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二章:上古之神应龙!

应龙!

居然是当年帮助大禹治水的应龙,最后在大禹斩杀相繇时,应龙和一群龙族也曾参战,帮助过大禹。

不仅如此,他当年更是黄帝的得力之将,在黄帝讨伐蚩尤的时候,曾斩杀蚩尤成为黄帝的功臣。

他居然也在这个世界中?

轩辕天音一脸震惊之色似乎愉悦了夙离,夙离魅惑一笑,“因为我是洪荒神祇后裔,所以我从来到这里,就能隐约感觉到他们的存在,我知道这座山脉中有相繇的存在,所以我最先去寻找的是应龙,有了他在,嘿嘿…你觉得我们还解决不了那刚刚复活的相繇?”

“他在哪?”轩辕天音并没有感觉到这里还有其他强大的气息存在,应龙现在应该还没到。

夙离耸耸肩,“他当初满世界的乱跑寻人呢,现在还没到,不过…他听说相繇复活,这几日就会赶过来。”

“好,等他到了,我们一起进入山脉深处。”轩辕天音点头,然后看向一旁乖乖听着他们谈话的月笙二人,把视线定在了韩澈身上,“澈儿,明日我先送你回安阳城,这次进入山脉深处太危险,你不能再跟着我们一起了。”

韩澈也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乖巧地点点头,道:“好,不过姐姐你自己要小心,澈儿在沧月佣兵团的总部等你回来。”

“放心!”轩辕天音揉了揉他的脑袋,笑道:“我事情办完后,就去沧月接你,然后带你一起走。”

听到以后要跟轩辕天音一起走,韩澈俊秀的小脸上闪过一抹欣喜,“好!”

这女人居然也会这样笑的?

夙离挑眉看着轩辕天音的笑容,眸光闪了闪,随即轻‘唔’了一声,道:“明日一起进城吧,我想念那些美食了,在安阳城内等着应龙来也可以的。”

轩辕天音一愣,随即点点头,同意了夙离的提议。

月笙一听见‘美食’二字,一双紫色的眸子立刻泛光,同样妖娆俊美的脸上划过一抹欣喜,“阿音,我也想吃好吃的。”这几日在林子里,他觉得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轩辕天音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不过似乎经过了一场同生共死,她对月笙的态度倒是柔和了不少。

“好!天一亮我们就回城。”轩辕天音点头道。

夙离一双狐狸眼儿认真地打量了一眼月笙,又看了看轩辕天音,眸中划过一抹深思。

而月笙瞧见轩辕天音这么好说话,立即打蛇上棍,“阿音,我现在就有点饿了……”

撇了一眼月笙那一脸‘快拿好吃的出来吧’的神色,轩辕天音嘴角微微一抽,不过也还是从轩辕心锁内拿了一些小零食出来递给他。

月笙抱着怀里的零食,立刻把一双魅惑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

夙离好奇地盯着他怀中那些花花绿绿的玩意儿,凑了过去,问:“兄弟,这是什么东西?吃的么?”

月笙把怀里的东西抱紧了点,警惕地盯着夙离,“这是阿音给我的!”重点在‘我的’二字上面。

夙离面色一抽,这护食的模样也太过了吧?

只是他不知道,对于月笙而言,轩辕天音给出的那些好吃的东西,可是值得月笙拿命去拼的,这些东西,有银子都吃不到呢。

见月笙跟护犊子似的抱着怀里的东西,夙离只得看向轩辕天音,问:“女人…我呢?”

轩辕天音斜睨了他一眼:“你什么?”

“我是饿着肚子,一路赶来的。”夙离提醒她,试图唤起她的同情心。

不过…

“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赶来救我的,你救的谁,问谁要吃的去。”

被救的猰貐悄悄地把头扭到了一边去。

它自己都还饿着肚子呢!

夙离嘴角抽搐的看了看轩辕天音,又看了一眼把头扭到一边望天的猰貐,他能把这个女人给吃了么?能么?还是能么?

“姐姐…”韩澈弱弱喊道。

轩辕天音扭头一看,只见韩澈正用一双呆萌呆萌地眼睛紧紧盯着月笙怀里的几包薯片,她嘴角一抽。

“月笙…”轩辕天音看向月笙。

月笙嘴角撇了撇,看了看韩澈,又看了看轩辕天音那‘危险’的目光,从怀里不甘不愿地摸出一包薯片,递给韩澈,那肉疼的神色,瞬间让轩辕天音脸上挂满黑线。

她这是做了什么孽,才收了这么一个吃货在身边?

休息了一晚,在天刚蒙蒙亮时,几人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山脉,猰貐表示,要去对付相繇时,可以把它叫上,也好为轩辕天音他们出一份力,然后就回了黑水湖底。

月笙撤了林中的紫雾后,却跟在林子里晃了一晚上的韩曜等人遇上了,韩曜几人看着韩澈没事,都松了一口气儿,不过在看到多出来的那两位男子时,都吃惊不小。

难道是元大人找来帮忙的朋友?

那林中怪物,可是已经被收了?

铁星是个憨直的汉子,有什么话都是憋不住的,一行人在回城的路上,他看了看轩辕天音,犹豫地问道:“元大人…那林中的怪物,可是被大人给收服了?”

轩辕天音眸光一闪,跟夙离对视一眼,看懂了他的眼神后,点头道:“嗯,收了!”

他们并不是不想为猰貐洗清罪名,可是一旦公开了猰貐的身份,只怕猰貐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安静的呆在黑水湖里了。

对于猰貐这样的上古之兽,很多术士可都是眼馋着呢。

“那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宫斐好奇的问。

轩辕天音却并不想多说什么,淡淡地道:“一种食人的凶兽罢了。”

见轩辕天音不愿多说,宫斐眸光闪了闪,便不再开口询问,只是眼角余光却在好奇地打量月笙和夙离。

“哦~对了!”轩辕天音脚步一顿,看着韩曜兄妹三人,道:“我收了澈儿做徒弟,你们应该不会反对吧?”

韩家三兄妹一惊,随即脸上都划过一抹欣喜。

反对?

怎么可能反对,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能找个可以跟右相东方祁比肩的强者做师父,他们脑子有毛病才会反对。

“不…不,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澈儿能做大人的弟子,是澈儿的福气!”韩曜一张刚毅的脸,因为激动和高兴,微微泛红,“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不用谢我,澈儿的天赋很好,我很喜欢。”轩辕天音笑了笑,“不过…以后澈儿恐怕不能跟在你们身边了,他要学的东西很多,所以只能跟着我一起走,你们…”

话还未说完,立刻被韩曜激动得打断,道:“没关系,没关系,澈儿这孩子能跟在大人身边,我们很放心,跟在大人身边,比跟在我们身边确实要好很多。”

“恭喜韩兄啊,你们家的澈儿能被元大人看中收为弟子,以后你们韩家可有出息了。”宫斐也在一旁笑道。

韩澈的资质的确不错,只是天术师学院里面那群狗眼看人低的人实在太多,即使是韩澈能进入学院,只怕都不能学到些什么。

宫斐笑看了韩澈一眼,眼里划过一抹淡淡的羡慕,这位元大人的实力,即使他没亲眼看见过,不过能轻易打开轮回之门的手段,其实力只怕是比右相都还要高上一筹啊。

众人一路从山脉赶回安阳城,铁星带着铁血佣兵团的人跟他们道了别,带着人朝铁血佣兵团的总部走了。

在铁血佣兵团的人走后,宫斐也跟他们告了辞,他此番是帮助韩家的人寻找韩澈的,既然人已经找到了,那么他也该回客栈了,不知道学院里的那群学生走了没。

待宫斐走后,轩辕天音三人也就跟着韩家兄妹等人回了沧月佣兵团的总部。

一直等了三天,应龙都没有出现,轩辕天音也乐得轻松,在沧月佣兵团总部的后院里教导韩澈驱魔术。

“姐姐…姐姐,我升起来了,升起来呢!”

院子里传来韩澈带着兴奋的声音,少年正处在变声期,嗓音听起来微微带着嘶哑。

一棵老合欢树下,撑着一把大大的油纸伞,那伞的造型,居然跟现代的遮阳伞一模一样。

而轩辕天音懒懒地躺靠在一把贵妃榻上,旁边的小几上还放着一杯冒着丝丝凉气的鲜榨果汁。

懒洋洋地睁开眼睛,那微微上挑的眼角,多了几分慵懒魅惑的意味,红唇微微勾起,缓缓道:“噢?升起来了?”

“是啊,姐姐快看,真的升起来了。”韩澈快走几步,来到轩辕天音身前,他的头顶上,一只明黄色的小纸鹤周身泛着淡淡光晕,犹如一只有生命的小鹤般,轻轻地绕着他头顶上方扑腾着翅膀盘旋着。

“不错。”轩辕天音满意地点点头,“我当初用了五日的时间,才用灵力升起了这只小鹤。”

“不过不要骄傲,这只是最基本的用灵力控物而已,你不仅要把它升起来,还得学会怎么控制它,怎么按你心中的想法,让它去完成你的命令。”

说完,轩辕天音两指并拢,轻轻一指那盘旋着的小纸鹤,原本被韩澈所控制的小纸鹤,立刻跟韩澈这原主人失去了感应,扑腾着翅膀朝轩辕天音飞去。

韩澈一双清澈的眼睛微微一亮,姐姐好厉害!

轩辕天音勾唇微微一笑,红唇轻启,对着纸鹤道:“去把月笙给我找来。”

小纸鹤在空中扑腾了两下翅膀,立刻朝着对面的房内飞去。

“看到没有?这就是控物?”轩辕天音看向韩澈,然后两指又朝小几上装有果汁的杯子一指,道:“过来!”

那放得稳稳的杯子,杯身轻轻一晃,然后就像被无形的手握住般,直直的朝轩辕天音的面前移了过来。

伸手握住停在半空中的杯子,朝目瞪口呆的韩澈微微一笑,轻轻抿了一口果汁,道:“澈儿,明日早上你就先学习控物,下午就练习伏魔棒的运用,晚上学习画符。”

说完,从轩辕心锁内拿出一根伏魔棒,抛给韩澈,“这是我以前用过的,正适合你现在这样的初学者。”

韩澈手忙脚乱地接住伏魔棒,然后双手微微一沉,吃惊道:“姐姐,这伏魔棒怎么这么沉啊?”

“轩辕家的伏魔棒都是这样的,伏魔棒的标准是长1。25米,重5。54公斤,以后你每日下午练习挥舞伏魔棒一千次。”轩辕天音道。

韩澈小脸微微一僵,看着轩辕天音,不确定地问:“挥舞多少次?”

“一千次!”轩辕天音看着他,再次淡淡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啊?”韩澈小脸一垮,一千次啊?那手还能用么?

看着韩澈那张苦瓜脸,轩辕天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我从三岁起,每日寅时三刻起床做早课,单单是练习运用伏魔棒,都要挥舞一千次,那个时候的我,比这伏魔棒高了不多少。”

韩澈微微一愣,看着轩辕天音,见她眼里全是认真,心里微微一震,随即在轩辕天音似笑非笑地目光中,低下头,轻声道:“我知道了姐姐,澈儿从明日起,也要寅时三刻起床,姐姐三岁就能做到,我都十四岁了,若是还做不到,就不配成为姐姐的弟子了。”

轩辕天音眼里划过一抹欣慰,有天赋的孩子并不可贵,能吃苦耐劳,有毅力和恒心的孩子,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阿音,你找我?”

伴随着月笙的声音,那只纸鹤也飞了回来,轩辕天音挥手把纸鹤拂向韩澈,轻声道:“澈儿,你先去一旁练习吧。”

韩澈点点头,捧着纸鹤去一边练习去了。

月笙走进伞下,立刻身形一变,化成小蛇重新回到了轩辕天音身上,轩辕天音眉心快速地跳了两下,看着紫色的小蛇无比熟练的蹿到自己大腿上,然后顺着自己的大腿一路上游到自己的肩上后,才轻轻一盘,仰着个小脑袋,‘嘶嘶’吐着信子,盯着自己。

他是不是太随意了点啊?

不过看向月笙那蠢萌蠢萌的紫色小眼睛,轩辕天音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这就是个二货,不要跟二货计较什么男女之防了,这样太有损自己的格调……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轩辕天音努力压下想要一巴掌拍扁月笙的冲动,才道:“你不是跟着那狐狸精出去了么?怎么回来了?”

她在教韩澈怎么控物时,就察觉到月笙回来的气息,所以她才会让纸鹤把月笙叫来。

这家伙每日都会跟着那狐狸精出去玩的,不到天黑是不会回来的,今日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那狐狸精好像是感应到熟人来了,所以前去查看了,我就只好回来啦。”月笙吐着信子道。

熟人?

难道是应龙来了?

心里的想法还没落下,一股强大的威压就从远处天际传来,随后那威压慢慢收敛,两道白光从远处急速而来。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看着越来越近的两道白光,果然…是应龙到了。

‘唰’——

破空声传来,轩辕天音面前的空地上,突然多出了两道身影。

目光直接略过白衣的夙离,看向那一声银白长衫的男子,轩辕天音秀眉微微一挑。

先传应龙长相极其英俊,果然传言不假。

若说夙离是妖魅慑人,月笙是妖娆漂亮,那么应龙就应该是英气俊美了,一张俊美的容颜就跟那天上的太阳般耀眼,即使是轩辕天音,都忍不住在心里赞叹了一声。

当然,若是这样的一张容颜上没有那抹忧伤只怕会更加养眼,轩辕天音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

在轩辕天音眯眼打量的同时,应龙也在打量着的轩辕天音。

一双银色的眸子里有幽光划过。

“相传应龙容貌俊美非凡,如今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应龙收回打量轩辕天音的目光,嘴角轻轻扯了扯,对于轩辕天音的话无奈一笑,道:“听说驱魔龙族的女人从来都不好惹,一张嘴更是厉害的紧,如今听你这么说,我倒是受宠若惊了。”

轩辕天音耸耸肩,她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既然你赶来了,那么明日就准备进山吧,我倒是很好奇那相繇呢。”

夜幕降临,在跟韩家的人用过晚饭后,轩辕天音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打坐修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一根完整的蜡烛燃到一半之后,房间内一阵轻微的灵力波动,让轩辕天音从修行中退了出来。

皱眉看着面前这不请自来的人,轩辕天音眸子眯了眯,冷声道:“被封印了数千年,连你脑子都给封印没了吗?难道不知道不能随便进入别人房间的这句话?”

夙离一张妖魅俊脸微抽,诚然他是来得急切了些,又不知礼数了些,可他也是知道她此时没什么不方便的情况下才这样闯进来的啊,这个女人难道说话就不会客气点?一开口就能呛死人,以后谁若是喜欢上她,那人绝对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在轩辕天音凉凉地目光下,夙离摸了摸鼻子,干笑道:“这不是急着有事儿找你么!”

“什么事?”轩辕天音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那神情仿佛若是他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就会立刻出手,用天雷镇把他给轰出去。

夙离嘿嘿一笑,自己找了一把椅子搭在她面前,缓缓坐下后,道:“明日进入落日山脉后,若是找到了相繇,只怕还需要你家的神龙帮忙。”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等着他下面的话。

“应龙那家伙,这千万年来一直在耗损修为满世界的寻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到时候若是有什么意外,只怕还需要你家神龙的封天印。”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盯着他,原来这家伙是在打封天印的主意,若是能除了相繇,让神龙动用封天印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应龙在寻什么人?”轩辕天音问道,今日见到应龙后,她就发觉了应龙神色有点不对劲,似乎是常年的忧思积压过久的原因,虽然应龙是上古之神,不过看他的状态,有点渐渐偏离神道,转向魔道了。

夙离微微叹了一气,他瞧得出轩辕天音脸上的神色,自然也知道她发现了应龙不对劲的地方,其实他在来到这个世界,找到应龙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怎么了?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方便说的吗?”见他这边犹豫的神色,轩辕天音挑眉而问。

夙离摇摇头,道:“也不是什么难言之隐,其实这事在上古的时候已经人所周知了而已。”

“你可知道关于应龙的一些传言?”夙离突然开口问道。

传言?

轩辕天音眉心一皱,脑子里慢慢回忆以前自己看过的一些古籍,由于在二十四纪初时,那个世界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出现过断层,很多文化都已经消失,所以才会被人们称为‘遗失的文明’,即使是她们轩辕家被称为古老世家的家族,族中保存的再完整的古籍,似乎都没有记载了。

见轩辕天音眉心紧蹙,夙离叹息一声,为她解释道:“应龙在还没为黄帝效力前,其实是被囚锁在天之涯云端上的,当时黄帝的女儿女魃不知从哪里得知了应龙的事迹,每日跑到云端之下为应龙唱歌聊解寂寞。”

“应龙日日听着那歌声,渐渐爱上了那位为他唱歌却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女神,这样的日子直到黄帝对战蚩尤时,应龙才得以被放出来,好相助黄帝讨伐蚩尤。”

“那一战,应龙和女魃都有参战,众神协力终于战胜了蚩尤,应龙和女魃却因为沾染了污秽浊气而无法再回到上界,只能被迫滞留在人间。”

“应龙因为无法回上界,日日忧愁,女魃得知他跟自己一样因为沾染了浊气而滞留人间,她不忍应龙日日消沉,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把应龙身上的浊气全部悄悄地转到了自己的身上,而她却因为浊气太重,渐渐失去了神性,迷失了自我,受浊气的控制而为祸人间。”

“应龙却因为身上的浊气消失,飞升了上界,在飞升上界后,应龙却完全不知道女魃对他的付出,更不知道他一直想要寻找的女神就是女魃,那个傻子居然还以为他能重返上界是因为众神仁慈,看他为黄帝立下过功能,而特赦了他,也以为他深爱的女神,是那位在战场上不断协助他的女仙,因而将爱意转到了那女仙身上,对她宠爱有加。”

听到这里,轩辕天音冷笑一声,“眼睛看不清楚,难道心也看不清楚吗?”连自己爱的人都能认错?

“最后呢?”轩辕天音问。

夙离耸耸肩,道:“最后啊?最后女魃因为为祸人间,弄得民不聊生,黄帝只能下旨,让应龙前去斩杀女魃,他们俩最后相战在冥海之上,战到最后,女魃突然恢复了神智,发现跟自己生死相战的人居然是应龙,想起自己因为被浊气控制而犯下的罪孽,面对自己深爱的人,女魃已无心再战,既然放弃了手中武器,正面对上了应龙的刀锋。”

“应龙见女魃恢复了神智,本来想收手的,却不料女魃自己迎了上去,神刀穿心而过,在最后弥留之际,女魃笑着对应龙说,能死在他的手上,也许是一件挺幸福的事儿……却不料她一开口,应龙神色大震,听出了她声音。”

“在得知女魃才是自己爱着的人后,应龙悔恨不已,从此再也没有回过上界,一直在满世间的寻找女魃的转世之身。”

“这就是应龙渐渐偏离神道而走向魔道的原因吗?”轩辕天音眯着眸子轻声自语。

“嗯。”夙离点点头,无奈道:“其实我今日来找你,还有一个原因……”

“想让我帮应龙驱除魔障?”轩辕天音了然道。

见夙离点头,轩辕天音冷笑一声,道:“你还真当我轩辕一族无所不能了是吧?”

“他那是心魔,他自己一直不愿从悔恨中走出来,即使我有能力帮他,都只是一时,而不能一世,关键还要看他自己。”

夙离淡淡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吧,我知道了,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待夙离走后,轩辕天音盘坐在床上,眸中划过一抹深思,随即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侧身睡了下去。

“月笙,不要装睡,去把灯灭了。”

一道紫光闪过,月笙从轩辕天音的手腕上掠了出来,随即化为人形站在床前。

“你真的没办法帮他?”月笙一边走过去灭灯,一边问道。

轩辕天音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也以为我是万能的不成?”

‘扑’——

月笙灭了烛火,身形又化作一道紫光,直直落在轩辕天音枕头的一侧,细长的蛇身一盘,把脑袋埋着身子里,闷声道:“应龙挺可怜的,还有那女魃,更可怜。”

轩辕天音眸中幽光一闪,淡淡地道:“每个人都可怜,我帮得过来吗?”随即身子轻轻动了动,闭上双眼,冷声道:“睡觉,明日一早还得赶路呢。”

“嗯”月笙闷声哼了一句后就不再开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轩辕天音快要睡熟时,月笙才轻声嘀咕了一句。

“刀子嘴豆腐心说的就是你,我打赌,你肯定会帮忙的……”

------题外话------

应龙来了,美男哟,小妖精们~看见美男了,掏票不?

(PS:感谢beibei89428的50朵鲜花,576点打赏,10颗钻石,一张评价票!li1100的1张月票,alicemeimei的一张月票,wuyongwei的2张月票,2820469的1张月票,yydmn6099的2张月票和2朵鲜花,灵沁的4张月票和2张评价票,vivian0yuan的1张月票,13425075685的1张月票,凤萧兰轩的1张月票,冰雪红的4张月票,zhangjncici的1张月票,水果迷的1张月票,坔煜珏/起舞121372/zcy030119/雁西湖1986/蓝色渔的1张月票,杂呢的3张月票,13106617499的1朵鲜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