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楔子:消失的驱魔师

“三姐,快来救命啊,你要再不赶来,你弟弟我可就成了咱家祠堂里的牌位了啊。”

二十六世纪,华夏帝国国安部灵异犯罪科科长办公室里,轩辕天音阴沉着脸色看着手腕上泛着淡淡金光的轩辕心锁,这是轩辕家族每个直系血脉都配有的空间容器,还能依靠轩辕家的血脉开启传音的功能,刚刚四弟传音求救就是它发出来的。

在心里低咒一声,轩辕天音打开办公室的语音器,那边刚接通,就冷声道:“在顶楼给我准备飞行器,三分钟后我就要。”不等那边回话,直接关了语音器,抬起右手看着那泛着淡淡金光的轩辕心锁,道:“心锁,找出阿澈的正确坐标。”

古朴的轩辕心锁链上一颗血红色的宝石突然发出红光,随着红光流转,一条细细的红色光线直直射向西北方的天际。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看着那红光指引的方位,拿起一旁的外套转身出门。

西北方魔鬼黄沙域——二十六世纪的世界,因为二十四世纪初的世界大战,整个地球上的生态环境被核武器毁坏,人类城市都被保护在隔离罩内,罩内罩外完全是两个世界,隔着透明的隔离罩,里面是鸟语花香,外面却是岩石黄沙。

幽暗封闭的地宫里,轩辕天澈嘴角抽搐,双手依然保持着印决的姿势看着面前的古老的锁妖阵,转头无辜的看着身旁的一个面无表情的俊美男人,小声儿道:“阿景,怎么办?锁妖大阵的威力在慢慢减弱,若是我三姐再赶不过来,咱们几人可就全得栽在这里了啊。”

“别怕,我在。”那面无表情的俊美男人冷冷地吐出几个字,虽然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但是那双漆黑深邃的双眼在扫过身边苦着一张脸的俊秀男子时,闪过一抹罕见的温柔。

“嘿,我说姬小四,干咱们这一行的,早就把生死置之肚皮外了,死在这么庞大的地宫里,也不算亏。”站在轩辕天澈另一边的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上,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冒着精光打量着面前古老的封印阵纹,“你们说这里面到底封印着什么东西?盗了这么几年的墓,老子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诡异的玩意儿。”

轩辕天澈摇摇头,也看向前面的封印阵,“我也不清楚,不过看这个墓里的文字应该是殷商时期的,那个时代可是神魔混乱的时期。”说着苦笑一下,继续道:“若不是我刚刚放神龙撞坏了封印阵,那里面的东西也出不来。唐小三儿,我看这次咱们也许真得交代在这里了。”

那吊儿郎当的男人也就是唐小三儿对着轩辕天澈翻了一个白眼,骂道:“滚你丫的,要不是你刚刚放神龙,咱们早就被之前那怪物给吃了。”见轩辕天澈还是哭丧着一张脸,大大咧咧地道:“我说姬小四,你跟阿景好歹还是两口子死在一起,兄弟我可是一个人呢,还别说,你们轩辕家的守护神龙真是杠杠的,连这种厉害的封印大阵也能给撞破,哈哈哈……”

“那当然,神龙是我们轩辕家的绝招呢,也就是小爷我因为是血脉变异者的原因,像咱们家里,除了家里的女人有灵力外,其他男人都是没有任何灵力的,更别说召唤神龙了。”说起自家的神龙,轩辕天澈的脸上总算有了笑意,就在他正欲再说什么时,那面前的封印大阵突然发出一股强烈的白光,封闭的地宫中,突然刮起一股诡异的狂风。

“快退,那里面的东西要出来了。”轩辕天澈大喊一声,拉过身边的二人急急朝后面退去,随后右手捏决,一个闪着白光的结界出现在三人的周围,堪堪挡住外面那阵强烈的狂风。

‘咔嚓’——

一声脆响,封印大阵上出现了无数裂痕,随着一声长啸,整个封印大阵发出刺眼的白光,刺得三人不得不闭上双眼,接着一声巨响爆炸开来。

“哈哈哈哈……我总算出来了,哈哈哈……封印了我数千年,我还是出来了……”

刺眼的白光渐渐消失,连同着那股诡异的狂风也逐渐归于平静。轩辕天澈三人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前面破碎的大阵,只见残破的大阵中央站着一个身穿白色锦袍,容颜异常妖魅的男人,更让三人目瞪口呆的是,那妖魅男子身后四处散开的数条毛茸茸的白色尾巴。

“嘶…”轩辕天澈倒抽一口凉气,我的个娘哟,那封印阵里封印的居然是只妖啊,而且看那男妖周身的气势,他敢用轩辕家七千年的名誉做赌注,那绝对是一只妖力强大的妖怪啊。

“是你们三个凡人把我放出来的?”那男妖轻轻拂了拂衣襟,侧头看向轩辕天澈三人,那妖魅细长的眼睛只是一眼,就看得三人整个身体一麻。

轩辕天澈吞了吞口水,试探问道:“你到底是什么妖?”

“妖?”那妖孽脸色不快的挑了挑眉,“我就这么像妖么?”

不是妖是什么,你那身后的尾巴是当摆设的啊!轩辕天澈嘴角微抽,当然,这句话他可不敢这么说出来,又不是嫌自己活得太长。

“咦?你的气味儿让我觉得很熟悉。”那妖孽眯了眯细长的眼睛,抬步朝轩辕天澈三人走去,三人见他走了过来,脚步慢慢的朝后面退了退。“哈…哈…我身上的气味儿是香水味儿呢,大众牌子,很多人都有的。”轩辕天澈吞了吞口水,干笑着往后退,开什么玩笑,万一这妖精是被小爷的祖宗给封印在这里的,要是他闻到了熟悉的血脉气息,那小爷不就死定了。

妖孽皱了皱眉,“香水?”依旧朝着轩辕天澈走去,香水是什么东西他不知道,但是这人身上的气息让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个人。

“不要靠近他。”一直沉默的纪恒景面无表情的挡在了轩辕天澈身前,双眼警惕的看着走进的男妖。

“一边去。”那妖孽轻轻一挥手,不仅结界破了,连最强悍的纪恒景也被他打了出去,摔在了不远处的地上,轩辕天澈脸色猛地一变,对于轩辕天澈而言,打自己不要紧,尼玛敢打小爷的男人,小爷会跟你拼命。

“靠!小爷不发威,你还真当老子是病猫不成,老子的人也是你能打的?”轩辕天澈怒了,什么害怕什么千年妖精现在在他的眼里那完全都是浮云,双手抬起,十指交错,一个个复杂的手印在轩辕天澈的手里慢慢形成,本来准备过来抓轩辕天澈的妖孽一怔,然后双眼死死盯着他手上的印决,喃喃道:“果然是…不过怎么是个男子?”

轩辕天澈才不管这妖精愣不愣神呢,对战期间你要愣神是你的事儿,小爷该出手时,还是要出手的。

“临兵斗者皆正列在前——诛邪!”

一声低喝,轩辕天澈头顶上空出现一阵金光,随即一声嘹亮的龙吟声儿响彻整个封闭的地宫。

金光渐渐消失,一条巨大的金黄色五爪神龙盘旋在上空,正是轩辕家族的守护神龙,随着轩辕天澈口中的‘诛邪’二字一落,直直朝着那妖孽而去。

“哼!你的灵力还太弱,这样的神龙根本伤不了我。”男妖右手轻抬对着直冲而来的巨龙轻轻一指,一道白光从指间射出,直直冲向飞来的神龙。

‘嗷’——

神龙发出巨大的龙吟声,跟那束白光碰撞在一起,半空中发出巨大的响声,震得整个地宫都是一阵摇晃。

轩辕天澈目瞪口呆地看着半空中渐渐消失的神龙,大喊道:“喂,神龙…回来啊。”

“你灵力太弱,神龙一击之后自然也就消失了。”那抱着双手站在原地的妖魅男人挑眉看向轩辕天澈,“啧啧…真是没想到,驱魔龙族居然败落成这副模样了啊……”

听得那男妖挑衅的话,轩辕天澈气得狠狠瞪着他,要不是自己是男子,哪用得着他在这里得瑟。

“是吗?阁下在遗憾驱魔龙族的败落,不如我跟你讨教讨教。”

清冷的嗓音突然响起,对持的三人一妖齐齐一怔。

随后轩辕天澈俊秀的脸上划过一抹欣喜,双眼四周寻找,大喊道:“三姐。”扫视一周也没瞧见自己要找的人,轩辕天澈也不心急,只要知道三姐到了就彻底放心了,“三姐啊~你总算赶来了,你再不来弟弟我可就真的死了……。”

“哼!”冷哼一声,清冷的嗓音再次响起:“天澈,一会我再跟你算账。”

那妖魅的男人在第二声儿响起时,立刻抬头看向墓顶,只见粗大的石柱上,一身着短裙的冷艳女子静静地立在上面,淡淡地看着自己。

“我说怎么味道这么大呢,原来是狐狸精。”轩辕天音一眼便瞧清了那妖魅男人的原身,四处打量了地宫的布置,眯着双眼若有所思。

那妖魅男人在听见‘狐狸精’三个字的时候,整张妖魅俊美的脸一黑,他这辈子最讨厌别人叫他狐狸精,而这个女人那语气,那眼神简直让他忍无可忍。

轩辕天音轻轻翻下石柱,也不看那黑着一张脸的狐狸精,她其实来了有一会儿了,见那狐狸精根本没有伤人的心思,所以她一直没出手,这会自然也不担心他会突然出手了,反而若有所思的走进那残破的封印大阵,细细打量。

“狐狸精,你到底犯了什么事儿,被这么强大的阵法给镇压在此处?”轩辕天音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的碎石,眼神都没瞟身后一眼。

“老子不是狐狸精。”妖魅男人整张脸黑如锅底。轩辕天音斜眼打量了他身后一眼,毒舌道:“哦?那你身后那几根毛尾巴是什么?买狐皮大衣赠送的围脖?”

“噗呲!”——

后面的轩辕天澈和唐三儿闷笑出声儿,连一直面无表情的纪恒景嘴角都明显的抽了抽。

轩辕天音可不管你脸色好不好,收回视线看向封印阵的祭台,问:“殷商时期的文字,从祭文上可以看出是殷纣王时代的。”转头看向妖魅男人,“你不会是妲己吧?被镇压前顺道去了趟国外做了变性手术?”

“夙离。”妖魅男人咬牙道,轩辕天音挑挑眉,不解的看着他,“老子叫夙离,夙离,不要叫老子狐狸精。”

“好吧,夙离,看在你刚刚没有下杀手的份儿上,我给你一次机会说出你的来历,也许我可以考虑放了你。”轩辕天音点点头,语气依然是淡淡的,只是那话,就不怎么好听了。

那叫夙离的狐狸精果然脸色一沉,冷哼一声:“就算我被镇压了数千年,你以为你能收服得了我?”

“试试不就知道了。”轩辕天音淡淡的看着他,手中一根伏魔棒凭空出现被牢牢的握在手里。

夙离沉着脸看向轩辕天音手中的伏魔棒,“果然是驱魔龙族,…的血脉,真是让人讨厌。”周身白光闪起,那身后的几条尾巴凌空飞舞般,就连头顶上都出现了一双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原本还是漆黑的眸子变成了金黄色,瞳孔也从小圆点变成了一竖细线。

——半妖状态。

“出去打,这里空间太低。”轩辕天音左手捏决,口中念道:“瞬间转移。”

一道白光闪过,刚刚还站在原地的身影已经凭空消失,连带着轩辕天澈三人也一起消失。

夙离皱眉看了看上方,眼中闪过一抹犹豫,随即周身化成白光团,直直冲向墓顶。

离开了阴暗黑沉的地宫,轩辕天澈狠狠的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拉过纪恒景和唐三儿两人退到一个安全距离,随手布置了一个保护结界,跟二人解释道:“别看我三姐是个美娇娘,打起来可是异常凶残的,咱们还是躲远点,免得被误伤。”

另外二人看了看头顶上空交战的一人一妖,异常默契的点了点头,的确很凶残,那飞沙走石的阵仗,简直太吓人了有木有,难怪东方轩辕家能成为四大古老家族之首,这回他们是真的服气了。

轩辕天音收回伏魔棒,眯着眼睛打量前面的那一身笼罩在白光中的身影,“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刚刚交手时,她就发现这狐狸精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的妖气,反而他周身的气息跟神龙有点相似,神龙是神物,所带的龙气更是天地间最正气的气息,为何这被封印在锁妖阵中的狐狸精却带有这种气泽?

夙离细长的眼尾轻轻一挑,这女人倒是精明,“你可曾知道青丘?”轩辕天音蹙眉看着他,青丘?《山海经》里面的青丘?不可置信的看着夙离,“你是青丘的九尾白狐?”怎么可能?东荒之中的青丘,那是上古时期的神话故事。夙离嘲讽的一笑,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天际,道:“现在可还有青丘,还有九尾白狐一族?我…”话未说完,远方天际突然传出惊雷声,黑压压的雷云朝着这边而来。

轩辕天音皱眉看着那方天际处的雷云,心里一紧,这不是正常的雷云,雷云之上她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而夙离在看见那雷云时,一张妖魅的俊脸早已阴沉如水,金色的眸子中有恨意闪过。

“这雷云有古怪,既然你不是妖,我也不必收服你,你走吧。”轩辕天音收了伏魔棒,看着夙离道,她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夙离朝她古怪一笑,“离开?你觉得我走得了吗?凡是有她神迹在的凡世,我都逃不掉。”

“谁?”轩辕天音紧紧盯着他,她有预感,接下来的话,肯定是个异常惊天的秘密,“你说的那人是谁?”

“人?”夙离仰天大笑,双眼看着已经到来的雷云,摇头道:“她不是人,能引动天罚降临的,会是人么?”说完,也不理会轩辕天音,身影直直扑下雷云下方,那乌黑的雷云里,似有天雷在翻滚。

‘轰隆隆’——

惊天雷鸣朝着夙离直直劈下,而夙离周身泛起白光,不动分毫,“你以为灭杀了我,就能掩盖你当年的错误?你若能杀我,当年也不会镇压我数千年之久,杀了我,你就算已经消失天地间,也一样有孽报相随,你逃不掉天道的惩罚。”

天罚之雷依然不停歇的朝着夙离劈去,似乎不把他劈得灰飞烟灭就不会罢休一样,轩辕天音站在不远处,皱眉看着一切,在看见夙离身上的光晕被彻底劈散,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后,轩辕天音脸色一沉,低咒一声‘该死’,右手轻轻一晃,一道符咒出现在掌中。

“天地玄黄,天道无极,大日金刚罩,去。”

符咒化成一道金光朝着那降下的天雷而去,轩辕天音身影闪动也朝着夙离而去,本来轩辕天音是打算救下夙离后就不管了,哪知异变突起,那重伤着不能动弹的夙离去突然朝轩辕天音扑去,接着半空中出现一个黑色的空间漩涡,夙离在轩辕天音惊疑的目光中,朝她魅惑一笑,“咱们现在得逃命去了,谁让你刚刚帮我挡天雷的?现在天罚也瞄上了你,你只能跟我一起离开这里了。”

而地面上,轩辕天澈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男狐狸精抱着轩辕天音跳进了那突然出现的空间黑洞中,随着二人的消失,连带着天上的雷云也跟着消失不见踪影……

“三姐啊……你怎么跟那狐狸精一起消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题外话------

开新坑了开新坑了……

又开一新坑,想想我也是蛮拼的o(╯□╰)o

那啥…该喊的口号还是要喊起走哈~来啊来啊,有钱的捧个钱长,没钱的捧个人场啊,新鲜刚出炉的文啊,姑娘们,看一看啊,看一看啊,看过若是还喜欢的,请点击收藏啊……

当前第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