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四章:贱人先死我后死!

跟猰貐在黑水湖分开后,轩辕天音就带着月笙和夙离朝山脉外走去,悄悄地摸了摸自己眉心处,看来得找个时间好好研究一下那封神碑还有那个天罡伏魔经了。

安阳城,沧月佣兵团的总部外。

“你们要我说多少次,元大人已经走了,根本不在这里。”

韩曜铁青着一张脸,看向对面这群人,眼里闪过一抹愤怒和恨意。

“笑话,你说走了就走了,我们怎么知道是不是你骗我们的。”秦媚儿不屑地看着韩曜,道:“她不是很能耐的吗?怎么这回倒躲起来了?”

“我天音姐姐才不会躲你们呢。”韩澈恼怒地瞪着秦媚儿,这个女人真是讨厌,一大早的就带着他们秦家的人跑来这里闹事,非要找出天音姐姐,想以多欺少不成?“都跟你们说了,天音姐姐早就离开了。”

“没有搜过你们这里,我们是绝对不会相信那个女人离开了。”秦媚儿眼里闪过一抹怨毒之色,那个臭女人居然敢使妖术让自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丢了脸,这个仇怎么也要报。

“笑话,我沧月佣兵团的总部岂是你们说搜就搜的!”

韩枫一张冷峻的脸上划过一抹狠戾,这些秦家的人,简直是欺人太甚。

“看来,你们这些丧家之犬是真要跟我们秦家作对了是吧?”秦媚儿轻蔑地扫了一眼韩家四兄妹,对着自己身边的一个麻衣老者道:“秦岳长老,他们如此藐视我们秦家,你觉得该怎么做?”

那麻衣老者松垮的眼皮轻轻一抬,一眼扫过沧月佣兵团的众人,那眼神仿佛在看蝼蚁般,淡淡地道:“老夫劝你们还是让开,我们找到人后,自然会离开。”

“呵呵…我说是谁呢,原来是秦家的秦岳长老啊。”

就在气氛逐渐紧张时,一道儒雅的声音从人群后传来,听到这声音,秦岳眉头微微一皱,侧头看去,只见人群中走出几个人来,见到那领头而来的人,秦岳眸光微闪,笑着道:“原来是乔副会长。”

佣兵工会的副会长乔震天!

韩曜和韩枫诧异地对看一眼,居然是副会长来了?

不过在看到乔震天身后的那魁梧的汉子时,韩曜兄弟二人眼里划过一抹感激之色,他们就说这工会副会长怎么会跑到自己这么一个三级佣兵团来,原来是铁星帮了他们一把,把人给请来了。

乔震天笑看了这箭弩拔张的气氛一眼,对着秦岳疑惑道:“不知道秦长老怎么有空来这安阳城了?还跑到我们一个三级佣兵团来了?不如跟在下去工会总部坐坐如何?”

听得乔震天这一番客气的话,秦岳眸光一暗,他实在想不到,这样一个小小的三级佣兵团怎么会让乔震天这副会长都出面了,这乔震天的话,可是明里暗里的在为这个小佣兵团解围啊。

其实乔震天哪里是在意一个三级的小佣兵团,他在意的是铁星口中那位可以跟东方右相比肩的驱魔师大人。

“乔副会长要跟老夫叙旧倒是好极,不过现下我秦家的三小姐被沧月佣兵团的人给欺负了,老夫不得不先找出那人来啊。”秦岳微微一笑,但却摆明了不会罢手的态度。

“哦?还有这等事?”乔震天貌似吃惊地看向韩曜,沉声道:“韩曜团长,这是真的?”

见乔震天明知故问的态度,韩曜立刻会意,道:“当然不是,副会长,咱们一个小佣兵团可不敢得罪高高在上的秦家小姐,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家天术师学院的那些学生可都是亲眼看见的。”看了一眼一脸阴沉的秦媚儿,继续道:“当时是这位秦家小姐得罪了一位天术师大人,不过那位大人已经在几天前就离开了,我们好说歹说,他们却是不相信,非要搜查这里,副会长,咱们好歹也是佣兵工会的人,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让人进来搜查自己团里的总部,这说出去怕对工会不好吧?”

乔震天点点头,看向秦岳道:“秦长老,这人都走了,你看这沧月的总部就这么点大,一眼都能看完,搜查怕是没必要了吧?”

“你们说走了,难道就真的走了?你以为我们会相信?”秦岳还未开口,一旁秦媚儿就尖声叫道,“哼!韩家的丧家之犬,你们跟那个贱人是一伙的,肯定是你们把她藏起来了。”

“秦媚儿,你不要太过分了。”韩澈听到她的话,瞬间怒了,一张俊秀的小脸阴沉了下来,“我天音姐姐走了就是走了,就算她没走,你以为她会怕你们不成?她是皇上亲封,准备几个月后去参加天术师大比的人,你们秦家再势大,也大不过皇上去,若是你们想把天音姐姐怎么样,只怕皇上都不会饶过你们秦家。”

“参加天术师大比?你怎么知道她不是个冒牌货?”秦媚儿眼里划过一抹阴狠,反正那女人又没有什么身份证明,到时候死了就死了,难道皇上还会为了一个死人,而惩罚他们秦家不成?现在皓月城里,除了右相大人,还有哪个家族能跟他们秦家的天术师相比。

秦岳也点点头,道:“的确,那个女子身份还不能证明,谁知道她是哪里来的,但是我秦家受的侮辱,不可不还。”

“你们……你们简直是胡说!”韩澈恼恨地看着秦媚儿二人,“我天音姐姐才不是什么冒牌货。”

秦媚儿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不耐烦地道:“少说这些没用的,把那个女人交出来,敢侮辱我侮辱秦家,她只能以死谢罪。”

“人生自古谁无死,贱人先死我后死。”

秦媚儿尖锐的话音刚落下,一声清冷又带着毒舌的话,就从人群后方传来。

听清楚这句话的所有人都是齐齐一愣,这谁啊?当着秦家这么多人,都这么嚣张的骂人。

原本还叫嚣的秦媚儿却是整个人一僵,随即脸色完全的阴沉了下来,这种淡然又嚣张的口气,除了那个女人还能有谁!

轩辕天音拨开人群,缓缓地走了进来,她倒是没想到,刚一回来,就瞧见了这么一出戏。

秦岳一双老眼紧紧盯着从人群后方走出来的女子,双眼不悦地眯了眯,果然如媚儿所说,这女子很嚣张,不把他们秦家放在眼里。

“你说我是冒牌货?”轩辕天音闲闲地站定到秦家众人面前,眯着眸子看向秦媚儿,眼角余光扫过秦岳,心里冷哼了一声,“我还只能以死谢罪来洗刷对你们秦家的侮辱?”

“你这个贱…”秦媚儿张口就想骂,却被轩辕天音冷冷地一眼,看得背脊一冷。

“嘴还是这么臭,看来上次打得没够。”

“你…”

一提起那日的事情,秦媚儿一双眼睛立刻就红了,那模样怕是恨不得扑上去咬死轩辕天音。

“媚儿。”就在秦媚儿快要气得失去理智时,一旁的秦岳倒是淡淡皱眉,开口制止了她。

秦岳目光阴沉地看着轩辕天音,沉声道:“这位姑娘,老夫来此可不是听你说这些的,我们秦家的小姐被你用妖法控制,受了那么大的屈辱,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妖法?”轩辕天音挑眉看向秦岳,嘴角微勾,“我说这位长老,本姑娘用的可是正宗的道法,不懂可不要乱说。”

“那你是承认自己打了我秦家的小姐了?”秦岳眸光一沉,冷笑道:“既然你承认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还请这位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天音姐姐才不会跟你们走呢。”

一旁韩澈见秦岳想带走轩辕天音,立刻出声道:“姐姐,不要理会他们,他们简直是欺人太甚。”

轩辕天音朝韩澈摇摇头,双手抱胸看向秦岳,凉凉地道:“虽然人不是我亲自动手打的,但也的确是我施的术,我说这位长老,你们家这位小姐那张嘴可真不是一般的臭,一个大家族的小姐,张口闭口都是‘贱人’二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个小妾养出来的闺女呢,幸好是遇上了我,只是打了几巴掌,若是遇上个脾气不好的,只怕连小命都会丢了。”

说完‘啧啧’地摇摇头,继续道:“还有…我从来没有跟不认识的人走的习惯,所以…跟你们走的这件事儿,还是免了吧。”

‘噗呲’——

轩辕天音话音一落,周围看热闹的佣兵们立刻喷笑出声。

这姑娘还说人家嘴臭了,她这张嘴也不是一般的毒啊,人家这长老都言明了那小姐是秦家家主的三女儿,是嫡系一脉啊,居然把一个嫡三小姐说成了小妾生的,瞧瞧秦家的那些人的那张脸都快黑成煤块了喂。

而在轩辕天音到来后,就一直抄着手在一旁看热闹的乔震天都忍不住摇头失笑,目光深邃地看着轩辕天音,他可不是秦家的那群蠢货,这个女人一看就是个厉害的主,恐怕秦家这次丢脸得丢大发了。

“你…你这个贱人…”

秦媚儿闻言小脸一怒,尖着嗓子就想扑过去。

“瞧瞧…这教养,秦家果然是大家族!”

轩辕天音面色不变,依然淡定地看着秦岳长老。

“够了,媚儿你先退下。”

秦岳阴沉着脸色看了一眼秦媚儿,“老夫可不是来跟耍嘴皮子的,我们秦家如何,还轮不到你来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跟我们走,那我们只好得罪了。”

“我其实很想你来得罪的。”轩辕天音闻言点了点头,认真地道。

“拿下她!”

对于轩辕天音的这种态度,秦岳一张老脸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似乎也不想跟她在浪费口舌,朝身后带来的一群天术师一挥手,一群秦家的天术师立刻围了过来。

知道这女人是天术师,秦岳自然不可能带普通人来,这次把跟着他出来的天术师都带了过来,他倒是不相信这女人再厉害,还真能一个人对付这么多的天术师。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看向围着自己的秦家天术师,突然笑了。

秦岳见她莫名一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只见轩辕天音边笑边摇头道:“一出手就全是天术师,秦家果然不愧是天昊国的天术师家族啊,不过…这么多的天术师被封印了,你们家族应该会肉疼一阵子吧?”

话音一落,只见轩辕天音双手合十,手中晦涩的印决一一变化,在秦家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只听得她轻喝一声,“天地玄黄,天道无极——小周天封印,结!”

原本还准备出手的秦家天术师们,立刻感觉到自己体内灵力一凝,随后就惊恐的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灵力就像完全消失了一样,不管自己怎么尝试,都没有一点灵力波动出现。

“怎么会这样?我的灵力呢?我的灵力哪去了?”

“啊!我的灵力也不见了,怎么会这样?”

“天啦,灵力消失,我们以后还怎么成为天术师?”

对于秦家这群天术师的惊恐,周围这些看热闹的佣兵们却是神色一凝,他们虽然只是佣兵,但是轩辕天音这一手直接封印了秦家二十几个天术师的手段,不可谓不狠啊。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秦岳脸色猛地一变,他怎么也没想到轩辕天音会这种闻所未闻的逆天手法,居然可以直接封印天术师,若是这二十几个天术师就这样废了,只怕连他都会遭到家族的惩罚。

“这么激动干什么?只是暂时封印了他们的灵力而已。”轩辕天音朝着秦岳露齿一笑,虽然笑得极其美丽灿烂,却让周围看见这个笑容的人们,无端起了一个寒战。

秦岳阴寒着一张脸,却不敢再有任何动作,这个女人轻轻松松封印了二十几个天术师,那么自然也可以封印自己的灵力。

难道…她还真是那个能打开轮回之门的驱魔师?

见震慑住了秦岳,轩辕天音才慢慢转身走近韩澈等人身边,笑眯眯地看着韩澈,问道:“澈儿这几日,可有偷懒啊?”

“当然没有啦!”韩澈见轩辕天音轻松解决了秦家的那些天术师,一张小脸立刻阳光明媚起来,“澈儿可是每日寅时三刻就起床做早课了。”

“真乖!”轩辕天音摸了摸韩澈的脑袋,赞道。

“秦岳长老,我们现在怎么办啊?”秦媚儿被轩辕天音那一手也吓到不敢再说什么了,见轩辕天音此时居然连眼神都不瞟他们一眼,虽恨她这种嚣张的态度恨得咬牙,却也不敢冒着自己也被封印的危险再去挑衅。

秦岳老脸上一阵扭曲,心里的有火发不出,什么时候自己这个秦家的长老这么憋屈过。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次是自己大意了,下次绝对会讨回来的。

“这位…姑娘,刚刚老夫一时太过冲动,言语上的冒犯还望姑娘不要怪罪,姑娘是天术师,想必也不愿意彻底跟我们秦家结仇吧?”

秦岳的一番话,顿时让一旁看热闹的佣兵们倒抽一口气。

闹了半天,居然还是秦家人低头了。

乖乖…这位大人可真够生猛的。

轩辕天音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秦岳,这老东西服软了?只怕是这次服软,下次再来吧。

一旁的乔震天自然也不希望事情闹大,毕竟里面还牵扯了佣兵工会的一个三级佣兵团,是以大笑着走了出来,打圆场地道:“哈哈哈…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不如在下夸大做个主,这位姑娘和秦长老,那些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如何?”

有台阶可以下,秦岳自然是顺着下了,脸色僵硬的笑着点点头,附和道:“乔副会长说得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轩辕天音挑眉看向这走出来的儒雅中年男子,乔副会长?难道是佣兵工会的副会长?

“在下乔震天,不知姑娘意下如何?”见轩辕天音看着自己,乔震天爽朗一笑。

轩辕天音眸光一闪,在看见乔震天身后的铁星时,心里也明白了这个副会长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随即点点头,道:“既然乔副会长都这样说了,那就算了吧。”

目光看向秦家的一众人,眉心微微一皱,突然为难道:“不过吧,这封印术法本来就是禁术的一种,我一旦施术后,就只能在几个月后才能再次解咒,这……”轩辕天音面色为难的看着秦岳。

秦岳本来干笑着的老脸又是一僵。

几个月后才能解咒?

你确定你不是在故意耍我们?

“当然,若是秦长老信得过我,几个月后再来找我解咒也是一样的。”轩辕天音无比诚恳地道。

“这…”秦岳老脸一抽,僵声道:“几个月后我们要去哪里找姑娘你解咒?”你若是跑了,那我秦家的这一群天术师不就彻底被废了吗!

轩辕天音微微一笑,道:“秦长老倒不用担心找不到我,三个月后,我会去沧州城跟右相汇合,到时候你们在沧州城就能找到我,若是你们来不了,也可以等我参加完天术师大比回皓月后,来右相府寻我也是可以的。”

听得轩辕天音的话,众人皆是一愣,她还真是要去参加天术师大比的那位啊。

轩辕天音都这样说了,秦岳也只能点头,嘴里微微发苦,道:“那三个月后老夫会带着他们去沧州城寻姑娘,到时候还望姑娘能解了他们身上的封印。”

“那是自然!”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点头。

……

秦家众人气势汹汹地来,又灰溜溜地走,这次可是丢大了脸,当秦家的人走后,轩辕天音拍拍手,自语道:“秦家的人果然是欠抽的典型。”

众人:“……”

乔震天闻言后,儒雅的脸上抽了抽,摸了摸鼻子,突然问道:“元大人是真的只能在三个月后才能解咒吗?”

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看着他,不答反问:“乔副会长觉得呢?”

乔震天默了默,诚恳地道:“在下觉得秦岳长老应该会很想哭。”

二人对看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

此时秦岳确实想哭了,带着一群天术师好好的来,要算账的人没算到,反而自己带来的人都被封印了灵力,他该如何跟家主交代?

“秦岳长老,咱们就这么算了?”秦媚儿一脸不甘地问道,没能收拾了那女人,还灰溜溜地走了,这如何能让她甘心。

秦岳脸色阴沉地看了她一眼,“不然还能如何?你会解咒吗?”

秦媚儿一噎,随后愤愤地道:“难道就这样放过她?”

“放过她?”秦岳老脸上划过一抹阴狠,恨声道:“现在先不要跟她有所冲突,等我们的人封印解开后,我们再从长计议……”

------题外话------

秦家的绿茶妹纸们,让她们在蹦跶一段时间吧,毕竟出场一次也不容易啊是不?

昨天忘记了喊票,结果你们这帮磨人的小妖精们是不是也忘记砸票了?~o(>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