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八章:当街扒光皇子

昊天大陆的格局比较单一,除了天昊国,就只剩下一个隔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的龙昊国,虽然两国隔海而治,却又互相不通消息,导致虽然两国人民都知道海的对岸有另一个强大的国家,却不知道那对面的国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

也并不是说两国君主没有互通商贸的意思,而是那片大海太过危险,除了最强大最神秘的神龙女神,恐怕还没人能安然无恙的渡过海去。

轩辕天音一路慢慢步行于山间,倒是了解了整个天昊国的国贸风情,而对于那轩辕宗的事,却是知之甚少的,只听说那轩辕宗在海上的一处仙岛上,整个天昊国里,唯一清楚轩辕宗的就只有一个人,听说那人是轩辕宗宗主最喜爱的大弟子,也就是天昊国的第一天术师且还是一个权倾朝野,手握重权的右丞相。

轩辕天音在心里微微想了想,她去京城又多了一个任务,除了找到那狐狸精,还要找个机会去见见那个右相。

微微皱眉,想了想,昨天那地缚灵说那右相叫个什么来着?

东方…?啊,想起来了,叫东方祁。

把手里吃剩下的大饼丢掉,轩辕天音拍了拍双手站起身来,看了眼天色,此时大概是下午2点左右,走了快半个月的山路了,这段日子,她就没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全是往那些小河里一跳完事,虽说是夏季,可不洗热水澡,怎么也会觉得不舒服。

“睡了半个月的野外,今天还是快点到京城吧。”轩辕天音一边嘟嚷着,一边从轩辕心锁内拿出一道符纸,往自己身上一贴,念叨:“天道无极——神行千里。”

刚刚还在山间站着的人,就如一道疾风般,刮向远方。

天昊皇城在天昊国建国后,由第一代始祖皇帝取名为——皓月,虽说很多人都喜欢把皇城叫成京城或帝京,但是皇城里的本地人去习惯喊皓月城,祖祖辈辈都这样叫,是以想改都改不过来。所以,凡是听叫这里的叫法,就能分别出是不是本地人士。

皓月城里繁花似锦,如今正当夏季,整个皓月城都被一种妖异的蓝色花朵覆盖,而这种花,也是天昊国的图腾,名叫月玲花。

城内最繁华的街道中央矗立着一栋宛如皇宫宫殿般金碧辉煌的酒楼,是整个天昊国最好的皇家酒楼——皓月楼。

皓月楼的天字一号房内,一白衣男子倚窗而坐,透过虚开的雕花红木窗,正好可以看见皓月城的四条主街。

“主子,听下面的人来报,最近几日都没有看见当日在耀城里那个奇怪女子。”月影看着自家主子的侧影,即使同为男子,也不由在心里赞叹了一声。

白衣男子手里捏着一个精致小巧的白玉杯,即使是极品的白玉杯,也被这男子那修长白皙的手指衬托得黯淡不少。轻轻在三指间慢慢转动着白玉杯,对于身后月影的话,恍若没有听见般。

月影瞄了瞄那风华绝代的侧影,试探问:“主子,您说那女子是不是不会来皓月城了啊?”

“她来了。”

清清淡淡的三个字,带着一丝凉意,却并不让人觉得寒冷,反而如在炎热夏季,一道冰泉划过心间般的舒畅感。

月影点点头,原来她来了啊……

她来了?

月影一愣,不解的看向自己主子,想问主子怎么知道她来了,结果却发现那坐在窗前几有两个时辰没动过的主子,此时已经缓缓站了起来,并且伸手完全打开了窗户。

月影眼睛一亮,立刻伸出脖子朝楼下看去。

果然是来了呢,那一身奇怪又不成体统的装扮,这整个天昊国,也独此她一家了吧,不过…月影皱了皱,那女人身边的锦衣男子,他怎么就觉得背影如此熟悉呢?

轩辕天音一进京城,心情就很烦躁,因为自己的一身衣服,街上所有人都对她行了注目礼,且还一直没从自己身上拿开视线,而现在,轩辕天音的烦躁已经升了几个阶段,进入了暴躁期。

原因无他,就因为自己面前这一脸欠抽表情的男子。

轩辕天音原本是想一入城就找个客栈休息的,哪只刚入城没多久,就被眼前这个一副欠教训的二流子给拦住了。

虽然她现在很暴躁,但是也不妨碍她看出来这眼前的二流子一身名贵的服饰,显示是一个皇城里的纨绔二世祖。

“看小姐的打扮不像天昊国的人,敢问小姐可是偏远部落的族人?”二世祖一张姣好的脸上挂起一抹风流笑意,只不过那微微泛黄的肤色,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后遗症,且那一双浑浊的眼睛,冒着绿光直勾勾的盯着轩辕天音那超短裙下的一双修长白皙的双腿。

轩辕天音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声音像是腊月天里的寒冰一样冷,“滚开,狗眼不想要了?”

被轩辕天音这么一骂,那男子不怒反喜,“嘿~美人脾气够辣,爷就喜欢够味儿的女人。”说罢还一副‘老子就是大爷’的表情,伸出右手想去摸摸那冰冷娇艳的小脸。

也不见轩辕天音有什么动作,那男子却如被人大力踢了一脚般,咕咚一声儿,朝后摔了一个四仰八叉。

“大胆。”那二世祖美人没摸到,反而摔了个跟头,立刻一恼,坐在地上就朝身后几个随从喊道:“给本皇子把这个女人绑了,带回府去,本皇子要好好教教她当街殴打皇子是什么样的罪行。”一声令下,身后几个彪形大汉立刻一脸凶相的朝轩辕天音走去。

而街上的众人立刻害怕的躲到了一边去。

“哎…这姑娘要倒大霉了,什么不好,偏要撞见了这二皇子。”

“嘘,小声点,不然待会二皇子连你也一起抓走。”

轩辕天音小脸阴沉,听着周围人群的议论声,心里冷笑一声,感情这欠抽的二世祖还是个当朝皇子。

“给本皇子绑了她。”那地上坐着的二世祖还在叫嚣着,“别弄花了她的脸啊,小心点绑。”

本以为有自己这几个彪悍的侍卫,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美人是手到擒来的事儿,结果,他这边刚叫嚣完,那美人已经在转瞬间摔翻了自己的彪悍侍卫。

是摔翻啊…

那二世祖惊恐了,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是怎么把五个体型彪悍的大男人给徒手摔翻的。

那五个侍卫被轩辕天音一记过肩摔给摔得半天爬不起来,而轩辕天音却阴沉着一张脸,走近那地上坐着的二皇子,一脚就踹了过去,边踹还边骂道:“殴打皇子的罪行?姐现在才算是殴打皇子,懂不懂?傻比。”

被一顿猛踩的二皇子顿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反了,反了你了,竟然敢公然殴打皇子,本皇子要治你死罪。”

“罪你妹啊罪,长得一脸欠抽相就别怪出门被人揍。”轩辕天音脚不停,那早就暴躁的情绪爆发了,“还皇子?就你这样的皇子,我要是你妈,我生下来就把你掐死得了,免得出来丢人现眼…一看就是精虫上脑的货,你妈生你时,是不是把孩子丢了,把胎盘给养大了,滚…你个逗比。”骂完最后一句,心里的火气也消得差不多了,右手轻轻一晃,一道黄色符纸出现在手中,冷冷地看了一眼地上被踹得鼻青脸肿的皇子,道:“精虫上脑,就脑子不清楚,让你醒醒神去。”左手朝地上那猪头轻轻一指。那本来还在地上呻吟的猪头,突然觉得浑身一凉,随后街上爆发出女人们的惊叫声。

“啊…”

“哎呀…讨厌,居然把二皇子给脱光了。”

“呀呀,要长针眼了。”

轩辕天音嫌弃地看了地上那被扒光的白猪一眼,“就这种身材还敢到处寻花问柳,丢人。”右手符纸轻轻一晃,泛出金光。

那二皇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一声清冷的声音。

“天道无极,风神借法,九龙缚鬼之定身咒——定!”

然后整个人脑子一空,等再回过神来之后,就惊恐的发现,自己被一股强大的法术给硬生生的定在了城门城墙上,且自己还没穿衣服。

‘哗’——

随着二皇子凭空消失,整个大街上的人群都轰动了,一个强大的天术师大人打了二皇子,不仅打了二皇子,还把二皇子给脱光了衣服,给定在了城墙之上。

轩辕天音心情愉悦地拍了拍双手,淡定的朝着城内客栈走去,至于之后会不会有麻烦,那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了,大不了在皇帝要治罪的时候,直接告诉皇帝,她姓轩辕,相信皇帝不仅不会治她的罪,还得把她当祖宗给供起来。

而街上闹得这一出,皓月楼里天字一号房内的二人也看得清清楚楚。

月影整张俊脸微微扭曲,大张着嘴巴,哆哆嗦嗦地道:“她…她打的那人是二皇子吧?”

“嗯。”白衣男子清淡的应了一声。

月影嘴角抽搐地继续道:“主子,她把二皇子的衣服扒光,还把二皇子给定在了城墙上…这…”

“月影。”白衣男子依旧站在窗前,明亮清洌的眸子紧紧注视着楼下那潇洒走掉的背影,“去把禁卫军拦住。”

“啊?”月影一愣,不懂主子为何要拦下禁卫军,那女人打了皇子,被禁卫军抓了就抓了呗,何况那女人那么凶残彪悍,禁卫军去抓她,只怕最后倒霉的还是禁卫军呢。

“去。”

淡淡的一个字,带着丝凉意,却意思坚定明确。

月影身子一抖,立刻转身出门,“是,月影立刻就去。”

不理会身后的动静,白衣男子手执白玉杯,周身气息犹如雪山上的寒冰,清洌却又圣洁,常年淡淡的眸子里,却闪过一抹极淡的笑意,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不过那笑意只一瞬就消失不见,好看的眉峰微皱,回想起刚刚那女人的一身装扮,眸子里闪过一抹不悦。

穿得如此暴露,也难怪会惹得二皇子去调戏她。

------题外话------

绯月这几天来喊得简直是口干舌燥啊,姑娘们…跪求点个收藏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