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章:隐藏在暗中的怪物?

轩辕天音话音一落,众人齐齐一愣。

随后在看见她凝重的神色后,皆是心下一颤。

“元大人,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韩曜吞了吞口水,盯着她问道。就连一直站在火堆对面的宫斐都忍不住走了过来。

轩辕天音紧蹙着柳眉,眸底闪动,对于韩曜的问题,她现在却没有心思回答,心里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在刚刚进入这片山脉时,她就察觉到一丝淡淡的气息,那种气息有洪荒的感觉,她是轩辕家,除第一代传人外,唯一一个能感觉到洪荒的传人,她一直以为是山脉深处有天道留下来的秘密,也许…她的感觉错了,那丝气息是暗地里的那个东西散发出来的。

人的失踪、婴孩的哭声、还有速度……

对,速度!

轩辕天音眸光一亮,抬头看向铁星,问:“你们扎营时,可有排查过附近的情况?”

“自然是要排查的。”铁星点头。

“那你们可有发现地上有动物的足迹?”轩辕天音问,“不仅是动物的足迹,而且你们那片营地可是靠近水源?”

铁星双眼一亮,激动地道:“是的,我们的营地在黑水湖。”随后又皱眉疑惑地道:“不过那地带以前也有人在那里扎过营,都没见出什么事啊。”

“至于动物的足迹?”铁星想了想,摇摇头道:“没发现什么野兽的足迹。”

“不是野兽的足迹。”轩辕天音摇头,“比如说马的蹄印,可有看到过?”

马蹄印?

众人不解的互看一眼,特别是佣兵们,他们常年在落日山脉的外围活动,也算是非常了解这片地域了,不要说是马,即使是商队都有进来做生意过的,马蹄印在外围是很常见的,特别是黑水湖一带,因为靠近水源,很多商队都喜欢在那里搭帐篷摆摊。

“有马蹄印的。”铁血佣兵团里一个年纪颇老的佣兵点头,“我们营地靠近黑水湖,那一片是块很大的空地,一般商队都喜欢从那里绕路,不过今日却不是商队进山的日子。”

不是商队进山的日子,却还是发现了马蹄印……

这跟阿虎失踪有什么关系吗?

轩辕天音在听到老佣兵的话后,神色渐渐凝重,她想…她已经知道了那个佣兵是怎么失踪的了。

天际开始泛白,但是光明却丝毫没有让众人的心情轻松,轩辕天音看向东方泛白的天际,长长吐出一口气,道:“那失踪的人,你们不必找了。”

“为什么?”铁星心里一跳,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现在应该死了。”轩辕天音沉声道,“或者说…被吃了!”

所有人被她的话弄的背脊一凉。

“这位…大人,你怎么知道的?”铁星脸色微微难看,不过他却莫名的相信这个女人说的话。

轩辕天音轻轻看了一眼他们,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却道:“现在天已经开始亮了,你们立刻离开这里。”也不管铁星答不答应,转身对着韩曜和宫斐道:“你们也必须离开,不要再想着进山,否则我不确定你们这点人,够不够那个家伙塞牙缝。”

韩曜脸色一变,一旁韩澈却紧紧拉住轩辕天音的手,“天音姐姐不走么?”

“我还不能走,我到这里来的事还没做完。”轩辕天音摇摇头,看着韩澈道:“小澈乖,跟你大哥他们先出山脉,我事情办完后,会去沧月的总部找你。”

“元大人可是知道躲在暗处的家伙是什么了?”宫斐神色凝重,脸上闪过一抹犹豫。

“你不要再想着去寻龙葵花了,我怕你花没寻到,这里的人都得喂了那家伙的肚子。”轩辕天音瞧见他脸上的那抹犹豫,提醒道。

“你这个女人怎么说,我们就怎么信么?你以为你是谁?”

这个时候,一道不怎么和谐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众人目光看过去,正好看见一脸不满的秦媚儿正不屑地瞪着轩辕天音,而她旁边的秦凤也皱眉道:“我们此行进来就是为了寻找龙葵花,顺便历练的,你一句话就让我们回去,又不说出个理由来,你觉得这可能么?”

对于这两个女人,轩辕天音根本懒得理会,若是她们不听自己的,她也无所谓,反正被吃了也不关她的事,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她提醒过,她们不听,那也怨不得她。

无视了那两个女人的叫嚣,轩辕天音看着韩曜,正色道:“沧月的人,立刻退出这片山脉,若是你们想灭团,那就继续呆着。”

韩曜和韩枫二人互看一眼,虽然他们跟轩辕天音认识的时间不长,不过对她的话,却异常的信任。

韩曜点点头,道:“沧月佣兵团的人,立刻收拾东西,然后返回安阳城。”

秦媚儿一看沧月佣兵团的人居然听那女人的话,立刻尖声道:“你们敢,别忘了,你们可是接过任务的,你们不想要雇佣费了?”

对于秦媚儿尖锐的声音,韩曜微微皱眉,脸色难看地看着秦媚儿,道:“这位秦姑娘,沧月佣兵团的人都是有家小的,我身为团长,必须得对他们负责,明知有危险,却还让兄弟们去卖命,这种事情,我韩曜可做不出来,至于你说的雇佣费,我们不要也罢。”

“你们韩家的人都是孬种,贪生怕死的东西,叫什么男人,还不如…”秦媚儿脸色扭曲的瞪着韩曜,开口怒骂。

“够了,秦媚儿,你给闭嘴!”

还没等她骂人,一旁的宫斐却铁青着脸色对她吼道。

“你若想去就自己去,没人拦你们。”宫斐厌恶地撇了她一眼,目光转向一旁脸色犹豫的学生们,道:“你们若是想要命的,就跟我和沧月佣兵团的人一起离开,若是还想着寻龙葵花的,也行,我们就此在这里别过。”

一群学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在秦媚儿愤怒的目光中,渐渐走到了宫斐身后。

龙葵花是好东西,但是好东西也得有命享受才行,命都没了,就算给自己一大把的龙葵花提升灵力也是没用的。

见所有学生都走到了宫斐身后,秦媚儿脸色一变,想开口骂人,却被一旁的秦凤给拦住了,并不是秦凤性子有多好,只不过她看见宫斐的脸色已经变了,她可不想宫斐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印象。

不过…即使她拉不拉,宫斐对她都没什么好的印象吧。

“二姐!”秦媚儿被秦凤拉住,不解地看向秦凤,这二姐是怎么了,干什么要拦住自己,而秦凤却对她轻轻摇头示意,秦媚儿皱眉看向秦凤,瞧见她的口型,只能不满的住了口。

现在所有的学生都选择跟宫斐出山脉,若是她再坚持也没用,不过看着一旁面无表情的轩辕天音,秦媚儿却恨得牙痒痒,她最讨厌的就是这女人一脸无所谓的态度。

冷冷哼了一声,道:“既然你们都选择出山脉,那就出去好了,只是这个女人的话,我绝对不会相信,她不会是想把我们都骗走,自己去摘龙葵花吧,她还像也是天术师呢。”

秦媚儿的话,让那些已经到了宫斐身后的学生们脸上开始出现迟疑,韩澈气愤的看着秦媚儿,怒道:“你胡说!我天音姐姐是强者,如何能看中那龙葵花来提升灵力。”

“呵~强者?”秦媚儿不屑地瞟了韩澈一眼,目光怨毒地看着轩辕天音,嘴上依然不屑地道:“什么强者?我怎么没听说过,天昊国里强大的天术师内,可没有这么一号人呢,谁能保证她不是看上了龙葵花,想骗走我们后,自己去摘取。”

“够了!”

韩澈想反驳的话,被宫斐打断,宫斐抱歉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毫无感情地看向秦媚儿,“我相信元大人的话,你若是不相信,你尽管进山便可。”话音顿了顿,接着道:“元大人是堪比右相大人的强者,即使是皇上都信任有加,不要因为你自己的无知,就不懂乱说,若是你不相信,可以去问问秦家的家主。”

此话一出,除了已经知道轩辕天音的事情的韩家兄妹外,整个营地都炸开了锅。

“什么?这位大人居然跟右相大人齐肩?”

“右相大人可是昊天大陆第一天术师啊,这位大人居然这么厉害?”

“真的假的?”

“你傻了吧,这话可是宫大哥说的,宫大哥可是宫家的少主,他的话能有假!”

“我的乖乖…我居然跟这样的大人物同行过啊。”

对于营地里的惊讶声,秦家的两姐妹此时已经是一脸呆滞加震惊了。

秦媚儿不可置信地看着轩辕天音,结巴道:“宫斐哥哥…你说谎吧,这个…这个女人怎么可能…可能跟右相大人做比较?”

而秦凤却似突然想起了什么,‘啊’了一声,一脸震惊地看着轩辕天音,大声道:“是你!你是那个能打开轮回之门,又拒绝皇上受封‘宫廷第一天术师’的驱魔师——元天音!”

不怪这秦家二姐妹的震惊,其实从轩辕天音出现在皓月城,然后拒绝受封后,整个皓月城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比起皓月城里的百姓,四大家族中的人,知道的更加详细,比如在耀城,她超度厉鬼,打开轮回之门的事情。

而这一路上,虽然被韩曜称为‘元大人’或被韩澈喊‘天音姐姐’,她们却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过,此时被秦凤这么一叫出来,众人才觉得天旋地转。

天啦!自己居然跟这样的大人物在一起呆过啊!

众人在听到秦凤那句能打开轮回之门,并且拒绝了皇上的受封,心尖不由的跳了跳,看向轩辕天音的目光,已经从迟疑变成了尊敬和崇拜。

能打开轮回之门啊……

拒绝了宫廷第一天术师的受封啊……

这些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众人目光瞟向脸色微变的秦家二姐妹,心里暗暗嘀咕:难怪元大人说她连秦霜都收拾过,看来所言非虚。

此时秦家两姐妹的脸色已经难以形容了,她们一直以为那位‘元大人’必定是一个年纪颇大的女人,谁能想到会这么年轻,而且…若她就是那位元大人,那么家族里要对付的人,就是她了。

难怪她们会如此讨厌这个女人,果然是注定的。

二人偷偷互看一眼,此时只有她们二人在这里,不能与其交恶,待到出了这片山脉,联系上家族中人,到时候……

秦凤眼底悄悄闪过一抹幽光,元天音…怪就怪你挡了我们秦家成为第一天术师家族的路。

“原来是元大人,我姐妹二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元大人勿怪。”秦凤敛了神色,笑得端庄得体,“既然是元大人的话,自然是可信的,我们立刻离开这座山脉,还请元大人多加小心。”不要死在了这山脉里,否则就太便宜你了……

轩辕天音眸子微眯,看着笑得毫无芥蒂的秦凤,面上虽然淡漠平静,心里却暗暗提放起来。

一直恶言相向的秦媚儿,她可以不放在眼里,可是这个刚刚还一脸怨毒,此时却显得一脸自然的秦凤…她就不得不警惕了,会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却不一定会叫。

一番整顿,沧月佣兵团的人带着一群学生跟铁血佣兵团的人都结伴离开,看着他们彻底离开了视线后,轩辕天音才向着铁星说的黑水湖而去。

“阿音,那东西在黑水湖里么?到底是什么东西?”

月笙在其他人走后,也化成人形跟在轩辕天音身后,此时天色已经大亮,迎着初升的阳光,轩辕天音的脸色依然是一片凝重之色。

“要去黑水湖附近看看才能确定。”轩辕天音沉着脸色看向天际,轻声道:“希望是我猜错了,不然可就有点麻烦了啊……”

黑水湖位于落日山脉外围森林和內围之间,整个湖面漆黑如墨,根本就不像其他的湖水一样清澈明亮,轩辕天音在湖边转了转,在地上捡起一片树叶,轻轻往湖里一丢,那树叶就宛如千金重的铁球般,瞬间没入了湖水里,连一丝波纹都没有溅起。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盯着湖面,轻声道:“猰貐居于弱水中,其状如牛,而赤身,人面,马足,其音如婴儿…食人!”

“真的是它啊……”

月笙茫然地看着湖面,又看了看轩辕天音,疑惑问:“猰貐?那是什么?”

虽然他不知道猰貐是什么,但是他却听懂了几句关键的词。

马足、声音像婴儿,吃人!

结合铁血佣兵团的人描述,跟轩辕天音口中说的猰貐是完全的对上了号。

轩辕天音面色凝重地吐出一口气,道:“上古时期的一种凶兽,相传猰貐是天神,是烛龙的儿子,他原本敦厚老实,但被一个蛇身人脸的天神二负,受了一个名叫‘危’的天神挑唆而杀死,天帝不忍烛龙痛失儿子,便在昆仑山复活了猰貐,可是没有想到,猰貐复活后,因为神智不清,掉入了昆仑山下的弱水里,变成了一个形状如牛,红身,人脸,马足,叫声如婴儿啼哭的猛兽,复活后的猰貐性格凶残,喜爱吃人。”

“月笙,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猰貐是从何而来的,按理来说,昊天大陆是新生小世界,不应该出现这种上古时期的凶兽,我也不清楚它是成年还是幼生期,如果这次我们撞上了,你能避则避。”

月笙神色一震,看向轩辕天音,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轩辕天音这种神色,即使是当初帮他抵挡天雷时,她都没有露出过这么凝重的表情,更没有在还没遇见敌人,她就先说出这种逃避的话来。

那个猰貐…就这么厉害么?

“为什么?那东西就这么厉害么?”月笙脸色一沉,“你让我避开,难道你想一个人去对付它?”

见轩辕天音沉默,月笙脸色立刻难看起来,咬牙道:“不可能!”

“月笙,你知道烛龙是什么吗?”轩辕天音不看他,目光看向湖面,一直延伸远方,“当初我说过,你能化龙,是因为你体内有一丝烛九阴的血脉,而烛九阴就是烛龙,它是烛龙的儿子,你对上它,会彻底被它压制住。”

月笙面无表情地看着轩辕天音,一字一顿地道:“当初我也说过,认你为主,终生不改,自然是你在哪,我在哪。”话音一顿,似想起了什么,月笙朝她魅惑一笑,眨了眨紫眸,道:“何况,你别忘了,咱俩可是有灵魂印记的,你若是死了,我也活不了啊,所以…管它压制不压制的,为了小命也得拼了。”

轩辕天音认真地看着月笙,半晌,轻轻地说了一句:“二货!”只是那脸上的神色,却越发的柔和。

月笙没有叫嚣着让自己离开这里,而是选择了跟她共同进退,这让轩辕天音在这异世中,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战友间并肩作战的热血之情。

不是她非要管这事,而是因为她的责任。

别人可以退,她不能退。

别人可以逃,作为驱魔龙族的传人,她不能逃。

猰貐的性子太凶残,一旦醒来,不要说整个落日山脉中的佣兵们,即使是整个安阳城,或者天昊国都会有一场浩劫。

见轩辕天音神色柔和了不少,月笙摸了摸鼻子,问道:“那咱们现在该干什么?”

“猰貐应该是刚刚苏醒,昨日晚上刚吃了一个人,现在应该在湖底沉睡。”轩辕天音眸光微闪,随即快速转身朝林中走去。“月笙,跟上来,我要布阵,你帮我设下结界,不要让任何人走进这片地域。”

月笙立刻跟上轩辕天音,边走边问,“布什么阵?能对付那凶兽吗?”

轩辕天音从轩辕心锁内拿出一叠符纸和一捆红线跟小金铃铛,眸底有幽光划过,道:“先布阵隔绝了这片黑水湖,不要让动静闹得太大,而惊动了山脉深处的一些老家伙。”

看来先她之前来到这里的那位先祖不是没有先见之明,这落日山脉外围都沉睡着一只猰貐,不知道那深处还有什么凶悍的玩意儿在。要对付猰貐,光她一个人是肯定不行的,不过…她可是有神龙在,她家的神龙可是来自崆峒海上啊…这次的危机,若是神龙不吝啬的话,那件玩意儿应该能借出来吧?

绕着整个黑水湖边缘的树林走了一圈,边走边拉着红线缠绕在树上,又每隔十米,都会被轩辕天音打上一道符纸,当手里的所有符纸用尽后,整个黑水湖对着外围森林的边缘,都布满了明黄色的符纸和如蜘蛛网般纵横交错的红线,红线上,挂着密密麻麻的小铃铛。

而月笙整个身体化作原型,周身有紫光闪烁,蛟龙大嘴一张,一股紫色的迷雾,在整个外围森林里弥漫,这紫色迷雾带有迷惑作用,若是有人不小心闯入这里,也会被自己绕晕,而慢慢绕出森林。

轩辕天音跟月笙并肩站在黑水湖边,待一切准备工作做好后,轩辕天音双手合十,十指翻动,一个接着一个复杂的手印,在她手中慢慢结成。

“天道无极——乾坤列阵,复转阴阳,归元合一,周天星辰大阵,启!”

‘轰’——

被轩辕天音打在林中的符纸齐齐泛出金光,然后一道道金光在天空慢慢编制成网,又逐渐形成一个泛着淡淡金色的透明罩,堪堪笼罩了整个黑水湖。

轻轻吐出一个浊气,轩辕天音轻声道:“现在…就静待猰貐二次苏醒吧。”

而另一边,沧月佣兵团一行人在刚刚走出森林后,就发现整个林中都被一股诡异的紫色迷雾所覆盖,好多其他佣兵团的人,都迷迷糊糊地转了出来。

韩曜几人互看一眼,心下骇然。

幸好听了元大人的话,这才刚出林子,林中就冒出这样诡异的紫色迷雾,若是他们继续呆在林中,只怕还真的会全部死在那里。

而一旁韩澈在看见那林中渐渐蔓延出的紫色迷雾时,明亮的眼睛划过一抹担忧,最后渐渐从担忧变成犹豫,又成犹豫变为坚定。

少年稚嫩的脸上满是坚毅,轻轻扫了一眼身边的两个哥哥和姐姐,一咬牙,趁他们都不注意时,突然转身朝林中跑去。

“澈儿!”

韩家兄妹在看见韩澈冲进林中后,都骇然地朝他喊去,但少年的身影却没有丝毫停顿的继续冲进了被迷雾覆盖的森林中。

“澈儿,快回来。”韩雪大急。

韩曜和韩枫两兄弟想赶去阻拦,却慢了少年一步。

“大哥、二哥、三姐,澈儿去找天音姐姐,天音姐姐救过我,此时林中如此诡异,虽然澈儿不能帮上她什么忙,可至少我能陪她共同进退。”

少年的话从迷雾中传出,韩曜两兄弟一怔。

二人对看一眼,轻轻点点头,眼中有了某种抉择。

韩曜转身看向韩雪和一众沧月佣兵团的佣兵们,道:“小雪带着兄弟们回总部,我跟二弟进去找澈儿。”

“团长,要进一起进,小少爷说得没错,元大人救过我们,我们佣兵恩怨分明,有仇必报,有恩更要报。”

“对,团长,我们佣兵就没有怕死的。”

“一起来的,一起进去。”

此时沧月佣兵团的佣兵们都看向韩曜兄弟二人,眼中坚决,似乎只要二人不答应,他们这群人就不会离开。

韩雪含笑地看着两位兄长,摊了摊手,道:“大哥、二哥可是瞧见了,不是雪儿不带他们走,是他们不肯走。”

韩家兄弟见众人意决,爽朗一笑,道:“那好,一起!”

而另一边的铁星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团员们,也走了过来,道:“我们铁血的兄弟失踪,死在那怪物手中,我们也跟你们一起进去。”

秦媚儿不屑地‘嘁’一声,轻声嘀咕道:“一群不要命的傻子。”

那紫色迷雾如此诡异,这群人居然还想再进去找死?

不耐烦地看了看他们,秦媚儿皱眉道:“你们要进去就进去吧,我们可就走了。”说完看向身旁的一群学生,“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走,人家要进去送死,关我们什么事。”

学生们互看了一眼,虽然这么走了不怎么仗义,可是他们可是未来的天术师,命金贵着呢,还是走吧。

“你们出去后,直接回客栈等着学院导师过来接你们。”宫斐留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朝韩家兄妹走去。

“宫大哥,你要干什么去?”秦凤脸色一变,不可置信地看着宫斐。

宫斐理都没理,直接走近韩曜几人身边,道:“我跟你们一起进去,那林子里的迷雾确实诡异,我是天术师,应该能帮上你们。”

韩曜几人有点犹豫,宫斐却不等他们说话,快速地说:“你们若是再犹豫下去,那小家伙就跑得没影了。”

韩曜一怔,只能苦笑着点头道:“那麻烦你了。”

“不必,韩家以前帮过我们宫家。”宫斐淡淡笑道。

一行人再次进入森林,留下一群呆滞的学生,和气愤不已的秦家两姐妹,但是他们却无可奈何,因为他们没人敢不要命的再次进去这片诡异的森林。

虽然此时是白天,艳阳高照,可是被紫色迷雾笼罩的林中却没有一丝阳光可以照射进来。

韩曜一行人在进去林中后,就发现早已没了韩澈的踪影,林中能见度并不高,一行人只能小心翼翼地凭着记忆朝黑水湖的方向走去。

而韩澈,若是此时轩辕天音和月笙在此,只怕会大吃一惊,这小小少年在迷雾环绕的林中,飞快奔驰,那迷雾居然对他没有造成一丝的阻碍。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日转星移。

轩辕天音在湖边生起了篝火,月笙在结界内抓了几只野味回来,此时正在火堆旁忙前忙后。

“阿音,你说这烤肉的香味会不会把那家伙给引出来?”月笙边往野兔身上抹油,边看向湖面问。

轩辕天音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你以为人人都是你这种吃货啊。

“猰貐昨日应该是初次觉醒,它吃了人后,应该会继续沉睡,储蓄力量,等待下一次苏醒。”

把野兔翻了一个面,继续抹上油,问:“那它下一次苏醒是什么时候?”

“我也不清楚。”轩辕天音摇头,“不过它既然已经觉醒,想来二次苏醒会很快,因为它需要筹备力量,等待一次性彻底醒过来。”

‘叮铃铃’——

林中有铃声传出,轩辕天音快速起身,朝林中望去,“怎么回事?什么人居然闯了进来?”

月笙也是一脸疑惑,他弄出来的迷雾他自己知晓,这种情况下,绝不可能有人能走到这里来的。

是什么人?

就在二人疑惑时,一道清秀的身影从林中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来人在看见湖边的火光时,整个人一顿。

“天音姐姐!”

轩辕天音一惊,是韩澈!

他怎么来了?怎么进来的?

韩澈见到轩辕天音时,脸色一喜,自然地忽略过了轩辕天音身边的另一人,抬步就要朝二人跑来。

“小澈,别动!”

轩辕天音立刻喊住了他的动作,快步朝他走去,而韩澈从来都是唯天音姐姐命是从的,立马乖乖地站在原地不动了。

轩辕天音看着韩澈那抬起的一条腿,用另一条腿支撑着身体,整个人在那找不到平衡,左右摇摆却极力稳住自己重心的模样,是又好气又好笑。

单看此时他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轩辕天音就能猜到这个孩子是独自跑出来的,这孩子难道不知道危险吗?不过一想到他独自出来的原因,轩辕天音心里又是一软。

他是担心自己啊。

挥手撤开结界,放韩澈进来,又速度重新布好结界,她刚刚若是不叫住这孩子,就他那冲劲儿,只怕会撞上结界,直接反弹回去而伤到。

“天音姐姐……”韩澈见到轩辕天音布置结界的手印,眸光一亮,随后见轩辕天音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韩澈脑袋缩了缩,小声道:“我进来时跟哥哥和姐姐们说过的。”

“说过的?”轩辕天音依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孩子一看就是从来不撒谎的,瞧瞧那绯红的耳朵,“只怕是没有经过他们同意的‘说’吧。”

韩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我们刚出森林后,就发现整个森林被奇怪的紫雾笼罩了,我担心天音姐姐,所以就跑来找你了。”话音顿了顿,抬起一张稚嫩的小脸,无比认真地看着轩辕天音,道:“姐姐救过我,我得知恩图报,明知道这个林子里有危险,却让天音姐姐一个人面对,澈儿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着道:“虽然澈儿没什么本事儿,不过…我至少能陪着姐姐,让姐姐不必一个人面对这些危险。”

少年微带稚嫩的小脸,认真的看着轩辕天音,明亮的眸子里,赤诚无比,轩辕天音默默无语地摸上他的头顶,轻轻叹息一声。

这个孩子,怎么能不让她上心呢。

“喂,说够了没啊?兔子烤好了,可以吃了哟。”

月笙见那二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过韩澈的那段话,虽然隔得远,他却听的清楚,紫色眸子看向少年,也不由得柔和不少。

这时韩澈才注意到这里还有其他的人,一时忍不住好奇地朝月笙打量,在看见月笙的容貌后,小少年的一张脸呆滞了片刻。

“这位哥哥好漂亮啊。”

“噗!”听到韩澈的低语,轩辕天音一乐,揉了揉他的头顶,笑道:“只是漂亮而已!走吧,去吃东西了。”

待轩辕天音二人走近,月笙不满地看着她,“什么叫只是漂亮而已啊!”这女人那语气,是在嫌弃自己吗?

‘抢’过月笙手中烤好的兔子,递给韩澈,轩辕天音若有所思地看着韩澈,问道:“小澈是怎么过来的?”这片林子有月笙吐出的迷雾,寻常人等是肯定走不到这里来的,她很好奇,这孩子是怎么过来的?难道是运气好?

月笙也好奇地看着韩澈,紫雾是他布置的,对于韩澈能走到这里来,他比轩辕天音更好奇。

韩澈在林子里跑了半天,早就饿了,狠狠咬了一口兔子腿,含糊地说:“就这么过来的啊,我知道黑水湖的位置在哪里。”

“你是怎么穿过这片迷雾的?你就没有迷路,看不清东西吗?”月笙问。

韩澈疑惑地看着他,眨了眨眼,他发现这个哥哥的眼睛是紫色的呢,真好看,“为什么会看不清楚?我看得很清楚啊。”

闻言二人一怔,轩辕天音似想到什么,倾身向前,靠近韩澈的小脸,认真地打量他的眼睛。

“天音姐姐…”

轩辕天音突然靠这么近,韩澈小脸一红,虽然他把她当姐姐,可也别忘了,人家也有十四岁了。

“别动!”

轩辕天音紧紧注视着他的眼睛,眸子微眯。

“难怪…”

月笙见轩辕天音坐了回去,好奇地问:“什么难怪?这小子有什么奇特之处不成?”

“天生的阴阳眼呢!”轩辕天音轻笑一声,斜睨了月笙一眼,“你那点障眼法可是瞒不过他这双眼睛的。”

“什么是天生的阴阳眼?”韩澈不解地看向轩辕天音。

“就是不需要开天眼,就能看见那些鬼魅精怪。”轩辕天音解释道。

韩澈恍然点点头,“原来是这个啊!我的确是从小就能看见那些东西,所以当年我十岁时,被玄彦神僧批命为天赋异禀,将来的成就可能成为天昊第一人。”说到此处,话音顿了顿,韩澈的小脸上突然一暗,低声道:“也就是因为这个,我们韩家才会遭受灭族之灾。”

轩辕天音闻言眉心一皱,冷哼道:“那个老神棍!怎么尽不干人事儿?难道他不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吗?”

“神僧也很后悔,后来韩家惨遭大难,他帮过我们很多。”韩澈道。

轩辕天音拍了拍他的脑袋,轻声道:“姐姐相信你,将来你一定会重振你们韩家的。”

在很久的将来,当韩澈成为整个昊天大陆的第一天术师时,他总会想到这一夜,他的天音姐姐对他的信任。

当然,那是很久之后的事了,先暂且不提。

三人吃过晚饭,就在火堆旁打坐休息,此时月上中梢,整个黑水湖,静得连一丝声音也没有。

半夜时分,一直静静打坐的轩辕天音突然睁开了眼睛,眸中有金光一闪而过。

“阿音,你看那湖中心。”月笙眯着眸子盯着漆黑如墨的湖面上,白日里平静如死水的湖面,此时却有着一圈圈波纹在缓缓荡开,而湖心中央正在悄然地冒着水泡,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从湖底缓慢升起。

轩辕天音盯着湖面片刻,见湖心翻滚的波纹越来越大,撤回目光,扫向一旁已经熟睡的韩澈,小声地对月笙说:“月笙,待会你保护好小澈,我先一个人跟猰貐周旋。”

“你一个人怎么行?”月笙小声反对。

轩辕天音轻轻摇头,快速起身,“不要忘了,我有神龙在,而且我还有对付它的灵宝。”

见月笙怀疑地看着自己,轩辕天音一笑,“我可不会拿自己的命去做赌注,放心。”挥手布置一个结界,把月笙和韩澈笼罩在内,伏魔棒一现,被轩辕天音紧紧握在手中。

而此时的湖中心,一个体型像牛,却比牛大了数倍,浑身赤红,马腿,却又长着一个极像龙头的怪物从湖底冒了出来。

那怪物出水后,仰头对着天上月色,就发出一声长啸,诡异的是,那长啸声,却跟婴儿啼哭般,嘤嘤作响,给人一种极端的不舒服感觉。

“啊啊啊…”月笙张大着嘴,指着那踏空在湖面上的怪物,轻声道:“那脑袋…那脑袋怎么不是你说的人面啊?”而是像…龙!

轩辕天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看来后来人对猰貐的猜测还是不准确啊,不过也有书上提过,猰貐长着龙首,但是说法都不一致,而且被说成人面的占大多数,所以…我也以为是那样,结果…”无语地瞪了一眼湖面上的猰貐,不满地嘀咕:“欺骗我读书少啊!”

猰貐一声长啸过后,鼻子微微一动,狰狞的龙首慢慢转了过来,一双闪着凶光的眼睛,狠狠盯着岸边的轩辕天音等人。

被那双凶残的兽眼盯住后,即使是轩辕天音,心里都忍不住微微一寒。

猰貐看见岸边居然有人,四蹄迈开,不躲不避地朝着轩辕天音等人踏空而来,每走近一步,它身上那股上古的古朴气息,就越发的浓烈。

月笙在结界内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颤,他这才认识到,猰貐对他的压制,到底有多强烈。

“天音姐姐……”

熟睡中的韩澈本能的察觉到危险,猛然从睡梦中醒来,一睁开眼睛,就看见猰貐那狰狞的造型,吓得小脸一白。

“小子,别出声儿,待会我若没保护好你,阿音会揍我的。”月笙撇了韩澈一眼,怕他一时害怕,而叫出了声,引起猰貐的注意。

“漂亮哥哥你怎么还在这里?快去帮天音姐姐啊。”韩澈看见轩辕天音一个人站在结界外面,不由焦急地道。

月笙嘴角一抽,“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因为要保护你。”而且,那家伙的威压,都快压得老子迈不动脚了好不好!

轩辕天音目光凝重地看着越走越近的猰貐,手中伏魔棒微微握紧,而猰貐却在踏上岸边后,一双血红的眸子盯着轩辕天音片刻,突然开口…

“驱魔龙族的人?”

‘嘶’——

它居然说话了?

轩辕天音脸色一变,它能说话,那就说明这绝对是个老家伙,根本不是幼生期的猰貐。

“驱魔龙族第六十五代传人。”轩辕天音警惕地看着猰貐。

得到了肯定答复后,猰貐居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好多年了啊,我居然再次看见驱魔龙族的人…”血红双眼紧盯着轩辕天音,眸底有幽光划过,宽大粗糙的舌头狠狠地舔了舔嘴唇,森然道:“驱魔龙族的人天生血脉异禀,我若把你给吃了,我就能彻底觉醒了。”

轩辕天音面色一寒,伏魔棒横空一指,冷声道:“你若有本事,就来吃吃看。”

“嘁!驱魔龙族的人的性子就是这么的嚣张讨厌。”猰貐嗤笑一声,前面双蹄凌空一刨,“那我就吃给你看看。”

话音一落,猰貐发出凄厉的婴儿啼哭声,周身泛起红光,朝轩辕天音猛地冲了过来。

轩辕天音急速往一旁一退,身子凌空翻起,手中伏魔棒发出银色雷光,隔空朝猰貐一挥。

‘滋滋滋’——

带着雷电之力的罡气,朝着猰貐急速扑去。

‘砰’——

猰貐龙首一顶,直接震碎了罡气,脚步不停,大嘴一张,漆黑如墨的水柱,朝着半空中的轩辕天音疾射而去。

“天道无极——水神阴姬借法,冰封千里!”

‘咔擦咔擦’声,顺着疾射而来的巨大水柱,快速冻结成冰,形成一根巨大的墨色冰柱。

猰貐不屑一哼,直接踏空而上,一脚踏碎冰柱。

“反应不错!”

轩辕天音眸光凝重的看着猰貐,她可不认为它是在夸自己。

果然…

“如果你就只有这么点能耐,还是乖乖等着被我吃掉吧。”

猰貐再次仰天一吼,整个身形猛然拔高,几个呼吸间,就如一座小山般大小,而轩辕天音在这样的猰貐面前,就宛如蝼蚁般的存在,似乎只需要猰貐一只脚,就能把她踩得粉身碎骨。

“天音姐姐,小心!”

韩澈看见猰貐变身,忍不住脸色一变,朝半空中的轩辕天音大喊道。

猰貐身形一顿,转头看向地面结界处,然后一乐:“哟,还有个人类孩子,这孩子周身灵气充沛,吃了他也是大补啊。”血红目光看向韩澈身边警惕地望着自己的月笙,猰貐裂嘴一笑,“还有个渡了天劫的蛟龙,哈哈哈…好,好,真是太好了!”

“我先吃了他们,再来吃你!”猰貐突然丢下轩辕天音,转身朝月笙二人奔去。

轩辕天音脸色猛然一变,大声道:“月笙,带着小澈快逃!”

月笙自然也瞧见了猰貐放弃了轩辕天音朝他们扑来,一把推开韩澈,沉声道:“乖乖呆在结界里!”

话落,他一步踏出结界,周身泛起紫光,在韩澈震惊的目光中,身形一动,化成原型,腾空而起。

巨大的紫色蛟龙盘在半空,一双紫眸紧紧盯着扑来的猰貐。

‘嗷’——

月笙发出一声似龙非龙的吼叫,大嘴一张,一道紫色闪电,从口中射出,直直劈向猰貐。

猰貐丝毫不为所动,竟然顶着闪电,直直扑了过来。

“猰貐!你若是敢伤他们,我要你神魂俱灭!”

轩辕天音厉声大吼。

而月笙一个龙摆尾,直接杠上了猰貐。

“临、兵、斗、者、皆、正、列、在、前、诛邪!”

‘吼’——

一声龙吟响彻整个天际,那庞大威严的威压在天空中慢慢传开,猰貐的身影一顿,转头看向身后。

身后,轩辕天音双手保持手印,头顶上方的空间正在快速扭曲,一条比紫色蛟龙更为巨大的五爪神龙破空而出。

“轩辕家的守护神龙?”猰貐停下了撞向月笙的动作,转头紧紧盯着天空上的那条巨龙,眸中有凝重之色在凝聚。

而轩辕天音见猰貐停了下来,微微松了一口气,目光扫向月笙,月笙立刻返身化成人影,回到了结界中的韩澈身边。

“啊啊啊…神龙!”韩澈此时已经不知道害怕了,双眼泛光地盯着天空上的巨龙,激动道:“那是神龙…天音姐姐…天音姐姐是神龙女神,昊天大陆唯一的神女啊!”

对于韩澈的激动,月笙已经没心思再去回答了,紫眸凝重地盯着半空,虽然神龙被召唤出来,可是刚刚那一瞬,他感觉到了神龙居然有一丝的虚弱。

不仅月笙感觉到了,轩辕天音也早就察觉到了。

“神龙,你怎么了?”轩辕天音担忧地问道,这么多年来,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无精打采的神龙。

神龙转头看着轩辕天音,金色眸子中的情绪多得复杂,有无奈,有无语,有尴尬,还有一丝淡淡怒火和恨铁不成钢!

“天音!你的妹妹……”神龙似乎难以启齿。

轩辕天音神色一震,妹妹?天心!

“她怎么了?”

“她刚刚在对敌,召唤了我的分身。”神龙道,随之金色龙目中,划过一抹淡淡的抓狂之色,低声咆哮地道:“可是…她除了召唤我,就只会召唤我,召唤了一次,又召唤二次,二次过了还有三次,次次都召唤我!她不把我累死,是不甘心是吗?”

“额!”

面对神龙的抓狂,轩辕天音一张清冷的小脸开始僵硬,然后慢慢扭曲,若不是现在时间不对,她真的很想大笑啊有木有!

“咳咳…”轩辕天音轻咳两声,努力压制着想要上扬的唇角,快速道:“神龙,天心对于轩辕家的灵力继承不多,她所擅长的是精神力,只有靠血脉之力的召唤你,是她最拿手的……”见神龙一脸黑线加抓狂,轩辕天音立刻打住,正色道:“神龙,现在我们遇上大麻烦了,你瞧那是什么?”

神龙闻言一怔,转头看向轩辕天音所指的方向,金色眸子一眯,“上古凶兽猰貐!”

而猰貐在看见神龙把目光对向了自己,血红的眸子也跟着眯了眯。

“神龙,对付它,有把握么?”轩辕天音问。

神龙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我全盛状态自然没问题…”

轩辕天音一噎,好吧!天心无限循环的召唤神龙,对神龙来说,还是有点影响的。不过…“既然没有把握,不如…嘿嘿,把封天印拿出来吧!”

神龙转头怒瞪了轩辕天音一眼,“原来你打的是封天印的主意。”白了她一眼,嘀咕地说:“本神龙是欠你们轩辕家的不成!”

封天印——上古十大神器之一,一直被崆峒海上的不死龙族守护,又称崆峒印。

相传此神器可封印天地,颠覆乾坤,拥有它的人就能拥有天下,据说还能让持有者不老不死。

猰貐在听到‘封天印’三个字的时候,整个身子一抖,它生于上古,又是烛龙之子,自然知道封天印的厉害。

若是平常,猰貐在听见封天印时,肯定会遁走,但是不知道它是怎么想的,居然仰天一吼,朝着神龙当先扑了过去。

神龙微微一愣,这还是第一次有上古凶兽在听见封天印而不逃,反而还敢反力一扑的。

见猰貐凶猛地冲了过来,神龙周身泛起金光,龙嘴一张,一个金灿灿的四方印玺被它吐了出来。

印身刻塑五方天帝形貌,周身有玉龙盘绕,此时散发出淡淡金光,一股神兵威压在天地间荡开,压制得猰貐身形一顿,脚步都是一慢。

猰貐喘着粗气盯着封天印,艰难地嘿嘿一笑,道:“不愧是上古神兵,不过想要镇压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嘤嘤嘤嘤’——

猰貐发出一声大吼,小山般的身形红光大绽。

“这是准备拼命了么?”神龙看着周身泛起红光的猰貐,轻声嘀咕,随后张嘴一吼,封天印急速变大,直直朝猰貐镇压下去。

若是猰貐被封天印彻底镇压住,便会立刻神魂俱灭。

而就在此时,轩辕天音布置在四周的结界,如被巨力打击中的玻璃般,齐齐破碎,一道白色身影,带着一声长啸急掠而来。

“住手!手下留情!”

------题外话------

万更来了,妹纸们可还满意否?

猜猜来人会素谁呀?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凤萧兰轩妹纸的6朵鲜花,茉日琉妹纸的一朵鲜花,陌生是为了遗忘熟悉丶妹纸的3朵鲜花,小乖咪789456妹纸的1颗钻石,谢谢乃们,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