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九章:他就是右相(卖萌求收)

月笙傻了,轩辕天音怒了。

一道天雷符直直朝月笙丢了过去,‘轰’一声闷雷响,把月笙给劈得外焦里嫩,还没反应过来,又被轩辕天音给捏住,然后砸了出去。

伴随着关窗户的巨响声,还有轩辕天音阴沉地怒骂声。

“滚!你个二货,脑回路到底怎么长的?看见美女洗澡都不知道避嫌吗?”

月笙恍恍惚惚地被砸在了地上,化成人影,摸了一把脸上的鼻血,傻子般的飞到树上,半天没回过神来。

那雪白修长圆润紧致的双腿……

月笙呸地一声把嘴里的草根吐了出来,又摸了摸鼻子,还好,今儿没流鼻血了。

屋内的水声停了,月笙翻身坐起,等了一刻钟之后,化成一道紫光,飞向了屋内。

轩辕天音正坐在铜镜前打理自己一头乌黑的长发,在看见月笙进来后,道:“去叫小二把屋里的浴桶搬出去。”

月笙愣愣地点头,转身去开房。

随后脚步一顿,站在门前,思索:自己干什么要这么听话?这么狗腿啊?

反应过来的月笙,俊脸一黑,正要朝轩辕天音怒吼,却被敲门声打断。月笙黑着一张脸,把门‘唰’的一声打开,在瞧见门外之人时,整个人一愣。

而门外之人也在看见开门之人后,清洌的眸子微微一眯。

“怎么又是你?”月笙诧异开口。

东方祁神色淡淡地看了月笙一眼,不语,只是身后的月影在瞧见月笙那张妖娆的容颜后,嘴巴微微一张。

轩辕天音在屋内听见月笙的声,微微皱眉,问道:“月笙,是谁?”

听到屋内那清冷的女声,东方祁眸中幽光一闪。

月笙转头看向屋内,道:“前几日在黑幽林的那几人。”

轩辕天音整理头发的手一顿,随后道:“让他们进来。”

听到轩辕天音的话后,月笙让开挡在门前的身子,好让门外二人进来,在二人进来后,他却出了门,他可没忘记刚刚那女人让自己去叫小二来搬浴桶的事儿。

东方祁踏入房内后,先是扫了一眼屏风后还冒着热气的浴桶,再看向屋内正把一头青丝扎成马尾绑在脑后的轩辕天音,清洌的眸子微微沉了沉。

“你们来干什么?”轩辕天音转过身看向门边的二人,在瞧见那一身白衣的男人如主人般不客气地走向椅子坐下后,轩辕天音只觉得自己的眼角抽了抽,这么不客气的人,她还是第一次看见。

“送钱。”清清淡淡地嗓音在屋内响起,轩辕天音觉得这声音就如在炎热的夏季,进了空调房内一般,清爽愉悦。

轩辕天音玩味地看着那俊美如神祇的男人,“送钱?”

东方祁点点头,双眼直直看向轩辕天音,淡淡道:“皇上的十公主被妖灵附身。”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眯着眸子打量他,问:“你应该能处理吧?”

“我的法子不温和,十公主年纪太小,受不住。”对于轩辕天音的怀疑,东方祁毫不在意。

轩辕天音微微思索,他说的是十公主,那说明他也一定是朝廷中人,“听说你们的右相是昊天大陆的第一天术师,连他都没办法么?”

东方祁脸色微微怪异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见轩辕天音神色坦荡,并不是故意这么说,心里疑惑,难道她不是天昊国的人?

月影在东方祁身后,一张俊脸也古怪地抽了抽,想开口说话,却想起这女人那一张嘴可是厉害得很,他还是不要说话去招惹她的好。

见轩辕天音眸光清澈的看着自己,东方祁缓缓道:“我就是右相。”

轩辕天音整个一怔,他就是右相?能当丞相的人不都是些老头子么?果然电视剧都是骗人的啊……

“要我出手,费用可不低。”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道,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件事儿,既然他是右相,那么把关系处好点,自己想要问轩辕宗的事,不就简单轻松了?

想到此处,那清冷的眸子立刻软了几分,看得东方祁和月影心里一颤。

这个女人又在打什么主意?

东方祁无视那双眼睛里的明亮,提醒道:“皇室不缺钱。”

轩辕天音白了他一眼,废话不是,她当然知道皇室不缺钱,眼珠微微一转,点头道:“成交,什么时候去?”

“现在。”见她点头答应,东方祁缓缓起身,朝身后月影吩咐道:“下去备马车。”

一听要坐马车,轩辕天音小脸一绿,急声道:“不必了。”

东方祁挑眉疑惑地看着她,轩辕天音轻咳一声,起身道:“不必备马车,准备一匹马就好。”

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东方祁点头,“月影,去备一匹马。”

月影点点头,立刻出门备马去了。

轩辕天音小脸微微扭曲,自己不会骑马,月笙总会吧,而且…她应该不会晕马吧?

“走吧。”轩辕天音纠结着自己到底会不会晕马,却没有发现一旁东方祁打量自己的目光。

悦来客栈外,月影牵着一匹黑色骏马等在门口,轩辕天音拉了拉身边的月笙,小声问道:“你会不会骑马?”

月笙疑惑地看着她,点头道:“会。”

轩辕天音松了一口气,继续低声道:“那待会你骑马载我去皇宫。”月笙嘴角一抽,目光怪异地看向轩辕天音,在看见她那张微囧地小脸,紫色眸子微微一闪,笑道:“原来你不会骑马啊,哈哈哈…”

“啊…”还未笑完,月笙腰间一痛,痛呼声,引来前面东方祁和月影打量目光,而轩辕天音已经淡定地收回了狠捏他腰间嫩肉的小手,面无表情地朝前面走去。

月笙摸着腰间发疼的地方,低咒声:“该死的女人。”

轩辕天音淡淡地站在马前,无视马车旁二人的目光,等月笙跨上马背后,就在月笙的手,翻身坐到前面。

东方祁眸光闪了闪,转身进了马车:“走吧。”

坐在马背上,轩辕天音紧紧靠在月笙胸前,道:“你慢点啊,别把我摔下去了,否则…”

月笙满脸黑线,真想把这个女人扔下马去,不会骑马还这么嚣张,月笙恨地牙痒痒。

“你就不能坐好么?你这么坐,被摔下去也是活该。”月笙瞟了一眼身前侧着身子坐的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把月笙的腰再抓紧了几分,没好气地道:“你是猪啊,我穿的裙子,怎么坐好?”

月笙一噎,目光扫向那白嫩嫩的大腿,还有大腿上的短裙,心里腹诽道:谁让你穿这么短的裙子的。

马车内,东方祁静静地闭着眼睛,长而密的睫毛轻轻颤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车外月影疑惑地看了一眼紧闭的帘子,他怎么觉得主子的心情不怎么好呢?之前不是还好好的么?奇怪。

月影摇摇头,一挥马鞭,赶着马车朝皇宫而去……

------题外话------

唉哟…这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减?从哪里断了…

(PS:看在绯月又超标的份儿上,姑娘们~求收留啊,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