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六章:被盗走的尸体

北珺城位于天昊国的西北方向,因为靠近北海,所以整个城市的大半部分百姓都靠出海捕鱼为生,虽说城里百姓靠捕鱼活计,但是却家家富裕,因为北珺城最出名的也就是海产品和珍珠。

轩辕天音带着韩澈站在北珺城城门外,看着宏伟的青色城墙,韩澈一双明亮的眼睛里,闪动着好奇的光芒。

“姐姐,这北珺城看起来好有气派啊!”

对于韩澈的惊叹声,轩辕天音微微一笑。

气派吗?

对于见惯了二十六世纪里各种高耸宏伟的建筑的轩辕天音来说,这还是不足以让她震惊的,不过在这个世界,北珺城的确是座很雄伟的城池了。

“走吧,先进城再说。”轩辕天音拍了拍韩澈的脑袋,当先朝城门口走去。

韩澈见轩辕天音已经走了,立刻收回惊奇打量的目光,快步跟了上去。

“站住!”

就在二人准备进城时,却被城门口的守城士兵给拦了下来。

轩辕天音看了看拦在自己面前的两杆闪着寒芒的长枪,抬头看向拦下自己的守城士兵,问:“几位这是什么意思?”

“盘查。”守城士兵中,走出一个高大挺拔的男子,看其模样大概只有二十六七岁,想来应该是这队士兵的队长。

那男子顿住脚步,停在轩辕天音几步之远的距离,一双锐利的眼睛紧紧地打量着轩辕天音,那模样似乎是在查看敌国奸细般谨慎。

一个北珺城,居然有这么严厉的盘查吗?

还是因为之前城内发生的事,而弄得人人草木皆兵了?

轩辕天音红唇微勾,看向面前的高大男子,道:“这位阁下,我们就两个人,一个女人加一个孩子,你还需要怎么盘查?”

男子剑眉微皱,看着对面女子脸上那抹笑意,他突然有种这个女人非常难缠的错觉。

“姑娘,看你的装扮,不像是天昊国的人?”男子眉心微蹙,沉声开口。

轩辕天音闻言后,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又是衣服惹的祸!

难道自己真要把衣服换了不成?

“大哥…就算不是天昊国的人,似乎也没有不允许进城这一条例吧?”轩辕天音无奈道。

“昊天大陆统共两个帝国,龙昊国又在海的另一边,路途遥远不说,还异常危险,看姑娘的模样,只怕也不是龙昊国人士吧?”男子沉着脸色,但是话里的意思却异常清晰分明。

脑子也不错……

轩辕天音在心里默默点评了一句。

见轩辕天音一脸无语的表情,男子剑眉微挑,语言上虽然还算平和,可语气却低了几度,“不知姑娘可有身份证明?”

轩辕天音侧头看向韩澈,韩澈立刻会意,在背上的包袱里摸来摸去,半晌,从包袱里拿出一个刻有长剑和盾牌的徽章出来,道:“这是佣兵工会的徽章,这个东西应该能证明身份了吧?”把徽章递给那男子,继续道:“你们城里也有佣兵工会的分会,只要拿去问问,就知道真假的。”

男子细细查看了手中的徽章,点点头后,把徽章递给韩澈,道:“不用去问了,这个是真的,你可以进城了。”话落,目光看向轩辕天音,“这位姑娘……”

“我们是一起的!”韩澈见他还要找轩辕天音要身份证明,立刻不满地了,开什么玩笑,姐姐是神女,自天上降下,哪里来的身份证明啊。

“小家伙,不要以为我不是佣兵就不知道佣兵工会的事情,一个徽章只能证明一人的身份,这位姑娘的身份还不能证明呢。”那男子斜睨了韩澈一眼,不过话语间却没有了刚刚的冷硬。

“姑娘,若是有证明的东西,还是拿出来吧,这是城主前几日定下的规矩,你若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只怕不能进城的。”男子看着轩辕天音解释道。

轩辕天音摸了摸下巴,轻‘唔’了一声,道:“有是有,不过…我的东西,可是需要城主亲自证明啊。”

需要城主亲自证明?

那男子一愣,不过见轩辕天音的神色似乎不像是在开玩笑,微微一犹豫,便开口道:“若是姑娘真的是需要城主亲自证明,不如…在下带着姑娘一起去城主府,姑娘看如何?”

轩辕天音微笑着点头,目光意味深长地看着这个刚毅的男子,他是怕自己骗人想混进城吧,带自己去是假,看住自己才是真呢。

不过…这人不错,很正直也很尽职。

对上轩辕天音那意味深长的目光,那男子微微一涩,似乎是自己的目的被人看穿,而微微有点尴尬。

“好啊,那就劳烦这位阁下带路了。”轩辕天音点头。

见轩辕天音这么好说话,那男子微微松了一口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那请跟在下进城吧,不过我可不是什么阁下,姑娘这么称呼我,倒是让我有点不自在了。”

进城后,轩辕天音一直在打量四周,明明此时是正午十分,应该是最热闹的时候,而城内的街道上,却明显萧条了不少,还有好多商铺都关了门,就连街上的路人,都是行色匆匆的模样。

“姐姐,这北珺城内怎么是这幅模样啊?”韩澈失望的看着空荡荡的大街和路上行色匆匆的路人,刚刚在城门外,他见这北珺城宏伟不凡,结果里面却是这般光景,差距也太大了吧。

一旁带路的男子,看着这空荡的大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北珺城半月前还是好好的,只不过……”

见他说话吞吞吐吐,韩澈一拍脑袋,道:“啊…难道是因为那些失踪的尸体?”

男子整个人一顿,立刻警惕地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轩辕天音收回打量四周的目光,轻轻嗔怪地看了韩澈一眼,韩澈立刻惊觉自己说错话了,不好意思的朝轩辕天音吐了吐舌头。

而那男子依然目光警惕地看着二人,问:“你们刚刚才到北珺城,怎么会知道城内发生的事情?”

见他这般警惕的模样,轩辕天音挑了挑眉,解释道:“我们就是为了这件事儿来的,所以知道城内发生了什么。”

“你们…”男子似乎正欲说什么,却不料对面街角突然转出一队人马来,听见动静的他,立刻转头看过去。

“凌天队长……”

那队人马领头的人在看见男子后,脚步一顿,立刻带着身后的人朝他们走来。

“凌天队长,我正奉了城主大人的命令要去城门口寻你,你怎么在这里?”来人走近后,立刻焦急地道,“又出事了。”

“出什么事儿了?”叫凌天的男子立刻问道。

来人轻轻喘了一口气儿,正欲要开口,却突然瞧见旁边还有其他人,话音一转,皱眉问道:“凌天队长,他们二位是……”

凌天看了轩辕天音二人一眼,摇摇头,朝来人道:“先不要说这些,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城西贾家的墓园被盗了……”来人沉声道。

又被盗了?

轩辕天音也是眉心微微一皱。

“现在城主大人已经过去了,凌天队长,你也赶紧过去吧。”来人快速地说道。

凌天点点头,“好,我立刻过去。”说完目光看向轩辕天音二人,微微犹豫,似乎不知道该把这二人如何。

轩辕天音朝他淡淡一笑,道:“一起过去吧,正好城主也在那里。”

凌天犹豫片刻,点头,道:“也好,只要城主大人证明了你的身份,姑娘还是尽快离开那里。”

“这几日,不要到处走动了。”似不放心般,凌天又提醒了一句。

“走吧!”轩辕天音笑了笑。

当一行人来到城西的一片私人墓园时,墓园的门口已经站满了人,此时那里吵吵闹闹的,似乎还夹杂着嘤嘤哭声。

“我家儿子少年早夭,已经够可怜的了,都已经入土为安了,为什么还会被这么对待啊……”

“我可怜的孩子啊,你到底去了哪里啊……”

凌天带着人,拨开人群,一眼就看见站在人群中间的中年男子,几步上前,恭敬道:“城主。”

“凌天,你来了啊。”北珺城城主脸色不好的点点头,“这是半月来的第六起了。”

凌天皱眉不语,看着一片狼藉的墓地,眸中有怒火在闪动。

“凌天…这二位是?”

就在凌天低头不语时,北珺城城主却目光一扫,瞧见了凌天身后的轩辕天音二人。

那一身怪异的装扮,让人不发现都很难啊。

“城主,这位姑娘是来找您的。”凌天看了一眼轩辕天音,朝她示意过来。

“找我的?”北珺城城主诧异地看了看凌天,目光转向轩辕天音,疑惑道:“这位姑娘…你有何事找我?”

轩辕天音从轩辕心锁内拿出东方祁的那颗明珠递给他,淡淡道:“东方祁让我来的。”

“至于让我来的原因…”轩辕天音朝一片狼藉的墓地努了努嘴,接着道:“就为了这事儿呗。”

听到‘东方祁’三个字,北珺城城主和凌天二人齐齐一震,目光震惊地看向轩辕天音。

随即北珺城城主脸上划过一抹欣喜,激动地道:“这位姑娘…不…不…这位大人是右相派来的天术师大人?”

‘右相’二字一出,即使是哭闹的人群都静了下来。

右相是谁,整个天昊国的人谁不知道啊。

轩辕天音微微挑眉,重申道:“第一,我不是天术师,而是驱魔师。第二,我不是他派来的,而是他花钱请来的。”

北珺城城主等人闻言嘴角齐齐一抽,这个不重要吧?

“大人,您来了就好了,来了就好。”北珺城城主僵硬一笑,犹豫地道:“大人您看这……”

轩辕天音摇摇头,朝那被掘开的墓地走去,那墓地明显是被人为翻开的,而且时间并不长,应该就在昨日晚上。四周还有一些凌乱的脚印,被城主府的人严密的保护了起来。

看向棺盖大开的黑色棺木,里面的陪葬品虽然凌乱了点,却也还是完好无整的呆在棺木中。

轩辕天音看向一旁刚刚哭诉的妇人,她应该便是这墓主人的亲人了,问道:“你来看看这棺木中的陪葬品可有少了什么?”

那妇人一听,立刻扶着一旁丫鬟的手走了过来,只一眼,便肯定地道:“不少,一样都不少。”

轩辕天音眸光微动,转头细细打量墓地四周,突然在一个小角落里,她目光一凝。

那是…?

见轩辕天音走近墓坑边缘蹲了下来,凌天立刻跟了过去。

“这位…大人,可是发现了什么?”

轩辕天音细细打量手中的一抹红色细粉,眸中划过一抹情绪。

拍了拍手,轩辕天音站起身,问向凌天等人,“这段时日,你们可有听见铃声或者锣声?”

铃声或者锣声?

凌天等人微微一愣,随即似想到什么,立刻道:“有,有听见的,有时候是铃声,不过有时候又是锣声,声音不是很大,城里大多的孩子,都爱玩这个。”

似乎是被人提醒了,连带着看守墓园的园丁也回忆着说:“昨儿半夜,我似乎也听见了铃声,不过我们这里的人都喜欢给自家的猫狗脖子上挂铃铛,我也就没在意……难道…?”

轩辕天音皱眉点头,“也许,我知道这些尸体是怎么失踪的了。”

北珺城城主闻言脸上一喜,问道:“大人知道了?那大人可否找到那些失踪的尸体?”

“现在还不能。”轩辕天音摇头,目光扫视一圈这里的人,轩辕天音看向北珺城城主道:“先散了吧,我会尽快想办法找到。”

有了轩辕天音的保证,不安的人群终于开始慢慢退出墓园,这位大人一来就找到了原因,即使是贾家的人,都不再哭闹,缓缓离去。

城主府里,轩辕天音坐在前厅,低头思索刚刚在墓地发现的东西,一张小脸变化不停。

一旁的北珺城城主和凌天都不敢轻易开口打扰到她。

就在二人等得焦急时,轩辕天音缓缓抬眼,深深吐出一口气,道:“真是讨厌,看来只收了双倍的价钱,还是亏本了啊。”

听得她的话,另外二人立刻一脸黑线,他们还以为这位大人在想办法寻找尸体,难道她是在郁闷报酬收少了?

“这位大人……”北珺城城主见轩辕天音脸色不好,小心翼翼地开口。

轩辕天音朝他摆摆手,随意的道:“城主大人,你不要一直‘这位大人来,这位大人去的’,我姓元。”

“元大人,那些尸体……”北珺城城主有些为难地道,“到底是怎么失踪的?”他实在想不通,从墓地的痕迹来看,应该是被人给重新挖出来的,可是地上的脚步印记,除了尸体主人的脚印,居然还有前日失踪的那几具尸体的脚印,难道是尸体盗尸,一起跑了?

轩辕天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幽幽地道:“自己走的呗。”

北珺城城主身子一颤,还…还真是自己跑了的啊?

见自己的话似乎把这个城主给吓着了,轩辕天音无力地朝一旁小几上一趴,拿出传音配,直接按通了中间的水晶按钮。

就在北郡城城主和凌天二人疑惑不解时,片刻后,那古怪的东西里,传出了北郡城城主无比熟悉的声音。

“天音…你到北郡城了?”

北郡城城主张了张嘴巴,哆嗦地道:“右…右相…大人!”

乖乖!

那奇怪的玩意儿里面,居然能传出右相大人的声音啊。

似乎东方祁那边也听到了北郡城城主的声音,在那边微微一怔,随即淡淡地道:“原来真的是到了啊。”

轩辕天音恼恨地盯着手中的传音配,恨恨地道:“东方祁!我要加钱!报酬再翻倍!”

似乎是第一次听到轩辕天音叫自己的名字,东方祁在那边明显一顿,不过立刻那清凉的声音便带着笑意地问道:“怎么了?事情很棘手吗?”

“不是棘手,是这次的生意非常恶心!”轩辕天音哀嚎。

“恶心?”东方祁微微一怔,“你知道原因了?”

“东方祁,你知不知道你们这里的一种特殊职业,可以让死尸自己走路的?”说起正事,轩辕天音立刻神色一正,严肃地问道。

“让死尸自己走路?”东方祁微微一顿,道:“闻所未闻。”

“那是什么职业?”

不知道?

轩辕天音一愣,不确定地道:“当真闻所未闻?”

“当真!”东方祁肯定地道。

见轩辕天音没有再开口,东方祁继续道:“这是什么职业?”

轩辕天音在心里再次骂了一声娘,无语地解释道:“一种名为赶尸的职业,这种职业一般是把那些客死异乡的死人,以一种赶尸的手法,运送回故乡的工作,但是…这里发生的盗尸案件,那人自然不是为了赶尸回故乡,其中的原因我还不清楚,但我可以肯定,那人是用这种手法,盗走的那些尸体。”

“怎么个赶法?”东方祁疑惑。

“人死后七天,三魂七魄还未完全离体,用辰砂堵住尸体的耳朵、鼻子、和口中,再以辰州符封紧,这样就可以把还残留在体内的魂魄锁在死者的体内。”

“然后呢?”

“然后?”轩辕天音翻了一个他看不见的大白眼,接着道:“然后那尸体就成了一具活尸呗,再用摄魂铃或者阴锣控制尸体自己行走。”

传音配静默了一刻后,东方祁意有所指地问:“这种手法貌似……”

虽然他问的隐晦,轩辕天音却也清楚他问的是什么,道:“嗯,茅山术的一种。”

“背后那人也会术法?”东方祁声音微微一沉,接着道:“天音,若是棘手,你先不要急着去查明,等我几日,我立刻赶来。”

“你来干什么。”轩辕天音无语地道,“是会术法,可是也难不倒我,只不过我觉得恶心而已,这种人会操控尸体,我虽然不惧那些妖魅精怪,但是却很恶心跟这种活尸打架……”

“现在的重点是,那人盗了这些尸体,究竟要干什么…”轩辕天音提醒道。

东方祁似乎还是不放心,直接忽略她的刻意提醒,继续道:“等我几日,我立刻赶来。”

“得了,你来也不管用,这可是我的生意,想要不付钱啊。”轩辕天音故意歪曲他的意思。

“不是…。”

不等东方祁再说什么,轩辕天音立刻打断,“就这样,生意是我接的,你就不用管了,记得加钱就好。”说完直接掐断了传音。

而一旁的北珺城城主和凌天早已目瞪口呆。

当轩辕天音直呼东方祁的名字时,这二人就惊住了,再加上刚刚一番对话,二人此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位大人可真是……

想了半天,都想不出该如何去形容轩辕天音。

……

城主府里的一座独立小院内,轩辕天音挥退了跟来伺候的下人后,月笙跟夙离两只迫不及待地从轩辕天音身上跳了下来,后者静静地趴在桌子上,反常的没有说话,那聋拉下来的眼皮轻轻颤动,显然是在心里想着什么,而前者早就‘哧溜’一声儿,窜到轩辕天音怀里,好奇地问道:“阿音,你怎么知道那些尸体是怎么消失的?还有那个‘赶尸’的职业,是什么职业啊?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呢。”

对于月笙的问题,韩澈也是瞪着一双眼睛,好奇地看着轩辕天音,他也没听说过呢,小脸上全是‘求科普’的意思。

“还记得我在那墓坑边发现了什么吗?”轩辕天音撇了月笙一眼,反问道。

月笙立刻点头,他当时就在她的手腕上,怎么可能不记得,“那些奇怪的红砂?”

“嗯。”轩辕天音点点头,解释道:“那是辰砂,一种最好的朱砂,也是赶尸人最常用的东西。”

“姐姐,单凭这辰砂你就能肯定是那什么赶尸人做的吗?”韩澈疑惑地问。

“当然不是啦。”轩辕天音笑看了他一眼,对于韩澈的疑惑,她是很欣慰的,这孩子能心细,且不加妄论,这样的人,在以后的修炼一途,可以不必走过多的弯路,“还有墓园的看守人在半夜听见的铃声,和墓园里的脚印,那些遗留下来的脚印,除了刚刚那墓主人的,其他脚印都是这段时日失踪的那些尸体留下的。”

“赶尸人以辰砂封住尸体中还残留的魂魄,把尸体制成活尸,再用摄魂铃控制活尸自己走动,而那守墓园的人在夜晚听见的铃声,就是控制活尸行动的摄魂铃的铃声。”

“变成活尸的尸体力气非常大,所以控制它们来盗尸,也非常容易。”

“居然还有这种术法啊。”韩澈惊叹道,“这人若是能控制尸体,又能让那些尸体为他所用,那他岂不是一人就可以抵挡万军了,只要有死人的地方,都是他的天下啊。”

轩辕天音失笑摇头道:“哪有那么厉害,那些活尸虽然力气强大,可是却也是没有思维的傀儡而已,肢体也僵硬,并不灵活,而且除了摄魂铃以外,只要你把它们身上贴着的辰州符撕掉,它们就会立刻不动了。”

“只不过…”轩辕天音收了笑意,脸色微微凝重般地沉声道:“我担心的是,那人盗取这些尸体是做其他的用途。”

“什么用途?”月笙问。

轩辕天音微微沉默后,把目光看向一直在趴在桌上的夙离,道:“你应该知道‘赶尸’是起源哪里吧?”

夙离双耳微微一抖,慢慢抬起头来,犹豫地道:“这件事,你还是不要管了。”

“为什么?”轩辕天音眸子一眯,目光锐利地看着他。

夙离烦躁地甩了甩身后地尾巴,不耐烦地道:“说了不要管了就不要管了,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反正你又不缺钱用。”

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言不语。

一人一狐僵持半晌,夙离突然蹭了起来,低吼道:“你明知道赶尸术起源何处,你觉得你现在有能力管这事儿吗?”

“你是不是在进入这里后,就感觉到了什么?”轩辕天音不答反问。

月笙跟韩澈二人对视一眼,茫然地看着轩辕天音和夙离。

他们在说什么啊?

见夙离又沉默了下来,轩辕天音冷笑一声,道:“是啊,我怎么就忘记了,猰貐能活下来,应龙也能来到这里,就连被应龙他们在上古时就灭杀了的相繇都能复活,那么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赶尸人的存在,为何会有人能用赶尸术,赶尸一术也是起源上古,蚩尤复活了是不是?”

蚩尤——上古时期九黎族的族长,当年蚩尤打败炎帝后,炎帝便跟黄帝结盟一起讨伐蚩尤,蚩尤率九黎族人举兵与黄帝争天下,就连当时的黄帝都被蚩尤打得节节败退,不得以黄帝求助天神相助,最后在涿鹿的最后一战中,被黄帝斩下其首。

蚩尤死后,其大部分九黎部的族人归顺炎黄部族,形成了华夏民主的最早主体,而另一小半部分的族人则向他处迁途。

蚩尤在上古时期被称为武战神,善用刀、斧、戈作战,不死不休,勇猛无比,在蚩尤死后,黄帝尊蚩尤为‘兵主’,即战争之神。

同时也有传言,蚩尤就是华夏战神‘刑天’一说。

夙离生于上古,自然是知道蚩尤的厉害,也的确是从他一进北珺城,他就隐约察觉到那股熟悉的气息,蚩尤好战,又有战神之名,他的气息里带着滔天般的惊人煞气和战意。

在墓园看到那抹辰砂后,夙离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直觉。

赶尸一术,正是起源于蚩尤一族。

当年蚩尤率兵在黄河边与敌人对阵厮杀,直至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战事结束后,士兵们把伤兵都抬走后,蚩尤命令军师把战死的族人送回故里。

军师领命后,站在战死的族人的尸体前,默念咒语,祷告神灵后,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突然全部站了起来,跟在军师的摄魂铃的‘符节’后面规规矩矩的向南走。

这就是赶尸的最早起源。

夙离聋拉着耳朵,闷声道:“你既然知道是蚩尤,那你还去管这事儿干什么?当年黄帝都差点被蚩尤打败,若不是天降玄女,蚩尤早就一统天下了。”眼角余光轻轻撇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轩辕天音,继续道:“蚩尤是战神,虽然现在只是意识觉醒,也难缠的紧,你真的要管这事儿?只怕你收的双倍酬劳都抵不上损失。”

只是意识觉醒?

轩辕天音眸光微闪,随即眸子一眯,紧紧盯着夙离,问道:“你知道他的打算?”虽说是问话,可是语气已然是肯定了。

夙离不自在地瞟了一眼她,点头犹豫地道:“那些失踪的尸体里的魂魄……”

话说到这里,即使他不说下去,轩辕天音也听懂了话里的意思,随即脸色骤然一沉,咬牙道:“他是准备生吞人魂,转而彻底苏醒!”

轩辕天音‘噌’地一声,猛然站了起来,眼神凌厉地瞪着夙离,“你竟然知道为何不说?生吞人魂这样有失天道的做法,他也敢做?他就不怕受到天道的制裁吗?”

夙离小心翼翼地看着已经彻底暴怒的轩辕天音,呐呐地想解释道:“我……”

“不用再说了。”轩辕天音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问道:“你只需要告诉我,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是蚩尤……你确定你有能力管这事儿?”夙离也急了,“女人,你听我说,先不要冲动,他现在还不是你能对付的。”

“等他彻底苏醒就更难对付了。”轩辕天音冷笑一声。

“你会死的。”夙离吼道。

轩辕天音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道:“死?谁都会有这么一天,而蚩尤还未苏醒,就准备生吞人魂,若是他苏醒后,是不是准备要炼尽天下所有人的活魂好为了自己能彻底复活?”

“既然他已经死了千万年了,那么我不介意他继续死下去。”轩辕天音眸中闪过一抹寒光,“这种伤天害理,有违天道的事,我决不允许他做下去,那些尸体中残留的魂魄,必须回归地府。”

“你若不想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可以自己去找,我就不信他还能躲在千里之外的地方来控制活尸。”轩辕天音说完,不再看夙离一眼,转身朝门外走去,“月笙,澈儿,走了。”

被叫住的二人立刻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轻轻看了一眼蹲在桌子上的夙离,立刻起身朝轩辕天音追去。

夙离懊恼地瞪着空荡荡地房门,此时已经看不见轩辕天音的身影了,烦躁的恨恨地骂道:“该死的女人,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你不领情就算了,居然还把我给丢下了。”

“管你死不死,你要去就去,我才难得管你的死活了。”

夙离骂完后,恨恨地往桌上一趴,直接闭上眼睛装死,只是那身后一直扫来扫去的尾巴,和头顶上一抖一抖的双耳,显示出此时他的心里并不是看上去的那样平静。

北珺城内的四方主街是整个城市最繁华的地区,虽然城里出现了尸体失踪的诡异事件,但是相对于其他街道的冷清来说,这里的气氛显然要活跃得多。

现在正是下午,阳光明媚,街上来往的人群也并不在少数,但是街上巡逻的城主府近卫军也不少。

轩辕天音带着月笙和韩澈二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月笙和韩澈二人对看一眼,担忧地看着走在前面不远处的轩辕天音,刚刚在她跟夙离的交谈中,二人也明白了这次的对手的强大,特别是夙离那句‘你会死的’这句话,一直压在二人的心上,可二人也知道,轩辕天音是绝对不会放任不管的。

“月笙哥哥,姐姐她……”

韩澈担忧地看了看轩辕天音的背影,小声地对着月笙喊道,明媚的眸子里,全是紧张之色。

月笙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突然低声问道:“你会怕吗?”

韩澈摇摇头,“不怕。”

“但是我担心姐姐……”

“我会保护好她。”月笙突然道。

韩澈一愣,直直地看着身边的月笙,他其实一直没弄明白月笙哥哥跟姐姐之间有什么关系,他知道月笙不是人类,却一直跟姐姐很亲,他们两人之间似乎有一种联系,即使是他都插不进的那种联系,有时候他是很羡慕月笙哥哥跟姐姐之间的关系的,但是现在听到月笙哥哥这句不像承诺,却又胜似承诺的话,他似乎突然觉得自己开始了解了之前一直不懂的那些事情。

月笙见韩澈呆呆地盯着自己,妖魅漂亮的脸上挂起一抹惑人的笑意,眸光沉静又坚定地再次道:“阿音性子太倔强,她认定的事情就会做到底,她是驱魔龙族的第六十五代传人,她的肩上有自己的责任,她不会退缩的,即使是知道这次的事情会威胁到自己的性命,她也会一往直前。”月笙话音顿了顿,他想起了当初那个在天罚之雷降下的时候,义无反顾地挡在自己身前的人,紫色的眸中闪过一抹柔和,“她想做的事,我会尽我一切的能力为她做到,即使是面对生死,有我在的一日,我也会挡在她的前面。”

“月笙哥哥……”韩澈面容震动,他实在很难想象到,平日里经常被姐姐欺负的他,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为什么?”

对于韩澈的问题,月笙淡淡一笑,拍了拍他的脑袋,加快步伐朝轩辕天音追去。

“因为……她是我最亲的人了……我们灵魂相连,本命相携……”

“灵魂相连,本命相携吗?”韩澈低低地重复着这句话,心里震撼,原来月笙哥哥跟姐姐是这种关系。

韩家在还没有没落前,是天昊国的第五大世家,又是以天术师而闻名的家族,所以韩澈自然比平常的天术师知道得更多,比如一些强大的妖族,在自愿的情况下,可以跟人类签订灵魂契约,一旦有妖族的人跟人类签订了灵魂契约,那么他跟那个人类就会生命共享,由于人类对于妖族的人来说太过脆弱,所以很难有妖族的人愿意跟人类共享生命的,而韩澈没有想到的是,月笙哥哥跟姐姐居然是这种关系。

韩澈轻轻吐出一口气,眼里划过一抹淡淡的羡慕,他也好想跟姐姐有这样的灵魂牵绊……

不过…即使没有,那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一样会像月笙哥哥那样,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危险,他同样会挡在姐姐的前面。

“澈儿…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东西哦。”

前方轩辕天音清冷的声音传来。

韩澈抬头看向前方不远处,整个人笼罩在阳光里的轩辕天音,小脸上带出一抹明媚的笑意,举步朝前面等着自己的人小跑而去。

“等等我啊姐姐,我要吃北珺城里最好吃的点心……”

------题外话------

二月的第一天,讨个好兆头,各位小妖精们…可还有票否?有就要不要私藏了哈,打发点吧……

(你们有木有觉得月笙突然很MAN了?反正绯月是突然有这种感觉了,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