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七章:真爱无悔!

轩辕天音又是动用禁术,又是祭祀舞,最后还跟那灵山上的某位动了手,导致整个人虚脱,整整昏迷了三日,才缓缓地醒了过来。

“醒了?”

清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如一道冰泉划过心间,让轩辕天音迷糊的脑子,瞬间清醒。

刚睁开眼睛,就被人轻轻地扶了起来。

轩辕天音坐在床上,茫然地看了一眼面前之人,再偏头扫了一圈陌生的房间,见房间内,坐满了人。

月笙可怜巴巴的蹲在床脚,那模样看样子恨不得扑上来…

月影则是双眼发光的盯着自己,那模样就跟恶狗见了肉骨头一样……

一旁的王府尹也是一张老脸激动地瞪着自己…。

视线再在向左移了移,那一黑一白的经典打扮,不是黑白无常那两货么?他们怎么还没走?

“我…我睡了多久?”因为昏迷了几天的原因,轩辕天音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嗓子沙哑的厉害。

东方祁一手扶着她,一手端过一旁小几上的温茶,递到她唇边,淡声道:“今日是第三日。”

轩辕天音眼睛微微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东方祁。

她居然睡了整整三日?

“阿音,你还真蛮拼的呢。”骚包白无常姿态妖娆地倚靠在软榻上,一双细长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眼她,“居然把自己的灵力给消耗殆尽的晕了过去…”

轩辕天音微微皱眉,再次扫视了一圈屋内,疑惑问道:“沈夫人呢?还有他夫君可还好?”

白无常朝她慵懒一笑,“我除了你,谁都不关心,别问我。”懒懒地拍了拍身上的白色西装,坐了下来,对着一旁沉默的面瘫脸,笑眯眯地道:“小黑,回去了…咱们在阳间也待得太久了。”说完,双手插在裤兜里,姿态妖娆地朝外面走去。

黑无常闷不吭声地站了起来,看着轩辕天音,丢下一句“好好休息。”也快速地离去。

轩辕天音半眯着眸子扫过屋内的众人,凡是被她视线扫到的人,不是抬头看天的看天,就是低头看地板。

有问题!

“你们瞒着我什么?”轩辕天音面无表情看着他们。

王府尹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结果就吐出“神女…”二字,下面的话就卡在嗓子眼里。

“不要叫我神女。”轩辕天音眉心一跳,目光带着一丝危险,盯着王府尹,“我姓元,叫元天音,你们可记清楚了?”

王府尹苦着一张脸看向东方祁,这神女出现,不上报给皇上…只怕会不好吧?

东方祁眸光一闪,顺着她的话,道:“没人会说什么。”对于王府尹的一张苦瓜脸,他视若无睹。

“那现在可以告诉我沈夫人和她夫君在哪了么?”轩辕天音问。

东方祁顿了顿,平静地道:“沈公子已无碍,昨日被沈夫人派人送走了,沈夫人用了秘术,让沈公子忘却了一切跟她有关的记忆。”

秘术?

轩辕天音眸光一沉,什么样的秘术?

“她呢?”

东方祁眉心微皱,却还是淡淡地开了口,“沈夫人那日晚上被伤的不轻,两日前又动用了秘术,伤了本源,只怕会……”

后面的话不用说,轩辕天音也懂了。

见轩辕天音一张冷艳的小脸彻底沉默了下来,东方祁仔细瞧着她的反应,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却知道,她看似冷淡,其实心里有着世间最诚挚的心,她拼了命的去救那二人,最是不希望那二人留下遗憾。

现在这个结局,她能接受么?

片刻后,轩辕天音神色恢复自然,淡声道:“我去看看她。”

东方祁点头,伸手扶她下床。

西湖还是那样安静优美,可现在的水中庭院,再也找不回往日的欢声笑语,琴箫合鸣。

沈夫人依旧是一袭红裙,倾城之容在夕阳的余光下更是如梦如幻。

轩辕天音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看着她孤单背影,既然感受到了一丝空寂和萧瑟。

“你醒了…”沈夫人双眼看着远方天际,一双光着的玉足轻轻晃动着清亮的湖水,“过来坐吧,我大概还能跟你说会儿话。”

轩辕天音撑着东方祁的手臂,慢慢走了过去,学着她的样子席地而坐,只不过被身边的东方祁给阻拦了她想放进湖水中的双脚。

沈夫人转头笑看了他们二人一眼,道:“你身子还虚着,还是不要沾水了。”

“以前他也不喜我这样戏水的,怕我身子受凉。”

“可是他却不记得我是鱼啊,喜欢水,是我的天性,不过为了让他不担心,我总是趁他不在的时候才偷偷下水。”

轩辕天音二人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并为开口,因为他们二人知道,沈夫人只是需要一个人听她诉说。

“他还是佛子时,总是爱在妙法莲华池边翻看佛经,我就爱躲在池中看着他,有一日,我被池中的青蟒追逐,被他所救,从此他每次来池边看经书时,总会来看我。”

“后来…他有整整三日没来了,我心急如焚,托了经常来池边的红蝶却帮我瞧瞧他,我才知道佛陀因他动了痴年,乱了佛心,罚他入了轮回,受十世轮回之苦……”

“我一路追寻他而来,每一世都看着他在红尘中挣扎,我恨不能以身代之,却总是抵不过天威,终于在他最后一世,他来到这里,我才有一丝机会靠近他,陪伴他。”

“我从来没想过他会因为我的妖气而身中妖毒……见他日日被妖毒折磨,我真的后悔了,后悔不该动了贪恋,害了他…”

“可是我忘不了那日断桥上的相遇,忘不了他说:在下沈渊,敢问姑娘芳名?”

轩辕天音看着她泪如雨下,双眸微闭。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呵呵…人生八苦,我尽数尝遍,这就是佛常说的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么?”她凄凉一笑。

“一切唯心造。”轩辕天音看着她,轻声道:“至少,你们爱过,不是吗?”

沈夫人明媚一笑,“是啊,至少我们爱过,所以我不该悔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