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三章:饿死是大,失节是小

前厅里,所有人都看着这个长相冷艳妖娆的女子用一点也不冷艳妖娆的吃相,风卷残云般地往那红润的小嘴里塞食物。

淡定从容的东方右相不淡定从容了。

月笙一张妖媚的俊脸扭曲了。

黑无常一张面瘫脸慢慢有出现了裂痕。

白无常一张精致俊美的脸上呆滞了一瞬……

“……要喝茶……”

东方祁最后一个‘吗’字卡在了嗓子眼里,目光有了一丝破裂地看着轩辕天音拼命地锤了锤那波涛汹涌的胸口,然后眼儿一眯。

‘咕咚’——

咽下去了。

抓过桌上的芙蓉汤,牛饮般地‘咕噜咕噜’喝了大半碗。

‘砰’地一声儿放下青瓷碗,抽过身边东方祁手中刚拿出来的锦帕抹了一下嘴,狠狠呼出一口气,道:“活过来了……”

众人:“……”

见四下无声,轩辕天音抬眼环视一圈,奇怪问道:“你们怎么了?”

几人视线默默扫过桌上如蝗虫过境般凌乱的样子,心里齐想:是你怎么了吧……

对于众人怪异的沉默,轩辕天音挑了挑眉,不在意地道:“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儿啊。”说完点点头,‘唔’了一声,“我终于能了解小五的痛苦了,果然是失节是小,饿死是大。”

‘噗’——

月笙一口茶喷了出来,古怪地看着轩辕天音,这话是这么说的?

东方祁平静地听完,点评道:“能说出这话的人,是个人才。”

“哈哈哈…阿音啊阿音,我发觉你怎么来了这一遭,越发可爱得紧了呢。”白无常呆滞过后,恢复了妖娆神色,“你家那小丫头的确是个贪吃的主儿,想当年她才几岁啊,深更半夜为了一个便当,硬生生地追了我两条街,那凶狠地眼神,就跟看杀父仇人似的,啧啧啧…”

东方祁挑眉看向二人,轩辕天音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柔软,那种柔软,就如汪洋大海般,连绵不绝而海底却又汹涌翻滚。

他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她。

轩辕天音淡淡垂下眼皮,一瞬过后,再次看向黑白无常二人,眼神已经恢复了平日的清冷,平淡地道:“你们很闲?居然还能在这里聊天?”

黑无常面瘫着一张脸,似乎没听见她的话,而白无常却骚包地朝轩辕天音眨眨眼,轻快地道:“我们在等月亮升空……”

轩辕天音眼神一冽,对于那妖娆的媚眼儿无动于衷,沉声道:“你若是敢破坏……”

“当然不敢。”白无常立刻接口,然后眼神一荡,神情*地看着轩辕天音,意味深长地道:“好久好久都没见过了…我怎么会破坏呢,不仅不会破坏,我可是好期待观看呢!”

……

皓月渐渐升空,天际上,星辰闪烁,清风缓缓。

沈夫人早已把沈公子挪到了外面,一群人站在被揭了顶的四方亭中,看着天上的明月,一点一点移上正中。

“咦?那女人呢?”月笙蹲在亭中一角,四处张望,那女人让人把这活死人搬来晒月亮,结果她自己怎么不见人了?

东方祁淡淡皱眉看着左后方不语。

黑白无常如连体婴般靠在另一根亭柱上,一个沉默看着天上皓月,一个嘴里叼着多莲花骨朵儿摇头晃脑。

“沐浴焚香呢。”白无常懒洋洋地道,一把抓过嘴里叼着的莲花骨朵儿,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那花苞儿的莲花却在他手中慢慢绽开,当莲花完全盛开后,他右手一抬,在众人抽搐扭曲的目光中,把那盘大的粉色莲花‘唰’地一下,插在自己的耳朵边。

顶着大盘粉色莲花的他,朝亭内几人飞了一个媚眼儿,妖娆地问道:“美么?”

月笙忍住了想一脚飞过去的冲动,默默转头不看他。

沈夫人静坐的身子微微一颤。

黑无常…他习惯了,没什么反应,依然面瘫着一张脸。

东方祁默默地看着他,认真地点头,“美!”目光扫了一眼天上已到正空的明月,问了出来,“为何需要焚香沐浴?”

似乎被人赞美了,骚包男心情很愉悦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祭祀当然得焚香沐浴咯…我有千年没看到过了吧,唔…真怀念啊!”

‘叮当叮当’——

长廊尽头传来轻快的铃铛声。

白无常双眼一亮,立刻转头看了过去,“来了。”

顺着脚步声望过去,众人皆是眼前一亮。

轩辕天音终于换衣服了啊……

终于换上了一件相对正常的衣裙了啊。

白色衣裙飘飘,随着她脚步晃动而飘摇,如那乘风而来的九天玄女,带着一丝飘渺,一丝不食人间烟火。

光溜的双臂上,扣着一对泛着金光,刻有神秘花纹的古朴臂环,轩辕心锁链上的血红宝石呼应着那对黄金臂环般,散发着淡淡红芒。

东方祁眯着眸子打量着从远走近的女人,目光极快地在她周身扫了一圈,在瞧见那光溜的手臂时,目光沉了沉。

目光扫向中间,在看见那高挑精致的锁骨和坦露的一块白皙的前胸,目光又沉了沉。

目光扫过那傲人的丰满上飞快地掠过——紧束的纤腰,隐隐晃动地修长双腿,光着的小脚还有脚脖处的金色小铃铛,伴随着的她的脚步,一步一响。

待轩辕天音走到身侧,在看到她双腿两侧那高开叉的裙边还有那一动就能看到光溜溜的整条大腿时,东方祁的目光一凝,脸色‘唰’地一下,全黑了。

她穿的是什么鬼玩意儿?

轩辕天音抬眼看了看天上的明月,对着白无常伸出白皙如玉的右手,“借伏魔金刚杵一用。”

白无常双眼泛着精光地在轩辕天音身上扫了扫去,“阿音…本来吧,这金刚杵不能外借的。”话音顿了顿,又抬眼笑眯眯地盯着轩辕天音清冷的小脸,接着说:“不过看在这幅‘美景’前,金刚杵就借你了。”

在袖中抓了一把,再次伸出来时,手里就抓着一个黄金杵,杵身泛着淡淡宝光,轻轻一晃,十二股中发出沉重铃响。

接过伏魔金刚杵,轩辕天音在手心中轻轻转动,恢宏沉重的响声,四处传开,那声音让得所有人心神一震。

“不错,比我家的祭祀鼓好用多了。”轩辕天音满意地勾起唇角,“你们可以退开了,沈夫人也退开吧。”

白无常当先抬步朝亭边的小舟而去,“散开散开,别在这挡着,否则就看不到了。”

东方祁侧头看着亭中低头打量手中的金刚杵的轩辕天音一眼,一言不发地跟上白无常上了小舟。

------题外话------

白衣骚包帅哥头顶着盘大的粉色莲花,精瘦的腰一扭,细长的眼儿一飞,妖娆一笑:呔…看文不收藏,不素好姑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