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一章:故人,隐藏千万年的真相

来人如一道疾风般刮过,周身有白色光芒笼罩,如一个白色的巨球堪堪挡在了猰貐身前。

神龙眸子一闪,察觉到来人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立刻停住了封天印的轨迹。

巨大的封天印,如一座泛着金光的大山般,稳稳地停在猰貐和来人的头顶上面,虽然没有再继续镇压,却也没有挪开。

印上庞大的神威让得来人轻轻地吐出一口气,似乎他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才用慵懒又带着一丝魅惑地嗓音,道:“还好赶上了,这玩意儿可真是可怕啊,我可还不是全盛状态呢,怎么吃得消这神物。”

话音顿了顿,光罩中的人,朝对面的神龙自来熟般地道:“我说兄弟,把这玩意儿挪开点成不?”

神龙不为所动,而轩辕天音却一张俏脸巨变,随之脸色阴沉如水地盯着光罩中的人,咬牙切齿地道:“不成!”

那语气,那模样…简直是恨不能生吃了光罩中的人。

轩辕天音握紧手中的伏魔棒,一步一步朝着光罩中人踏空而去,从来淡漠平静的眸子里,此时有岩浆般的怒火在翻滚。

只听她咬着牙齿,一字一顿地爆了出口,道:“擦你妹!你他妈的终于舍得出现了,狐!狸!精!”

对于轩辕天音的怒火,就连神龙都忍不住一哆嗦,它看着轩辕天音长大,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丫头这般模样啊。

而地上的月笙在听见轩辕天音最后三个字的时候,整个人一颤。

狐狸精!

那不是阿音要找的人吗?

而光罩中的人,在听见那句无比熟悉的‘狐狸精’三个字后,身子也是一抖,泛着白光的光罩‘呼啦’一声,被他挥手撤回。

白衣俊美妖娆的男子,一双风情万种微微上挑的双眼立刻喷火地瞪着轩辕天音,连慵懒魅惑地嗓音都变得气极败坏,“女人!我说过不要叫我狐狸精的。”

来人正是当初在古墓中破开封印,跟轩辕天音互斗引来天罚而导致轩辕天音穿越时空裂缝掉到昊天大陆来的罪魁祸首——青丘九尾白狐夙离!

再次看见夙离那张祸水般的容颜,轩辕天音怒火再次拔高了一个台阶,二话不说,一张天雷符被她直直朝他扔了过去。

“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隆隆’——

平地惊雷响,漆黑的天幕中,雷云快速聚集,在夙离还没反应过来时,五道巨大的天雷,直直的朝着夙离当头劈下。

看着这声势惊人的天雷,月笙吞了吞口水,身子不由自主地朝韩澈身后躲了躲,就连沦为背景的猰貐都不着痕迹地朝一旁移开了几步,避开了夙离身边。

“女人,你疯了不成!”夙离呆滞一刻,立刻抱头满天空地乱窜,可是那天雷就像认准了他般,紧追着他不放。

“我疯了?”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看着抱头乱窜地男人,冷笑一声,“老娘的确是疯了,你把老娘带到这见鬼的地方,老娘不疯才怪!”

夙离一边嗷嗷直叫,一边大声道:“我那是为了救你好不好!啊…”

一道天雷劈在了他的身上,顿时一股黑烟升起。

“快停下来!”夙离大喊,“当初你帮我挡了神罚,那神罚就把你也算在内了,若是我不把你一起带走,你以为你在那世界能安然无恙不成?”

神罚?

轩辕天音眸光一闪,却依旧面无表情地道:“神罚?什么神罚?说清楚,我就收回天雷镇。”

“你先停下,我慢慢告诉你。”夙离讨价还价。

轩辕天音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啊…臭女人,我还有伤没恢复,你想劈死我啊。”夙离见轩辕天音根本没有收手的打算,目光一转,朝一旁充当背景的猰貐求救,“猰貐…还不帮忙!”

猰貐身子刚动了动,轩辕天音的一道冷冷地目光便扫了过来,它身子立刻一顿,犹豫地看了看被天雷追着乱窜的夙离一眼,又看了看轩辕天音面无表情盯着自己的目光,在心里默默了说句抱歉,然后默默地搭下了眼皮。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雷劈,所以…我还是闭上眼不看吧!

轩辕天音挑眉看着态度巨变的猰貐,眸光一动,然后看向天空中,一脸抽搐的神龙,道:“神龙,你归位吧,这里应该没事了。”

神龙看了一眼此时再也没有丝毫煞气的猰貐一眼,点点头,它此番的确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被天心那丫头不要钱似的来回召唤,它早就精疲力竭了。

金光一闪,神龙身形在空中慢慢变淡,然后消失不见。

轩辕天音双手抱胸,看了一眼依旧被天雷追着劈的某人,朝猰貐扬了扬下巴,道:“下去谈谈如何?”

不等猰貐回应,轩辕天音身形直接朝着月笙二人掠去。

猰貐犹豫片刻,身形也渐渐缩小,缩成普通家牛般大小,跟上了轩辕天音。

月笙二人见轩辕天音回来,立刻迎了上去。

“天音姐姐好厉害…”韩澈双眼泛光的看着轩辕天音,“天音姐姐不姓元吧,你是神龙女神,应该是姓轩辕,对不对?”

对于韩澈,轩辕天音也不隐瞒,淡淡一笑,道:“不管我叫元天音,还是轩辕天音,你只需要记住,我是你的天音姐姐就行。”

“嗯嗯!澈儿记住了。”韩澈小脑袋用力点了点,又道:“我会给天音姐姐保密的。”

他本来就聪慧,见轩辕天音不用本名,就知道她是为了隐瞒身份,同时又为了天音姐姐居然这么相信自己,而感到高兴。

轩辕天音轻软一笑,捏了捏韩澈的小脸,笑道:“澈儿真乖!”

这回韩澈倒不好意思了。

“天音…”

突然,脑海意识中传来神龙淡淡的声音,轩辕天音一顿。

“天音,这个孩子不错,潜力更加强大,收他当徒弟,不要浪费了。”

收徒?

轩辕天音一愣,轩辕家的术法外人可是学不会的啊,她怎么收徒?

对于轩辕天音的疑惑,神龙似知道般,继续道:“这个孩子是天生阳脉,血脉变异者,且过目不忘,若是别人,本神龙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但是他不同,即使他没有轩辕一族的血脉,他依然可以学习轩辕家的术法,绝对比你家那小丫头强!”

‘噗’——

对于神龙最后一句抱怨,轩辕天音实在忍不住笑了,看来神龙对于天心那无限循环的召唤它,是相当的不满啊。

不过…既然澈儿能学习轩辕家的术法,那自然最好不过了。

轩辕天音收回心神,看向韩澈,认真地问道:“澈儿,想成为强者吗?”

韩澈一愣,目光直视轩辕天音的双眸,然后紧紧咬唇,用力地点头,“想!我想成为天音姐姐这样的强者。”

轩辕天音轻轻一笑,“那你可愿意拜姐姐为师?”

她的话一出,不仅月笙愣住了,连身后的猰貐都忍不住一呆,前者或许不了解轩辕家一脉的苛刻,但是猰貐却是异常了解的,轩辕家从来都是靠血脉之力传承,何时能收外人做徒弟的?

不过猰貐一双血红的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圈韩澈,瞬间双眸瞪大!

乖乖!难怪这个女人要收他做徒弟,居然是天生阳脉啊!

千万年都难得出现一个啊!

“拜姐姐为师?”韩澈一呆,然后小脸微微发窘,结巴道:“可是…可是澈儿喜欢叫你姐姐啊,拜师后,不就得叫你师父了?”

轩辕天音听着他孩子般的话语,忍不住一乐,“傻孩子,叫师父叫姐姐有什么关系吗?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啊,我不太在意这个规矩的。”

韩澈闻言一喜,立刻点头道:“好,澈儿就拜姐姐为师,在外人面前。澈儿就叫姐姐师父,没有人的时候,澈儿还是喜欢叫姐姐。”

说完立刻朝轩辕天音跪下。

这是拜师礼,轩辕天音并没有阻止他,也受了他重重的三个响头。

“韩澈见过师父!”

“起来吧!”轩辕天音拉起少年,认真地看着激动的他,道:“澈儿记住,我们不是天术师,我们是驱魔师,懂吗?”

“懂!”韩澈点头,驱魔师呢,听起来就比天术师厉害!

“我们轩辕家是驱魔龙族,世代守正僻邪为己任,我是驱魔龙族的第六十五代传人,由于澈儿不是轩辕一族的人,所以不能作为驱魔龙族的第六十六代传人,因为自姐姐之后,我族中应该是我的妹妹接任了我的位置。”

韩澈认真的听着,小脑袋用力的点头。

“我们轩辕一族并不是昊天大陆的人,而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韩澈点头,“这个澈儿知道,轩辕神女都是自天上降下,昊天大陆无人不知。”

轩辕天音笑了笑,“现在我在昊天大陆,自然没有了后面的第六十六代传人,所以…澈儿,你就是昊天大陆的驱魔龙族传人,你要记住,不要堕了我驱魔龙族的名头啊。”

“澈儿是驱魔龙族的传人,是第四代神女轩辕天音的弟子,澈儿会用性命维护驱魔龙族的威名。”韩澈看着轩辕天音,认真地道。

“乖!”

“喂~我说,你们能先不聊天了么?我快没力气了啊!”

在空中乱窜的某人气急败坏地吼道。

轩辕天音脸色笑意一收,斜睨了某人一眼,还是没有收手的打算。

笑话!这么轻易地放过你,我这段时日的怨气,找谁出气去?

“猰貐…说说你吃人的目的吧?”

轩辕天音目光转向一旁安静的猰貐,此时看着这般模样的它,轩辕天音自然在心里有了疑惑。

猰貐朝夙离的方向看了一眼,道:“你先停手,我就告诉你。”见轩辕天音眉心一皱,继续道:“有些事情,需要他来说的。”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盯着猰貐,语气不善地道:“你可别是为了救他而诓我,不然待会就不是天雷镇伺候他了。”

猰貐为轩辕天音那阴测测地声音,身子一抖,摇头道:“不是,我说的是真的。”

轩辕天音不爽地看了一眼乱窜地夙离,双手手印一结,轻声念道:“天雷镇,收!”

话音一落,那满天乱劈的银色天雷立刻戛然而止。

“咳咳咳…”

夙离一声狼狈地朝他们掠了过来。

“你…你这个女人,真是小心眼。”

轩辕天音凉凉地看着他,凉凉地道:“我不仅小心眼,还相当的记仇,且有仇必报,绝不隔夜!”

夙离脸色一僵,立刻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

他相当识时务的闭嘴了。

见夙离识相的闭上了嘴,轩辕天音满意地哼了哼,看着他跟猰貐,凉凉地开口:“说吧,怎么回事?”

夙离平复了一下气儿,无奈地道:“先说这个倒霉的家伙吧。”

轩辕天音点点头,等着他的话。

夙离看了默不作声的猰貐一眼,叹了口气,道:“它以前的身份,你应该知道吧。”

“天神嘛,被受了危挑唆的二负所杀,最后变成了吃人的凶兽。”轩辕天音看了猰貐一眼,“最后这家伙在十个太阳同时出现时,从弱水中跳了出来,危害百姓,最后被后羿所射杀!”

“这只是世间后人编造的而已。”夙离不屑一哼,“从来都是胜利者改写历史,他们想怎么编就怎么编。”似乎想起了自己的遭遇,语气更是尖锐地道:“那群道貌岸然的家伙,都是一群骗子!”

“那你说说真实的是什么?”轩辕天音居然没有一丝意外,平静地问道,其实早在沈夫人那里,她就多多少少察觉出了什么。

“猰貐是吃人,但是它从来没有吃过一个好人!”夙离淡淡地道,同情地看了身边低着头不语的猰貐,“这一黑锅,这家伙可是被了数万年啊。”

“从来不吃一个好人?”

轩辕天音眉心一跳,即使是月笙和韩澈都忍不住一愣。

“可是…昨天铁星团长的团员阿虎…”韩澈弱弱地开口询问,难道阿虎不是好人吗?

提起昨日的事情,猰貐有了一丝反应,闷声道:“那个人不是好人,他居然背着自己的兄弟想要放毒,好盗取自己人的财物。”

“啊!”韩澈一愣,但随即想了想,似乎昨日听见猰貐叫声的人,还有那个叫年子的青年,而且年子还是最先听见动静的,也最先出去解手,年子却没事儿,独独阿虎出了事儿,这……

轩辕天音和月笙也是想到这个,脸色一变!

夙离瞧见他们的神色,就知道他们肯定误会了猰貐,冷笑一声,道:“你们可知道猰貐的真正使命是什么?”

轩辕天音一愣!

猰貐有什么使命?

就知道他们不知道,夙离眸光一动,轻声道:“遇有道君则隐藏,无道君则出食人!”

轩辕天音神色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猰貐。

若真是这样,猰貐就不是凶兽,有着这种惩恶扬善的性子的它,怎么可能是凶兽!

“它的职责便是惩恶扬善,赏善罚恶!”夙离轻声道。

“那为何你会被后羿射杀,为何后世的人那样说你?”轩辕天音看向猰貐,若它真有这样的职责,那千万年来,它到底背负了如何沉重的骂名?

“因为这家伙在吃恶人的时候,被不知情的人类发现了,一传十,十传百,当时又正逢十日在天上作乱,弄得民不聊生,后羿遇见他后,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他一个,直接射杀了他。”夙离冷冷一笑,“第一次被人无辜射杀,天帝复活了他,惩罚了二负和危,因为那两个家伙根本微不足道,第二次被人误杀,却被人篡改了历史,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

轩辕天音沉默,当时的后羿也是大羿,是天帝在民间的代言人,也是民族的英雄,射日神弓连射九日,解救了天下黎明,相传射日神弓就是天帝赐给大羿的。

能瞬间更改历史和所有人的信仰的人…除了那群人,还能有谁!

“相传猰貐不是被后羿射死了么?那为何它会这里?”轩辕天音突然想到关键的一点。

“原本是要死的,不过被救了。”猰貐闷声道。

被救?被谁救的?谁有这个能耐,在救了它的同时,把它给丢到了这里来?

轩辕天音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她隐隐觉得,接下来的话,只怕会更加惊心!

夙离撇了她一眼,这个女人明明有了想法,却依然不敢去确定。

“你心中想得东西没错,是天道救了它。”夙离淡淡开口,轩辕天音神色震惊地看着他,他魅惑一笑,“别忘了,是谁给它的那个职责,除了天道,还能有谁?”

天道,又是天道……

“那你呢?神罚是什么?当初镇压你的人是谁?”轩辕天音干涩的问,目光紧紧盯着他。

“我?”夙离嘲讽一笑,目光看向远方,神色悠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是青丘九尾白狐一族的,青丘的九尾白狐是洪荒神祇遗留下的血脉,所以我们生来就是仙胎,当年我趁族人不注意时,悄悄离开了青丘,想去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我一路穿越空间,来到一处尘世,正好遇见那处尘世的帝王进神宫进香,一时好奇,跟了进去。”

“谁的神宫?”轩辕天音声音有点不稳,她其实早就猜到了,却还是忍不住再次确定。

“谁的神宫啊?呵呵…”夙离讽刺一笑,“被你们人类称为‘母亲’那位的神宫。”

“那进香的帝王在见到女神雕像后,既然着了迷,当即用匕首在神宫柱子上刻下了一首赞美女神的诗。”

“帝王走后,我留着神宫内打量那首被后世称为‘淫诗’的诗词,而就在此时,女神雕像突然绽放五彩光芒,女神降临,她在看到那首诗后勃然大怒,决定要惩罚那个亵渎她威严的帝王。”

“而我就成了那枚棋子。”

轩辕天音面色古怪地打量了一眼夙离,“你还真是妲己啊?你到底是男是女,还是不男不女?”

夙离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眼神里尽是‘你个傻逼’的意思,“那时候的我还是幼年,性别根本还没定性,可男可女,只要在我成年后,自主选择就好。”

“我奉了她的神谕进入那帝王的皇宫,其目的就是要扰乱朝纲,让他失德失道,民心尽散,可我却不知道,其实那女神早已有了取代这个王朝的人选,只是这个帝王他帝王气数未尽,女神不敢私自篡改天命,所以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当然,我成功,我让他成为了迷恋女色的无道昏君,帝王气数用尽,众叛亲离。”

“他的王朝倾倒后,便应该是我功成身退的时候,却不料,那个一脸仁慈和善,对我加以承诺的女神,却变了嘴脸,嘴里义正言辞地数落我的‘滔天罪行’,然后被一群正义之士,当成了惑乱人间的妖孽。”

“不过在她想杀了我,以掩盖她篡改天命的罪行时,却没料到我不是普通的灵狐一族,而是青丘的九尾白狐,我是洪荒神祇后裔,她也是洪荒之神,天道有天召言明,洪荒之神不可互杀,她杀不了我,就想法镇压了我。”

“这可是比杀了我,更为痛苦的惩罚,她要我生生世世被镇压,要耗尽我的修为和仙根,自然陨落,这样她就不会受到天道的制裁。”

“可是…种了恶因,就会得恶果,她照样灰飞湮灭在天地间了,即使是在灰飞湮灭之际,她都不忘下了神谕,若是我能破出封印之日,只要是有她神迹存在的尘世,都会有神罚降下,直至我被劈得神魂俱灭。”

“她一生为了名声而奋斗,自然不肯在她消亡后,被人知道她的污点,虽然她的确做了很多为民为天地的好事,但是…功却依然不能抵过!”

最后一句话,被夙离说得咬牙切齿,轩辕天音等人,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内心里的那股强烈的恨意。

轩辕天音此时的心里已经翻江倒海,很难想象一直被书中所述的神话故事背后居然还隐藏着这样一桩桩的惊天秘密。

难怪当日夙离哪处尘世都不选,偏偏来到这里,因为这里是天道所创的一个独立小世界,那些所谓的诸天神佛完全被天道的规则给拦在了外面,所以这里没有神迹,更没有那位女神所设下的神谕,他在这里,才是真正的安全。

“我之前遇见过一个人,她告诉我不要相信上面的那些人,那些人对我们轩辕一族并没有什么好意。”轩辕天音紧紧盯着对面的夙离,想要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一丝情绪,却奈何他神色根本就没动过,“既然如此,那为何轩辕一族的借法,却能生效?”

“嘁!”夙离似笑非笑地斜睨着,那神情端得是风情万种,无比妖娆,“你以为他们真心甘情愿的借法给你们?只不过有天道在而已。”

“又是天道?”轩辕天音眸底一暗。

“你那句‘天道无极’是念着好玩的?没有这句在,你借个法试试!”他嘲讽道。

轩辕天音仔细一想,还真发现她们家在借法之术上,都必须加有‘天道无极’这四个字,但是除去借法之术,前面念不念那四个字,根本不重要。

“天道为何会帮我们一族?”

夙离古怪地看着她,半晌,问道:“你就没想过你们驱魔龙族是如何存在的?”

轩辕天音一愣。

如何存在?

“不都是顺势而生吗?”

“驱魔龙族的血脉比所有术士都强大,天生通灵,且有崆峒海上的不死龙族中的五爪神龙所守护,你们就没疑惑过?”

见轩辕天音皱眉不语,夙离轻笑一声,“驱魔龙族顺应天命而生,你们血脉强大,是因为你们本来就是天道所创,你们就是天道在人世间的代表,所以你们的祖训会是以守正僻邪为己任。”

“不是有句话叫做‘替天行道’吗?其实,说的就是你们驱魔龙族。”

轩辕天音被这番话震得呆滞一瞬,随即不可置信地道:“你的意思是,我们是天道的血脉?”

“是,也就是因为你们是天道的血脉,所以你们一族才谨守自己的道,而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就是因为你们的血脉,所以才会对你们一族不怀好意。”

“你不要以为那群家伙是正真的大洪荒以天地灵气孕育出来的洪荒神祇,正真的洪荒神祇早就消失的消失,应劫的应劫,现在的这群人,有些只是有着洪荒神祇的血脉后裔,有的却是以凡人之身修成正果的仙身,他们各自为自己的道,早就没有了当初洪荒众神对天道的领悟和信仰,所以作为天道血脉的你们,你觉得他们会对你们一族有什么好意吗?”

轩辕天音面色凝重,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此时她才觉得,轩辕一族看似风光无限,可是暗藏的杀机,却也是众多,一不下心,就会是灭族之祸。

随即眉心一皱,轩辕天音想到了在二十六世纪的家人们,“若真是这样,那我家里的人…”

对于她的担心,夙离耸耸肩,不在意地道:“这个倒没什么可担心的,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你们驱魔龙族下手,你真以为天道会放任不管?”

“其实天道一直在给他们机会的…就看他们到底知不知道珍惜了。”他幽幽地轻声道。

轩辕天音整个人一激灵,看着面色幽静地夙离,她总觉得他话中有话。

不过不等她询问,夙离便转开了这个沉重的话题,“现在事情该解释的都解释清楚了,我们来谈论一下另一个话题吧。”

看着夙离一双狐狸眼里划过一抹算计之色,轩辕天音眉梢一挑,“另一个话题?什么话题?”

夙离摆摆手,朝一旁的火堆走去,“先坐下来找点吃的给我,我们边吃边说,我一路火急火燎地赶过来,可是快饿死了。”

“狐狸精还需要吃东西的么?”轩辕天音凉凉地看着他,忍不住又一脚踩到他的‘痛脚’上。

果然,夙离在听见‘狐狸精’三个字后,那妖娆的背影一僵,随后一张俊美妖娆的脸,立刻变得狰狞不少。

“我再说一次,不要叫我狐!狸!精!”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好吧,妲己!”她淡定从容,却换了一个更让他冒火的称呼。

夙离一张俊脸黑沉沉的,狠狠深呼吸几口气儿,自语:“我不跟女人一般见识,不要跟女人一般见识……”

轩辕天音走过他的身边,轻飘飘地一句:“我也不跟女~人见识!”女人二字,语气加重,尾音还微微上挑了一分。

‘唰’——

在其他人震惊加扭曲的目光中,夙离一个瞬间转移,扑到了轩辕天音面前。

“女人?女人!”

“该死的臭女人,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瞧瞧,我哪里像女人了?啊?啊?啊……”

最后一声‘啊’是惨叫。

看着一脸痛苦扭曲神色,蹲在地上,双手却紧紧捂住某个重要部位的夙离,月笙等一干男性(雄性)同胞,都忍不住双腿微微夹紧。

疼啊!真的疼!

不仅肉疼,还蛋疼!

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撇了一眼如一只大虾米般蹲在地上的某人,语气凉凉地道:“这下确定你是公的了,不过…我讨厌别人靠我这么近!”说完,一脚跨出,淡定从容的坐在了火堆旁。

皓月当空,天幕上布满星星点点的星辰。

黑水湖四周的结界虽然被打破了,但是林中依然有紫雾在迷绕。

轩辕天音看着臭着一张脸的夙离,突然想起一件事儿,问:“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把送我回去?”

“送回去?”夙离斜睨了她一眼,“回去等着被劈啊?你若一回那个世界,神罚立马降临。”

“这关我什么事儿?我只是出手帮你阻挡了一下,怎么就不能回去了?”轩辕天音脸色一变,她一直以来都是为了找到他,好让他送自己回去的,听他的意思,貌似她回不去了?“你的意思是…我只能呆在这里,再也不能回去了?”

“若是你觉得你能扛得过去那神罚,你可以选择回去。”看见轩辕天音变脸,夙离似乎很愉悦,“当然,你若是真不惧怕那神罚,你可以回去,但前提是我的伤完全康复。”

轩辕天音皱眉不语,夙离轻‘唔’了一声,唇角勾起,“我被镇压数千年,伤了本源,当初我能打开时空裂缝,已经用尽了我最后的天赋能力,在我本源未彻底恢复时,我是打不开时空裂缝的。”

“你怎么才能恢复本源之力?”轩辕天音问。

夙离眸光一闪,看着轩辕天音。

这个女人难道还想着回去不成?她当神罚是说着玩的?

“我的本源之力就是我的九尾,不过如今…”夙离身上泛起一层白光,在月笙和韩澈惊异的目光中,他身后突然现出四条毛茸茸的白色狐尾,“现在,我就只剩四条了。”

“你的意思是,必须等你九尾全部齐了后,才有能力打开时空裂缝了?”轩辕天音阴沉着脸色看向夙离,在确认夙离点头后,她才阴测测地道:“你真当我是傻的?你们九尾狐一族,修出一尾来,需得上千年,等你九尾修齐,我早就成一抷黄土了!”

“那只是正常的修炼之法。”夙离一双魅惑的狐狸眼儿微微一眯,眸中有精光一闪,“其实还有一种捷径可走。”

“什么捷径?”轩辕天音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他这表情似乎在算计自己啊。

夙离眯眼一笑,“这就跟我刚刚说的那个话题有关了。”

见他这般神秘兮兮的模样,就连月笙等人都好奇的盯着她,唯独轩辕天音依然是一副巍然不动的模样。

“那山中深处可有好玩意儿,不如咱们联手去闯闯如何?”

轩辕天音眼角余光扫了一眼黑水湖对面的幽暗森林,其实她有些心动的,她很想知道,那里面是否有天道留下的秘密,不过…这狐狸精明显是知道里面有些什么的,他是把自己拉去当打手吧?

她有那么好算计的么?

“不去!”轩辕天音面无表情的一口拒绝了他的提议。

夙离眼里划过一抹诧异,不去?

“你不去?那里面真的有好东西的。”

轩辕天音双手一抄,顶着张面瘫脸,“不去!有好东西也得有命享受才行。”

见她似乎打定了主意不去,夙离一急,“你不想回去了?若是我能尽快恢复,就可以送你回去。”

“你不都说了我回去也有神罚降下吗?那我还回去什么?送上门去让它劈啊。”轩辕天音不为所动。

夙离一噎,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了。

“不过嘛…”轩辕天音饶有兴趣地看着夙离,微笑:“若是你告诉我那里面有些什么好东西,或许我一时心动,可以考虑考虑。”

夙离:“……”

这女人是想诈自己的话!

“你可以不说,那你就自己去闯吧。”轩辕天音拍拍手,站了起来,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休息去了,澈儿,明日天一亮,咱们就回安阳城去。”

“是,姐姐!”韩澈立刻附和道。

夙离看着轩辕天音走到一旁开始搭帐篷的背影,眉心狠狠跳了跳,谁说狐狸狡猾了,明明这个女人比他们狐狸还狡猾!

“我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好东西,但是我的感觉不会错。”夙离无奈开口。

轩辕天音搭帐篷的手一顿,转头看向他,“感觉?”嗤笑一声,骗鬼呢!“那你说说什么捷径可以让你恢复本源之力?”

“虽然不知道那里面有些什么好东西,但是我却知道里面有个大家伙,那家伙的内丹,对我来说可是大补的东西,只要吞噬了它的内丹,让我炼化之后,我就能恢复到五尾。”

吞噬内丹?

轩辕天音眼珠子微微转了转,按照这狐狸精的修为来看,就算是猰貐的内丹对他的作用都不是很大,那里面的家伙,岂不是……

“先说说那里面的家伙是什么?”轩辕天音的神色格外的慎重。

夙离嘿嘿一笑,缓缓吐出两个字:“相繇!”

轩辕天音抽了一口凉气,那里面居然有相繇!

相繇又叫相柳,同时也是上古时期的凶神,相传相繇是共工的属下,蛇身九头,食人无数,所到之处,尽成泽国。它喷出来的水比洪水还可怕,又苦又辣,吃了就会送命,因此这种水泽连禽兽也不能生活。

当年它随同共工发洪水伤害百姓,遇上了治水的大禹,共工惨败在大禹手上,被流放监禁,而相繇也被大禹所杀。却不料死后的相繇身上流出来的血,一沾土地就五谷不生,把大片土地都给污染了,大禹尝试用泥土陉塞,但三陉三陷,大禹只好把这片土地劈成池子,各方天神在池畔筑起一座高台,镇压妖魔。

《山海经—大北荒经》中也提起过:共工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其所歍所尼,即为源泽,不辛乃苦,百兽莫能处。禹湮洪水,杀相繇,其血腥臭,不可生谷。其地多水,不可居也。禹湮之,三仞三沮,乃以为池,群帝因是以为台,在昆仑之北。

轩辕天音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盯着夙离那张妖魅无双的脸,这货是疯了吧?他居然想去招惹相繇,还想吞噬了相繇的内胆!

“亲~有病得治,按时吃药!”别说加上她了,就是这里的人一起上,都是沦为给相繇送菜吧?

夙离摆摆手,道:“那相繇刚刚复活没多久,现在虚弱得紧呢,若是全盛状态的相繇,我跑都来不及,疯了才去招惹它啊。”

“再说了,它若是全盛状态,还能这么乖乖的窝在这深山中?它早就到处去吃人了!”

见轩辕天音目光闪动,夙离再加了一把火,道:“我说女人,‘趁它病要它命’的这种事可是可遇不就求的,你可想好了,若是它一旦恢复了,你觉得这片大陆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国泰民安?”

“别说国泰民安这种事了,只怕整个昊天大陆都得成为它的食物豢养场,它所经过的地方,可都会变成有毒的沼泽地啊!”

轩辕天音面色微微一变,随后眸底闪过一抹犹豫,咬牙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夙离双眸一亮,看来她是意动了?

“加上你,我有七成把握。”见轩辕天音皱眉,夙离摸着鼻子嘿嘿一笑,道:“当然,七成把握还是太低了点,不过若是再加上…那咱们就有八成或者九成的把握了。”

“哦?”轩辕天音挑眉盯着他,“再加上谁?”

他神秘一笑,缓缓吐出两个字:“应龙!”

轩辕天音眸子一缩,神色大震!

------题外话------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你们这群磨人的小妖精们,能不能来了就不要走?想让我高歌一曲爱我别走吗?

今天还是万更…

然后就是…票呢?

打发点吧~o(>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