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九章:战蚩尤,惨烈激战!

滔天般的惊人煞气如滚滚威压般在林中深处缓缓荡开,即使是轩辕天音等人都是被这股煞气冲击得体内灵气一滞,更不要说像凌天这样的普通武士了。

月笙整个庞大的身躯轻轻一震,然后在空中被迫逼回人形,轩辕天音手疾眼快地一把抓住凌天,避免他脚下悬空而摔下去。

凌天狠狠地喘了几口气,目光惊疑不定地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道:“元大人…这…这说话的人是谁?”

轩辕天音丹田里的混沌之珠狠狠一震,金灰色的太乙八卦气穴开始快速运行,当气穴运行时,轩辕天音总算感觉到自己身体恢复了轻松状态不再被那股威压压制。

眸中有金光隐隐流转,轩辕天音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并不回答凌天的问题,抓着凌天衣领的手紧了紧后,目光看向其他四人,道:“走吧,过去瞧瞧。”

月笙四人目光凝重地点点头,跟着轩辕天音一起朝那股煞气的中心急速掠去。

林中深处,越接近煞气的中心,视野也渐渐开阔起来,只见那岩石峭壁的下的一处深潭里,一片血色之气在剧烈的翻滚。

轩辕天音几人站在五丈开外的空地处,目光警惕凝重地看着那片血色朦胧的深潭。

“一会儿你找地方避一避,这种战斗已经不适合你了。”轩辕天音侧头对着身边的凌天轻声道。凌天担忧地看了看那诡异的深潭,点点头,他不是莽夫,这种时候自然不会拍着胸口说那种拼死帮忙的话,不然只会影响到轩辕天音几人的战斗。

‘哗哗哗’——

那原本剧烈翻滚的深潭突然暴起几丈高,冰寒的潭水在轩辕天音几人的目光中慢慢凝集成人型,伴随着人型成型后,轩辕天音几人眸子紧紧一缩……

那是蚩尤?

用整个深潭中的潭水凝集出身体的蚩尤,双手微微握了握,低沉嘶哑地声音犹豫洪钟般缓缓响起:“果然没有身体还是被限制了很多了啊…”话音顿了顿,巨大的脑袋微微一偏,冰寒的目光扫向对面的人,“地府中人…?原来刚刚跟我抢残魂的就是你们……”

黑白无常二人眸子微微一眯,黑无常沉着脸色紧盯蚩尤不语,白无常却微微勾唇一笑,道:“阁下说笑了,残魂本来就该回归地府,我等也是尽忠职守而已。”

蚩尤微微冷笑一声,目光再次绕过黑白无常二人,直直盯住轩辕天音,“刚刚以自身灵气化箭朝我出手的就是你吧?哈哈…驱魔龙族的人从来都是胆色过人之辈。”说着整个人缓缓朝前一踏,走出成为了深坑的潭底,继续道:“我这一辈子,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家伙……”

轩辕天音面色不变,双眼紧紧盯着蚩尤,道:“蚩尤,上古大战早已结束,你又何必耿耿于怀,你这样罔顾天道,生吞人魂,你就不怕孽报相随吗?”

“孽报相随?”蚩尤似乎觉得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仰天哈哈大笑,道:“若真有孽报相随的话,那孽报也是相随于黄帝还有那群道貌岸然的神。”

“蚩尤,你生前贵为一族之长,坐下千万子民,九黎一族,代代奉你为神明,你做这般有伤天合的事情,一世英名尽毁,何苦?”轩辕天音听着蚩尤话语里恨意,轻轻叹了一口气,继续道:“醒醒吧,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你再这样让恨意控制下去,将会永堕阿鼻地狱的。”

“住口!”

“当年逐鹿一战的不公和耻辱,难道你就想让我这般算了不成?”蚩尤因为情绪激动,整个巨大的身躯都开始微微颤抖,那肆虐的煞气更是在这方空间中乱窜,压得轩辕天音一行人都不得不倒退了几步。“我还没有输,等我彻底复活后,我要向他们讨回我应得的一切。”

“黄帝早已陨落,众神也消失,你上哪去找他们讨回?你为了复活,难道就不顾这天下苍生的百万无辜生灵了吗?”轩辕天音急急地道,“蚩尤,驱除魔障吧,千万年后自有因果还回来的。”

“不需要!”

蚩尤打手一挥,一道强大的气息朝着轩辕天音等人疾射而去,看着那无形却又带着强大威压的气息疾射而来,轩辕天音几人脸色一变,离开急速退开。

‘轰!’——

刚刚他们站的那处空地,直接被那无形的气息给隔空斩出一道巨大的鸿沟。

“欠我的东西,我会亲自拿回,谁阻我复活,我杀谁!”

看着情绪渐渐失控的蚩尤,白无常面色阴沉,看向轩辕天音,道:“阿音,不要再跟他说了,他早已入魔,出手吧,若是等他彻底苏醒,只怕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轩辕天音咬牙看着前面用潭水凝出身躯的蚩尤,眸中划过一抹叹息,点点头,沉声道:“出手吧,他现在还没完全苏醒,力量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先耗光他体内的能量,我再试试看能不能把他残魂里的怨气驱除。”

伏魔棒横空一指,轩辕天音沉声道:“既然如此,蚩尤…我决不让你成功复活。”

伴随着她的话音一落,只见月笙跟夙离同时踏空而上,整个身体在空中急速变大,现出了原形,兽形才是他们的真正战斗状态。

黑白无常二人紧随着月笙二人踏空而上,双手黑气围绕,四周响起了一阵铁链的‘哗哗’声,只见二人周身空间微微波动,一把比二人还高的黑色镰刀出现在二人手中,镰刀低端紧紧链接着一根漆黑的铁链,轻轻在半空一划,即使是空间都被划出了裂缝。

“你去一边躲好,不要出来。”轩辕天音侧头对着凌天道,倒提伏魔棒直接踏空而上,周身有淡淡金光围绕,隐隐间似乎还有龙吟声伴随。

五人承圆形包围住蚩尤,战斗一触即发。

“哈哈哈哈……好,好…沉睡了千万年,也正是活动一下筋骨的时候,正好拿你们几人练练手。”

蚩尤大笑一声,右臂高举朝天空一探,“战神斧,归位!”

‘嗡嗡嗡’——

随着蚩尤的话音一落,头顶苍穹乌云蔽月,南方天际突然星光大胜,一道红色血芒急速朝这边飞来,短短几个呼吸间,只见那血芒越来越强,刺得轩辕天音几人不得不闭上眼睛,遮住这刺眼的光芒,等他们再次睁开眼睛时,就看见蚩尤的右手上,多了一把巨大的血色战斧。

蚩尤轻轻抚摸血色战斧,喃喃地道:“老伙计,这次我们又要并肩作战了啊……”

‘嗡嗡嗡’——

那战斧仿佛有灵性般,在蚩尤话落后,立刻斧身抖动,竟向是在回应蚩尤的话般。

得到了血色战斧的回应,蚩尤大笑一声,目光冰冷地看向轩辕天音等人,“先试试我一斧之威,看你们能不能接下来……”

“开天斧,血战八方!”

‘轰’——

原本轩辕天音在战斧出现时,就一直警惕着蚩尤的动作,却没有想到蚩尤一斧挥下,本来是朝着自己这方过来的劲头居然狠狠一转,直接朝着另一边的月笙和夙离二人斩去。

好狡猾的蚩尤,居然声东击西!

轩辕天音面色猛地一变,大喊:“月笙、夙离小心!”

“天道无极——乾坤列阵,九阳烈火壁,诛邪!”

月笙跟夙离二人在瞧见战斧居然朝他们而来,也是一惊,却也极快的反应过来,二人身上同时泛出紫光和白光,月笙顶头的那根直角狠狠地朝战斧撞去,夙离身后的数条白尾也快速伸长,如藤蔓般朝战斧缠绕而去。

这时,轩辕天音唤出的九阳火也堪堪出现在战斧的利刃之前。

‘轰’——

激烈的碰撞声,震得整个山林都是猛烈的一抖。

原本躲在大石后的凌天也是一脸惨白的看着空中的战斗,在心里暗暗祈祷着。

‘嗷’——

月笙猛力地撞开战斧的轨迹,整个身躯也是被震得急退几丈远,一双紫眸凝重的盯着蚩尤,刚刚一交锋,他就发现了敌我双方的悬殊。

果然是棘手啊。

夙离白尾缠上蚩尤拿着战斧的右手,用力一拽,原本站得稳如泰山般的巨人,也是不得不朝前一个踉跄。

黑白二人看到蚩尤身形不稳,立刻手中黑色大镰刀狠狠一挥,朝着蚩尤背后的空门狠狠斩去。

“九幽斩魄刃!”

‘嘭’——

两道黑色利刃在要接近蚩尤空门时,被蚩尤发觉,左手反手一挡,黑色利刃直接被一道罡气给打得原路返回。

看着原路返回的黑色利刃,黑白无常二人脸色微微一变,他们能感觉到,那两道利刃上的威力有增无减,立刻身形分开朝两边闪去,避免了跟黑色利刃的交锋。

蚩尤冷哼一声,左手探出,狠狠地抓向缠在自己右手上的尾巴,夙离立刻身形一动,想要收回,却晚了一步,被蚩尤抓了个正着。

蚩尤左手紧紧拽住夙离的白尾,然后狠狠一抡一扔,夙离整个庞大的身子离开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

眼见着夙离倒飞而出,蚩尤却并不罢休,身形一动,那巨大的身躯十分敏捷地朝着夙离追去。

“哼!青丘的九尾白狐族,你的内丹对我作用不小,我第一个拿你开刀,把内丹交出来,死吧!”

五指张开,右手成爪,直直朝着夙离的腹部抓去。

‘嘤嘤嘤’——

夙离仰天大吼一声,发出类似婴孩啼哭的声音,整个身形突然一荡,渐渐变的虚幻,然后化成数道白光朝四处飞散开去。

蚩尤眸子一眯,冷哼,“你的实力大退,这等术法可瞒不过我。”说着大手结印,朝四周一指,低喝:“回来!”

原本四处散开的白光突然一凝,然后空间微微动荡,夙离整个身形又突然凝结成形。

蚩尤立刻欺身而上,“我说过,你的内丹我要了!”

“休想!”

轩辕天音看着夙离危险,立刻飞身扑了过去,直直挡在蚩尤的巨掌之前,把夙离护在了身后。

“女人!让开!”夙离脸色猛地一变,这个女人不要命了吗,她如何挡得住蚩尤的一掌。

‘噗呲’——

轩辕天音被急速逼近的掌风震得一口逆血喷出,眸光划过一抹狠劲,咬牙道:“天道无极——水神阴姬借法,冰封千里!”

‘咔咔咔咔’——

蚩尤只是苏醒,并没有复活,所以他到现在根本没有实体,现在的这具身体全是那深潭中的潭水凝结而成,轩辕天音用寒冰术,是最好的办法。

冰封千里一出,蚩尤的身形猛地一顿,然后几个呼吸间,先是右手快速地冻结成冰,然后蔓延到全身。

不到片刻,蚩尤整个巨大的身躯就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冰雕,惟妙惟肖。

在蚩尤被冻住后,夙离立刻飞身过来,一把抱过轩辕天音就快速地退到了远处,远离了蚩尤。

“你不要命了?这种事情,你挡什么挡?”

退开后,夙离立刻朝轩辕天音吼去,天知道在这个女人突然挡过来时,他差点被吓的魂不附体。

此时看见轩辕天音嘴角处的一丝殷红血迹,夙离原本铁青的脸色微微缓了缓,但是语气依然生硬地道:“不要再有下次了,我有本命魂珠附体,他一时半会伤不了我,也取不走我的内丹的。”

轩辕天音微微轻喘了一口气,没好气地道:“我是突然犯蛇精病了不行啊…也没有下次了!”好心没好报……

“阿音!”月笙快速掠了过来,紧张地上下打量她,“阿音,你没事儿吧?”

瞧得月笙那紧张担心的目光,轩辕天音笑了笑,“没事儿,我不会挂的,你也不用担心你的小命了。”

月笙听到轩辕天音没事,松了一口气,此时黑白无常二人也靠了过来,目光警惕地看着那被冻结成冰不动的巨人,“阿音,事情不会这么结束的。”

轩辕天音笑脸一沉,看向那不动的‘冰雕’,蚩尤当然不可能这么轻易被打败,右手轻轻一晃,一道明黄色符纸被她拿了出来,“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隆隆’——

云雷再次快速聚集,漫天雷鸣轰然劈下,直直劈下被冻住的蚩尤。

‘嘭’——

被天雷劈到的‘冰雕’轰然炸开,碎成了无数冰块。

“解决了吗?”月笙紧张地看着那一地的冰块,都碎成渣了,应该是解决了吧?

轩辕天音还未回答,只见那满地的冰块突然颤动起来,然后也一种诡异的速度,迅速又凝集在一起。

轩辕天音几人脸色一变,都警惕地看向那慢慢重新组合的冰块。

不能再等了。

看着那蚩尤正在慢慢复合,轩辕天音眸中金光流转,然后双手合十,快速凝结手印,最后捏花一指,喝道:“天地玄黄,天道无极,万法归元,乾坤五行,阴阳列阵,九幽开启——红莲业火,焚身灭!”

‘轰’——

蚩尤的脚下,突然红光大绽,一朵巨型红莲火缓缓绽开,那红莲轻轻颤动,连这片空气都炙热了几分。

“红莲火还是威力低了点啊。”轩辕天音皱眉看向蚩尤,他的复合还在继续,只是速度比刚刚慢了一点。

白无常细长的眼睛微微一眯,沉声道:“红莲业火弱了,那再加上黑莲狱火呢?”说着双手快速结印,眸中黑光大动,低喝:“九幽地藏无法——无间狱火!”

‘轰’——

随着他话音一落,原本火光大盛的红莲业火微微一黯,只见红莲中,缓缓升起一朵墨色莲火,泛着幽幽黑气,缠绕上了蚩尤的双腿,且还一路无阻的正向着他全身蔓延。

黑莲狱火?

轩辕天音眸光一震,不可置信地看向白无常,这骚包居然能唤出黑莲火?

要知道,业火也是有等级的,像轩辕天音现在的灵力都只能唤出红莲业火,她怎么也没想到,白无常这骚包,看着这么不靠谱的一个人,居然连她都没能唤出的黑莲火都轻易的唤了出来。

似乎是知道轩辕天音的震惊般,白无常朝她妖娆一笑,解释道:“再怎么说我也是地府中人,业火这种东西,对于我这个职位的人来说,想要召唤一次两次,还是很容易的。”又朝一旁闷不吭声地黑无常努了努,继续道:“别说我,连小黑都能轻易唤出来。”

轩辕天音面色一抽,果然是有后门就是好啊!

可就在这时,原本受阻的蚩尤,又突然张狂地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打败我吗?”

“那你们未免也太小看我蚩尤了。”蚩尤笑后,大吼一声,原本正在慢慢复合的身躯突然一凝,然后周身泛起血色之气,那血色之气,竟是连业火都被镇压得黯淡不少。

该死!蚩尤实力居然又大涨了不少!

轩辕天音几人在感觉蚩尤猛涨地实力,脸色顿时一变。

怎么会这样?

血色之气剧烈翻滚,蚩尤再次凝结出躯体,收手战斧狠狠一挥,道:“这个山林里所有有生命的力的东西,都是我力量的源泉,只要这里不是死地,我的力量就用之不竭。”

似乎是呼应他的话般,原本茂密的山林,立刻以眼见般的速度,迅速枯萎,之前还生机勃勃的山林,几个呼吸间后,就变成一片荒芜之地。

轩辕天音几人眸子狠狠一缩,他居然可以吸收植物的生命力!

“你们刚刚表演够了,现在该换我来表演了吧?”蚩尤狠狠朝前一踏,直接震散了红莲业火和黑莲狱火,浑身煞气和战意再次飙升了一个高度。一双无色的双眼,阴寒地扫过轩辕天音几人,最后目光直直定在轩辕天音身上,阴沉沉地道:“驱魔龙族的人,你才这是这群人中最大的变数,那么我就先拿你开刀!”

说完,整个身躯极其敏捷地朝着轩辕天音扑去,带起的罡风呼呼作响。

“休想!”

黑白无常二人立刻黑色镰刀横手一挥,挡在了轩辕天音身前,黑无常左手轻轻探出,低声喝道:“极阴之渊,万魂侵蚀。”

‘呜呜呜呜’——

四周阴风大动,伴随着阴风阵阵,一道黑色巨门突然出现在半空,古朴神秘的黑色巨门缓缓打开,门后传出一声声凄厉之极的鬼哭狼嚎之声。

蚩尤嘿嘿冷笑一声,道:“好个阴司城的鬼差,居然擅自打开极阴之渊的大门,放十万厉鬼来阳间。”

“事情有轻重缓急,对于阁下,这擅自打开极阴之渊的大门,也不算违背地府铁规。”白无常轻笑一声,不过目光却渐渐凝重,极阴之渊里一直困锁着这世界怨气最深的厉鬼,他跟小黑一直在看守,地府有铁规,不到地狱清空,绝不打开极阴之门,此时小黑擅自打开,只怕被地府中人知晓,免不了要受责罚的。

可是…既然都打开了,就打开了罢,至于责罚什么的,看着自己二人是为了帮助轩辕一族的人,应该会从轻发落吧。

当极阴之门彻底打开后,十万厉鬼争先恐后地飞了出来。

白无常手中一块金色符令一现,瞬间金光大盛,“万鬼听令,万魂凝聚,吞噬!”

十万厉鬼立刻融合在一起,如一座黑色巨山,狠狠地朝蚩尤镇压下去。

蚩尤目光一凝,高举血色战斧,朝着万鬼凝聚而成的巨山狠狠斩去,“想要镇压我,做梦!”

“一斧斩苍穹,二斧劈群山!”

‘轰!’——

“给我劈开!”

蚩尤一声大吼,狠狠地劈下巨山,碰撞声‘轰轰’作响,然后一阵天地动荡,那万鬼凝聚的巨山,居然开始出现裂缝,然后裂缝如蜘蛛网般,慢慢扩大蔓延,接着在轩辕天音几人巨变的目光下,轰然炸开。

万鬼巨山…碎了!

蚩尤一斧劈开万鬼巨山后,也不迟疑,居然还是直直朝着轩辕天音扑来。

“我说过,我先解决你的,驱魔龙族的传人!”

“滚开!”又是一斧狠狠一挥,直接震飞了挡在最前方的黑白无常二人。

“你才滚开!”

夙离浑身一震,背脊紧拱,突然朝着蚩尤狠狠撞了过去,月笙立刻蛟尾一摆,直接卷起轩辕天音,把她朝后方猛地扔了出去,然后身形一动,整个身躯在空中一个翻腾,也朝着蚩尤扑了过去。

“哼!一个实力大退的九尾狐,一个刚渡完天劫的蛟龙就想阻拦我?”蚩尤冷哼一声,右手紧握血色战斧,朝着夙离狠狠斩去,然后左手一探,直接抓住了月笙头顶上的那根直角。“给我下去!”

‘噗呲!’

夙离和月笙二人同时一口逆血喷出,被蚩尤直直地朝地面砸去。

‘轰!’——

两声巨大的闷响,一狐一蛟龙,直接砸在地上,把地面上砸出了两个巨大的深坑。

“阿音!小心!”月笙来不及吐出嘴里的残血,面色巨变的看向蚩尤冲向轩辕天音,想挣扎而起,却无能为力。

“女人!逃啊!”夙离也是一脸焦急地朝轩辕天音喊去,趴在深坑中的身子努力想要站起,却又狠狠地摔了下去。

“不要!”

月笙看着这一幕,睚眦欲裂,随后似想到了什么,立刻心念一动,整个身躯居然快速化成一道紫光原地消失。

轩辕天音看着朝自己扑来的蚩尤,目光一凝,然后双手快速合十,正欲召唤神龙,却慢了一步,蚩尤已然扑了过来。

‘唰’——

一道紫光闪过,月笙化成人形,居然突然出现在轩辕天音身前。

月笙是用灵魂契约,快速地赶过来的。

在瞧见挡在自己身前的人后,轩辕天音脸色猛地一变,“月笙!走开!”

月笙转头朝轩辕天音轻轻一笑,“阿音不怕,有我在!”

“月笙!”

轩辕天音一张小脸血色尽退,危机时刻,突然眉心灰光一闪,“封神碑——封神灭魔!”

‘轰!’——

封神碑应声而出,轩辕天音立刻一把抓过身前的月笙,朝自己身后一推。

“定身咒!”

怕月笙再次挡过来,轩辕天音在挡在月笙前面后,立刻给他施一个定身咒,定住了他。

“阿音不要…”月笙焦急大喊。

轩辕天音却理都不理,直直护住月笙,然后双手快速朝封神碑一指,“给我镇压了他!”

当封神碑出现后,蚩尤的动作猛地一顿,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古怪石碑,他感觉到那石碑上有股极强的威压。

“镇压我?”在听见轩辕天音的命令后,蚩尤不屑一笑,双手高举血色战斧,狠狠地朝封神碑斩去。

‘噹!’——

一声巨响,封神碑的镇压轨迹狠狠一震。

居然挡住了?

“给我滚开!”

蚩尤浑身冒出血色之气,那滔天的煞气和战意居然再次提升。

轩辕天音狠狠吐出一口浊气,不愧是战神,果然是棘手!

“临、兵、斗、者、皆、正、列、在、前、诛邪!”

九字真言决脱口而出,一声嘹亮的龙吟声响彻整个天际,即使是早已被惊得目瞪口呆的凌天,也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那是…神龙?

元大人居然是……

神龙一出,整片天地都狠狠一震,蚩尤身上的煞气猛然一滞,居然是被神龙身上的神圣龙威给压制住了。

“天音…你怎么会?”神龙一出来,立刻感觉到轩辕天音体内的虚弱之象。

轩辕天音急促地呼吸了几次,快速道:“神龙…快,出手!”

神龙一惊,朝轩辕天音目光看向的方向看去,然后龙目一震,“蚩尤?”

难怪这丫头和这群人这般狼狈,居然遇见了蚩尤。

“崆峒海上的不死龙族…”蚩尤面色凝重地看向神龙,然后阴沉一笑,道:“我一直很好奇,崆峒海上的不死龙族历来高傲,尤其是不死龙族的最高存在五爪金龙,当年你背离不死龙族一族,心甘情愿地守护轩辕一脉,到底是因为什么?”

神龙冷冽地看向他,淡淡地道:“因为什么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不过…既然已经死了千万年了,那么还是继续死下去的好,免得毁了你当时的一世英名。”

神龙话音一落,整个身躯在空中剧烈一翻滚,带着嘹亮龙吟之声,直直朝着蚩尤而去。

蚩尤面色一凝,接着冷笑道:“若是当年的你,还能让我畏惧三分,不过你现在也只是一道龙魂而已,同为魂魄,你当真以为我还惧你不成?”说着周身红芒大涨,高举战斧,居然是准备跟神龙正面一战。

“同为魂魄,也有高低之分。”神龙冷哼一声,再次仰天一吼,一个龙摆尾狠狠地朝蚩尤扫去。

蚩尤眸光微闪,一手举着战斧很劈,却在没人注意地地方,一小股红色之气,居然悄悄地散了开去。

‘轰’——

神龙跟蚩尤缠斗在了一起。

几个回合后,神龙目光一动,怎么回事?蚩尤的力量怎么这么弱?

就在神龙疑惑的时候,蚩尤突然仰天大笑开,“神龙啊神龙,你果然还是这般天真正直。”

听到蚩尤的话,神龙立刻神色一变,转身看向自己身后不远处的轩辕天音,然后大吼:“丫头,小心!”

“晚了!等那个驱魔龙族的传人一死,你就只能退回混沌之境。”蚩尤大笑着道。

轩辕天音听到神龙的提醒后,立刻警惕起来,却还是如蚩尤的话般,晚了。

那从蚩尤身体里悄悄分出来的红色之气,立刻凝结成人形,正正的站在了轩辕天音三尺之距。

“阿音…”身后月笙骇然地大喊。

轩辕天音面色一变,若是她马上闪开,也不是不行,可是身后的月笙就会……

“阿音,走啊!”月笙自然知道轩辕天音在担心什么,立刻朝她喊道。

轩辕天音一咬牙,伏魔棒横空一挡,脚步一动也不动地挡在月笙身前。

走?怎么走?

若是这么走了,月笙出了事,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死吧!”

那红色之气凝结的人形宛如蚩尤的分身,立刻手化利刃,朝着轩辕天音狠狠刺去。

‘噗呲’——

轩辕天音勉力用伏魔棒一挡,还是被这股巨力给震得一口逆血喷出,身体狠狠砸向月笙。

即使是月笙,都被余力给震得一口血喷了出来。

二人同时朝着地面坠去。

轩辕天音在空中吃力地朝月笙一抓,紧紧抓住了他,可是身后的蚩尤分身却也紧追而来。

“蚩尤!你敢伤她,我要你永散这天地间!”

神龙看着紧追而去的蚩尤分身,立刻面色一变,想赶去救援,却被蚩尤的原身给脱住了脚步。

就在轩辕天音快要毙命在那一掌之下时,那紧紧抓着月笙的右手突然红光大绽。

轩辕天音只觉自己右手手心被烈火焚烧般,疼得她面色一白。

随后一股天地威压轰然传开,即使是神龙在这股威压下,都忍不住身子一颤。

那是什么?

所有人都发现了轩辕天音身上的巨大。

轩辕天音摊开自己的右手,看向手心处,只见手心里那个红色的图腾,如活了一般,正在缓缓流动。

轩辕天音双眸一瞪,那是……

东方祁留下的印记!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官道上,一辆快速奔驰的马车内,一袭白衣清贵的俊美男子突然心脉大震,然后猛地飞出马车,看向北方天际。

男子的动作,让得马车上赶车的黑衣男子一惊。

“主子…出什么事儿了?”

“天音有危险…”话未说完,白衣男子身子突然一颤,然后一口逆血猛地喷了出来。

“主子!”

于此同时,深山中,轩辕天音周身红光大绽,蚩尤的分身的巨掌也是狠狠地拍了下来。

‘砰’——

“尔敢!”

一声威严又带着阴寒的声音在天际遥遥传开。

一道红色模糊人影,踏空而立,挡在了轩辕天音身前。

蚩尤眸光一眯,惊疑不定的看向那突然出现的红色人影,他能感觉到,那道人影身上的威压,比当年帮助黄帝的天降玄女都要强悍。

神龙也是神色大震的看着那道人影,它比蚩尤更了解三界中的事情,那道人影身上的威压,带着浓浓洪荒之气,难道是洪荒众神之一?

红色人影挡在轩辕天音身前,侧头轻轻一撇,随即收回目光看向神龙,微微一顿,自语道:“居然是他们一族……”

至于之后的话,那人却再也没开口。

“都死了千万年了居然还不甘心吗?”那人影看向蚩尤,随即轻哼一声,“再不甘心,也得甘心。”话落,一手朝着蚩尤轻轻一挥,只见蚩尤整个身子一颤,然后‘嘭’的一声,爆炸开来。

那人影居然还不满意,径直摇了摇头,轻声道:“不是本尊亲至,果然弱了很多啊。”随即朝前一步踏出,手心红光大涨,直直朝着蚩尤的残魂一掌拍去,竟然是想彻底抹杀了蚩尤的残魂,让他永远消失在天地间。

轩辕天音看着这人如此狠辣的手段,目光一变,“住手!不要抹杀他!”

那人听见轩辕天音的话后,动作一顿,转头看向她,“他刚刚可是要杀你,你这样妇人之仁可不好。”

轩辕天音眉心一皱,这人好重的杀心,到底是什么人?

“他只是被魔障了,只要驱除他的魔障,他就能恢复本性。”

那人似乎微微一愣,随即似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摇摇头,道:“随你吧…不过他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心慈手软的女人。”

“你说什么?”轩辕天音疑惑地看着他,刚刚这人后面的话声音太低,她听得并不是很清楚。

“没什么!”那红色人影摇了摇头,随即又道:“既然你要留下这残魂就留吧,不过…某个家伙为了救你,可是生生替你承受了原本打向你的那一掌啊,不知道死没死呢……”说完,身形猛然一荡,然后缓缓消失不见。

“驱魔龙族的女人…办完这里的事儿,可别忘记了那个为了你不要命的家伙哟……”

轩辕天音皱眉看向天际,随即眸子一缩,他说的难道是……

立刻神色微变的拿出传音配,接通水晶按钮,不过片刻,那边就接通了。

“天音…你没事吧?”

一接通,东方祁焦急地声音就传了过来,轩辕天音听见他那焦急中又带着淡淡虚弱的声音,眉心一皱,道:“东方祁,你受伤了?”

“没事…修炼急切了些,伤了下心脉,你…没事吧?”

对于东方祁的话,轩辕天音微微挑眉,他骗傻子呢?若真是修炼出了问题,为何传音一接通,他就立马问自己有没有事儿!

“没事,我现在还有点事儿,待会再说,你先好好调息。”轩辕天音眸子微眯,脸上划过一抹情绪,不过说出的话,还是一片淡然,就像真的没事般。

“嗯…那你先忙。”东方祁那边轻轻应了一声,居然反常的先掐断了传音。

这一反常,让得轩辕天音眸光又是一沉,她已经可以肯定,这个男人肯定受了不轻的伤。

“阿音……”看着轩辕天音阴晴不定的神色,月笙担忧地看了她一眼,提醒道:“那蚩尤怎么办?”

轩辕天音敛了眸中情绪,看向地上已经虚弱至极的蚩尤,道:“还能怎么办,他是残魂,自然是带回地府咯。”

而这时,黑白无常二人也是一身狼狈,踉跄地走来,看向蚩尤,道:“我们先把他带会地府,让地府中的四大圣人为他洗去魔障。”

轩辕天音点点头,由地府中的四大圣人为蚩尤清除魔障是最好不过的事,这种上古大能的魔障,即使是她都清除不了啊,随即又轻轻吐出一口气,道:“终于结束了……”

------题外话------

要吐血了,写到凌晨六点才把这章写完,果然我不适合写打斗啊…

妹纸们,有票打发我吗?安慰下我受伤的小心肝吧…(泪奔…)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13696219553妹纸的1张月票,不弃风月妹纸的1张月票,juzi880918妹纸的一张月票,魔鬼入世妹纸的1000520小说币打赏,18081698612妹纸的一张月票,茉日琉妹纸的1颗钻石,guping25妹纸的三张月票和一张评价票,非常感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