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二章:禁术,逆天改命!

轩辕天音撇了身后床上的人一眼,又见床边沈夫人感激地看着她,叹了一口气,看向白衣骚包男,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阻碍了?那人不是还没死么?”

白衣骚包也就是白无常一怔,然后笑了笑,“那好,我就等他咽气儿了再动手也不迟。”

“我的意思你没听明白…”轩辕天音摇摇头,右手轻晃,只见一个小巧精致的青铜香炉被她拿了出来,“我说过,你今日带不走他的。”

白无常眯着细长的眼睛看向轩辕天音手中的东西,嘴角一僵,“阿音你要干什么?”

轩辕天音把青铜香炉端端正正地放在床边的小几上,又拿出十枚铜钱,有规律的放在沈公子的身上,才道:“逆天改命!”

白无常神色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轩辕天音,“你疯了?这是禁术!”见轩辕天音理都没理自己,转头看向身后的黑无常,“小黑,还不动手阻止她。”

黑无常平静地看着他,道:“她并没有妨碍公务。”何况…你怎么不动手?

白无常:“……”

东方祁在听到‘禁术’二字的时候,眸中闪过一抹担忧,不过在看见轩辕天音脸色如常,却还是稳了下来,只是一双清洌的眸子,紧紧盯着她。

“天道无极——万法归元,乾坤列阵,阴阳逆转,大若无量,镇魂!”

轩辕天音双手合十,十指快速变换结印,在印决结好后,对着床上气若游丝的人一指,一道金光直指眉心而去,然后快速没入眉心。

沈公子一直躺着的身子一阵剧烈抖动,然后浑身泛出金光,身上的十枚铜钱却在这时齐齐颤动起来,似乎在镇压什么。

抹了一把额上的虚汗,轩辕天音脱力地走近香炉,拿出三炷清香,一拍一翻点燃香头,道:“列代祖先在上,天音虽然知道强行留住将死之人是有违天道的事情,可是此人,天音必须保住,所以,还请列代祖先原谅。”

说罢,就准备把三炷清香插进香炉中。

‘轰轰’——

屋外突然白昼变黑夜,狂风起,惊雷现。

屋内众人皆是一惊。

“天音知道强行改命是禁忌,可是事出有因啊,难道就不能通融一次?”轩辕天音一脸急色,仰头看向上方,其他人却不知道她在跟谁说话。

而屋内却在她话音落后,卷起了狂风,吹得屋中的摆设四处乱晃。

“不管怎么说,这人我是救定了…”轩辕天音抿唇瞪了一眼上方,一把把手中清香狠狠插入香炉中,咬牙道;“我是驱魔龙族第六十五代传人,这个世界就我一个族人,现在我说了算,闹够了就给我归位!”

“无量大若般若法——帝偈!”

‘轰’——

无形威压凭空而起,原本还在跳动的十枚铜钱瞬间安安静静地放在原地不动了,而刚刚起的狂风也消失地一干二净。

做完一切,轩辕天音彻底脱力,脚下一软就朝一旁滑倒下去。

‘唰’——

一道白光闪过,带起一阵凉风。

“额!”

月笙抬起的一只脚停在半空忘记放下,茫然地看着床边的白色身影,他不是在自己身后么?怎么蹿的比自己还快?

而另一边伸出双手没接到人的白无常哀怨地瞪着面前的男子。

——跑这么快干什么?害自己没占到便宜,真讨厌!

东方祁一张清俊的脸绷的微紧,那眉心紧蹙,盯着轩辕天音一张发白的脸,语气又淡又平地道:“你救人从来都是这样不顾自己的?若是这样,还不如不救,免得救活一个,又累死一个。”

轩辕天音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对于他的毒舌,她此时也没有力气跟他反驳,轻喘了几口,艰难道;“…水…”

话音一落,一道紫光闪过。

这次月笙冲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杯刚倒好的冷茶,蹲下后却也不忘瞪了东方祁一眼。

——跑那么快干什么?抢了我的‘工作’!

而东方祁无所谓地让他瞪着自己,一只手扶着轩辕天音的腰,另一只手从容地从月笙手中绕过了茶杯。

“给我。”他说。

月笙僵硬着右手,保持着举杯的动作,一双紫眸抽搐地盯着刚刚还在自己手中,现在却在东方祁手中的茶杯,心里咆哮:啊啊啊啊…他怎么拿过去的?怎么拿过去的?为何我没看清楚?

月笙心里如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脸色扭曲的杵在原地。

轩辕天音就着东方祁的手,猛灌了几口冷茶,才长长吐出一口气儿,道:“记得回去后让你们皇帝给我加银子!”

东方祁看了她一眼,眉心跳了跳,平静点头,“嗯!”

对于东方祁的配合,轩辕天音满意了,转头看向那一黑一白的二人,挑眉道:“哟~二位还在啊?这里没你们什么事儿了,可以走了吧?”

黑无常嘴角一抽,看了一眼大床上面色红润,呼吸平缓有力的沈公子一眼,默默无语。

白无常咬着下嘴唇,期期艾艾地看着轩辕天音,期期艾艾地道:“阿音…我刚来,还没跟你好好说说话,你怎么能赶我走?”妖娆地扭了一下自己的精瘦的细腰,撇了床上的人一眼,“阿音唬人的本事儿真是一套一套的,还真当我跟小黑一样的傻啊…那人只是暂时稳住了三魂七魄而已,时间一到,一样得咽气儿。”

轩辕天音推开东方祁的搀扶,面无表情地看了白无常一眼,淡淡地道:“他要是不会咽气儿,你给脱光了衣服绕阴司城跑三圈。”说罢,目光极具侵略性地上下扫了他一眼。

白无常被她的眼神看得一哆嗦。

脱光啊…

果奔啊…

绕阴司城跑三圈啊……

白无常心下立刻恶寒起来,看向轩辕天音的目光都带着‘你好毒’的意思。

轩辕天音轻哼了一声,转头不再看他,笑话!我违背祖训用了禁术,还能让人给挂了?

“沈夫人…当月亮升空时,把你家夫君抬到院外去晒晒吧……”

------题外话------

其实…我也想看骚包果奔的说!(害羞…)

咳咳…下面要给大家推荐下好友猫儿的文,欢迎点击加收藏哦!

《爷的掌刑女官》文/醉猫加菲

生女不做庄眉蔻,生男不当商逸阳。

十年前,为抢一块坟头,他留给了她一刀,她推他下悬崖。

十年后,他贵为秦王,而她则用一丈红活活打死了他的宠妾

“庄眉蔻,你雀占鸠巢想当王妃的念头简直是昭然若揭啊?”他斜着眼睛问道。

“商逸阳,柏翠楼的凤九可说了,只有她那个百家炕才能睡下你这无能王。我这样的,喊破天叫破地也就只是块盐碱地,当不了婊子,赔不起你这个无能王。”她正着眼睛回答。

“那你先叫几声我听听!”

架空爽文,谋略与智斗齐飞,哼哼与哈哈纠缠,喜欢请收藏,不喜欢请点击!等你来纠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