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五章:天罡伏魔经,生意上门

沧月佣兵团总部前厅内

乔震天打量着轩辕天音对待韩家兄妹的态度,心里越发的肯定自己今日帮助沧月佣兵团的这个决定是明智的。

对于乔震天的打量,轩辕天音淡淡一笑,看向他,道:“乔副会长可是看出了一朵花来?”

“花倒是没看出来,不过元大人的确是一个比花还美的姑娘。”乔震天摇头笑道。

“今日还要感谢乔副会长对沧月的帮助。”轩辕天音失笑,谁能想到这个看上去儒雅的中年男子还能如此幽默。

“我是佣兵工会的副会长,自然要帮着自己的人,不过…说句老实话,这其中自然也有元大人的关系在。”乔震天爽朗一笑,却也毫不避讳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轩辕天音倒是很欣赏这个乔震天,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自己的‘别有用心’,也可见这个人也确实是个坦荡荡的男人。

“我不日就会离开安阳城,以后沧月佣兵团的人,只怕还需要乔副会长多上上心了,当然…若是以后佣兵工会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自然不会拒绝。”轩辕天音认真地道,她这次离开会带着韩澈一起走,而韩家的人,自然是不能一起跟着走的,这次秦家的人虽然走了,但她可不认为那些人的气量有多好,沧月佣兵团的人是韩澈的家人,她自然也要护住他们。

“元大人请放心,以后沧月佣兵团的事,在下都会亲自处理。”乔震天听出了轩辕天音话里的意思。

有了乔震天的保证,轩辕天音总算是放下了心,对于佣兵工会这一块势力,她还是很乐意结交的,至少这乔副会长就给了自己很好的映象。

夜幕渐深,整个后院的人都睡着后,原本在床上睡着了的人,却突然睁开了眼睛,黑夜里,那一双明亮清冷的眸中,有淡淡金光流转。

“天道无极——大日金刚结界,起!”

一声低喝,幽暗的房间内有金光闪过,然后整个房间被结界笼罩了进去。

轩辕天音慢慢下了床,点燃烛光,站在房间的中央,一旁月笙也一脸期待的看着她,就连在软榻上睡觉的夙离,都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女人,你要干什么?”夙离看着她的做派,伸舌轻轻舔了舔前爪,从软榻上跳了下来,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近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朝他挑挑眉,神秘地道:“研究好东西。”

夙离一愣,研究好东西?什么好东西?

只见轩辕天音双目缓闭,眉心中间似有金光一闪,然后那古怪的石碑,从她眉心中间化成一道灰色光芒钻了出来。

夙离瞧着明显缩小了身形的石碑,一双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诧异。

说实话,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古怪的东西,这石碑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他也好奇得紧。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夙离看着浑身充斥着混沌之气的石碑,围着它转了一圈问道。

轩辕天音皱眉看着碑面上的古怪文字,道:“它叫封神碑。”

“封神碑?”夙离和月笙一愣,这名字给够霸气的啊,封神啊!

“你怎么知道的?”夙离问。

轩辕天音耸耸肩:“有人告诉我的呗。”

见夙离明显是还想问是谁告诉她的,她摇摇头,立即道:“别问我那人是谁,我也不知道”

“当日我在意识海里听到的那个声音,应该是留在这石碑上的一道精神烙印。”

“精神烙印?”夙离皱眉,“难道是盘古?”

轩辕天音耸耸肩,道:“谁知道呢,问他又不说。”似又想起了什么,挥手召回封神碑,在夙离和月笙诧异地目光中,轩辕天音盘膝坐下,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都差点要忘记了,她当日得到的可不止封神碑。

轩辕天音通过内视,仔细观察着自己的体内,她记得那道声音说过,为自己重塑经脉,缔造仙根来着。

这一看之下,轩辕天音大吃一惊,当初停留在自己意识海中的那颗混沌之珠,此时已经转移到了自己的丹田内,而原本丹田之中的金色灵力,如今已经大变了模样。

以混沌之珠为中心,一半金色一半灰色之气承太乙八卦图的模样,在自己的丹田中缓慢运转着。

轩辕天音轻轻放在双膝上的手,以一个晦涩的手势迅速结印,只见手印刚凝结好,丹田中的太乙八卦气穴猛然旋转起来,仅仅是一小会,轩辕天音就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气提升了不少。

而原本还懒懒地趴在地上盯着轩辕天音的夙离,在看见她那晦涩的手印,和周身泛起的波动时,整个人就如被一道天雷当头劈下般,彻底呆滞了。

那是……

运行了一个小周天,轩辕天音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了眼睛。

看来,当日那声音的主人的确是教给了自己一门修仙的功法啊,自己只是小小地运行了一个小周天,就感觉到体内充沛的灵力。

“女人…你怎么会…怎么会‘天罡伏魔经’的?”夙离神色大震,双眸盯着刚刚睁开双眼的轩辕天音,喃喃地问道。

轩辕天音一怔,不解地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刚刚用的是‘天罡伏魔经’?”

“还真的是…”夙离惊讶地道,“你可知道‘天罡伏魔经’的来历?”

轩辕天音摇头,不过夙离能这样吃惊,那就说明这‘天罡伏魔经’肯定来头不小了。

“相传在太古时,天地刚稳,神族顺应天命而生,造就了洪荒众神,但是有阴就有阳,既然有了神族,自然魔族也是应运而生。”夙离毛茸茸的尾巴轻轻一扫,顺势蹲了下来,继续道:“当时的神族有父神盘古带领,而魔族有魔神将央带领。”

将央?

轩辕天音眉心轻蹙,魔族她知道,可是魔神将央的名字,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大荒地域虽广阔,但是也分富庶,神族一直占据富饶之地,魔族的居地却在最贫乏的北荒之地,因为资源还有天地灵气,神魔之战拉开序幕,当时魔族有魔神将央统领,跟神族打了千万年,却依然不能越过伏魔渊。”

“后来父神感应到了天地大劫,准备以自身混沌之灵祭了这片天地时,魔神将央同时陷入了沉睡中。天地大劫降至,魔族魔神沉睡,一时之间魔族乱了套,将央手下的两个魔主趁乱准备越过伏魔渊,侵占神族之界时,父神以‘天罡伏魔经’镇压了整个魔族之人。”

轩辕天音眸子紧紧一缩,她没有想到‘天罡伏魔经’居然是父神盘古所有,难道…那道声音的主人,是盘古?

“你现在应该知道这‘天罡伏魔经’到底是个什么宝贝了吧?”夙离羡慕地瞪了她一眼,这女人还真是狗屎运,不过…“父神应了天地之劫,同时又以自身身躯画地为牢,封印了整个魔界的出入口,按理来说,‘天罡伏魔经’应该已经失传,而且…他不可能还有时间或者神力去留下一道精神烙印的,这‘天罡伏魔经’到底是谁留下的?”夙离微微皱眉,有些疑惑不解。

轩辕天音眉心一跳,看着夙离,试探地问道:“这‘天罡伏魔经’是父神自创的?还是……”

夙离金色眸子微微一眯,神色莫测地看着轩辕天音,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天罡伏魔经’的由来从来都没人知道,大多都是以为此乃父神自创的功法,因为父神是天地间孕育的第一个生命,可是按照父神当时的情况,他又根本不可能有时间或者多余的神力去留下精神烙印把这本功法流传下来,那么留下功法的人就是另有其人了,而那个人又是谁?

是谁这么清楚‘天罡伏魔经’的修炼之法?

莫非是天道?

二人眸子中同时划过一抹幽光,皆是沉默不语,一旁月笙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摸了摸鼻尖,道:“管他是怎么来的,只要阿音能修炼这本功法不就行了吗?何必管那么多。”

夙离斜睨了他一眼,冷笑一声:“这功法的确是旷世奇宝,但是也是个天大的麻烦,你以为现在上界的那些人,会允许这样的惊世功法被轩辕一族的人得到?”

“它有可能是个天大的机缘,也有可能是要命的毒药。”

月笙一怔,似乎也想通了什么般,漂亮妖娆的脸上神色立刻一变,“阿音……”

轩辕天音轻轻搭着眼皮不语,半晌,抬头沉声道:“本来就是险中求富贵,轩辕一族的麻烦也不差这一桩。”随即眸子微微一眯,里面有冷光划过,“只要现在不被人发现,就没有什么危险,到时候若是修至大成之境,还何须担忧!”

这些被埋藏的秘密实在太多,而轩辕一族的隐患也不少,那声音也说过他没有多少时间了,自己若是想知道一切,就只能把‘天罡伏魔经’修到大成之境,到时候所有的秘密,她都会全部知道。

她可不喜欢自己的脑袋上时时刻刻悬着一把刀,想要保护自己和自己在乎的人,她唯有早日修至大成之境。

轩辕天音缓缓起身,挥手撤了结界,朝床边走去:“睡觉吧,从明日开始,我似乎又要重新开始修行了呢。”

夙离眸光微闪地看向她的背影,问道:“你就这么相信我?不怕我把‘天罡伏魔经’的秘密告诉别人?”

轩辕天音上床的动作一顿,随即耸耸肩,不在意地道:“你若想告诉谁,就告诉谁呗。”整个人往床上一躺,幽幽地道:“除非你想一辈子呆在这个小世界中,那广阔的三千大世界,只要有那位神迹存在的地方,你都去不了,当然…若是我到了大成之境,也许我可以帮助你也不一定。”

夙离嘴角一抽,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她这是在威胁自己吗?

可他该死的就必须接受这样的威胁!

毕竟跟这个女人合作,可比去跟那些道貌岸然地家伙为伍要强得多吧。

恼恨却又无可奈何地瞪了轩辕天音一眼,夙离转身朝软榻走去,边走边轻声嘀咕道:“那你还是早日到达大成之境吧。”毕竟自己可不愿意一辈子呆在这个小世界中。

……

“姐姐,咱们现在是去哪啊?”

韩澈从三日前跟着轩辕天音离开安阳城后,一张小脸上一直都带着激动和好奇之色。

轩辕天音狠狠呼吸了一口带着草木清香的新鲜空气,眯着眼睛看着晴朗的蔚蓝天空,道:“向北走,北海的碧落崖。”

‘搭’在轩辕天音右肩上的‘迷你版茶杯狐’夙离,闻言懒懒地掀开了眼皮,嘴角扯了扯,出声提醒道:“碧落崖啊…小心点吧!”

小心点?

轩辕天音脚步一顿,侧过脑袋眯着眸子看向夙离,“小心什么?那里有什么东西存在吗?”

她怎么忘记了,这家伙可是说过的,他能感应到那些老家伙们啊。

“碧落崖下面有股隐晦的气息,我实力尚未恢复,所以也并不能准确的察觉出来。”夙离轻轻舔了下前爪,又嘿嘿一笑,道:“说不定又是个可以给我恢复实力的大家伙呢。”

“到时候,咱们再联手斗斗看怎么样?”夙离扯着嘴角朝轩辕天音讨好的一笑。但是他却忘记了,此时自己是原形状态,那勾唇一笑,根本笑不出他人形时的妖媚风华,反而让得轩辕天音嘴角一抽,一脸不忍直视地转过了脑袋不再看他,僵着声音道:“麻烦你不要这样笑,我晚上会做噩梦的。”

夙离:“……”

‘噗呲’——

在轩辕天音左腕上装死的月笙喷笑出声儿,不过在察觉到夙离扫过来的幽怨目光时,继续把自己的脑袋埋了下去。

他睡着了,什么都没听见!

轩辕天音可不管夙离幽怨不幽怨的问题,秀眉轻蹙,脑子里却在想着这三日修习‘天罡伏魔经’的事情。

从‘天罡伏魔经’上,轩辕天音了解到修仙一途到底有多艰难了,她以前只是修道,以自身灵力为助力,而修仙,却是修道为基础,以天地灵气为动力。

简单的来说,在修道中人来讲,轩辕天音现在的实力可谓是最强者,但是对修仙的人来说,轩辕天音才刚刚起步而已。

修仙也可以说成为修真境界,而修真境界又分为四大境界,分别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以及——炼虚合道。

炼精化气又分筑基、开光、融合三阶,炼气化神又分心动、金丹、元婴三期,炼神还虚分别为出窍、分神、合体三期,而炼虚合道就分洞虚、大乘、渡劫三期。

渡劫合道后,方才修为仙身,也就是世人所说的成道后飞升一说。

仙人飞升,需了却自身因果,做到无漏之光。

轩辕天音因为是驱魔龙族传人,自小修道,修灵力,若是按照修真境界来算,她才刚刚达到炼精化气的融合阶,却也不尽然,当初在得到‘天罡伏魔经’时,因为有封神碑里的混沌之源的缘故,那个神秘人曾用混沌之气,为她重塑经脉,缔结仙根,就直接相当于为她洗髓伐毛,硬生生的把她从炼精化气境界提升到了炼气化神境界的心动后期,她体内又有混沌之珠在丹田温养,相信不日就会达到金丹前期。

想到了自己此时的修为境界,轩辕天音突然问向夙离,“你的实力恢复后,在哪个境界?”

夙离斜睨了她一眼,眼神里尽是蔑视之意,“我难道没告诉你吗?我们青丘的九尾白狐一族是洪荒神祇后裔,生来便是仙胎,你们的那些修真境界,对于我们来说,根本就不在一个界面。”

轩辕天音脸色一黑,这家伙的表情真欠抽。

咬着牙,还是忍耐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们生来便已经是渡劫后的合道之境了?”

“嗯!”夙离点头,“不要以为飞升成仙后就是终点,对于上界的人来说,那又是一个起点而已,我的实力恢复后,只是上仙境,渡劫成功才能转神,神分神君和上神,上神之上还有一个至高神的存在。”

“嘿嘿…”夙离眯着眸子,意味深长地一笑,问道:“你可知道你们轩辕一族的潜在敌人是在哪个阶位上吗?”

轩辕天音神色微凝,沉声道:“哪个?”

“上界上神。”夙离缓缓开口。

说完饶有兴致地盯着轩辕天音,企图想看看这个女人变色的模样,不过…让他失望了,轩辕天音只是凉凉地看了幸灾乐祸的他一眼,凉凉地道:“那我就超越上神界。”

夙离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她刚刚说什么?超越上神界?

她到底知不知道上神界意味着什么?

轩辕天音收回目光,看向远方天际,眸中一片沉寂。

半晌,只听她淡淡地道:“不是还有个至高神的存在吗?那我就站在至高之位上,到时候,谁也不能威胁到我轩辕一族!”

站在至高之位,任凭谁也不能威胁自己吗?

夙离心神震动,嘴角扯了扯,却说不出一个字来,也许这是他这么多年来,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可是这个女人的神色和坚定,却让他笑不出来,而且他心里居然有一种十分荒谬的想法,那就是这个女人,她真的能做到那一步。

“或许…你真的能做到呢。”他喃喃自语。

轩辕天音淡淡一笑,“你不是说过吗,现在上界的那些家伙们,也只是一些神祇后裔的血脉和一些以人身修成仙身的存在,既然真正的洪荒众神已经消失,那么…他们就不是我的威胁,他们能走到那一步,我轩辕天音一样能走到。”

对于她的豪言壮语,夙离轻声一笑,“嗯,既然你这么有志气,就慢慢往上爬吧,我可是还等着你给我解除那该死的神罚呢。”

“姐姐,加油!”

一旁韩澈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傲情万丈的轩辕天音,神色里尽是崇拜之色。

轩辕天音‘噗呲’一笑,拍了拍韩澈的小脑袋,道:“走吧,出了这片林子,咱们今日就进城去好好休息一晚。”

‘滴滴滴’——

就在轩辕天音准备继续赶路时,一直被她贴身放好的传音配突然发出了响声。

轩辕天音脚步再次顿住,从衣服内包里拿出小巧精致的传音配,只见那小小的传音配中间的水晶按钮,正轻轻闪动着红色光芒。

东方祁?

轩辕天音轻轻按了一下水晶按钮,那方立刻传来了东方祁清凉如寒冰的声音。

“天音……”

轩辕天音听到这个称呼,眉心跳了跳。

他们应该还没这么熟吧?

“咦?女人…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跟传音符一样,可以说话呢!”夙离从轩辕天音肩上微微探出个脑袋,目光好奇的注视着她手中的传音配。

轩辕天音撇了一眼夙离,对着传音配道:“在呢,有事儿吗?”

皓月城右相府内。

东方祁站在窗前,低头看着手中小巧的传音配,淡漠的脸上闪过一抹温润之色。

‘天音’二字唤出口后,其实他心里也是有点小小的紧张的,他也能察觉出另一边的人,因为这个称呼有了小小的停顿,可是还未等他再说什么,那边就传来一道慵懒之极的男人声音,而且那声音的主人绝对不会是那傻蛟龙。

东方祁好看的眉心微蹙,一双清泉般清洌的眸子微微一沉,却在听见轩辕天音的声音后,那眸中翻滚的情绪又渐渐平静下来。

只有他自己知道,分开月余,他是如何的想念这清冷的声音,还有这声音的主人。

听到轩辕天音如常般的声音,东方祁的心里既有点愉悦,又有点不虞,很矛盾的感觉,他既愉悦轩辕天音不反感自己对她的称呼,又不虞轩辕天音在听到这个称呼后,她的声音还能一如往常般淡然。

东方祁无声失笑,自己是怎么了?居然也开始计较这些了吗?

轻轻吐出一口气,东方祁淡淡地开口问道:“天音,你此时在何处?”

“刚走出落日山脉的北外围森林。”那边传来轩辕天音清冷的声音。

东方祁眸光微闪,落日山脉北边的外围森林吗?

她果然还是去了落日山脉啊,而她又继续往北走,莫非是准备去碧落崖?

真是个不怎么听话的女人!

“既然你在那个方位,可否绕个道去北边的北珺城?”东方祁唇角微勾,脑子里却在想着轩辕天音听到这话后的反应和模样。

应该是一脸面无表情外加高高挑眉吧?

而轩辕天音的确是眉梢一挑,问道:“有生意?”

东方祁轻笑一声,愉悦道:“的确是有生意,你做是不做?”

低沉悦耳的轻笑声从传音配里传出来,轩辕天音心尖微微一跳,暗骂一声‘妖孽’后,道:“是你们皇帝的生意还是你的生意?”

“哦?有什么区别吗?”东方祁薄唇微勾,轻声问道,不过眼睛里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挡不住,让得候在一旁的月影整个人一抖。

见鬼了!

“若是你们皇帝的生意,价格两倍!”轩辕天音想都没想就一口定价。

“那若是我的呢?”

轩辕天音嘴角一撇,她能说三倍吗?

当然不可能,谁叫自己欠了他的人情债!

“八折!”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来,不过神色就不怎么情愿了,有点肉疼啊!

东方祁听到她这语调平平的两个字,再也忍不住地笑了出来,他似乎已经可以预见她那一脸肉疼的表情了。

“放心,不是我的生意,你不用忍着肉疼的,价钱还是双倍!”

轩辕天音眸子一亮,她听见了银子的声音!

“说吧,什么生意?”似乎不用打折,还能收到双倍的酬劳,轩辕天音一向清冷的声音都热情了不少。

东方祁在另一边摇头失笑地道:“北珺城近日一连发生了五桩失踪案件,北珺城的坐镇天术师一直查不出原因。”

“人口失踪案?那不是府衙的工作吗?”轩辕天音皱眉不解。

“的确是人口失踪,不过失踪的不是活人,而是死人!”在说道怪异之处时,东方祁收了笑意,沉声道。

死人?

轩辕天音挑眉一挑,死人怎么失踪?

似乎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般,东方祁沉默片刻后,继续道:“最开始是城内的一户富商,家里刚死了一位长辈,在下葬后的第二日,墓地居然被人掘开,而尸身却离奇失踪,接着没过几日,又有人到府衙报案说亲人墓地被掘,尸身不见,一连失踪了五起。”

“事情发生了多久了?”轩辕天音眉心一皱,对于这种盗尸的行为,她非常厌恶加不耻,但是却并没有妨碍她的判断,盗尸的用途有很多种,若是平常人可能仅仅是为了尸身上的财物,若是一些会术法的人,那用途可就不一般了。

“已有半月。”

半个月就盗了五具尸体?

轩辕天音敢打赌,这绝不是为了发死人财了。

“我现在立刻转道去北珺城。”轩辕天音沉声道。

“好,到了北郡城后,你直接去城主府,拿我的那颗明珠出来,城主就会明白。”东方祁道。

“嗯!”轩辕天音点头,当初在黑幽林时,自己讹诈了东方祁的明珠,她也是之后才知晓,那颗珠子居然是他身份的象征,不过即使知道了,轩辕天音也不会还给他的。

笑话,到了自己手里的东西,她可没有习惯再吐出去。

“那你自己小心!”

听到东方祁这轻轻一句关心,轩辕天音耳尖微微一红,她想起了那日在清平城的那一晚。

随即轻‘唔’了一声,便匆匆掐断了传音配的通话。

“你脸红什么?”

夙离一侧头就看见自己眼睛边那绯红的耳朵和这个女人脸颊上的那一抹淡淡的嫣红。

一双金色的眸子微眯地盯着她的侧脸,从她刚刚接通传音后,他就发觉这个女人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莫非……

“那是你的心上人?”夙离神色莫测地问道。

轩辕天音闻言心尖猛地一颤,恼火地瞪向夙离,“心你妹!男人也这么八卦的吗?”

夙离眯着眼睛仔细看着她,她的反应太不正常了。

可是为何自己的心情就这么的不爽呢?

不爽地搭下眼皮不再看她,夙离轻轻嘀咕道:“也对,这样凶残的女人,谁要是被她喜欢上或者喜欢上她,那人绝对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在自己府中疾笔奋书倒了八辈子血霉的东方祁莫名一寒!

而在轩辕天音肩上闭目假寐的‘迷你版茶杯狐’只觉背脊莫名一冷,蓬松的尾巴如被子般扫上自己的背部,嘀咕道:“怎么天气突然变冷了……”

至于凶残的轩辕天音却没心思去听肩上的某只自语,转头看向一旁韩澈,道:“澈儿,前几日我教你的‘神行千里’学得怎么样了?”

神行千里?

韩澈小脸上立刻带着一抹兴奋地道:“学会了呢,姐姐…我们是要用‘神行千里’赶路吗?”

“嗯!”轩辕天音点点头,从心锁内拿出一道急速符,一手牵过韩澈的手,道:“准备?”

韩澈点点头,从怀里也摸出一张急速符,道:“好!”

“天道无极——神行千里!”

两人话音一落,二人就如一道疾风般,快速地朝北方的北珺城掠去。

“啊啊啊啊……姐姐…速度…速度好快啊……”

风中只留下了韩澈兴奋地惊呼声遥遥传开……

------题外话------

把小祁祁放出来溜溜,免得妹纸们都快忘记他了…

马上月底了,最后一天了,有票的妹纸们不要再拽在手里了啊,赶紧都扔出赏给我吧,不然就作废了喂!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liuyan298026妹纸的1张月票,13620222605妹纸的1张月票,喷菇妹纸的1张月票,jj851024妹纸的1张月票,jenniferlhy妹纸的1张月票,天堂祸水妹纸的5张月票,纳艾絮妹纸的1张月票,2820469妹纸的1张月票,风云日月星妹纸的5张月票,浮云180妹纸的1张月票,xnlena6375妹纸的1张月票,不弃风月妹纸的3张月票,尾号为1790的电话号码妹纸的3张月票,绯月感激得热泪盈眶啊,么么哒~谢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