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章:月笙

漆黑的天空布满点点泛着冷光的星辰。在黑夜里的树林,没有一丝光亮,显得更加的阴沉,夜风吹过,树林里的发出‘沙沙’声,犹如庞大的巨兽在林间缓慢的穿梭。

“天地玄黄,天道无极——火神祝融借法,燃。”

轩辕天音离开耀城后,一路拘魂捉小妖问路,朝着皇城而去,见天色已晚,自己又处在荒郊野岭,只能借宿在这片林子里。从耀城走到这里,她也借此询问过拘来的小鬼问过一些更详细的情况,奈何人间自成一道,像这种在荒山野岭晃荡的小鬼小妖也不甚清楚这人间之事,只不过,她却留意到,凡是拘来的小鬼或小妖,对于那轩辕神女都是一副敬畏模样,且整个昊天大陆都无人再姓轩辕,以此‘轩辕’这个姓氏,在这里被称为神的姓氏。

轩辕天音冷冷地撇撇嘴,看来自家那掉到这里来的先祖,倒是混得不错。不但混得不错,且还开宗立派过,那什么轩辕宗就是在她之前掉落在这里的先辈所创建的,据说还是这片大陆上一个非常超然的宗派。

轻轻蹙着眉头,轩辕天音背靠一棵大榕树,往面前火堆里,随手丢了一根枯枝,心里暗暗思忖,是否要去那什么轩辕宗里看看,也许在那什么宗门里,可以找到一点关于先祖的线索。

“咦?这里居然有个女人?”

低哑的声音在原本安静的林子中响起,轩辕天音微微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火堆前方十米处,站在三个妖异的男人,或许也不能称他们为‘人’。

“真是没想到,这片黑幽林里,还有女人敢在此过夜的。”

那三‘人’中,一穿着紫色锦袍的俊美男子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轩辕天音,那邪肆的双眼内闪过一抹精光,就像饿狼看见猎物的表情。

很明显,站在三‘人’中间那紫袍男子是做主之人,两边二‘人’即使那嘴中都快流出晶莹的口水,在没有中间紫袍男子发话,也不敢朝轩辕天音扑过去。

轩辕天音淡淡的看了三‘人’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也只是一眼,便能让她瞧得清楚那三人的原身是什么。

紫袍男子微微蹙眉看着那淡定坐靠在树下的奇装女子,如此淡定的神态,可不像普通女人啊。特别是她刚刚看过来的那一眼,眸光虽然清淡,但那眼神里的不在意,却是极为明显。

轩辕天音不理也不动,而十米外的三个男子也不动,一时之间这片空林地间,出现了极为怪异的气氛。最后还是那紫袍男子忍不住了,试探开口询问:“姑娘独自一人呆在这林子里,也不觉得害怕么?”

轩辕天音头也不抬地给火堆里添了一把枯枝,淡淡道:“为何要害怕?”

那紫袍男子眉心跳了跳,继续看着她道:“这林子在夜间可是会闹鬼的。”轩辕天音默默点了点头,不答。紫袍男子更是肯定了心中猜想,又道:“不仅林中闹鬼,还时常有精怪出没。”

“嗯,看见了,我面前不是正好有三只么。”轩辕天音抬头看着他,面上神色一片沉静。那三人皆是一怔,随后紫袍男子半眯着眼睛,打量着轩辕天音,“看来还真是遇见高人了,姑娘可是天术师?”虽说是询问,但是语气却已经肯定了,若不是天术师,这女子如何能这般大胆的夜间逗留此处,不过…紫袍男子心思微转,就算是天术师,也没有这么从容的气态,毕竟这黑幽林一到夜间,阴气和妖气就会大涨,即使是道行高深的天术师都不敢托大的一个人逗留此处,而天昊国中最强大的几位天术师,在他们族群里也是被大家所知道的,可不包括有这么一位漂亮的女子。

轩辕天音也不在乎那紫袍男子的打量,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天术师。”拍了拍手里的灰,指向火堆的另一边,又道:“坐下来说。”

三人:“……”

这女人是什么表情什么语气?明知他们三个是妖物,却还能如此气定神闲的让他们三个坐下来说?她是艺高人胆大呢?还是天生愚钝无知?

紫袍男子当先一笑,从容朝轩辕天音指的地方走去,边坐下边惊奇的打量她,“有意思,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样有意思的女人。”顿了顿,又道:“你的气息闻起来的确不像那些天术师,但却给了我一种莫名的危险感觉。”

轩辕天音挑眉看了他一眼,还别说,越是妖力高深的妖,修出人身就越美丽,这紫袍男子的面容妖娆俊美,却不含一丝女气,这面容,也当得妖界男子的佼楚了。

那紫袍男子一笑,说:“我的感觉从来没有错过。”轩辕天音点点头,诚恳说道:“的确,动物的直觉一般比人更准。”

紫袍男子嘴角一抽,这女人说话可真直接,好歹自己现在还是个人形,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还说动物的直觉……

“女人,你叫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人界跟黑幽林的约定?”紫袍男子疑惑地望着轩辕天音,“什么约定?”轩辕天音问。

殷红的嘴角勾了勾,紫袍男子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慢慢地道:“自然是太阳落山之前,这片林子不可有人类出现,凡是出现在这里的人类,不管是寻常百姓也好,还是达官贵人也罢,或者天术师,都得受到惩罚……”

“哦。”轩辕天音点点头,“现在知道了。”

紫袍男嘴角又是一抽,这女人怎么感觉油盐不进的?

“那你现在是要惩罚我?”轩辕天音定定看着他,“你是这林子里的老大?”

“你这女人的脾性够淡定,我喜欢,惩罚就不必了,不如留下来当我的一个小宠物如何?”紫袍男朝她眨眨眼,意味深长地说。

“小宠物?这提议不错。”轩辕天音面色不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突然问道:“现出原身给我看看。”

紫袍男被她这一眼,看得背脊一凉。

他敢肯定,这个女人嘴里说的小宠物绝对不是说的她自己,而她那一眼的意思,莫非她在说自己?

“你猜。”想知道自己的原身,那你就自己猜。

轩辕天音无视他那微微得瑟的小眼神,自顾自说般,“我似乎记得我身上带了雄黄酒的。”点点头,看着他,微笑:“你要喝么?”

“……”紫袍男眸光微微一沉,半响,沉声问:“你怎么猜到的?”

轩辕天音无聊且毫无优雅的打了一个哈欠,懒懒道:“老远就闻到一股腥味儿了。”又指了指之前跟在他身后,此时却蹲在十米外大树下的二人,道:“他们刚刚可是一直张着嘴对我流口水呢。”啧啧了两声,继续说:“那一嘴的哈喇子,大张着嘴,连两颗蛇牙都露出来了,还有那偶尔伸出来舔嘴角口水的舌头,啧啧…那分叉的信子,傻子都知道是什么东西能有的。”

紫袍男嘴角抽搐,似乎被如此丢脸的属下弄得尴尬不已,眼角狠狠瞪了那边树下的二人,正视轩辕天音,说:“你这女人说话可真不中听。”

轩辕天音耸耸肩,问道:“你叫什么?快要化蛟的紫蟒也倒是难得。”紫袍男整个人一震,脸色猛地一变,眯着眼睛警惕地看着她,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他的确是快化蛟了,人类中高强的天术师也能算到,若是化蛟期间被人打断,不仅他化蛟会失败,连一身修为也得散得一干二净,这种事,怎能让他不警惕。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我自然也不会告诉你。”轩辕天音看了他一眼,丝毫不在意他阴沉的脸色,“别紧张,放轻松,我对你的内丹可不敢兴趣。”

“月笙。”紫袍男面色变了几变,但还是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她连化蛟后的内丹都知道,还如此坦然的说出来,就是为了消除自己的戒心,既然她说对内丹无意,这点他还是能察觉出这话的真假的,“你呢?”

轩辕天音不答,却突然对他道:“灵蛇化蛟时伴有天雷降下,你确定你抵得过那九道天雷?”月笙神情微微一沉,“抵得过如何,抵不过又如何?我若不尽力拼一把,就只能一辈子做个这黑幽林的妖。”

轩辕天音默了默,天地灵物若想飞升,只有这样,抵得过就鲤鱼跳龙门,抵不过就在天雷下飞灰湮灭,蛇若想成龙,过程必定是艰难的,先化蛟再成龙,可普天之下,又有多少蛇能蜕皮化龙的?

抬头看了看天色,东方天际已经开始泛白,轩辕天音慢慢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灰,淡淡道:“你化蛟之时,我会再来。”定定看着他,“我可以助你化蛟,也可在你化蛟后帮你成龙,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月笙神色大震,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她刚刚说什么?她可以帮助自己抵挡天雷,还要助自己化龙?

一人一妖静静对视,半响,月笙声音不稳地问道:“什么条件?”‘化龙’这两个字,对他诱惑太大。

“在你化龙之前,一直跟随我,化龙之后,你自可离去。”她要在这里寻找那狐狸精,还要找出轩辕家的祖先为何巧合的来到这里之谜,之后的路,肯定危险重重,身边自然需要助力,而他,就有资格和能力成为她的助力。

“你想收服我?”月笙脸色难看。凡是修为高深的妖,都不屑被人驱使,他自然也一样。

轩辕天音摇摇头,道:“不,这只是一场交易。”

月笙眸光浮浮沉沉,脸上神色不停变换,似在想着什么。

“你凭什么肯定能助我化龙?”月笙问。

轩辕天音看着他,淡淡道:“这世上唯有我可以。”

挣扎半响,月笙点点头:“可以,但我不是你的奴隶。”

东方天际之上破出第一丝金色阳光,轩辕天音整个人笼罩在金色阳光中,身形如梦如幻,红唇微微勾起一抹笑意,即使是月笙见惯了各种妖界的美人,也觉得那些美,在这个女人面前也要暗淡失色。

“你不是我的奴隶,在你化龙前,你是我的战友,是同伴。”

月笙失神的看着那抹妖娆的身影走向密林的前方,在她快要彻底离开自己的视线时,大声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轩辕…天音。”

远处传来清冷的女音,淡淡地的回转在密林之中,而说话的女子,却早已不见踪影。

月笙神色震惊的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喃喃低声:“轩辕…天音吗?她居然姓轩辕…难怪她说这世上唯有她能助我化龙,若是她…自然是可以的…”

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天色大亮的天际,朝着那被阳光渲染的金色浮云,月笙突然一笑,轻声自语:“昊天大陆时隔千年,终于再次降下神女了呢…那群老家伙们若是知道了,只怕连睡觉都不安稳了吧”不过他可不会把这个消息散发出去……

------题外话------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哟喂……

求收藏求评论求点击求带走,什么都求,更是打滚求抚摸了喂…。

姑娘们,还等什么?快来看看哟(捂脸——羞涩遁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