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九章:分别前一晚

晚饭后,轩辕天音一个人坐在长廊边,仰头看着天上月色,心里却在思索着沈夫人的话。

看来轩辕一族有很多秘密啊。

经此事后,轩辕天音觉得这个世界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的简单,轩辕一族的秘密,还有天道为何要保护轩辕家的血脉,三位先祖先后来到这里的谜团,让得轩辕天音眉心紧皱。

沈夫人说天道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很多的秘密,既然如此…那她就去寻找,总有一天,这些疑团会水落石出。

“你在想什么?”

身后传来一声清凉的嗓音,轩辕天音微怔,转头看向身后。

东方祁站在身后不远处的阴影里,即使是这样,也掩盖不了他的清华之气。

轩辕天音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妖孽’,道:“明日之后,我就不跟你们回京了。”

“你要走?”东方祁眸光一闪,听得她说要走,自己的心里,居然生出一丝不舍,“四个月后就是天术师大比了,你不想去轩辕宗了?”

她懒懒地朝身边的柱子上一靠,道:“怎么可能不去,我想出去走走,四个月后再回来。”

听她说要回来,他提起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抬步朝她走过去,坐到她身边,静静看着她的侧脸,沉默了一瞬,问:“你是要去寻找那所谓天道留下来的东西?”

轩辕天音并不意外他能猜到,他本就精明,听了沈夫人的话后,自然是知道自己会有这个打算。

“我必须去。”

东方祁突然轻笑了一声,学着她的样子,也往他身后的一根柱子上懒懒一靠,轻‘唔’了一声,道:“那就去吧,记得四个月后,我在苍州城内的湘池客栈等你。”

轩辕天音睁大了眼睛盯着他,眨了眨。

这个人不是从来都是一副清淡高贵的样子么?今儿是怎么了?这幅模样可跟清淡高贵搭不上边儿啊?

“你也要去?”她诧异地问。

他点点头,“我是天昊国的右相又是轩辕宗的人,天昊国参加比试的天术师自然是我负责。”

她恍然般点头,又问:“那我若是赢了,也是你跟着我去轩辕宗?”

东方祁撇了她一眼,她是什么语气?不想自己跟去?

“很抱歉,你若是赢了,还真是我跟着去。”他说。

轩辕天音挑眉,这人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变脸了?什么怪毛病?喜怒无常的。

“你…”

“你…”

两人一怔,看着对方。

“你先说…”

“你先说…”

又是同时开口,同样的话。

轩辕天音‘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看着她清冷的脸上突然绽放的笑意,东方祁眸光一柔,也清清冷冷一笑,道:“虽然你的术法高强,但是昊天大陆有很多地方都是人类的禁地,你若是到了那些地方,不要深入进去。”

“禁地?哪里?”轩辕天音感兴趣地挑眉而问。

他摇摇头,就知道这个女人会问,若是她不去,才叫奇怪,提醒道:“落日山脉算一处,碧落崖算一处,还有擒仙巅也算一处。”

“这三处地方都是昊天大陆出名的大凶之地,轩辕宗有记载,千年前,第三代神女曾去过,却并未能进入腹地深处,因为她感觉到力量有股强大的威压,所以她退了出来,并在宗内戒条上重点注明,提醒宗内所有弟子。”

他话音顿了顿,眸光清凉认真地看着她,“我知道你想寻找你族中先辈为何会来到这里的原因,但是连千年前的神女都不敢深入,所以…你若是去了这三地,还是小心为好。”

轩辕天音低头不语,半晌,才道:“我会小心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不会选择冒险。”

轩辕家有太多不安定的因素,沈夫人曾提醒过她,要小心上面的人,而那些上面的人,即使她未点明,自己心里也是有个大概的,若是天道曾把秘密留在那些大凶之地,不管为了什么,她都必须去闯一闯。

见轩辕天音神情闪烁,似也知道她心里的打算,东方祁低低叹息了一声,在轩辕天音惊异的目光中,伸出握住了她的右手。

二人两手交握处,星星点点红光闪烁。

轩辕天音只觉手心微烫,似有什么东西在努力往自己手心中的血肉里钻。

‘嘶’——

一声痛呼,轩辕天音瞪大双眼看着东方祁缓缓撤了手后自己的手心,那里有块红得透明的图腾在闪烁,图腾神秘又散发着古朴的气息,轩辕天音能察觉到那股气息的强大。

“这是…”轩辕天音看着手心上图腾发愣。

东方祁此时脸色微白,看了一眼她手心上的图腾,淡声道:“印记。”

轩辕天音:“……”

她当然知道这是印记,不然你还给我弄个纹身不成?

“这是什么印记?”轩辕天音皱眉看着他发白的容颜,看来用上这个印记,对他来说很吃力。

他却不想说什么,只是淡淡地道:“祖传,遇见了麻烦,能帮你挡一挡。”

轩辕天音默了默,他说的如此清淡,她却不会真的以为只是遇见麻烦帮自己挡挡这么简单。

他若是不愿意说,那么她就不问了,有些时候,人情债是最难还清的。

“给你。”

东方祁挑了挑眉,看着轩辕天音递过来的奇怪玩意儿,这又是什么?

轩辕天音板着一张脸,把一枚小巧精致的传音佩塞给他,冷声道:“这是传音佩。”指了指传音佩中心的那颗小水晶纽,“按一下那个,就能跟我通话。”

见他眼神一柔,干巴巴地补充道:“只要我还在昊天大陆,不管在哪里,都能找到我。”

他神色柔软地轻‘唔’了一声,然后仔细把传音佩贴身收好,道:“我会好好收着的。”

轩辕天音整个人一抖,这男人中邪了?干嘛说得好像是收好定情信物般?

“不早了,先睡了,明日你们还要赶路回京城呢。”轩辕天音‘唰’地一声从栏上跳了下去,看都没看他一眼,逃般地走了。

他看着她仓皇的步伐,轻声一笑,那笑如空谷幽兰般,清冷飘逸。

“这是害羞么?”他低声呢喃。

------题外话------

艾玛…小祁是在调戏天音么?

这孩子不是高冷帝么?学坏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