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八章:蚩尤苏醒?

听着院子外面时不时传来夙离愤怒地咆哮声,屋内月笙跟韩澈二人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颤。

韩澈心想:夙离哥哥好可怜啊,一个大男人,居然被姐姐打扮成那么个模样……

而月笙却在心里想:还好自己不是原毛的物种,若是的话,是不是也会不时的被阿音这样‘玩’啊?若是这样,还不如让阿音一个天雷镇直接给劈死算了,至少不会丢脸啊有木有……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漆黑地天幕上挂着点点闪烁的星辰,一轮明月当空悬挂。

屋内,夙离有气无力地被轩辕天音整个儿的抱着怀里,顶头上那枚粉色的水晶发夹在烛光的照耀下,异常的璀璨漂亮。

轩辕天音一手抱着夙离,一手轻轻地摸着他鄂下的软毛,道:“现在可要告诉我蚩尤在哪里了吗?”

夙离颓废地掀了掀眼皮,沉默地任由这个女人给他顺毛。

“再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考虑,若是一个时辰之后,你还是不准备告诉我的话,明日我还有更好玩的东西招呼你。”轩辕天音也不生气他的沉默,轻笑了一声,目光别有深意地看着自己怀中的‘迷你版茶杯狐’意味深长地道:“你知道一种宠物狗吗?它的名字叫贵宾犬…”

夙离聋拉着的耳朵抖了抖,贵宾犬?什么玩意儿?没听说过,反正自己今日都被这个女人强行拖着在院子里溜了一下午了,他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不过等自己实力恢复后,他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了这女人。

轩辕天音也不在意夙离的不合作,继续自言自语地道:“贵宾犬可是很多豪门贵妇最喜欢的一种宠物狗了。”

相对于夙离的沉默不语,一旁的月笙和韩澈倒是非常有兴趣地竖起了耳朵,对于轩辕天音口中的那什么‘贵宾犬’,他们二人表示非常好奇,求科普求解释。

“贵宾犬分为很多类型,我最喜欢‘芭比’型的。”轩辕天音的右手轻轻摸过夙离的狐狸脸、脖子、四爪和尾巴,双眸中闪过一抹幽光,继续道:“不过你这几处地方跟贵宾犬不符合……”

听到轩辕天音这轻柔的话音,夙离背脊莫名一凉,抬头惊疑不定的看着她,只见她红唇微微一勾,一双眸子微眯地看着自己,悠悠地道:“贵宾犬这几处地方是没有毛的。”然后目光极具深意地扫过她刚刚摸过的四处地方,继续悠悠地道:“不过也没有关系,明日我给你把这几处的毛剃光了后,就像了……”

剃毛…就像了…

剃毛!

夙离眸子瞬间瞪大,然后整个身子开始在轩辕天音的怀里剧烈挣扎起来,边挣扎边吼道:“女人…你休想!”

可是像夙离这样被封印了真身的状态下,简直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典型例子。

轩辕天音捏着他的后颈轻轻一提,他整个身子在半空中荡了荡,只听她轻笑着道:“你觉得你现在有选择的权力吗?”

“你敢!”夙离眦睚欲裂。

轩辕天音微微一笑:“我很敢!”

看着这一人一狐又掐上了,一旁的月笙和韩澈二人身子微微一抖,不过一想到若是明日夙离被轩辕天音给剃了毛,变成了那什么没毛的‘贵宾犬’的样子,二人的脸上划过一抹古怪之色。

“臭女人,我是为了你好,不想你去送死,你居然这么对待我?”夙离这下是彻底的急了,“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面对整个天下苍生的无辜百姓,我的良心根本不值钱。”轩辕天音淡淡地道。

夙离一噎,接着又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就算我们这里所有的人一起上,都没有把握能胜过蚩尤的。”

“不战而屈,不是我的作风。”轩辕天音道。

“明知是死,还去送死那叫傻!”夙离吼道。

‘噗呲’——

正在一人一狐斗嘴斗得起劲儿的时候,突然一声喷笑声,打断了二人的斗嘴。

屋内的几人立刻同时转头朝笑声传来的门边看去。

“哎呀,你们继续,我不出声儿就是了。”被屋内的几人同时盯住后,一身白衣的白无常立刻妖娆地朝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继续,可以当自己不存在的。

轩辕天音眉头一挑,打招呼道:“你们来了啊,坐。”

黑白无常二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在经过轩辕天音身边的时候,目光皆是在打量被她拎在手上的某只‘迷你版茶杯狐’。

白无常懒洋洋地往椅子上一靠,轻快地道:“哟…阿音什么时候也喜欢养宠物了?”细长地眼儿上下扫过某只,笑道:“这打扮,啧啧啧…真看不出阿音居然好这口的?”

黑无常依然是闷不吭声地坐在了白无常的一侧,目光在扫过那可爱打扮的萌狐狸,一张僵尸脸不着痕迹地微微一抽。

若是他没有看错,那只狐狸应该是九尾狐吧?

青丘的九尾白狐一族历来是出了名儿的高傲,这只怎么会…难道是变异血脉?

夙离此时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这造型被轩辕天音几人看见过,他还能接受,但是被别人看见了,还是地府中的黑白无常二人看见了,他觉得他此时恨不得地上有一个裂缝,他立马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了。

轩辕天音可不管他此时内心是否崩溃,双手一抄,把夙离整个儿的又抱进了怀里,然后朝对面刚来的二人挑了挑眉,道:“那又怎么,难道你不觉得很可爱吗?”

白无常眉心跳了跳,笑着点头,“可爱,很可爱。”

笑话,当他真是眼瞎啊,虽然那狐狸被封印了真身,可是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他的来历好吧。

自上古之后,天道把各界的通道隔绝封印了后,青丘之国的地界早已经避世,在这片天地间,可是再也难寻到九尾白狐一族的人了,更别说在人间界中居然还能遇见一只九尾狐,还是这幅模样被自己给撞见了,真是…开了眼界啊。

对上白无常若有所思的目光,轩辕天音淡淡一撇,也不理会,直接抱过夙离,让他对着自己,再次问道:“蚩尤在哪?”

夙离聋拉着眼皮不语,此时他的内心几乎崩溃了,更加没有心思回答轩辕天音的问话了。

见夙离不语,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然后右手一晃,一把泛着寒光的剪刀出现在她的手里。

“从哪里开始剪呢?”轩辕天音一手按住夙离的身子,一手拿着剪刀开始在他身上比划,看其模样真的是预备给夙离剃毛了。

黑白无常二人相视一眼,齐齐嘴角一抽。

她不会真的想把这只九尾狐给剃成贵宾犬吧?

当轩辕天音拿着剪刀贴近夙离的尾巴时,夙离整个身子激灵灵地一颤,大喊道:“喂喂喂…还没到一个时辰呢!”

“是没到,可是我不想等了。”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道,说着就张开了剪刀准备一剪子下去。

夙离看着轩辕天音不像是开玩笑,是真打算要剪光自己的毛,浑身毛发一炸,立刻道:“别剪,别剪,我说…我告诉你行了吧。”

泛着寒光的剪刀堪堪停在夙离毛茸茸的尾巴上,夙离心惊胆战地把身子往前挪了挪,让自己的尾巴稍稍离开了点那要命的大剪刀。

“说吧。”轩辕天音把剪刀往桌上一放,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夙离烦躁地用爪子刨了刨自己的头顶,试图把头顶上的那枚水晶发夹给刨下来,道:“在城东二十里的一座深山里,我感觉到的那股煞气就是从那个里面发出来的。”

城东二十里外的深山?

轩辕天音眸光一动,侧头看向黑白无常二人。

二人立刻起身,道:“走吧,事不宜迟。”

“带上我啊。”夙离见他们要走,立刻喊道,“你们都去了,我怎么办?”

轩辕天音笑看了他一眼,右手一抄,把他抱进了怀里,“少不了你,至少打不过时,还可以把你丢出去挡一挡。”

夙离闻言一脸黑线。

“澈儿,你就不要去了,乖乖的等在这里,知道吗?”轩辕天音看向韩澈认真地道。

韩澈张了张嘴,但也知道若是自己去了,只怕姐姐还得分心照顾自己,只怕会更麻烦,只得点点头,道:“那姐姐你们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

“我保证!”轩辕天音朝他温柔地笑了笑后,随即转身走了出去。

月笙拍了拍韩澈的头顶,笑道:“小子,别一副哭丧脸,我们会回来的。”

韩澈看着四人离开的背影,轻轻咬着下唇,在心里默默地道:一定要变强,只有变强了,自己才会帮到姐姐。

四人直接从城主府的大门出去,在大门处刚好遇见了北郡城城主和凌天二人。

二人在看见轩辕天音后,微微一愣,目光扫过她身后多出来的三人,脸色一变,“元大人可是准备去寻找那些失踪的尸体了?”

轩辕天音点点头,看着北郡城城主道:“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参与了,人多反而麻烦。”随后目光看了自己住的那个院子一眼,又道:“城主大人,我的弟弟暂时就麻烦你照顾着。”

北郡城城主立刻点头,认真地道:“元大人请放下,大人的弟弟住在城主府里,绝度安全。”

“元大人…不如我跟着你们一起去吧。”凌天看向轩辕天音,脸上带着一抹认真,“虽然我不像大人一样是天术师,可是我是武士,遇见你说的那些活尸,我想我应该可以帮大人解决的。”

轩辕天音微微一怔,看着凌天的目光有点犹豫,那些活尸的确很麻烦,若是有武功不错的人在身边也是一个助力,至少在他们对应蚩尤时,那些活尸不会成为他们的阻碍,可是…这次的事儿,太过于危险了,若是一个不慎,恐怕就会死在那里,她不希望这个正直刚毅的男子就这么死在那座深山中。

凌天看着轩辕天音犹豫的神色,也知道她在担忧什么,爽朗地一笑道:“大人不必担心,生死有命,在下虽然只是城主府的一个小小近卫军队长,不过…保护北郡城也是我的职责,若是不让我出力,只怕我一辈子都会看不起我自己的。”

见凌天笑得洒脱,目光坚定,轩辕天音犹豫半晌,微微点头,道:“好,若是实在撑不住的时候,记得一定要跟在我的身边。”

“哈~那到时候在下也只能厚颜求救了。”凌天笑道。

……。

轩辕天音一行五人趁着月色悄悄地出了城,朝城东二十里外的深山而去。

一路上,轩辕天音也为凌天讲解了一些关于这次事件的危险程度和待会他们将要面临的是什么,虽然没有说明蚩尤的身份,不过也够凌天震惊不已了。

山脚下,五人借着天上的月光,看着眼前这片茂密的山林,除了偶尔从里面传出的动物叫声,整个林子就如一只沉睡的野兽般,安静又带着莫名的危险。

凌天看着轩辕天音肩上安静趴着的某狐狸,不自然地道:“这座山里如此危险,大人把心爱的宠物带进去,只怕不妥吧。”

为何会说某狐狸是轩辕天音心爱的宠物呢?

当然是因为某狐狸头顶上那刨了半天都没刨下来的粉色水晶发夹了,在凌天的意识里,那些大家小姐们,最喜欢把自己的爱宠做这幅打扮,虽然轩辕天音看着比较清冷,不过毕竟是个女孩子,肯定也会有这样的嗜好吧。

而凌天的话音刚落,那安安静静地趴在轩辕天音肩上的‘某心爱宠物’立刻抬头愤恨地瞪着他,张嘴就骂:“你才是她心爱的宠物,你全家都是她心爱的宠物!”

额!

说…说话了?!

凌天双目瞪大,盯着轩辕天音肩上那突然开口说话的狐狸,结巴道:“元…元大人…你这狐狸…成精了啊!”

‘噗呲’——

前面正百无聊奈的白无常立刻喷笑出声儿,回过头来打量了一眼某‘成了精的狐狸’,笑道:“的确是成精了的…。”

夙离原本一张萌萌的狐狸脸,立刻狰狞不少,咬牙切齿地朝轩辕天音低吼:“臭女人,解开我身上的封印!”

轩辕天音斜睨了他一眼,一把抓过他朝地上一扔,“天道无极——乾坤列阵,九转阴阳,万物尽封,解!”

夙离的身子在半空轻轻一转,四肢轻巧落地后,雪白的身子猛然闪过一阵金光,然后在凌天的目瞪口呆下,从狐狸大变活人般,恢复了人形。

终于恢复了人身的夙离狠狠地瞪着轩辕天音,“总有一日,我也会把你变成我的‘心爱宠物’。”

对于夙离这番咬牙切齿的愿望,轩辕天音淡淡挑了挑眉,并不在意,因为美好的愿意总是抵不过残酷的事实的。

“现在怎么走?”看着眼前进山的羊肠小道,轩辕天音问向夙离。

夙离微微皱眉,一双瞳眸慢慢变成兽瞳,仔细扫过四周,半晌,沉声道:“我只能感觉到他在这座深山里,但是具体的位置,我实力还未恢复,察觉不到。”

“既如此…”一旁白无常妖娆一笑,道:“那我们来找吧。”

只见他说完,右手向前一探,五指成爪,在虚空中狠狠一抓,四周空间突然动荡,有无形波纹徐徐荡开。

一阵黑气缭绕,白无常原本空无一物的右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物事儿。

凌天眸光微动,看向白无常,因为有了刚刚夙离的大变活人后,对于白无常这诡异神秘的举动,他已经有了点免疫力了。

只不过心里仍然惊叹,居然个个都是高人啊!

轩辕天音眸子微微一眯,看着白无常手中的东西,红唇一勾,轻笑道:“招魂幡啊…不知道这是哪种招魂幡了。”

白无常朝轩辕天音抛了一个极其妩媚的媚眼儿,道:“阿音若是让我抱一抱,我就告诉你,可好?”

轩辕天音白了这骚包一眼,把目光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黑无常,其意思不言而喻。

黑无常轻轻撇了一眼身边的骚包,眼皮一搭,低声道:“接魂洞照幡。”

轩辕天音秀眉一挑,居然是接魂洞照幡?

“你们是偷偷拿出来的吧?若是被转轮王知道了,啧啧啧……”轩辕天音似笑非笑地看向黑白无常二人,这两个家伙,居然把转轮王的法器给带了出来,依照转轮王那性子,这宝贝,绝对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被这两个家伙偷偷带出来的。

“咳咳…”被她的话呛了一下,白无常不自在的笑了笑,同时狠狠地瞪了自己身边的木鱼疙瘩一眼,“我们可是上报过的,不算偷拿,阿音可不要乱说。”

轩辕天音略有深意地瞟了他一眼,点头道:“好,你们不是偷拿。”朝山道上努了努嘴,继续道:“找吧。”

白无常一脸悔恨地抽了抽嘴角,又被这女人给捏住把柄了,却还是照着她的话,手上招魂幡朝着山道上轻轻一挥,“太上有命,搜捕邪精。”

随着白无常的话音一落,那七尺魂幡周身立刻泛起宝光之色,林中阴风大动,带着‘呜呜’风声响起。

幡顶的日月形的魂灯立刻燃了起来,幽蓝的火苗微微跳到,幽光直直照向林中深处。

“走吧,跟着魂灯的指引,就能找到那几具活尸。”白无常耸耸肩,手持招魂幡当先朝林中走去。

只要找到活尸,那就离蚩尤不远了。

幽静的山林中,越往里走,轩辕天音等人眉心就越是紧皱,这林子里太安静了,安静得有点不寻常了。

像这种山林里,一到夜晚,就算是没有孤魂野鬼游荡,也会有几只山精树妖出来晃荡。而轩辕天音他们从进来后,也有一段时间了,却是连最常见的山精都没发现过。

“阿音,这不正常啊。”月笙紫色的眸子扫过四周,皱眉道,他以前也是生活在山林中,自然知道夜晚的山林里会有些什么,可是这片林子里,除了安静,他再也察觉不到一丝其他异类的气息,就好像这片山林中的精怪集体消失了一样。

夙离妖魅俊美的脸上划过一抹凝重之色,沉声道:“两个可能,一是那些精怪因为害怕这林中的某人,集体逃走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轻轻吐出一口凉气,继续道:“被某人生吞了。”

“希望不是第二种。”白无常凝重地道。

不怪几人神色如此凝重,若是第二种可能,蚩尤生吞了这整个山林中的精怪生魂和飘荡在这里的孤魂野鬼,只怕他离苏醒也不远了。

“别动!”

就在几人准备继续朝前走时,轩辕天音突然低喝一声,目光警惕的盯着前面那一处黑暗的密林。

“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轩辕天音眸中有金光流转,随即右手轻轻一晃,一道明黄符纸出现在手中,“天道无极——火神祝融借法,燃!”

‘轰’——

密林前的灌木丛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也瞬间照亮了这片地域。

‘嘶’——

当火光燃起后,众人终于看清了那出密林里的东西。

只见燃烧着灌木丛后面,那密集的林子里,站满了形形色色的人,让轩辕天音倒抽一口凉气的原因是,那些人的脸色都泛着青白之色——是活尸!

上百的活尸!

即使这里的几人都是胆子大武力值高强的人,在突然看清这种场面时,也不由的汗毛一炸。

“无常!你们那见鬼的魂幡居然没探查到这里的活尸吗?”轩辕天音怒道。

突然瞧见这密密麻麻的活尸,即使是轩辕天音都不由的冒了一身冷汗,这场面很吓人的有木有!

白无常脸色不自然地抽了抽,呐呐地道:“不可能啊,招魂幡怎么可能探查不到这些玩意儿……”随即吞了吞口水,继续道:“不是说只失踪了六个吗?那多出来的这一群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凌天脸色微白地指了指那密林中的活尸,抖着嘴唇道:“他…他们过来了!”

“阿音…这场面太惊悚了啊有木有!”月笙抽着嘴角,朝轩辕天音身边靠了靠。

轩辕天音脸色阴沉,低咒了一声,骂道:“废什么话啊…打啊,等着他们过来找你们玩啊?”

话音一落,伏魔棒被她紧紧握在了手中,当先朝正向他们慢慢靠近的活尸群狠狠挥了过去。

空气中顿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电击声。

“找他们身上贴着的辰州符,只要把符纸撕掉,他们就会停止动作了。”轩辕天音吼道。

凌天长剑出手,狠狠砍向朝他扑来的活尸,只是一击,他就觉得自己的手臂一麻,而被长剑砍到的活尸,仅仅是倒退了几步,身上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这些玩意儿怎么还是铜皮铁骨啊?”凌天郁闷道。

轩辕天音等人也发现了这个变化,随即低咒一声,道:“靠!果然是欺骗我们读书少啊!”这哪里是古籍上记载的只是行动缓慢,却很好对付的活尸,这尼玛都快跟旱魃有一拼了。

轩辕天音伏魔棒狠狠一挥,打开一具活尸,眼角余光扫过四周,只见四周已经被活尸包围,眸光一历,大声道:“月笙,化形,带我们升空。”

月笙一掌劈开面前的几具活尸,立刻周身泛出紫光。

‘嗷’——

一声似龙非龙的吼声,响彻整个山林上空。

凌天目瞪口呆地看着半空上的那条巨大的紫色生物,嘴唇一抖,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狐狸可以变人,人居然能…龙?这是龙吧?

“愣着干什么,还不上去?”夙离一眼瞥见发愣的凌天,伸手探出,一把抓过凌天的衣领,然后踏空而上,把他丢到了月笙的背上。

当所有人都站在了月笙的背上后,轩辕天音眸中金光大盛,一道符纸朝底下的活尸群扔出。

“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隆隆’——

雷云快速集结在活尸群的头顶上去,然后银色天雷直直朝着下面的活尸群轰然劈下。

看着天空中的雷电狂劈,凌天几人的嘴角抽搐,半晌,在弱弱地道:“元…元大人,那些尸体我们还要给他们的亲人带回去的!”您这么一顿天雷劈下去后,那些尸体还能带回去让他们的亲人看吗?

他都闻到底下传来烤肉的味道了喂!

轩辕天音狠狠地吐出一口气儿,没好气地道:“带什么带啊,你自己还活着就算不错的了。”说完朝黑白无常二人看去,接着道:“准备收魂啊,天雷过后,蚩尤肯定察觉到了,他一定会抢先把尸体里的残魂收回去的,到时候就看你们谁能抢赢了。”

黑白无常二人凝重地点点头,然后各自手中突然多出一个黑色的布口袋,口袋上绣有五方鬼帝印。

那是九幽城的收魂袋。

当下面的活尸群被全部劈倒后,天上的雷云终于缓缓地散去,就在这时,远方山林里突然传出一阵迷惑慑人的铃声。

轩辕天音面色一变,大声道:“收魂!”

黑白无常二人立刻把手中的收魂袋朝空中一扔,只见那收魂袋在半空中迅速变大,然后袋口对着下方的活尸群猛然一吸。

‘呜呜呜’——

一阵阵阴风挂起,下方倒地的活尸群里立刻出现各种各样的残魂,缓缓地朝收魂袋飘去。

于此同时,那远处山林里的铃声越来越响,原本朝收魂袋飘去的残魂动作齐齐一顿,似乎有了逃跑的迹象。

轩辕天音眸中金光一闪,双手合十,手印凝结成‘宝瓶印’朝那方山脉一指,“天道无极——大日如来,大威天龙,诛邪!”

耀眼金光化成利箭,直直朝山林深处射去。

似乎因为轩辕天音的阻止,那慑人心魄的铃声戛然而止。

而黑白无常二人也松了一口气般,双手立刻结印,大喊:“收!”

底下的残魂终于被彻底的收进了收魂袋中。

‘轰’——

就在众人微微松了一口气时,那远处的山林里,立刻传出一股滔天的煞气……

“尔等既然敢破坏吾之大事!”

蚩尤终于被惹怒了……

------题外话------

噗~要吐血了有木有,绯月最不擅长写这种打斗的戏了,写得不好,妹纸们还是将就的看看吧,不要嫌弃我啊~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蓝梦汐美妞的3张月票,bln19821018美妞的2张月票,不弃风月美妞的1张月票,nifeidiya美妞的1张月票,皑皑血美妞的300520小说币打赏,微月湾湾美妞的5颗钻石和1张评价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