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六章:除旱魃

林子边缘四周,被人用铜线和铜铃布了阵法,地上到处散着已经破旧的符纸,轩辕天音打量着阵法,看来这阵法并不是那悲催的天术师布置的,应该出自另外之人的手,否则以那位炮灰般的天术师那浅薄的道行,这阵法恐怕早就破了。

跨过铜线后,轩辕天音立刻感觉到一股极重的阴气扑面而来,右手轻轻一晃,拿出伏魔棒,“心锁,找到目标。”

轩辕心锁上的红宝石立刻红光一闪,幻化出零星红点,朝着密林飞去,轩辕天音也随即跟了上去。

那零星红点在林子里七拐八绕,终于带着轩辕天音停在了一处被灌木遮住的山洞前,然后在空中转了转,飞回了轩辕天音手腕上的心锁里。

看来就这里了,果然好重的阴气和湿气。

轩辕天音面色沉静地打量被灌木遮挡住一半的洞口,拿出一只古铜色的摇铃,对着洞口轻轻一晃,摇铃发出‘叮叮’的脆响声,就在轩辕天音继续摇第二下的时候,那山洞里传出类似野兽般的嘶吼声,随着嘶吼声响起,还传来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

轩辕天音边晃着摇铃,脚步边慢慢朝后移动,双眼紧紧盯着山洞,不出片刻,只见那山洞中走出一赤着上身,披头散发的男子,看那身形,应该还是个壮年男子。只不过当他慢慢抬起头来时,就看清那一张脸上惨白得无一丝血色,嘴中伸出两颗尖尖的獠牙,还有那双眼睛呈暗红色。

看清了它的模样,轩辕天音心里多少有了谱,看这旱魃模样应该刚刚成型不过十年,灵智还未开,只是凭着本能去害人吸血。

那旱魃在洞口脚步一顿,似乎是闻到活人的气息,暗红色的双眸从他出来后,就一直紧紧盯着轩辕天音,想扑上去,却还是有点犹豫,因为它本能的察觉到,那个活人身上有它觉得忌惮的东西。

轩辕天音见旱魃停步不前了,微微皱眉,这旱魃怎么回事?

旱魃不动,可不代表轩辕天音不会动,现在正是阳光最强盛的时候,杀旱魃也最为有利,若是待太阳稍稍偏西一点,这林子里可再也照不进阳光了,那么旱魃身上的阴气便会加重,实力也会提高,虽然不是打不过,但至少她会麻烦不少,而她,最讨厌麻烦。

是以轩辕天音见旱魃不动,她当先朝旱魃走了一步,而那旱魃见她靠近,竟然往后退了一步,轩辕天音眸子一缩,看来这旱魃马上就要开灵智了,竟然能察觉到危险,她害怕自己再靠近,那旱魃会直接转身逃回洞中,那洞中常年不见阳光,又能培育出旱魃,肯定是个养尸之地,若真让它逃进去了,自己收服它又会更麻烦一点,随手掌一翻,当先打出一道符,弹向洞口,“天道无极——太上封魔阵,结。”

只见金光一闪,那旱魃身后的山洞口被一层金色结界给挡住了。轩辕天音正欲朝旱魃走去,哪料那旱魃似乎知道自己回不了洞中了,直接转身朝另一边跑去。

擦!

轩辕天音低咒一声,它居然就这么跑了?

眼中金光一闪,“瞬间转移。”

轩辕天音原地消失,下一秒突然出现在旱魃面前,挡住了它逃跑的路,旱魃见没路可逃,当先大吼一声,朝轩辕天音扑了过去。

‘嘭’——

一声闷响带着电击声传出,轩辕天音直接一伏魔棒抽在旱魃身上,旱魃被伏魔棒的力量,打得倒退数步,那惨白泛青的身上,出现一道像是被烧红过后的铁棒烙过的痕迹一样。

虽然看似旱魃落了下风,但是轩辕天音拿着伏魔棒的右手也是一麻,毕竟旱魃的力量异常的大,就连轩辕天音都觉得自己刚刚那一棒,像是打在一座铁壁之上的感觉,那反弹的力量,把她右手震得一麻。

旱魃稳住身形后,周身泛出黑气,黑气是养尸地中集结百年的阴气,寻找人沾到一点,都会立刻被阴气侵蚀。

轩辕天音手腕上的轩辕心锁在黑气冒出来时,也发出淡淡金光,那金光就如一层保护罩,把轩辕天音整个人给笼罩了进去,有了心锁的隔离结界,轩辕天音再次朝旱魃扑去。

林中传出激烈的打斗声和野兽般的嘶吼声,震得整个山林都是一抖,山林不远处的村庄内,所有人都听到了这恐怖的叫喊声,人人都惨白着一张脸,在家中默默祈祷,祈祷那位大人,能彻底收服了那林中的怪物。

轩辕天音飞身踩在树枝上,一道天雷符朝着旱魃扔去,“天地玄黄,天道无极——五雷轰顶。”

随着她话音一落,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传出惊雷声,五道庞大的紫色雷电朝旱魃劈去。

一道天雷阵可劈不死旱魃,旱魃是僵尸的一种,早已修出不死身,所以当天雷降下后,轩辕天音紧跟着又一道天雷符扔了过去,并且把天雷符改成了天雷镇,那天空中,一道接着一道的紫色雷电,不要钱似的朝着旱魃劈去。

一时之间,整个山林中,电闪雷鸣宛如末日。

见劈得差不多了,轩辕天音收回手中的伏魔棒,双手抬起,十指交错,一个接着一个手印变幻,口中轻轻念道:“天地玄黄,天道无极,万法归元,乾坤五行,阴阳历转,九幽开启——红莲业火,焚身灭。”

‘嗷’——

被天雷劈的奄奄一息的旱魃周身冒起熊熊业火,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被业火烧得满地打滚,却怎么也扑灭不了身上的业火。

轩辕天音翻身下了大树,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被红莲业火烧得满地打滚的旱魃,轻声道:“我不知道你死后为什么会被埋在养尸之地,不管是无意也好,故意也罢,既然你已经成了旱魃,那么抱歉,我只能除了你,以免你再到处害人,反而给自身增加更多的业障。”

从心锁内拿出一个小型播放器,轻轻按下按钮,那小小的播放器里,立刻传出一阵佛音。

听着佛音,轩辕天音靠在大树上,轻轻闭上眼睛,神情是悲是悯。当一曲佛音放出完,地上的业火也渐渐消失,而旱魃已被烧成灰烬。

‘哗哗哗’——

旱魃灭,雨降。

干旱了数年的好旺村,终于迎来了第一场雨。

那是希望之雨,也是生命之雨。

------题外话------

求收啊求收啊,绯月这几天是天天在喊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