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章:右相来了,情敌见面?

大战之后,整片山林都化为了荒芜,特别是战斗中心,更是一片狼藉,凌天心有余悸地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蚩尤残魂,吞了吞口水,道:“元…元大人…”

看着凌天那欲言又止的神色,轩辕天音了然一笑后,对着他意味深长地道:“凌天队长今日可是看见了什么?”

凌天脸皮狠狠一抽,在轩辕天音似笑非笑的目光下,立刻识时务地摇头,“没有,什么都没看到。”

对于凌天如此的配合,轩辕天音满意地笑了,“凌天队长,今日所发生的事情,我不想其他人知道,至于那些失踪的尸体,还请凌天队长找个适当的理由告知城主大人。”

凌天眸光微动,也知道轩辕天音想隐瞒身份的想法,随即点了点头,“元大人放心,凌天可不是不守承诺的人。”

有了凌天的保证,轩辕天音才转头看向黑白无常二人,道:“为了避免麻烦,你们还是先把蚩尤带走吧。”此时的蚩尤只是被那神秘人重伤了元神,若是等他恢复过来,只怕他们这些人都无力再战了。

黑白无常二人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刻双手一探,锁魂链被二人拿了出来。

将蚩尤用锁魂链锁好后,白无常才朝轩辕天音点点头,道:“阿音,我跟小黑先回地府了,至于刚刚那人……”在说起刚刚那神秘人时,白无常眸中缓过一抹幽光,见轩辕天音轻轻搭下了眼皮,却也知道她不想说这事,便也立刻转移了话题,对着凌天道:“这位…我们的身份,也请不要说出去。”

然后在凌天震惊的目光中,单手朝虚空一划,直接打开了通往地府的通道,和黑无常带着蚩尤的残魂,回了地府。

“咳咳…咳…”

夙离捂着胸口一脸惨白地走了过来,“走吧,回去养伤了,这次可真差点就此陨落了…”然后周身泛起白光,身形变回之前的‘迷你版茶杯狐’的模样,蹲在地上,道:“还是这种状态最省力,女人…我需要沉睡几日养伤,那碧落崖还是等我们养好了伤再去吧。”

轩辕天音点点头,俯身抱起夙离,却在起身时,眼前一黑,整个人脱力般朝一旁倒了下去。

“阿音!”

月笙立刻神色一变,手疾眼快地扑了过去接住了她。

“阿音…你没事吧?”

看着轩辕天音此时惨白的小脸,月笙眉心紧皱。

“没事…”轩辕天音吃力地摇摇头,道:“力竭了而已。”

她的体内此时已经空荡荡的,连一丝灵力都没有,可见之前的战斗,有多惨烈了。

“你先睡会儿…”月笙一把抱起轩辕天音,“我带你回去。”

轩辕天音无力地点点头,眼睛一闭,彻底的昏睡了过去。

……

轩辕天音这一睡,睡到了两日后才清醒过来。

“姐姐…你醒了?”

当轩辕天音缓缓睁开眼睛后,就看见了一直守在床边的韩澈,此时韩澈一张小脸仅显疲惫之色,明显是几日都没休息的结果。

从轩辕天音被月笙抱回城主后,韩澈就一直守在床边一步都没离开过,他第一看见姐姐如此虚弱的样子,同时又恼恨着自己实力太弱,每当有事时,自己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看着韩澈一双明亮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轩辕天音微微笑了笑,道:“澈儿是怎么了?几日没见,就变成兔子了?”

“姐姐还有心思开澈儿的玩笑…你都不知道那日你被月笙哥哥抱回来时,澈儿都吓坏了。”韩澈小脸一垮,可怜兮兮地看着轩辕天音。

“我不是没事儿嘛。”轩辕天音挣扎着起身,韩澈立刻伸手去扶。

“月笙呢?”轩辕天音扫视一圈,居然没看见月笙在房间里。

韩澈吸了吸鼻子,道:“月笙哥哥跟夙离哥哥在隔壁的屋里休息,当日月笙哥哥把姐姐抱回来后,整个人突然脱力般变回了小蛇的样子,我就把月笙哥哥跟夙离哥哥给带去了隔壁。”说到这里,话音顿了顿,继续道:“还好当时屋里没有外人,不然月笙哥哥变回原形,不知道的人恐怕得吓坏了。”

轩辕天音眉心微蹙,看来当时月笙的伤势也不轻,那个傻子,居然还硬生生的把自己给抱了回来。

“我去看看他们。”轩辕天音翻身下床,却整个人一顿,“咦?”

“怎么了姐姐?”韩澈见轩辕天音突然顿住,立刻紧张地看着她,生怕她是哪里不舒服。

轩辕天音脸上划过一抹古怪之色,又重新坐了回去,盘膝闭目,她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好像出了什么变化……

内视一圈后,轩辕天音整个人一怔,还真是有变化了!

只见自己丹田内那金灰二色的太乙八卦气穴此时已经消失,只余下一颗有婴儿拳头般大小的金灰色珠子跟混沌之珠互相吸引旋转着。

这是…灵气结丹!

她晋入金丹前期了?

轩辕天音沉气运行了一个小周天后,当察觉到自己体内灵力再次暴涨了一个台阶时,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后,道:“果然是金丹前期,看来我还因祸得福了。”

“姐姐到金丹期了?”韩澈微微一愣,然后脸上划过一抹喜色,上次他就听轩辕天音讲过修真一途,自然也明白进入金丹期意味着什么。“太好了,姐姐实力又厉害了不少呢。”

轩辕天音笑了笑,起身拍了拍韩澈的脑袋,道:“修炼一途永无止境,金丹期可还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目光微微一凝,她的目标可是那至高之境啊。

在查看过月笙和夙离的伤势后,轩辕天音也是微微地松了一口气,二人伤得虽然颇重,但却没有伤到要害和本源,修养一段日子就会恢复的。

在月笙和夙离养伤期间,轩辕天音几人一直是住在城主府内,北郡城城主因为轩辕天音在极短的日子里解决了北郡城的麻烦,异常感谢轩辕天音,所以对于轩辕天音几人要留下来养伤,也是异常的上心,时不时的就会亲自带着一些珍稀药材和补品过来看望。

这一日,轩辕天音如往常般在院子里教导韩澈道术,却被一阵疾步而来的脚步声给打断了。

皱着眉看向院子的月亮门前,不一会,就看见了北郡城城主一脸欣喜的神色朝里面走来。

“元大人…。元大人…”人还未到,声音就先到了。

轩辕天音诧异地看向走近的北郡城城主,往常这个时辰,北郡城城主可都是不在府里的啊,今日怎么回来了,还直直来找自己?

就在轩辕天音疑惑的同时,北郡城城主就激动地开口道:“元大人,右相大人来了…”

右相?

轩辕天音秀眉一挑,东方祁来了?

这边话音刚落,轩辕天音眼角余光就扫视月亮门处,一道白色的身影不急不缓地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当看见月余未见的人,轩辕天音眸光一闪,心里叹道:他果然还是来了…

不过…“右相这个职位就这么悠闲吗?还可以随时离京?”想到什么,轩辕天音立刻就问了出来。

东方祁淡淡一挑眉,道:“我以为我们月余不见,你会先问声过得可好…”

轩辕天音嘴角微微一抽,还用问吗?看你这幅样子,明显过得比谁都好吧。

东方祁径直走到轩辕天音身边,缓缓坐下,开口:“天音…过得可好?”

“……”轩辕天音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她好不好,他能不清楚?翻了一个大白眼给他,没气的道:“不好,差点死了。”随即眸子一眯,满含深意地盯着他,又补充道:“这次的生意可是超出了我当初要的价格啊,右相大人…我可是要加报酬的。”

那重重的‘右相大人’四个字,让得后面沉默跟着东方祁的月影嘴角一抽。

“可以。”东方祁却非常配合地点点头,“你想怎么加,就怎么加。”

轩辕天音眸光一亮,随即转头看向一旁脸色古怪的北郡城城主,微笑:“城主大人,我想跟右相谈一些‘深刻’的话题,不知……”

“可以…可以…”北郡城立刻点头,“右相大人,那下官就先行告辞了,晚上开宴时,在派人通知您跟元大人。”

东方祁点点头,“如此就有劳城主了。”

“不敢,不敢。”北郡城主嘴角说着不敢,边自觉的离开了院子,不过心里却在嘀咕,这元大人跟右相大人只怕关系匪浅吧……

不得不说,北郡城城主的眼光非常的有见地。

“这位是…?”在北郡城城主离开后,东方祁扫向一旁呆呆地瞪着自己的韩澈问道,其实他从一进这个院子里,就发现了这个少年,而且他觉得这个少年的面容异常熟悉。

轩辕天音看着已经呆滞的韩澈,轻声一笑,道:“我的徒弟!”

“徒弟?”东方祁诧异地看了二人一眼,随即笑道:“看来你这段时日过的颇为精彩。”

轩辕天音耸耸肩,拉过一旁还在呆滞中的韩澈,戏谑道:“澈儿,擦擦口水…”

韩澈‘哦’了一声,居然还真的呆呆地伸手去擦嘴角。

‘噗呲’——

看着这孩子这幅模样,轩辕天音瞬间乐了。

“看来右相大人还是个男女通杀的主儿啊。”轩辕天音戏谑地看向东方祁。本来以为会看见东方祁会一时不自在的样子,却不料人家右相大人依然巍然不动,很是正经地点了点,承认了她的话。

“本相一向是以自己的容貌自豪的。”

“……”

果然人与人的脸皮修为还是有差别的,轩辕天音自觉在这点上,跟东方右相差距甚大。

“对了。”轩辕天音神色一凝,严肃地看着东方祁,道:“这个图腾到底是什么东西?”

东方祁撇了一眼轩辕天音伸过来的右手,淡淡地道:“没什么,只是一道保命符而已。”

保命符?

轩辕天音眸子微眯,紧紧地盯着他,“你当我是傻子啊?当日我危机时刻,那突然出现的神秘人是谁?”

而且那个人身上还带着洪荒的气息,她是轩辕家除第一代传人以外,唯一一个可以感觉的洪荒的人,当日虽然情况危机,却也不妨碍她的感觉。

东方祁眼皮轻轻一搭,并不看她,沉默半响,道:“我若说我也不知道,你可相信我?”

轩辕天音一愣,他也不知道?

换着是谁都不会相信这样的话吧?不过看向东方祁此时淡淡的神色,轩辕天音心脏猛地一抽,沉声道:“我相信你!”

东方祁抬眼看定她,半晌,浅浅一笑,那左边脸颊上的单个笑涡若隐若现,让得东方祁原本清贵冷漠如神祇的容颜多了几分人气。

轩辕天音看着他突然的笑容,眼神微微一晃。

果然是妖孽!

“有时候我连自己的不相信…不过还好,谢谢你能相信我。”东方祁轻声道,随即目光看向远方,语气悠远地道:“天音,我给你讲讲我的身世吧。”

轩辕天音眉心一皱,她突然感觉到,此时的东方祁整个人似乎如那飘渺的清风般,空寂又无痕。

“澈儿,你先回房去,把隐身符画一百遍,我晚上检查。”轩辕天音转头看向韩澈道,并不是她不相信韩澈,而是她觉得,东方祁应该不希望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去倾听他的事情,虽然东方祁没说,但是她就是能感觉到。

韩澈立刻懂事的点点头,转身朝屋里走去。

而月影也自觉的退了下去,守在了院子外面。

东方祁看着轩辕天音的举动,笑了笑,道:“我自记事以来就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在我还在襁褓中时,就被师父带回了轩辕宗,师父说她是在海上发现我的。”

轩辕天音震惊地看向他,他……

“很吃惊?”东方祁看着她笑了笑,继续道:“师父当时也很吃惊,听师父说,如若不是我周身一层诡异的红光做保护,只怕早就沉到了海底或者被海上的一些妖兽给吃了。”

“师父见周身灵气充沛,又觉得跟我有缘,所以把我带回了轩辕宗,随着我年龄渐渐长大,我也发现了自己跟别人不同之处…”说着,东方祁朝轩辕天音缓缓伸出右手,然后在轩辕天音诧异地目光中,右手手心顿时红光大涨,而手心处,一个神秘的图腾慢慢显了出来。“我除了能修行术法以外,还有这种奇怪的能力。”

轩辕天音轻轻摊开自己的右手,只见原本白嫩的手心中,一个跟东方祁一模一样的图腾缓缓浮现。

“你说的那个神秘人,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不过他总是在我危机时刻现身,我也曾经问过他,却什么也没问出来。”东方祁淡淡地道,目光扫过轩辕天音手心中的图腾时,微微一软。

“那我这个图腾跟你那个有什么联系?”轩辕天音突然问道。

东方祁看了她一眼,似乎并不打算告诉她,道:“没什么联系,只是在你有危机时,那人能出现帮你。”

“你说谎。”轩辕天音瞪着他,这个男人真当自己傻呢,当初那神秘人可是说过,他为自己挡下了致命一击,而在他们传音通话时,自己明显察觉到他的气息不稳,像是受过重伤般。“那人说你为我挡下了危险,东方祁…我要你说实话。”

见轩辕天音脸色微沉,东方祁微微皱眉,半晌,才犹豫道:“也没什么,这个是…同心印。”说到最后三个字时,东方祁俊美的容易上,闪过一抹诡异的红色,轻瞟了轩辕天音一眼,才接着道:“同心印会把受印一方的伤害转移到传印一方的人身上。”见轩辕天音脸色猛地一变,立刻不像解释的解释道:“只有这样,那个人他才会出现帮你,否则他是不会现身的。”

“你……”轩辕天音愣然地看着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帮自己?

“把这个同心印解除掉。”

东方祁转过头不看她,淡声道:“解不掉了。”

“什么叫解不掉了!”轩辕天音猛地站了起来,瞪着东方祁,他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啊,她要寻找天道留下来的秘密,所到之处全是危险凶煞的地方,而且她的敌人……

“必须解除掉!”轩辕天音冷声道。

东方祁转过头,深深地盯着她,淡声道:“除非我死…”

“只有传印的人身死,这个同心印就会自动解除,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

“你……”轩辕天音一时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怔怔地盯着他。

而就在二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对面房间内,瞬间冲出一道白色的小身影,直直朝轩辕天音扑去。

二人一时不查,轩辕天音被白影扑得一个踉跄后,在勉强稳住身形,一把搂住了那冲进自己怀里的家伙。

“你是想撞死我啊!”

轩辕天音一声怒吼,把刚刚被东方祁憋出的怒火,全朝怀里的那家伙发去。

一把拎起‘迷你版茶杯狐’,轩辕天音脸色阴沉地瞪着他,这家伙发什么蛇精病?刚刚醒来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亢奋,而且他不是最讨厌跟自己呆在一起吗,什么时候这么主动的朝自己怀里扑了?

“兴奋剂吃多了?”轩辕天音拎着某只用力晃了晃。

一旁东方祁诧异地看向轩辕天音手里拎着的某只,好看的眉峰一挑。

狐狸?

夙离在轩辕天音手中微微挣扎了一下,毛柔柔的脑袋轻轻撇过看向东方祁,金色的眸子划过一抹幽光。

一人一狐对视一眼后,同时一眯。

“说话呢,你要干嘛?”轩辕天音倒没有察觉到这一人一狐的眼神交锋,径直拎着夙离,沉着脸色问道。

夙离短小的爪子刨了刨轩辕天音拎着自己颈脖处的手,道:“阿音…阿音别晃我,我内伤没好呢。”

轩辕天音眉心一抽,目光古怪的看着夙离。

阿音?

这家伙什么时候会这么亲昵的叫自己了?以前不都是‘女人女人’的叫自己的吗?

虽然轩辕天音疑惑不解,可是拎着夙离的手微微一收,改拎为抱,冷哼道:“什么时候醒的?”

在轩辕天音怀里舒服地蹭了蹭,懒洋洋地开口,道:“刚醒,月笙还在沉睡,我就先出来找你了。”说完往轩辕天音怀里一趴,眨了眨眼,继续道:“瞧我关心你吧,就怕你伤得重,我一醒来就担心你呢。”

轩辕天音哼了哼,似乎经过几日前的那场大战,她对夙离的态度好了不少,“你要是真关心我,刚刚就不会这么直接撞过来,你以为你很轻吗?”说着双手掂了掂他,毒舌道:“这么肥的狐狸还是第一次看见,喂~你该减肥了。”

夙离嘴角猛地一抽,肥?肥!

这个女人居然说自己肥?

原本想还嘴的夙离在看见一旁眯着眸子看着自己的男人后,立刻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不管轩辕天音怎么毒舌,他就是打定了主意要赖在她的怀里。

东方祁在夙离开口的时候,就听出了他的声音。

上次在传音配里听到的那声儿慵懒之极的男人声音,原来是…他!

他似乎想起来了,之前轩辕天音要找的那个男人,好像也是狐狸吧?或者说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东方祁淡淡撇过夙离警惕盯着自己的目光,清洌的眸子中划过一抹幽光,看向轩辕天音,微微一笑,道:“天音什么时候也喜欢养一只狐妖做宠物了?”

谁说我们右相大人高冷如神祇的,那张嘴要是说起人来,也是够毒的,当着人家的面,又叫狐妖又叫宠物的,直接把夙离的身份给定在了一个不能跟他竞争的位置上。

什么叫高?这就是!

什么叫绝杀?这就是!

“人类…本尊可不是妖!”夙离轻轻撇了东方祁一眼,轩辕天音这个女人上次就是跟这个男人通话后才明显古怪起来的。

夙离眯着眸子扫了东方祁一圈,心里冷冷哼了一声,自跟蚩尤大战过后,夙离总算是摸清了自己心里的想法,特别是看见轩辕天音差点死了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的心可是骗不了人的,虽然夙离在心里微微郁闷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个女人,不过喜欢就是喜欢上,高傲的青丘九尾白狐可不屑去否认。

东方祁微微一挑眉,目光极具深意地上下扫了夙离一眼,淡淡道:“不是妖?那阁下这个模样,难道是为了好玩,变来自己娱乐自己的?”

不得不说,东方大人有时候说出的话,跟轩辕天音真是神雷同!

想当年,轩辕天音第一次在古墓中看见夙离时,也说过一句类似的话,只不过当时轩辕天音的原话是:那你身后那几根毛尾巴是什么?买狐皮大衣赠送的围脖?

好吧,言归正传。

轩辕天音惊疑地看着这一人一狐,她怎么就觉得这二人之间的气场不对呢?

天生八字不合?

‘唰’——

就在轩辕天音疑惑地看着这气氛古怪的一人一狐时,对面房间能突然窜出一道紫色光芒。

然后…

“阿音…阿音你没事了?”

月笙醒了!

东方祁眉心跳了跳,看着一条细小的紫蛇用极其熟练的动作蹿上轩辕天音的大腿,然后一路顺着大腿游爬了上去,在轩辕天音的右肩上,轻轻一盘,吐着信子,拱了拱轩辕天音冷艳的小脸,欢喜道:“你终于醒了,当时你昏了过去,吓死我了。”

轩辕天音任由月笙用小脑袋蹭着自己的脸,笑了笑,由于灵魂契约的关系,对于月笙,轩辕天音是把他当自己最亲的亲人看待的,再加上那日月笙不顾性命的挡在自己身前,笑着对自己说‘阿音不怕,有我在’时,轩辕天音说不震撼是假的。

“嗯,我没事,还因祸得福的实力提高了不少。”轩辕天音用脸也蹭了一下月笙,“既然你也醒了,那我们明日就可以启程去北海了。”

“去北海?”

闻言,这里的几人同时一怔,随即东方祁皱了皱眉,沉声道:“这次我跟你一起去。”

轩辕天音诧异地看着,“你也去?”他不是一国丞相吗?现在的丞相都这么清闲吗?

东方祁淡淡地瞟了她一眼,这个女人即使不说,他都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嗯,去完北海后,时间也差不多了,到时候可以一起去沧州城。”

想到几月后的天术师大比,轩辕天音也点点头,道:“好吧,那就一起走。”

听到轩辕天音这话后,东方祁清淡的神色才慢慢展开了不少,不过在看向某只狐狸时,那清洌的眸子却还是沉了沉。

似乎是察觉到东方祁的目光,原本趴在轩辕天音怀里的夙离立刻抬头看了过去。

一人一狐的第二次眼神厮杀,又开始了……

“阿音,我怎么觉得有点冷啊?”月笙在轩辕天音的右肩上莫名一颤,然后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呐呐地道。

------题外话------

某月语重心长地道:月笙,还好你是个二货,不然就不会只是觉得冷那么简单的事儿了,只怕右相大人在你如此熟练地往天音身上爬的时候,就会直接出手,打你七寸了。

男主被放出来了,等男主的妹纸们,票呢?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alicemeimei妹纸的1张月票,皑皑血妹纸的10朵鲜花,2张评价票和388点520小说币打赏,rong98111317妹纸的一张月票,18358436670妹纸的两张月票,nifeidiya妹纸的3颗钻石,不弃风月妹纸的1张月票,guping25妹纸的三张月票,茉日琉妹纸的1颗钻石,peitela妹纸的1张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