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七章:杯具的夙离!

月香楼

月香楼是北郡城内最有名气的一家酒楼,而这家酒楼的菜肴是整个北郡城的特色——海鲜宴。

月香楼的天字一号房的包间内,月笙跟韩澈二人摸着被撑得圆滚滚的肚子,一人躺在一张椅子里,一脸的满足表情。

轩辕天音捧着一杯冷茶,无奈地看着二人,无语地道:“有必要吃这么多吗?都不怕被撑坏了?”

韩澈摸着自己的肚子,痛苦中又带着极度的满足轻‘唔’了一声,“姐姐…只能怪这家酒楼的东西太好吃了啊。”

“阿音,我喜欢这家店的食物。”一旁月笙一脸幸福满足的神色附和道。

轩辕天音笑了笑,道:“等这次事情结束后,那我们再来吃。”

月笙揉肚子的手微微一顿,随即偏头看向坐下窗前的人,道:“阿音,你想好怎么对付那个蚩尤了吗?”

轩辕天音微微摇头不语。

“其实…夙离兄不告诉你这件事儿,也是因为担心你的安危。”月笙缓缓坐起,他这段日子跟夙离那只狐狸精相处得还不错,所以他并不想轩辕天音因为这次的事情而生夙离的气,犹豫地道:“阿音,你不要再生气了……”

轩辕天音挑眉看着他,这傻蛟龙什么时候跟那只狐狸精有这种‘革命友谊’了?

见月笙目光躲闪地瞄着自己,轩辕天音叹了口气儿,道:“我没有生他的气。”对上月笙那明显不相信的目光,轩辕天音嘴角抽了抽,僵声道:“好吧,我承认最开始因为他的隐瞒,我的确是生气了,可是我出来后,想了很多,也知道他是为了我好,所以我现在已经不生气了。”

听到轩辕天音是真的不生气,月笙轻轻松了一口气。看见月笙明显松的那口气儿,轩辕天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问道:“哟,小笙子…你什么时候跟夙离关系这么好了?这么为他着想啊?”

月笙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道:“只是觉得他人还不错而已。”话音顿了顿,复又低声道:“我只是不喜欢你生气,不想你不高兴。”

轩辕天音微微一愣,他是为了自己?

轻笑一声,轩辕天音看着月笙的目光暖了暖,嘴上却依然毒舌地道:“二货!”

“姐姐,那个什么蚩尤真这么厉害吗?他不是战神吗?既然被称为神,为何要用生吞人魂这种办法复活自己?这样的神,还能被称为神吗?”韩澈皱眉疑惑地问道。

“有时候执念太深,即使是神,都一样会成魔的。”轩辕天音叹息道,也许之前她是很气愤蚩尤生吞人魂的这种有违天道的做法,可是经过了这么一会儿时间,自己冷静下来后,若是换位思考的想想,她也能够理解蚩尤这么做的原因了。当年蚩尤跟黄帝一战,原本可以争得天下,却因为黄帝是上天选中的人,在最危急的时刻有神相助,而对于蚩尤来说,这无疑是一场不公平的战役,他战败被杀,还是被黄帝砍下了头颅,他的不甘和愤怒,可想而知。

而蚩尤这个人物,在了解过那段历史的人,其实无一不是敬佩他的,他的勇猛,他的刚毅,他对于九黎一族的贡献,他的确是个很好的首领,也是当之无愧的战神。

“神魔只是一念之差……”轩辕天音轻叹一声,“他无愧战神之名,只是执念太深,不甘太浓。”

“必须要在他还没铸成大错前,阻止他,生吞人魂这种事,太伤天合,即使是他能复活过来,但是因果轮回,也会有孽报相随,到时候,他才是真正的永无翻身之日了。”

说到这里,轩辕天音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

对了!她怎么就忘记了这件事情!

轩辕天音猛然起身,吓了另外二人一跳。

月笙紧张地看着轩辕天音,“阿音,怎么了?”

“我怎么给忘记了,蚩尤要生吞人魂,这可是某些人的职责范围内的事儿啊。”轩辕天音眸光一亮,脸上划过一抹笑意。

月笙一看见她那笑容,莫名背脊一凉。

每次阿音露出这种表情,就代表着有人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

只见轩辕天音眯眼一笑,乐道:“那些残留在尸体内的魂魄可是应该回归地府的,地府的人不出手,似乎说不过去吧。”

月笙嘴角一抽,脸上立刻露出‘原来是那个骚包和闷蛋儿要倒霉了’的表情。

而韩澈却是小嘴一张,吃惊地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问道:“地…地府?”

震惊地转头看向月笙,不确定地问道:“月笙哥哥,我没听错吧?姐姐说要找谁帮忙来着?”

月笙默默地看着他,淡定地道:“地府中人。”

在看见韩澈那瞬间呆滞地目光,继续补充地道:“鬼差!”

片刻后,月香楼的天字一号房内传出一声变声期少年的微哑叫声。

“啊啊啊啊……地府!是地府啊!”韩澈一张小脸瞬间兴奋了,“姐姐,你还认识地府中的鬼差啊?我能见见他们吗?”

原谅韩澈小盆友的失态吧,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昊天大陆的孩子来说,地府是一个无比神秘又高大上的存在,那可比在二十六世纪,突然看见万神降临还要震惊兴奋的事情了。

月笙木然地看着在房间里乱窜地韩澈,木然地提醒道:“你忘记你天音姐姐的身份了?”

“哦哦哦…对了对了,姐姐是神女,能自如打开轮回之门的神龙女神,姐姐跟地府的人有关系,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韩澈立刻一拍脑袋,兴奋地道。

“地府中的鬼差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长得很可怕?青面獠牙的那种?”

“不对不对…他们应该是神,神怎么可能长得那么吓人,应该是一脸慈祥或者无比严谨的样子吧?”

对于韩澈小盆友的自语,月笙默默地在脑子里闪过那个无比妖娆,头顶一朵大盘粉色莲花的‘慈祥严谨’鬼差,又默默地闪过那个一脸面无表情,类似神经中枢出了毛病而转移到脸上导致面部瘫痪的某个僵尸脸,然后悄悄地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孩纸…想象是丰满的,可是现实太骨感,有时候想象得太美好,对于以后知道了真相的你来说,那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啊。

停止那些无稽的想象吧!

对于已经沉浸在‘神秘高大上’的鬼差想象中的韩澈,轩辕天音只是面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便默默地转过了头去,然后双手合十,十指快速变幻,随着一个接着一个手印的凝结,房间内的另外二人终于感觉到了那一股不太正常的阴风。

只见轩辕天音十指凝结‘大金刚轮印’朝着对面虚空轻轻一指。

一声低喝:“天道无极——地藏菩萨借法,九幽唤冥将。”

‘轰’——

房间内的阴风大动,被轩辕天音手印所指的方向,空间一阵扭曲后,形成一个黑色的漩涡。

‘哗哗哗’——

似乎有铁链声正从黑色漩涡中缓缓传来。

韩澈瞪着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个充满神秘气息的黑色漩涡,就在他屏住呼吸时。

一道白色人影当先从那黑色的漩涡中蹿了出来,直直扑向轩辕天音,伴随而来的是一声轻挑又带着淡淡欢快的年轻男人的声音。

“阿音…你是不是想我了?哎呀呀…我就知道阿音是想我了,不然也不会刚分开没多久,就开始召唤我了。”

韩澈小脸一呆,目光直直的看着那道白色身影,这是什么鬼?

而轩辕天音早在那道白色身影朝自己扑过来的时候,身影快速一闪,直直地避过了来人的‘猛扑’。

“阿音…”没有扑到自己想扑的人,刚刚还欢脱轻挑的声音,立刻像是受了什么委屈般,瞬间弱了八度。

“一感觉到你的召唤,我立刻丢下手里的工作就赶来了,阿音居然还嫌弃我…嘤嘤嘤…”

韩澈呆滞的小脸已经彻底僵硬了,目光不可置信地看向身边的月笙,用眼神示意地询问。

月笙哥哥…这个俊美妖娆又还在假哭的哥哥,真的是鬼差吗?

还没等到月笙回应他,那黑色的漩涡中,又缓缓走出了一道黑色的人影。

韩澈立刻把目光看向后面走出来的这位…

这又是什么鬼?

韩澈嘴角一抽……

长着那么好看的一张脸,偏偏却跟一块棺材板似的冷硬,木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白瞎了这一张容貌!

难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差,黑白无常?!

他觉得自己的三观碎成了渣。

“不许过来!”

轩辕天音一张俏脸阴沉沉的,瞪着对面那试图还想靠近自己的白无常,“站好,有正事儿要跟你们商量。”

白无常一双细长的眼睛带着点点水光哀怨地瞟了轩辕天音一眼,却也老老实实的待在了原地。

而黑无常却微微诧异地看着她,共事这么多年,轩辕天音的性子他们不说十分了解,却也是清楚个大概的,当年遇见再棘手的事情,她都没有找他们商量过呢,莫非…这次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了?

轩辕天音朝一旁的椅子上一坐,对着对面的几张椅子努了努嘴,道:“先坐下说。”

黑无常沉默地点了点头,径直坐在了她的对面。

白无常目光妖娆地看了一眼轩辕天音身边的椅子,似乎想趁机坐过去,却不料自他出现后,就一直紧紧盯着他的月笙,似知道他的想法般,立刻身形一动,在白无常还未有所动作前,抢先扑了过去,占据了轩辕天音身边的椅子。

恨恨地瞪着抢了自己靠近阿音机会的月笙,白无常幽怨地坐回了黑无常的身边。

死蛟龙,太讨厌了!

轩辕天音朝月笙递了一个‘干得漂亮’的眼神后,神色严肃地看着黑白无常二人,沉声道:“这次的确是有大麻烦了…”

黑白无常二人神色一怔,认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女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和说出这句话来啊。

“到底出什么事儿了?”黑无常看着轩辕天音沉声问道。

轩辕天音耸耸肩,叹了口气,道:“你们可知道我这次来到这里的原因?”话音顿了顿,她也并不是真想让二人猜,起了个话头后,继续道:“我接了笔生意,这个城里在半个月的时间里,连续失踪了六个人…死人!”

死人?

黑白无常二人眉心一皱,似乎没明白她话里是什么意思。

“准确的说,是刚死几天已经下葬了的死人。”轩辕天音端过手边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你们都知道,人在死后的七天里,三魂七魄并没有完全离体,至少还有一魂两魄仍然残留在体内…我今天去尸体失踪的墓地看过,我在墓坑边发现了少许的辰砂。”

在听到‘辰砂’二字时,黑白无常二人的脸色也是一变。

二人对视一眼后,黑无常不确定地问道:“你确定你没看错?”

不怪黑无常会这样问,因为他们都清楚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当初天道开辟这个小世界时,可从来没有让三千大世界里的东西留存在这个世界中。

而‘辰砂’这个东西,又被轩辕天音特地提出来,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你觉得我会看错?”轩辕天音挑眉撇了他一眼,继续道:“那墓地四周留下的脚印,除了这次失踪的死者外,还有另外五个失踪的死者的脚印,而且据当地的一些人说,他们在晚上可是听见过铃声和锣声的。”

白无常一张妖娆的俊脸微微一沉,薄唇却微微挑起一抹幅度,缓缓地吐出三个字:“赶尸术!”

轩辕天音点头,“的确是赶尸术。”

“阿音…”白无常若有所思地看向轩辕天音,缓缓地道:“单单是赶尸术恐怕还不至于让你召唤我二人吧?”

“你还发现了什么?或者说你还知道些什么?”

轩辕天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宁愿从来都没有发现过。”

“蚩尤在这里。”

淡淡的五个字,让得黑白无常二人脸色猛地一变。

“你说谁…在这里?”白无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似乎想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般。

“你没有听错。”轩辕天音沉声地道:“不过他现在只是意识觉醒,而且…他似乎是准备用生吞人魂的邪术,准备彻底苏醒。”

‘嘭’——

黑白无常二人同时震惊地站了起来,第一次这么默契地异口同声地道:“生吞人魂?”

“他疯了吗?”白无常不可置信地道。

轩辕天音给了他一个‘蚩尤的确是疯了’的眼神,继续道:“我看他不仅是想生吞人魂,若是他苏醒后,只怕会生炼活魂,准备让自己彻底复活……”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在听到‘生炼活魂’时,黑无常整个面无表情的俊脸彻底阴沉了下来。

轩辕天音摇摇头,“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在一定在这北郡城中。”随即眉心皱了皱,若是那个狐狸精肯帮忙,想要找到蚩尤应该会很容易。

沉默半晌,轩辕天音抬头看定黑白无常二人,道:“我先回城主府,你们回去准备一下,今晚子时过来找我。”

黑白无常二人相视对看一眼后,点了点头,他们的确是需要回去准备一下了,若是有必要,这件事情恐怕得上报了……

待黑白无常二人走后,轩辕天音也缓缓起身,在月笙和韩澈疑惑的目光中,叫来了店伙计,按照他们刚刚吃过的那些菜肴和点心,再让店伙计准备了一桌并且还是打包带走……

“姐姐…你没吃饱吗?”韩澈疑惑地看着店伙计一脸恭敬笑意地退了出去的背影,眨巴了下眼睛看着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只是看着他含笑不语。

月笙在看见她的笑容时,身子一抖,随即嘴角扯了扯,问道:“阿音你是又要准备算计谁了吗?”那眼神和表情,完完全全都是挂满了算计之色啊。

轩辕天音朝月笙挑了挑眉,纠正道:“错了,我这不是‘算计’,而是叫‘计策’。”

“所以?”月笙麻木着一张漂亮脸蛋‘不耻下问’。

轩辕天音轻轻撇了他一眼,双手负于身后,慢悠悠地朝门外走去,悠然地道:“所以…对付那只贪吃的狐狸精,想让他开口,只能用这个办法诱惑他,我这叫做……”

回身朝已经彻底呆滞了的二人眨了眨眼睛,轻笑一声,道:“美食诱狐计。”

看着轩辕天音脚步不停地出了厢房的门,呆滞中的二人才慢慢缓过神来,月笙僵硬地朝韩澈笑了笑,僵硬地道:“阿音倒是把夙离兄摸得挺透彻的嘛,用这个办法去…”话音艰难地顿了顿,某人似乎想到了自己跟夙离有同一种爱好时,嘴角抽搐了一下,却也还是僵着一张脸,皮笑肉不笑地道:“这个办法挺好的…挺好的。”

“那若是夙离哥哥突然硬气了,不吃姐姐这一套呢?”韩澈呆呆地问道,他可没有忘记,刚刚他们出来时,姐姐是气得把夙离哥哥给一个人丢在了房间里啊。

对于韩澈弱弱地询问,月笙脸皮抽了抽,笑得更僵硬了,半晌,嘴皮子动了动,像是自语般,轻声嘀咕道:“希望夙离兄没有那么多的硬气…阿音可是一个给甜枣不行,就直接换棒槌,立马镇压的性子啊。”似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月笙整个身子一抖,带着一脸难看的笑容,对着韩澈道:“走吧,先回去……待会…嗯…若是夙离不吃阿音给他带回去的东西,咱们两个就立马离开那个院子,懂吗?”

“为什么啊?”韩澈茫然地看着他。

月笙满脸认真,一本正经地对着韩澈道:“听我的,不会有错的。”说完,拍了拍韩澈的肩膀,一脸正经严肃地走了出去。

傻孩纸…若夙离真的不被美食诱惑,硬气了那么一回,按照阿音那个凶残的性子,只怕会掀了桌子,直接对夙离出手,以天雷阵镇压了。

那个时候不跑,难道还呆在那里等着被漫天的天雷无差别的狂劈啊……

而在轩辕天音带着月笙和韩澈走后,原本在桌上闭目装死的‘迷你版茶杯狐’早已经从趴在桌上,变成了四肢敞开,仰躺着在软榻上,又从软榻上,换到了床上,并且以一种极度怪异扭曲的姿势,裹在了被子卷里。

当轩辕天音回来后,第一眼就看见了床上某只这奇怪诡异的睡姿,随后一张清冷的小脸微微一抽。

轩辕天音撇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然后若无其事地从月笙手里接过两个大食盒,并且把食盒里还冒着热气儿的食物,一盘一盘地拿了出来,摆放在桌上。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月笙和韩澈‘懂事儿’的坐到了一旁去,若是仔细注意,就能发现,这二人坐的位置极其巧妙,正好是一个最佳逃离这间屋子的方位。

夙离其实一直都没有睡着过,在轩辕天音几人一进入院子里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当轩辕天音打开食盒的时候,夙离那毛柔柔的双耳微微动了动,原本闭着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细缝。

轩辕天音径直摆放好了盘子后,悠然地坐了下来,自个儿拿起了筷子,吃了起来,边吃还边不忘招呼一旁的月笙和韩澈二人。

“过来啊,不是说没吃够吗?”轩辕天音微笑。

在轩辕天音那笑意不达眼底的微笑下,月笙和韩澈二人吞了吞口水,磨蹭了过去。

月笙第一次觉得,原来吃东西也不是一件那么幸福的事儿了……

三人坐在屋中间吃得不紧不慢,夙离在被子卷里就有点浑身难受了。

喂喂~这里还有一个人呢!

不喊他一起吃饭不说,轩辕天音还边吃边赞叹‘这个蟹肉不错,很嫩很鲜’、‘这个扇贝味道也是极好呢’。

当每盘菜肴都被轩辕天音一一叹过一遍后,只见那原本还夹在被子卷中的‘迷你版茶杯狐’如一道白色光影般,朝他们冲了过来。

‘嘭’——

一声闷响,眼看就要蹿到桌上的某只白色狐狸,在轩辕天音右手轻轻一划后,撞在了桌子四周的结界上,整个身子朝后一仰,砸到了地上。

“想吃?”

夙离被这一撞,给撞得眼冒金星,顶头上方一道清冷的女声幽幽响起。

“臭女人,你故意的!”

夙离一个翻身跳了起来,双目冒火地瞪着轩辕天音。

这个臭女人,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明明看见他冲过来了,故意设下一道无形的结界把自己挡在了外面,啊啊啊啊……这个女人真是…真是太欠抽了,自己可以吃了她吗?可以吃了她吗!

轩辕天音冷笑一声,放下手中的竹筷,双手一抄,抱在胸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某只‘迷你版茶杯狐’,淡淡地道:“想吃可以,用蚩尤的准确坐标来交换。”

夙离闻言,一张狐狸脸立刻扭曲狰狞不少,咬牙切齿地道:“你是故意拿吃的来诱惑我?”

对于他这番咬牙切齿的话,轩辕天音无比淡定地点头承认了。

夙离冷哼了一声,转身就朝门外走去,边走边道:“别以为用这些吃的就可以威胁我,让我告诉你,还不如我自己出去吃,又不是吃不到。”

闻言,轩辕天音也不怒,倒是很认真地点点头,自语地道:“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话还未说完,只见轩辕天音眸中有淡淡金光闪过,“天道无极——乾坤列阵,九转阴阳,万物尽封,结!”

原本正要踏出房门的‘迷你版茶杯狐’脚步突然一顿,只见他周身泛起淡淡金光,一个跟他身体差不多大小的‘卐’字咒符直直朝他压了下来,然后快速地钻入了他的体内。

“轩辕天音!”

夙离一声惊怒,猛然地转身瞪向桌边正抱着双手,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女人。

“你居然敢封印了我!”

没错!

我们的青丘九尾白狐夙离公子,被轩辕天音用‘卐’字决给彻底封印了真身,此时的他,除了能开口说人话外,跟普通的狐狸,没有任何差别。

换句话说,他被封印了周身灵气跟法术,成为了一个普通人,啊~不对,成为了一只普通狐狸……

对于夙离愤怒的想咬死她的目光,轩辕天音微微一笑,朝门外一指,淡淡地道:“去啊…自己去找吃的呗,我不拦你。”

‘唰’——

夙离快速地蹿到轩辕天音脚边,怒道:“解开我的封印。”

轩辕天音:“蚩尤在哪里?”

“解开!我!的!封印!”夙离要抓狂了。

轩辕天音不为所动,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重复:“蚩尤在哪里?”

月笙和韩澈大张着一张嘴,目瞪口呆地看着现在这个场面,被震惊地说不出来话了。

二人看看一脸淡定从容的轩辕天音,又看看在她脚边已经快要疯了的夙离,吞了吞口水,把自己往一旁缩了缩。

阿音(姐姐)好可怕啊!

夙离真的要疯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来这么恶毒的一招。

“臭女人,把我身上的封印解开!”

轩辕天音微微俯身,右手慢慢探出,然后一捏,接着一提……如拎一只小猫小狗般,直接捏着夙离脖子上的某处皮毛,把他给拎了起来。

月笙、韩澈:“……”

轩辕天音拎着夙离的右手轻轻晃了晃,让他的脑袋对着自己,微笑:“蚩尤在哪里?”

夙离:“……”

已经被气疯了!

从来没有人如拎宠物般这样拎着自己……他要吃了她!

见夙离被气得不说话了,轩辕天音也不急,慢条斯理地把他放到桌上,左手不轻不重地捏着他,右手轻轻一晃,一根颜色鲜艳的红绳出现在她的手中。

夙离瞪着轩辕天音手里的红绳,金色的眸子紧紧一缩,她该不会是要……

心里的想法还没落实,只见轩辕天音边拿着红绳,就边往自己的脖子处比划。

“其实我小时候一直有个愿望来着……”轩辕天音也不看他,自言自语地道:“那个时候经常看见别的小朋友总是有自己的宠物,我其实很羡慕的,可是我作为驱魔龙族的第六十五代传人,又是轩辕世家下一代的族长,我不能有这样童真的一面,即使心里羡慕、想要,也只能偷偷的憋在心里。”

双手慢条斯理地在夙离已经完全呆滞的目光中,把红绳慢慢地套在他的脖子上,轻巧地打了一个怎么也挣脱不开的死结后,继续道:“没想到这么多年以后,我这个小小的愿望,既然也能实现。”

右手再次一晃,一个小巧的金色铃铛也出现在轩辕天音手里。

月笙目光发直地看着那个金色铃铛,若是他没看错的话,那个铃铛应该是当初阿音在黑水湖布置结界时用过的……

小巧的铃铛被轩辕天音给挂在了夙离脖子上,然后在夙离呲牙裂目的目光中,她的手里又出现了一个粉色的水晶发夹,还是心形的!

天知道轩辕天音这样的女人身上怎么会带有小女孩用的可爱发夹的……

“这是我妹妹天心小时候用过的,是不是很可爱?”轩辕天音微笑着看向夙离,把那个发夹拿在他眼前轻轻晃了晃,“你头顶上的毛挺顺滑的,戴上肯定很可爱。”

说着就捋了一拽夙离双耳间的毛发,然后在月笙和韩澈抽搐的目光中,把那心形的粉色水晶发夹别在了那拽白毛上。

“果然很可爱。”轩辕天音一番动作下来后,来回地打量着桌上被她一番‘装扮’过后的‘迷你版茶杯狐’点评道。

很可爱的‘迷你版茶杯狐’此时已经被气得虚脱了。

轩辕天音缓缓起身,把夙离往地上一放,右手拽住红绳的另一端,悠然地道:“走吧,饭后溜宠物,这是一项很愉悦的运动。”说完就不管不顾那呆立不动的某只,强行地朝门外拖着走去。

“啊啊啊啊啊……臭女人!臭女人!等我恢复后,我第一个吃了你!”

------题外话------

噗~天音的恶趣味着实重了些!

不过…这么可爱的‘迷你版茶杯狐’,妹纸们可有想要的?

想要就给票吧,一人养一天!哈哈哈……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18081698612小妞的1张月票,上官依诺小妞的2张月票,起舞121372小妞的5张月票,不弃风月小妞的1张月票,李丽好小妞的1张月票,长安絮乱小妞的18颗钻石,闷了个瓶的小天真小妞的7颗钻石,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