方祁,心里冷哼道:不要真以为我是傻子,你家主子打我家阿音的主意,以为我不知道呢,想跟我成为本家,除非阿音答应你家主子了才算呢。

听到月笙的嘀咕,月影给气乐了,嘿~这个傻蛟龙,这是嫌弃我吗?还是嫌弃我吗?

似乎被这欢快地气氛给感染了,月娘收了刚刚那份小心翼翼,大方地道:“我的名字可不是月字打头的,我叫魅月。”

“魅月?好名字!”轩辕天音笑道。

魅月闻言小脸一红,嘴角荡起一抹笑意,似乎被轩辕天音夸奖,很是让她开心。

……

“站住!凌翔,你们是跑不掉的,还不赶紧把凌兰交出来!”

屋内气氛正好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一声暴喝,让得屋内的人齐齐一顿,透过对面的窗户望去,正好可以瞧见院子外面的官道上,一对狼狈的男女正在朝这边跑来,身后还跟了一群拿着棍棒的人们。

轩辕天音等人皱眉看向窗外,这是上演的哪一出?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吗?

“右相大人…这天昊国的治安可真是让人堪忧啊。”轩辕天音斜睨了东方祁一眼,凉凉地道。

东方祁眉心一跳,抬手揉了揉眉心,道:“天音,你似乎对我的身份有很大的意见。”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轻哼了一声,她当然有意见,不仅对他的身份有意见,对他这个人也有意见,别忘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是在哪里。

当初在耀城时,那个孩子被厉鬼附身,眼看着就要被那三流的天术师给打得魂飞魄散,这个男人可是在一旁冷眼旁观了好久,都没见他出手相救的。

“耀城,那个孩子!”轩辕天音斜睨着他,凉凉地道。

东方祁嘴角一抽,好吧,他知道原因了。

但是这也不能怪咱们的右相大人,右相大人从来都是冷心冷清惯了的,对于自己不感兴趣的人或者事儿,是从来都不屑去理会的,你以为人人都是轩辕天音吗。

当然,在我们右相大人知道了轩辕天音对他哪点不满后,立刻轻咳了一声,无比正经地喊道:“月影,出去看看。”

月影:“……”

主子喂,你为了轩辕姑娘,可是什么都不要了吗?你的淡漠呢?你的高冷呢?

在心里呐喊的月影在接收到自家主子那淡淡一眼后,立刻抬头挺胸,大声道:“是,属下这就去。”

“嘁!装好人。”

望着月影出去的背影,一旁趴在韩澈怀里的夙离终于逮着了打压东方祁的机会,几乎立刻开口讽刺了出去。

东方祁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至少为了天音我还可以装装好人,某些家伙,连人都装不了。”

看来我们右相这几日跟夙离斗法已经到了白热带的情况了,居然这么明目张胆地就说了出来,想来右相大人也是急躁了不少。

而轩辕天音呢?

只见东方祁话音一落,轩辕天音拿着杯子的手狠狠一抖,随即一张俏脸诡异地红了不少,恼羞成怒地瞪着东方祁,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东方祁深深地看着轩辕天音,一脸的风轻云淡,似乎刚刚那句类似表白的话,不是出自他的口中一样。

当然,表面风轻云淡,可那体内的一颗心,却‘咚咚’的跳了起来,一向精明的脑子,快速地想着一些,比如轩辕天音暴怒了该怎么办?或者轩辕天音拒绝了他又该怎么办,这种高难度的问题。

二人大眼瞪小眼的瞪了半晌,轩辕天音是恼羞成怒却又不知为何心跳加速,且心里没有一丝丝的反感,让得她诧异不少,而东方祁是心里紧张,秉持着敌不动我不动的方针,一直盯着她,想看她之后的举动。

结果二人互瞪了半天,谁都没说一句话出来,倒是一旁的夙离给急了,从已经呆滞的韩澈怀里跳了出去,直直扑向轩辕天音怀里,大声道:“喂喂喂…阿音,发什么愣啊,人都进来了!”

被夙离这一嗓子给嚷回了神,轩辕天音立刻红着一张小脸,转头看向门口,此时月影正带着那狼狈的一男一女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那一群拿着棍棒的人群。

月笙紫眸微微一眯,从轩辕天音怀里直接抓起夙离,又给扔到韩澈的怀里,目光森冷的瞪了一眼夙离,心里却在大骂:靠你丫丫的,原来你这狐狸精也在打我家阿音的主意,这几日以养伤唯由,一直赖在阿音怀里,到底存了什么心思,你个无耻的狐狸!

被月笙扔到韩澈怀里后,夙离一愣,接着怒道:“二货,你干什么扔我。”

月笙冷哼一声,直接坐在轩辕天音身边,挡住了夙离想再次接近的目的,凉凉地道:“夙离兄还是呆在澈儿身边的好。”随即轻轻扫了一眼注意力明显在前面那群人身上的轩辕天音,眯着眸子低声道:“你个无耻的狐狸,从今以后不要想钻进我阿音的怀里吃豆腐!”

夙离动作一顿,不可置信的看着月笙,才诧异地想,这二货怎么聪明了不少?

就连对面的东方祁都忍不住一怔,不过一想到夙离不能在靠近轩辕天音,也不能再钻进轩辕天音的怀里,他觉得他的心情非常的好,连带着看向月笙的目光都柔和了不少。

这傻蛟龙也不是不能让自己忍受的。

其实吧,月笙是二了点,但是一旦跟轩辕天音有关的事情,他就非常的敏锐且上心。

这时,月影已经带着人走了过来。

“主子,人带来了。”

东方祁淡淡地点头,目光看向眼前一对狼狈的男女,再轻轻扫过他们身后那群拿着棍棒的人群,淡声道:“怎么回事?”

那一对狼狈的男女在看见东方祁时,齐齐一怔,这样风华绝世的男子,想来身份不一般,见他询问自己,其中那二十来岁的男子,立刻拉着身边的女子‘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求道:“这位公子,求求你,救救我的妹妹的吧,我们家就只剩我兄妹二人了。”

“你先起来说话。”东方祁朝月影看了一眼,月影立刻伸手拉起了兄妹二人。

那男子见东方祁似要管这事儿,立刻红着眼睛,道:“我们兄妹二人都是弱水城的人,我姓凌,叫凌翔,这是我妹妹凌兰。”

“公子,我妹妹才刚及笄啊,他们…他们居然想把我妹妹关进笼子里沉河。”

闻言,轩辕天音和东方祁齐齐皱眉,特别是轩辕天音,她是现代人,最恨的就是这封建社会里的草菅人命的做法,听闻要抓这才十五岁的姑娘沉河,轩辕天音眉心狠狠一皱,问道:“可是你们犯了什么事?他们为什么要将你妹妹沉河?”

“没有,我们都是本本分分的人家,何来的犯事。”凌翔摇摇头,接着道:“姑娘有所不知,至五年前开始,弱水城每年都有一名年轻女子被沉河,因为城主说弱水河的河老爷每年都要城内的百姓进贡一名少女,他才会护佑弱水城的百姓,否则河老爷就会发动洪水,水淹整个弱水城。”

“荒唐至极!”

闻言,轩辕天音俏脸猛地一沉,那弱水城的城主是傻逼不成,什么河老爷需要进贡,这样的人也能坐上城主之位?

目光阴沉地跟东方祁对视一眼,此时东方祁淡然的神色都阴沉不少,如此荒唐的做法,即使是东方祁都忍不住动了怒。

“什么河老爷,我看是妖还差不多。”一旁韩澈也忍不住怒道。

“小孩子懂什么,不要乱说。”

“是啊是啊,若是惹怒了河老爷,降罪于弱水城,你们就是罪魁祸首。”

“凌翔,别废话了,赶快交出凌兰,河老爷只给了我们三日时间,若是时间一到,你们想整个弱水城都毁在你们手里吗?”

“今年河老爷选中凌兰,你们怎么躲都是躲不掉的,凌翔,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此时身后的那一群百姓骚动了起来,不过碍于东方祁和轩辕天音二人的气势,他们并不敢走过来,刚刚他们可是瞧见了那穿黑衣的男子的厉害的。

“各位公子小姐,这是我们弱水城的事情,还望几位不要多管闲事。”人群中走出一个中年男子,看其模样,应该是这群人里说得上话的。

东方祁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

“我乃弱水城城主府的管事。”中年男子傲然地道。

月影在一旁冷哼一声,喝到:“弱水城城主府的管事?好大的官威啊。”说着右手一抬,一道劲风打去,那中年男子直觉双膝一疼,直直地跪了下去。

被如此对待,那中年男子脸色一红,正欲开口怒骂,却不料月影先他一步,大声道:“给我跪下,见到右相大人,还敢放肆!”

右…右相?

那中年男子浑身一僵,呆滞地正正看着月影,就连身后那喧闹的人群都立刻安静了下来。

右相东方祁,整个天昊国谁人不知。

目光惊疑地看向那淡然坐在前面的白衣男子,中年男子浑身一颤,脸色迅速惨白下来。

他倒是不怀疑东方祁的身份,因为整个天昊国,还没人敢假称自己是右相。

看着跪在那里浑身发抖的中年男子,东方祁轻轻撇了一眼,便把目光转向了眼前已经彻底呆滞的兄妹二人,道:“说吧,弱水城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那河老爷是什么人,你们一一道来,本相一定会亲自处理这件事。”

听到东方祁要亲自处理,人群后的不少人眼里都划过一抹欣喜,他们别不是真的这样罔顾人命的,只是形势所迫,若是右相大人能处理这件事,他们自然欣喜不已。

那叫凌翔的男子立刻朝东方祁磕头一拜,道:“右相大人,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五年前,弱水河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河老爷,他法力高深,抬手间就解决了城内的洪灾,原本城内的百姓对他感恩戴德,却不料他开口要弱水城每年为他进贡一名年轻少女做新娘,否则他就发动洪水淹城。”

“在听到他这样的要求后,城内百姓自然不干,谁家的女儿不心疼啊,是以城内坐镇天术师也出手跟他打了起来,可是那河老爷术法高深,天术师大人不过几招之下就被他废了一身修为。”

“为何皇上没有接到求助信?你们城主就没派人去上皓月城求助另派天术师去?”月影在一旁疑惑道,若是皇上收到求助信,那么主子也该知道这件事,可是他们在皓月城一直没收到这样的消息。

闻言,凌翔愤恨地看了一眼全是瘫软跪坐在那里的管事,咬牙道:“城内百姓的确是有这样的想法的,却被城主给压了下来,不知道城主跟那河老爷达成了什么协议,居然同意了河老爷的要求。”

“今年河老爷选中了我妹妹,可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妹妹被他们沉河,所以趁他们不注意,连夜带着我妹妹逃了出来。”

“右相大人…已经死了五个少女了,那些少女的家人都一直活在痛苦中,大人…您一定要帮帮我们啊。”

“呵呵…”轩辕天音冷笑一声,目光冰寒地看了一眼那中年男子,冷声道:“看来还是这当官的跟妖精勾结在一起了啊。”

弱水城?

轩辕天音眸光微动,他们要去北海,似乎就是要路过这弱水城吧?

淡淡地看了东方祁一眼,东方祁立刻点头,然后对着月影道:“把那位管事大人给本相绑了,明日我们启程去弱水城。”

------题外话------

来了一位萌妹纸,你们可喜欢?

每次写到这弱水城的河老爷,绯月总是会想到河童…o(╯□╰)o你们有这种想法没?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ichia815妹纸的一张月票和一张评价票,alicemeimei妹纸的一张评价票,stt6001妹纸的一颗钻石,不弃风月妹纸的一张月票,15858870070妹纸的一张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