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五章:干旱的百年老村

轩辕天音出了黑幽林,在林外三十里处的一个城镇里买了一些必备的干粮后,又转出了城镇,独自一人行走在山间,朝皇城而去。

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更不喜欢别人把她这身超短裙配靴子的装扮当耍猴般观看,所以,轩辕天音在买完该买的东西后,直接一个瞬间转移闪到了无人的郊外。也不是她没钱换一套这里的衣服,只是轩辕家的女人对衣服、鞋子、化妆品这些东西都异常的挑剔,绝对不会因为别人异样的目光去委屈自己,换上自己不喜欢的服饰。

至于她为何一直步行于山间,怎么不买匹马来代步去皇城,难道要让轩辕天音告诉别人,她其实不会骑马吗?当然,也许你们会说,不会骑马可以雇辆马车啊,这个主意确实不错,她也真的这么干过,不过不到一分钟,这姑娘就一脸铁青的下了车,甚至想一道天雷符丢过去,把那马车给劈得稀巴烂。

为什么呢?

因为这位轩辕家的传人,她竟然晕车,还是晕马车……

言归正传,轩辕天音在山间赶路,其实心情也不错,在以前那个世界,出门不是跑车就是飞行器,而且,保护罩中的城市里,并没有像这样的自然花草,全是人工培植,且数量不多,除了高耸入天际般的大厦,就是网状般架在空中的桥梁和隧道,还有到处可见的机器人和模拟花草背景屏。

轩辕天音深深吸了一口含有草木清香的空气,看着天上湛蓝的天空,眯了眯眼睛,如若不是别的什么原因,她其实很愿意一直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的。

烈日当空,正午时分。

山坡上,轩辕天音望着下面升起袅袅炊烟的小村庄,清澈明媚的眸子里有一丝金光闪过。

也许那小村庄在别人眼里是一片炊烟袅袅,安静祥和,可是在轩辕天音的眼里,整个村庄上空都被黑气笼罩,彷如末日后的残景,令人心生寒气和一丝绝望。

右手轻轻一翻,一个印有某国际知名品牌LOGO的白色粉饼盒出现在轩辕天音手心中。

她要补妆?当然不是啦,那外表虽然是个小巧精致的粉饼盒,其实内里另有乾坤。乃是一个微型的罗盘,这罗盘可不是迷路时用来找方位的,而是靠着刻在罗盘中央那道符来搜索一切邪气而用的。

轩辕天音看着手中不停转动的罗盘指针,嘴角淡淡地扯了扯,“这世界还真是走到哪里都是鬼魅啊。”把罗盘收回心锁内,面色不虞地横了那山脚下的村庄一眼,抬步朝山下村庄走去,边走边自语地说:“这个‘清洁费’我该找谁要呢?麻烦。”

好旺村——原本是个有几百年历史的老村庄了,头几年村里突然闹旱灾,地里的粮食都给渴死了,家里有壮年的汉子都收拾上包袱去了外面谋生路,好好的一个百年老村,变成了全是老人和孩子的村庄,整个村里,都靠家里的女人在山上养蚕过活。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打量村口处的木牌,心里叹了一口气,那玩意儿不除去,这村肯定是旺不起来了,白瞎了这名字。

“什么人?”

刚刚跨过村口,轩辕天音就被一群人给围住了。

看了看围住自己的这些人和他们手里的拿的‘武器’,轩辕天音有些哭笑不得,那扁担和扫帚,还有砍柴刀什么的,真的有威慑力么?

人群中,多数是老人和半大的孩子,其中还有几个妇女,都警惕的看着她,轩辕天音默了默,开口道:“我只是路过的,想在这里歇歇脚而已,你们不用把我当坏人。”

“看姑娘的模样打扮甚是怪异,怎会路过此处,咱们这村儿可偏僻的很。”人群中一位老者拨开前面拿着武器的孩子,警惕地盯着轩辕天音。

这位老者应该就是村里的村长了吧?

轩辕天音的一身衣着在二十六世纪来说的确是很平常,但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就颇为大胆且‘豪放’了,更不要说这样的老旧村落。

“我是准备去京城的,但是身上没有钱,只能步行过去。”轩辕天音解释道,那老者看轩辕天音虽然语气清淡,但周身气息高雅,不像是什么坏人,遂让村民放下了武器,犹豫道:“姑娘,咱们村里简陋,恐怕不适合姑娘歇脚。”

轩辕天音淡淡一笑,道:“我连野外都睡过,难道你们村里比野外还简陋吗?老大爷,我一个姑娘家,自然不可能是坏人的。”

见她这么说,其他村民都渐渐放下警惕,却又好奇地打量着她,其中更有胆子大的孩子围着她看了又看。轩辕天音都性子出奇的好,任他们打量。

“二虎子,走了,把这位姐姐带去你家找你娘吧。”那老者点点头,朝围着轩辕天音打转的几个孩子喊了一声。

“哎,好勒。”一个长得颇为机灵的男孩应了一声,歪着脑袋看着轩辕天音,说:“姐姐,村长让你去我家,你就跟我走,我娘做得烙饼可好吃了。”说完推开人群,朝轩辕天音招招手,示意她跟上自己。

轩辕天音笑了笑,跟上那叫二虎子的小男孩,一边好奇打量整个村庄。村里好多年都没有来外人了,其他孩子都新奇的跟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询问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看着那一双双亮晶晶的眼睛里带着好奇和向往,轩辕天音心里微微一涩,而一旁的村长虽然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庄稼人,但是却极为敏感地察觉到了轩辕天音的变化,朝她和善地笑道:“姑娘别介意,咱们村里的孩子从来没有见过外面来的人,所以好奇了点。”

“我怎么会介意,他们都很机灵。”轩辕天音笑了笑,眼睛在四周扫了扫,似好奇般问道:“村长,为何村里连一个成年男子都看不到?”

村长轻轻叹了一口气,黯然道:“前些年村里闹了旱灾,饿死了不少人,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谋生路了,只剩下我们这些年纪大走不动路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

“为何旱灾了闹了这么久?我从其他地方过来时,都没有发现有旱灾的情况啊,你们可有联系官府请求帮助。”轩辕天音眸中微动,语气关切地问道,村长摇摇头,似有难言之隐,犹豫地看了看轩辕天音,半响才轻声道:“姑娘,你歇完脚,趁天没黑之前就离开吧。”

“为什么?”轩辕天音停下脚步,意味不明地看着村长,村长脚步跟着一顿,双眼带着惊恐地看了看四周,小声道:“不是老头子我非要赶你走,只是…只是咱们村里闹鬼啊,老头子不想害了你。”

“闹鬼?”轩辕天音嘴角冷冷勾起,她当然知道闹鬼,还不是一般的‘鬼’,“官府里不是有天术师么?他们就没派人来?”

村长摇摇头,一双浑浊的老眼里带了一丝绝望,苦笑道:“如何没有,当初派了一位天术师大人来,可是当晚那位大人就死在了那个东西的手里,官府也给京城里上报过,可迟迟等不来另外派来的天术师了。”

轩辕天音微微蹙眉,当初官府派来的天术师只有一位,按照城镇府衙的规格,那个被派来的天术师肯定如耀城里那个白衣女子一般,实力定然是不够,又仅仅只派了一个来,肯定是只有送死的份儿,这村里隐藏着的那东西,可不是寻常货。

轩辕天音打量着村庄,心里思忖着,若是不除了那东西,这个村里的人,只怕最多一年时间,都得死。“村长,你们半夜可是经常听到类似野兽的叫声?”

村长一惊,“姑娘怎么知道?”

轩辕天音面色不变,她现在已经在村内,却感觉不到那东西藏身的地点,但是这些村里的村民,应该能知道点线索,朝村长笑了笑,道:“那村长可知道那叫声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村长苍老的脸色划过一抹恐惧,却还是点点头,朝村庄后面指了指,道:“之前村里有人去过那片密林,密林中一个山洞,说是声音从那洞里传出来的。”说完惊疑地看了看轩辕天音,接着道:“官府派来的那位天术师大人也是死在那片林子里的。”

轩辕天音点点头,朝村长笑了笑,道:“那可否麻烦村长找个人给我带带路,我想去那山洞处看看。”

“姑娘不可啊。”村长大惊,急急地劝道:“凡是去个那片林子里的人都死了,从此再也没人敢靠近那林子了。”

“不怕,若是不除了那里面的东西,你们村里恐怕得一辈子闹旱灾了。”轩辕天音摇头,“那林子四周被布了法阵吧?若不是那法阵,恐怕你们村里的所有人都已经被那东西给害了。”

“姑娘是天术师大人?”听轩辕天音如此说,那村长面色一喜,轩辕天音摇摇头,“我不是天术师,我是驱魔师。”

驱魔师?

村长一愣,他活了一辈子,还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驱魔师,村长有些犹豫,“这位…大人,你可知道那林子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当初那位天术师大人都不能确定那东西的真实身份,这…”

轩辕天音淡淡地看了一眼密林的方向,吐出两个字,“旱魃。”

“旱魃?”村长微微疑惑,见轩辕天音如此肯定,询问道:“旱魃是什么妖怪?”

旱魃在古代神话中被描述成身长二三尺,头上长眼睛的怪物,但是轩辕天音口中所说的旱魃却是另一种旱魃鬼,属于僵尸的一种,死后身体不腐,坟头不长草,且有水汽渗出,旱魃出现的地方,方圆千里都得闹旱灾,只是这村里的那只旱魃,刚刚成型不久,又有法阵镇压,所以也只是这个村庄四周闹旱。

轩辕天音翻手拿出一道符,朝密林方向一扔,那黄色符纸立刻化成一道金光,直直朝着密林中而去,片刻后,密林里传出一声野兽般的吼叫声。

“大…大人…那怪物平常这个点是不会醒的,想来是被您的那道符给惊醒了吧?”村长听得那旱魃的吼叫声,吓得老脸一白,连整个村里的人都被吓得不敢出门了。

“村长,不用找人带路了,我找到它的位置了。”轩辕天音收回视线,刚刚那道符是追踪符,只要知道那旱魃的具体方位,她就能准确找到它。“你让村里所有人都呆在家里,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知道吗?”

村长哆嗦着点点头,看了看轩辕天音,感激道:“大人,您一切小心,感谢大人帮了我们全村的人啊。”

轩辕天音朝密林走去,边走边朝村长挥手,道:“不用感谢我,等我收拾了那旱魃回来后,你们不要收我的落脚费就行了。”

------题外话------

再次大呼:求收求点击求评论求带走求抚摸…什么都求了哈!(打滚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