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三章:灭相繇

天际渐渐泛白,整个安阳城的大街上却已经有了形形色色的人在来往着,但是大多数人都是早起出任务的佣兵和一些卖早点的摊位。

轩辕天音跟夙离和应龙在天还未亮之前就已经出了沧月佣兵团的总部,此时三人脚程极快的出了城,渐渐走到一块没有人烟的荒野里后,三人才停下了脚步。

“这样走过去还有几日的路程,为了节省时间,我载你们过去。”

应龙打量了四周一眼,在确定周围没有人后,身形一晃,周身泛起银白光芒,几个呼吸间,一条长着翅膀的飞龙就出现在轩辕天音和夙离的眼前。

看着眼前明显是缩小了身形的飞龙,轩辕天音挑了挑眉,戏谑道:“能坐在上古之神应龙的背上,还真是荣幸。”

夙离一步踏出,站到了应龙宽阔的背脊上,看着轩辕天音揶揄地道:“机会难得,还不上来?”

轩辕天音耸耸肩,跟着翻了上去,的确是机会难得。

“坐好了?那走吧。”

银色飞龙的双翼狠狠一颤,带着强烈的劲风,迅速地升空后,身形犹如一道银色的闪电般,飞快地划过天际,朝着落日山脉的方向而去。

耳边的风声‘呼呼’炸响,轩辕天音看着越来越接近的落日山脉,大声道:“先去黑水湖找猰貐,应龙…把你身上的神威收敛了,不要打草惊蛇。”

黑水湖边,全身赤红的猰貐已经站在岸边等候多时,在轩辕天音三人到了后,猰貐周身泛出红光,然后在轩辕天音诧异的目光中,渐渐化成人形。

看着眼前这个一头红发,却一脸憨直的壮汉,轩辕天音眉心处跳了跳,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相繇的确切位置,你可知道?”轩辕天音看着夙离问。

夙离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我们一路往里面走,只要发现那片地域寸草不生又有毒沼泽,那么就离相繇不远了。”

越过黑水湖这界限,后面就属于落日山脉的内围了。

刚刚踏入内围森林中,轩辕天音就察觉到林中深入有几道极其隐晦的强大气息。

看来这林中真的隐藏了很多的老妖怪呢。

越往深处走,一行人就发现四周的植物就越少,空气中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味道。

半个时辰后。

“停。”

轩辕天音皱眉看着四周,此时四周的样子已经跟之前大不相同了,枯死的树木,动物的骸骨,到处都是,抬眼一望,不远处一片漆黑的沼泽地里,正是这空气中散发出恶臭的源头。

“看来相繇就在这沼泽下了。”夙离皱眉看着那上面还漂浮着很多动物骸骨的沼泽地,这种地方,对于一向爱干净的九尾狐来说,真是让他觉得抓狂。

应龙俊朗的脸上划过一抹阴鸷,他已经感觉到了相繇身上那股凶煞之气,果然是它。

轩辕天音指了指那散发着恶臭的沼泽,问道:“怎么把它弄上来?”

“我去。”应龙朝前踏出一步,冷声道:“相繇可是我的老对手,我的气息,它应该也没忘记。”

应龙浑身泛出银色光芒,化成原型,腾空而起。

此时的应龙却不在是之前的缩小版了,那庞大的身躯,遮天蔽日,身上浓烈的威压如一座大山般,狠狠地朝着沼泽地里扫了过去。

‘哗哗哗’——

似乎是感应到了老对手的气息,刚刚还平静的沼泽地,突然开始翻江倒海般翻动起来,伴随着沼泽的剧烈动荡,一声怒吼从地底传出,接着一条跟应龙不相上下的怪物从沼泽里腾飞而出。

“应龙!”

带着恨意和杀意的怒吼传来。

黝黑的蛇身上九个狰狞的脑袋齐齐盯住对面的银色飞龙,九张蛇口同时发出‘嘎嘎’的怪笑声。

“千万年了,我终于再次看见你了,应龙。”

九首同时一摆,相繇继续怪笑着道:“没想到你也还活着,也好,正好给了我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当年那致命的一击,我可是从来都不曾忘记啊。”

应龙银色的瞳眸狠狠一眯,沉声道:“手下败将,何以言勇。”

“当年能杀你一次,如今也能杀你第二次。”

相繇九双眼睛里同时闪过一抹怨毒之色,大嘴一张,九首齐动。

“当初若不是有那一群龙族在,你会胜我!”

九道巨大水柱,同时从相繇的九张嘴中喷射而出。

“还是老伎俩。”

应龙冷哼一声,龙身一动,迅速闪过直射而来的九道水柱,然后巨大的双翼猛然展开,整片毒沼泽,都被笼罩在应龙双翼的阴影里。

银色眸子里有利光闪过,应龙双翼猛地对着飞射而来的九道水柱狠狠地扇了过去。

双翼扇出的强烈罡风如风刃般,直接截断了水柱的轨迹,又原路飞射回去……

空中斗得激烈,下方的轩辕天音和夙离二人紧紧注视着上面的情况,准备随时出手帮助应龙。

“这相繇原来就是长得这幅模样啊,跟X寇国的八岐大蛇很相似嘛。”轩辕天音眯着眸子仔细观察着相繇,试图能找出相繇的弱点。

夙离眉心微蹙,踏空而上,“一起出手,现在可不是讲什么道义的时候。”

猰貐闷不吭声地跟了上去,轩辕天音耸耸肩,她对于打不过的对手,从来都不讲什么道义的。

看着紧随而来的三人,相繇冷哼一声,“又是群攻,应龙,你还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错了。”踏空而来的夙离正正停在相繇的右侧,笑眯眯地道:“对于其他人或许我们会讲点道义,不过对于你这样的玩意儿,道义什么的,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相繇眸子一戾,看向夙离和自己左侧的轩辕天音,阴沉地道:“青丘的九尾白狐族。”视线慢慢转向轩辕天音,眸子半眯,“你的身上有我最讨厌的味道,驱魔龙族的传人,至于……”九头之中的一头转到身后看向闷不吭声的猰貐,咧嘴一笑:“这不是烛龙的儿子吗?你居然也还活着!”

“看来你们准备得很周全啊。”九双眼睛狠狠盯住应龙几人,相繇阴森地咧嘴一笑,道:“不过…再周全,你们也全部给我留在这里吧。”

话音一落,相繇周身泛起一股诡异的灰色之气。

“哈哈哈哈……你们以为我刚刚复活实力大减就能镇压我吗?很可惜,我运气好,重生在了这片地方。”

‘轰隆隆’——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蔽日,黑沉沉的雷云迅速朝这里开始聚集。

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轩辕天音几人立刻警惕了起来。

而夙离却眼睛一瞪,看着相繇身上的灰色之气,惊声道:“混沌之气?!”

混沌之气?

什么是混沌之气?

轩辕天音不解的看向夙离,而应龙和猰貐的脸色却是一变。

“不错,正是混沌之气。”相繇得意一笑,它身上的灰色之气就是混沌之气,当初它能重生,全是靠这混沌之气的功劳,“盘古大神开辟天地,耗光了这天地间的所有混沌之气,可惜我运气好,来到这里后,意外的得到了这里的混沌之气,所以我才能够重生的这么快。”

夙离脸色一变,随即狠戾地盯着相繇,沉声道:“就算是混沌之气又怎么样,你的实力没完全恢复,混沌之气对你而言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

“混沌之气的确对现在的我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不过…”相繇九个脑袋慢慢一晃,森然地道:“有这一样东西就足够了……”

话音一落,相繇的巨大蛇尾朝沼泽里狠狠一搅,那漆黑的沼泽立刻像被一道利刃横空切断一般,纷纷朝两旁分开,几个呼吸间,沼泽中间就出现了一道鸿沟,露出了沼泽的地底。

与此同时,在地底的一块古怪的石碑也出现在几人的眼前。

石碑约有三丈高,两旁都刻有腾飞的五爪金龙,碑面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古老文字,正诡异的泛着淡淡金光。

轩辕天音看着那古怪的石碑,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那是什么东西?

相繇身形一动,盘卧到石碑旁,大笑道:“虽然我一直没弄明白这石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应龙,你应该能感觉到它上面有什么熟悉的气息吧?”

应龙神色凝重地盯着石碑,缓缓吐出两个字:“盘古!”

盘古?

轩辕天音几人互看一眼,眼里皆是震惊之色。

那石碑上居然有盘古的气息?

而此时的相繇,似乎因为那古怪石碑的原因,周身的混沌之气大涨,连带着它身上的凶煞之气也更是浓郁了几分。

九个狰狞的蛇头仰天嘶吼,然后九双蛇瞳齐齐森然地盯着轩辕天音几人。

“给我留下来吧!”

带着强烈腐蚀性的九道水柱齐齐分散开,朝着几人飞射而去,大片的毒气开始朝四方八面散发开来。

“龙虚斩!”应龙身形瞬间变换成人形,双手在虚空一抓,一把银色大剑出现在手中,狠狠地朝着急射而来的几道水柱隔空斩去。

猰貐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双手平摊,手掌上两道不亚于相繇吐出来的黑色水柱朝着相繇飞射而去。

夙离浑身一阵白光闪动,周身空间一阵快速扭曲,然后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原地,那朝着他而去的三道水柱立刻打空,喷射到了远处的空地上,被水柱喷到的那片空地立刻被腐化,然后下陷,形成了三个巨大的深坑。

轩辕天音眸中金光一闪,十指快速变换,三张符纸同时扔出。

“天道无极——水神阴姬借法,千里冰封!”

‘咔咔咔’——

连着三声脆响,那对着她而来的另外三道水柱,立刻在半空快速结冰,堪堪停在了她三尺之距。

凝重地看着此时实力大涨的相繇,轩辕天音立刻又是一道符纸扔出,伏魔棒朝着相繇狠狠一挥,低喝:“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隆隆’——

银色雷电朝着相繇的九个蛇首狠狠劈下。

这样的一击,根本对相繇造成不了什么伤害,轩辕天音看向应龙的方向,大喊一声:“应龙!”

应龙立刻会意,脚掌往前狠狠踏出一步,手中银色大剑泛着寒光朝相繇狠狠斩去:“天龙灭神斩!”

银色光刃划破虚空,直直朝着相繇而去,巨大光刃划过的轨迹,让得那片空间都产生了一阵阵强烈的波动,居然是连空间裂缝都划开了。

与此同时,一声长啸从空中传来,夙离的身影穿梭空间而出,现出巨大的白狐原型,一只巨爪,当空拍下。

轩辕天音眸光一紧,双手迅速合十,十指快速翻动。

“临、兵、斗、者、皆、正、列、在、前、诛邪!”

‘嗷’——

嘹亮的龙吟声儿震慑这方天地,神龙破空而出,直直朝相繇扑了过去。

三人同时出手,连带着这方天地空间都狠狠地动荡了一番,而相繇也是九头齐动,仰天发出嘶鸣声,整个庞大的身躯,腾空而起,当头迎了上去。

“没用的!你们这些招数都对我无用!”

相繇一个蛇摆尾,狠狠地甩向夙离和猰貐,九头齐动朝神龙狠狠撞去,对于应龙的隔空一斩,它居然凭着自己坚硬的蛇身,抗了下来。

轩辕天音见相繇跟神龙硬撞,而夙离居然被一尾抽飞,大声喊道:“神龙,封天印!”

神龙立刻大嘴一张,封天印再次被祭了出来。

封天印一出,相繇的身影狠狠一顿,然而它居然似打红了眼般,朝着对它镇压而来的封天印狠狠地顶了过去。

天空中出现了僵持状态,这样的相繇,只怕比它全盛时期还要厉害。

轩辕天音双眼快速扫向那沼泽地底中的古怪石碑,难道就是因为它?

仔细地打量那石碑,不知道为何,轩辕天音的心脏越跳越激烈。

她突然有了一种感觉,石碑在召唤她!

咬牙看向天空上打得激烈的局面,轩辕天音眸中划过一抹狠戾之色,在意识海里,对神龙沉声道:“神龙,拖住它,我去看看那古怪的石碑。”

不等神龙有回应,轩辕天音猛地朝石碑飞掠过去。

几个呼吸间,就闪到了石碑面前。

抬头看着这块巨大又古怪的石碑,轩辕天音总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

就在这时,左腕上的紫光一闪,月笙化成人形,出现在她身旁,紫眸紧紧盯着石碑,沉声道:“血脉之力,用你的精血试试!”

他跟轩辕天音有灵魂印记,石碑对于轩辕天音的召唤,他也感觉到了,当他看见轩辕天音对着石碑一筹莫展时,忍不住现身提醒。

“快点,用你的精血打在石碑上,我给你护法!”月笙急声道。

轩辕天音点点头,贝齿狠狠咬向舌尖。

‘噗呲’——

一口精血喷向石碑上。

‘轰’——

当那口精血刚刚喷洒在石碑上时,一股天地威压就从石碑上荡漾开来。

这股威压强大的让得一旁的月笙猛地喷出一口紫血。

轩辕天音闷哼一声,嘴角处缓缓流出一丝血迹,俏脸也是一白。

“该死的,你干了什么?”

天空上的相繇立刻传出一声愤怒的大吼,九头齐齐转向地面,阴鸷地盯着轩辕天音。

应龙等三人同时一怔,相繇身上的混沌之气在减弱!

三人立刻看向地面上的轩辕天音,眸中划过一抹诧异之色。

“我先杀了你!”

相繇怒吼一声,庞大的身躯立刻一扭,返身朝轩辕天音扑去。

“休想!”

神龙发出一声龙吟,龙身一扭,挡住了相繇的去路。

应龙三人对看一眼,机会!

他们才不管相繇如何暴怒,直接缠了上去。

傻子都知道,轩辕天音那女人找到了相繇的死穴,此时不痛打落水狗,更待何时!

月笙紧紧护在轩辕天音身边,紧张地盯着闭目盘坐在石碑下的她,一边还不时注意着天空上的情况。

而轩辕天音闭目盘膝,坐得稳如泰山,而她的体内,却没有表面上这样看着平静。

此时她的体内灵力肆虐奔走,如被红莲业火焚烧般,寸寸经脉都在破碎,又慢慢重组,脑海里,出现了一片混沌之海。

混沌之海剧烈翻滚,对她的精神力造成了极其庞大的冲击,轩辕天音闷哼一声,咬牙忍住剧痛,额头上的冷汗滴滴滑下。

就在她以为她快要支持不住时,那剧烈翻滚的混沌之海,却慢慢地平静下来。

一道带着浓浓天威的低沉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天罡伏魔经,以镇压三界六道邪魔而创,驱魔龙族的传人…秉持汝之道,吾为汝重塑经脉,缔结仙根,之后的一切,就看汝的造化了。”

话音一顿,混沌之海中的混沌之气化作无数细小气脉,钻入轩辕天音的经脉之中。

轩辕天音咬牙坚持住经脉中传来的剧烈疼痛,她这次终于肯定,这石碑就是天道留下来的秘密之一了。

当所有经脉被混沌之气充斥满后,整个混沌之海只剩下如一枚龙眼大小的混沌之珠,还停留在她的意识海里。

“驱魔龙族的传人,抓紧一切时间修到大成之境,吾的时间不多了!”

“你到底是谁?盘古还是天道?”轩辕天音急切的声音传遍整个意识海。

一片沉默之后,那低沉的声音才再次缓缓响起:“达至大成之境,汝自会明白!”

“封神碑好生保护,继续去寻找其他神物……”

声音渐渐消散后,盘坐着没动的人,突然整个人身子如触电般一抖,随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阿音?没事吧?”月笙见轩辕天音醒来,立刻焦急地凑了过去。

轩辕天音狠狠吐出一口浊气,摇摇头,看向眼前的石碑,原来它叫封神碑……

‘嘭’——

巨大的爆炸声从空中传来,轩辕天音立刻抬头看去,此时半空中,猰貐已经现出了原身,夙离和应龙也是一身狼狈,神龙身上的金光也暗淡不少。

缓缓起身,轩辕天音盯着上空,轻声道:“该结束了!”

右手轻抚封神碑,轩辕天音眸中有金光涌动。

“神龙,你们都退开!”

突然听到轩辕天音的声音,半空中相斗的几人同时一怔,神龙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抽身返回到轩辕天音头顶上方,而夙离三人对看一眼,也立刻朝着她急速掠来。

“怎么了?你有办法了?”夙离站在轩辕天音身边,双眸紧盯着半空中的相繇,他没有想到,即使不是全盛状态下的相繇,都这么难以对付。

应龙一双银色的眸子仔细打量了一眼轩辕天音,“你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轩辕天音淡淡一笑,朝前踏出一步,道:“是不一样了,该我们翻牌的时候到了!”

“哼!痴人说梦!”

听到轩辕天音如此自信狂妄的回答,相繇九头一动,森然地盯着轩辕天音,不过眸光却渐渐凝重。

这个女人的确是哪里不一样了,难道是因为那块石碑?

轩辕天音笑了笑,对于相繇的冷哼并不在意,“是不是痴人说梦,试过了就知道。”

说完一掌朝着封神碑狠狠一拍,三丈高的石碑立刻飞了起来。

“封神灭魔!”

一声轻喝,封神碑在空中急速变大,几个呼吸间,居然涨到了遮天蔽日的地步。

相繇看着如此诡异的石碑居然听从了轩辕天音的号令,瞳孔狠狠一缩,惊怒道:“你收服了它!”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不怪相繇惊怒的不相信,它从重生后就一直跟石碑呆在一起,这石碑它也研究过,除了能吸收上面的混沌之气修复自己,它根本就没发现其他奇异的地方,而这个女人为什么可以……

“没什么不可能的!”轩辕天音右手一挥,朝相繇一直,厉声喝到:“封神碑,镇压了它!”

话音一落,封神碑周身泛出混沌之气,然后带着破风声,朝着相繇狠狠镇压下去。

“你休想凭借这个就能镇压了我!”

相繇九头齐动,身形再次变大一圈,朝着当头压下的封神碑狠狠撞去。

‘轰隆隆’——

一股天地威压从封神碑上荡漾开来,压得相繇蛇瞳猩红。

“啊……”

但任凭相繇如何挣扎,封神碑纹丝不动的轰然压下。

“内丹啊,内丹……不要给压碎了!”

看着被封神碑直直镇压住的相繇,夙离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提醒轩辕天音不要忘了此次的目的!

轩辕天音白了他一眼,“急什么,少不了你的内丹。”

一听说内丹没事,夙离才嘿嘿一笑,一双狐狸眼儿泛着精光地盯着此时已经不再挣扎的相繇。

轻声嘀咕道:“这次应该死得不能再死了吧?”

轩辕天音手印一结,朝封神碑轻轻一指,命令道:“封神碑,收!”

封神碑周身狠狠一颤,体积快速缩小,然后化成一道灰色光芒,直直没入轩辕天音眉心里。

夙离诧异地看了一眼这奇异的一幕,就立刻朝死得不能再死的相繇奔去。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三两下子,一颗黑色的内丹就被他捧在了手心里,然后笑得整张脸都乐成了一朵花似的,一口吞了内丹。

“女人,我要炼化这内丹恐怕还得有一段日子,所以,这段日子我就跟着你了。”夙离也不管轩辕天音同意不同意,浑身泛出白光,化出原型,然后身形又猛地一阵缩小,竟然给他缩到了只有巴掌大小的体积,三蹦一跳地直接跳上了轩辕天音的右肩上,开始闭目装死。

轩辕天音嘴角抽搐,侧头盯着那跟茶杯犬大小的某物,忍住了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把头转到了一边去。

猰貐偷偷瞟了一眼夙离,默默转过了头。

“既然相繇解决了,我也就走了。”应龙失笑地看着无耻的夙离,高傲的青丘九尾白狐居然也能如此无赖,真是大开了眼界。

轩辕天音看向应龙,眸光微微一闪,道:“听说你在寻人?”

应龙身子一顿,点点头。

“你就这么确定她转世了?”轩辕天音盯着他问。

应龙脸上划过一抹暗淡,沉默半晌,道:“当年我去过九幽,他们告诉我,她有一丝神魂转世了。”

“既然转世了,那么只要你有耐心和毅力肯定能找到,不过…我怕你有那个耐心和毅力,却没有那个时间。”轩辕天音意有所指地道。

见应龙沉默不语。

轩辕天音轻叹一声,连带着语气都柔和了不少:“这世间‘后悔’这两个字,从来没有任何意义,应龙,你应当明白,与其后悔,不如尽力去弥补,你若再执意这样悔恨下去,她费尽一切心思救了你,而你却又堕入魔道,你觉得她会开心吗?”

应龙身子一僵,双手死死握紧。

“应龙,放过自己,才能更好的去爱她,悔恨这种情绪,只会让你越陷越深,若要再次拿起,必须先学会放下,懂吗?”

“放过自己,才能更好的去爱她?”应龙眸中浮浮沉沉,脸色一阵变幻,“若要再次拿起,必须先学会放下吗?”

见应龙如此神色,轩辕天音浅浅一笑,不再说什么,转身朝山脉外走去。

“月笙,走了!”

一直在轩辕天音肩上装死的夙离,轻轻睁开了一双金色的眸子,眼角余光看向低头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应龙,再若有所思地盯着轩辕天音的侧脸,眸光微微一闪。

这个女人,原来还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啊,看来应龙经过她的那番话,应该不会再极端下去了。

其实,这个女人除了说话难听了点,她这人…其实还是挺不错的。

------题外话------

不会写打斗的我好痛苦

推荐《缠爱之独占绝色影后》文/萤夏

为谋生计她不得已踏入娱乐圈这趟浑水,这一做就是二十年!

十岁成当红童星,十五岁被誉为潜力新星,二十岁稳坐影后宝座,人前风光却无人知晓她竟是豪门弃女。

“你只要讨好了那一些权贵,爸爸还是会很爱你的。”

“宁汐白,你卖笑的样子真不要脸!”

为了爱情她委曲求全,放弃灿烂星途,为了亲情她卑躬屈膝,只为获取那一丝温暖!

可最终当她遭遇到爱情亲情的双重叛离,意外跌落冰冷湖水之中,她幡然醒悟。

再次归来,爱情?亲情?呵呵!

“小汐求你不要离开我。”

“小汐看在爸爸这些年对你不薄的份上你就放过我吧,你妈妈如果在天有灵也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对我。”

她眸中带着冷冰,红唇轻启:“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