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73 虎毒不食子

林远富的确算是彻底转运了。

原本他被牵连进一件大事儿中,险些不能脱身,公司周转不灵,周围的人都想着林土豪这次算是要栽了,便纷纷对他敬而远之。当然,也有的想要趁火打劫,毕竟林远富手上还握着不少资源,低价买入也是不错。

大家就等着林远富着急的那一天,谁知道,人家老神在在,压根儿就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公司会出问题。

江水一色的楼盘顺利开盘,一看价格,却硬生生地提到了惊人的地步,江州市中心最好的楼盘也不过这个价,而林远富的江水一色尽管算是山清水秀的,可到底是地理位置不优越,这地段,算得上是郊区了,哪里卖得上这个价!

——这,只是不知情人的想法。

知情人知道林远富不知道哪儿走的运,请了一位风水大师,以改天换地之能,硬生生将一块阴煞之地,改造成了大好的风水福祉!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阴阳相和太极大格局,可不是普通的风水福祉能够比得上了!

如此,林远富的江水一色,自然成了炙手可热的大楼盘。

再加上林远富在最短的时间内,要求改动设计图纸,将原本的中高端楼盘改成了全高端楼盘,普通的高层电梯楼变成了豪华公寓楼一层一户级别,加大投资力度,同时提高价格,甚至让公司的下属们还以为自家老总是不是失心疯了。

结果最后的销售结果,却比原定计划的销售总额,超出了百分之五十,还不包括湖中心那几套别墅的价格。

这几套别墅,其实也不能称为别墅,因为林远富在提高了整个楼盘的档次之余,原本策划的别墅,也变成了直接出售土地,主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爱好在这块地上修建别墅。而别墅与别墅之间的距离很远,中间又有树林相隔,所以对楼盘的总体风格并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而且,这几套别墅,因为最接近在改造完成之后,称为新的气场结穴点的小湖泊,受到的风水庇佑也是最大的,价格被炒得很高,最终是以拍卖的方式卖出,江州不少隐形富豪都悄悄出手,普通的亿万富豪简直只有干瞪眼的份儿,拍卖场纯粹就成了比拼财力的地方。

最后成交的价格高得惊人,林远富赚得盆满钵满,却没有忘记自己最大的恩人元师傅。

他先是给元师傅送去了一张卡,那天同行的刘师傅与弘延大师也包了一个红包,不多却在于心意。

而在拍卖会开始之前,他心念一动,直接将整个楼盘位置风景最好的一块地,挥手送给了元师傅!

他不傻,在尝到了甜头之后,深刻感谢到结交一位大风水师是多么的重要。

而且元师傅本领多大!没看见那位鼎鼎大名的云阳刘师傅也这般推崇吗?哦,还有弘延大师!

刘子川的名号是林远富后来打听出来的,知道这位大师的事迹之后,增加的却是元师傅的筹码。

如今结了福缘,接下来有事求上门去,对方才不好拒绝。

这是为商之道。

林远富的礼物送到元晞面前的时候,元晞眉头都没皱一下。

刚刚下山的时候,也许因为家中的困境,还苦恼了一下钱的问题,但在赵升之后,家里境况改变了,也不缺钱了,她又本就不是一个挥霍的人,自然对钱这种身外之物,不看重了。

倒是那块地,让元晞好奇了一下。

住在自己亲手改造的风水楼盘中,感觉似乎不错?

送礼物来的人,是林远富的秘书,眼尖地看见元晞在翻那块地的相关资料,便连忙谄媚道:“我们老总吩咐了,如果元师傅想要现在就修房子,我们这边立马就可以出图纸动工!”

元晞想了想:“也好,不过,房子可以由我自己设计吗?”

她有自己的爱好倾向,别人理解不来,与其交给被人,不如自己动手。

秘书先生愣了愣,却连忙点点头。

这些问题在他看来,当然都不算问题,反正老总下吩咐,无论这位元师傅有什么要求,都必须满足!

接下来,元晞花了两天的时间,来设计自己想要的房子。

翻阅了一些网上的图片,结合自己心中所想,元晞亲手勾勒了一幅建筑图,不过,只是外观。

她到底不是专业人士,那些专业的设计图,她也画不来,还要交给别人。

她的画儿倒是交出去了,却让收到画儿的人狠狠震惊了一把!

林远富请来的人,是江州大学专攻古建筑复原与设计的老教授,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加入了学生的建筑公司,想要提携学生后辈,当然不亲自出手,只是偶尔提点几句。

就算这样,有了这位老教授的挂名,这公司的生意非常的好,出道没几年就算是业界一流了,过硬的素质也让人信赖,不然一心想要为元师傅准备最好的林远富,也不会找到这家公司。

原本公司的设计师还有些腹诽,说不知道哪里来的不懂行土豪,专业的东西就交给专业人士好了,干嘛横插一脚,非要自己设计,平白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

可设计好的画儿送来之后,他们却看呆了。

这飞瀑流水、山水人家的,岂不是仙境?

公司的设计师一眼就看出来,这栋别墅建筑融合了传统古典建筑的精髓,以及现代风格的特点,以水墨画的特点打造出了一栋独特而又创新的建筑,简直让他灵感顿生,好似有一道新的大门在他面前缓缓展开。

不仅如此,这幅画,还被过路的老教授给看见了,顿时惊为天人。

心心念念要挖掘天才的老教授,一心想要找到这位设计者,几番周折,最后还是被林远富拦下,似是而非地说了几句,将元晞说成是位隐富,才算是绝了老教授的心思,也为元晞减去了不少的麻烦。

元晞倒是不清楚,她只知道自己的设计图送过去之后一个星期,就有人送来的室内图纸,经过她的要求改动几次之后,才算是敲定下来。

工程火热朝天地开展,可要到收房,再加上装修,恐怕也都是明年的事情了。

元晞也不着急,她继续优哉游哉地上自己的课,偶尔与弘延大师刘子川小聚一番,祁静然找过她两次,也没有忘了有时周末去周老那里一趟。

一日,周老似乎是憋不住了,终于向她问起了,关于席景鹤的事情。

“我那个外孙儿……说喜欢你,不知道小晞你……”周老又是尴尬,又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自然是吞吞吐吐的。

元晞一愣——这事儿,席景鹤告诉周老了?

周老见元晞的脸色并不像是意外的样子,便叹了口气:“看来他是已经告诉你了。”

元晞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我……与他不适合。”

周老苦笑:“小晞你是个好女孩儿,是我的外孙儿……”

“不!”元晞突然道,开口之后连她自己都惊了一下她的激动。顿了顿,平复了一下语气,元晞以寻常的轻淡口吻解释,“周老您知道的,我是风水师,五弊三缺必犯其一,不适合与任何人在一起,所以……”

更何况,她还有生死劫,活不过二十二,又何必在感情问题上纠葛呢?

“原来如此。”周老神情复杂,心里对元晞还有些愧疚。

其实也是他在听到元晞告知五弊三缺之后,他脑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阻止两人在一起,不是为了元晞,而是为了自己的孙儿。

就算席景鹤这个人,有些过于狠辣,但他对自己唯一的外公,是绝对没得说的。

周老口口声声说自己外孙儿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可到底是疼他,不愿意看到他因为和元晞在一起了,而承受不能承受之痛。

这样的想法有些自私了,周老知道,却无法避免,只能对元晞报以愧疚。

“既然如此,阿鹤那边,我会好好与他说的。”原本还在犹豫不决的周老,也算是彻底下了决心,要让席景鹤断了心思。

元晞看了周老一眼,真心实意地道了声谢。

京城。

席景鹤并不知道,他一心想要推成站在自己身边的外公,因为元晞的一句话,已经彻底改变了阵线。

他坐在京城会所的包厢内,看着自己父亲与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毫不顾忌地打情骂俏,那副伉俪情深的模样,看得他恶心作呕,亏得强大的自制力,才能够安然坐在这里,只是目光冰冷,扫也不愿意扫那个女人一眼。

如此,仿佛玷污了他心中神圣的母亲!

也不知道母亲当初是什么眼光,竟然死心塌地地爱上了这么一个男人!

其实席子易并不如儿子心中的那般龌龊不堪,只是一个花心风流的老萝卜。年过五十的席子易保养有方,看起来不过四十出头,正是男人的黄金年龄,有着成熟男人的沧桑魅力,又有富家公子的风流倜傥,难怪能将身边那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大美人,迷得死去活来的。

在男人的魅力方面,席景鹤倒是赶不上自己的父亲。说到底,也是他不愿意。

按照他的说法,他的父亲就是一只老孔雀,恨不得在全天下的女人面前开屏,展示自己的魅力,然后繁衍后代,只是做事儿太恶毒遭了天谴才只生了他这一个儿子,没能够做到乾隆皇帝似的四处留情,到处留种,动不动就是流落民间的“公主”“皇子”什么的,算是给席景鹤解决了一大患。

“父亲,时间不早了,若是无事,我就先离开了。”虽然心里已经对这个老男人作出了千百般弄死他的计划,可面上,席景鹤还是保持了对席子易的恭敬。

席子易笑呵呵地抬起头来,看着儿子:“你知道,你二叔也来中国了吗?”

席景鹤眯了眯眼睛,心底一片阴冷:“这倒是不知道。”

“呵呵,那家伙,以为做得隐蔽,却全然在我的掌控之中。”席子易翘起一条腿,放在自己的另一条腿上,得意洋洋的模样像极了老流氓。

席子易此人虽然多情风流,但手段却是不折不扣地狠辣,想当初他最小的一个弟弟,也是他父亲,席景鹤的爷爷最宠爱的小儿子,因为对族长之位动了心思,被他亲自动手除去。

同胞亲弟弟跪在他面前哭得涕泗横流求他放自己一码,他都能冷笑着下了手,用一条绳子勒死了自己的亲弟弟,最后被老父亲看见,连带着把席家老族长都给气得病瘫在床上,脑中风,说不出话来,没几年就去世了。

当时家族中流言蜚语很多,席子易却毫不顾忌名声,直接进行自己的铁血手段——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最短时间内将家族的所有权利收在了自己的手中,开创了属于他的时代,可谓是一代枭雄。

这样的性格,撇去风流多情的那一部分,倒是与席景鹤有些相似了。

不过席子易的二弟,就算惧怕这个冷血无情的大哥,也仍然对家族族长的权力动心了,才会在暗处搞了不少小动作,还自以为高明,没有任何人发觉。

孰知,这完全是席子易在把自己的弟弟玩儿得团团转。

席子易又心不在焉地跟席景鹤交代了两句,才看着他离去,挑眉一笑。

不知何时,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西装的年轻男人,一张面瘫脸,冷冷道:“老爷,已经办妥了。”

“嗯,是吗?”席子易将手放在身边女人白嫩的大腿上,轻轻揉搓着,脸上露出无良的笑容:“咦?似乎忘了告诉我的亲爱的儿子,他离去的那辆车上被他的二叔派人动了手脚?”

他嘴上这样说着,可面上却一点儿也不着急。

年轻男人面无表情道:“老爷,是要告诉少爷吗?”

席子易装作思考了片刻,哈哈大笑摇着头:“如果我席子易的儿子连这点灾难都避不过,那还有什么资格算作是我的儿子?!真正的王者,都是要经过鲜血的磨砺,才能站在最顶端!现在没有战争让他练手,他二叔倒是勉强够格!”

席子易的脸上闪烁着冷酷残忍的光芒。

他就如同古时的帝王,对儿子无任何亲情,要的只是一个合格的继承者,一个未来的帝王。

席景鹤坐上车,刚刚出了京城会所,就觉得不对劲。

他总觉得席子易那老东西瞒了他什么事情,刚刚的一番话,似乎话中有话……

你二叔来了中国……

“不对,这车有问题!”席景鹤突然道。

驾驶座和副驾驶座的他的下属被吓了一跳:“上车的时候检查过了,应该没有问题啊?”

席景鹤却十分确认,自己这辆车肯定有问题。

幕后凶手他不用猜就知道是谁,除了那个一心想要至他于死地,断了席子易老家伙的香火的二叔,背后,恐怕也少不了席子易老家伙的推手。

若不是他,就二叔那种蠢货,能接近得了他的车?

不过没关系,他是不会死的。

老家伙一直想要用这种方式来磨练他,训练他成为最合格的继承人。可是老家伙,你是否想过,等我真的大权在握,又怎么会容得下你的存在?

一山不容二虎——这个道理,可是你教给我的。

我会将你教给我的东西,一一奉还在你的身上。

席子易,等着吧。

席景鹤的判断是没错的。

半个小时后,席景鹤的车子失控,刹车失灵,连着撞了三两个车,眨眼间便酿成了特大交通事故。

后座的席景鹤就算早就预料,稳住身子,且系好了安全带,却也不免被翻滚的车子带得整个世界天旋地转——

悄然间,挂在他脖颈间的,用红绳绑着的一枚铜钱,从衣服里面滑落了出来。

……

周老将铜钱递给外孙的时候,席景鹤很是不解。

“外公,我对收藏可没有兴趣,你把这钱币给我干什么?”他漫不经心地不愿意收。

周老却硬是塞给他,一边絮絮叨叨说着:“这是晞晞送给我的八卦铜钱,说这是辟邪钱,能够逢凶化吉,消灾解难的,外公虽然不信这些,但这东西的确是个好东西,挂在身上有个念想也好!”

那时候周老还不知道席景鹤对元晞有意。

“元晞的?”

“是啊,元晞,你见过几次的吧,总是来家里的那个女孩儿,与你外公很投缘来着,我送了她一架琴,她便赠与我了回礼,就是这枚铜钱,呵呵。”周老没有注意到席景鹤的古怪表情。

席景鹤心里一动,想着这铜钱原本是元晞的东西,便没有那么推拒了。

收下铜钱之后,他还专门让人用红线将这枚铜钱编成吊坠,挂在脖子上,惊呆了他的一众下属,以为席少这是中邪了。

席少当然很清醒,他只不过觉得,在摩挲着这枚铜钱的时候,似乎能够感觉到那个女孩儿的温度。

如此,他便心甘情愿地将这枚铜钱挂在自己从未佩戴过任何首饰的脖子上。

……

席景鹤的座驾是安全性极高的宾利,车身在大马路上连着翻滚好几圈,其中还撞上了其他的车,整个车身架子还是完好的。

可是车内的人就没有这么抗摔了,坐在前面的席景鹤的两个下属受到了最大的冲击,安全气囊弹出撞在两人的脸上,车内鲜血迸溅,两人生死不知。

而后座的席景鹤,从他衣领内悄然滑出的铜钱,在黑暗中闪烁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半昏迷状态的席景鹤,似乎听到浩淼空间不知处,飘来的“叮”的一声金属脆响,亘古悠长,久久不散。

席景鹤出事的消息,很快送到了席家老二的手上。

席老二看到这则几分钟前才从京城传达过来的消息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那精明得跟只老狐狸的侄子,就这么轻易地中了暗算?

吩咐归吩咐,真的派人去做了这件事之后,席老二心里也是清楚,席景鹤是不可能这么简单就中招的,如果真的是这样,恐怕席景鹤小时候就夭折了。

所以,他顶多算是因为斗不过老大,就整整他儿子,父债子还嘛,心里出出气也是好的。

但是现在,成功了?

据说席景鹤的座驾宾利外壳撞得不成样子,他的两个下属当场死亡,而席景鹤正被送往医院,生死不明。

“哈哈!哈哈!”席老二反应过来之后,大笑着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恨不得蹦跶一圈以表示自己的心情愉悦。

虽然他不知道计划到底是怎么成功的,这只能说明老天爷都在帮他!

如果老大的唯一一个儿子死了,那家族中的长老,恐怕就要站在他旁边了!

一个连子嗣都没有的族长,凭什么稳坐族长之位?他可是有三个儿子的!

尽管席老二不愿意承认,可他的三个儿子,是的的确确,加起来都比不上席景鹤的一根小指头的。

可是,有儿万事足,原本族内就因为席老大只有一个儿子的事情,而议论不已,现在这小子又出事了!

高兴不已的席老二,已经兴奋地开始策划接下来的计划,到底自己要如何才能坐上族长之位了。

至于席景鹤并没有当场死去?没关系,派人去弄死就行了!

争权夺利的大家族中,悄然显露的是封建时代的皇权之争,无父子无兄弟,只有权力。

现在的席家,又何尝不是如此?

席家早年移牵海外,保存了世家的完整实力,又经过上百年的发展,抓准了资本发展的先机,成为了资本世界中的一老牌大家族,暗中能量与罗斯柴尔德也相差不远,只是要低调更多,只有在历史的蛛丝马迹中,才能找寻到席家的资料。

席家隐于暗处,堪称帝王,族长之位就好比古时候的皇位,难怪一群人争得头破血流。

可惜,席老二的愿望注定要落空。

席景鹤几乎是在被送到医院的同时,就清醒了过来。

医生护士还推着移动床位走着,他突然坐起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席景鹤并未惊慌,沉着淡定地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并无任何外伤。

“先生,请你躺下,虽然你现在并无任何明显的外伤,但我们仍然需要带你去做一个身体检查……”

年轻医生的话,在席景鹤的冰冷目光中渐渐消声。

席景鹤幼时接受继承人训练的时候,便经常受伤,所以他现在可以很清楚地判断自己是真的没有受一点伤。

只是保险起见,他住进了VIP病房,接受了全身检查。

检查结果一切正常,甚至是健康得过分。

在这个时间内,席景鹤已经知道自己的两个下属都已经死在了这场车祸之中,脑部受到重大撞击,当场死亡,但是坐在后座的他,却毫发无损。

席景鹤皱了皱眉,冰山似的精致又冷冽的脸庞,看得旁边小护士一脸绯红。

“出去。”席景鹤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心情。

小护士哆哆嗦嗦走了出去。

病房内安静下来,席景鹤靠在床上,却是扯出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铜钱。

如果那不是幻觉的话……

席景鹤低头便看见,那枚品相精美完整的铜钱,不知为何,中间裂开了一条细细的缝,他轻轻一捏,铜钱便断成两半。

外公说,这是晞晞送给他的,可逢凶化吉,消灾解难。

想起上次元晞告诉自己的,她是一位风水师。

“想不到,是你救了我。”席景鹤低下头,脸上出现了难得的温柔。

“咚咚”病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席景鹤抬起脸,神情冰冷,看着几个穿着警服的人走进来,漠然无波。

“先生您好,我是来调查今晚在……”为首的人,一边说着,一边摸出证件。

话还没说完,身后病房大门就鱼涌而入十几个黑衣大汉。

名贵的西装也遮掩不了他们身上的壮硕的肌肉,和再明显不过的亡命之徒的气息,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背后掏出两把沙漠之鹰。

部队出身的罗翔打包票保证,这群人不是特种兵就是国际佣兵出身,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条人命!

他的目光随之落在病床上悠然自得,却依旧尊贵如帝王的男人身上。

这男人的身份是……

“少爷。”一群人齐刷刷喝道。

席景鹤漫不经心地侧过头:“让这几人出去。”

“是。”

几个警察口中嚷嚷得厉害,却还是反抗不了被撵了出来。

一群黑衣大汉也随之被赶了出去,病房内独留席景鹤一人。

他突然,很想给她打电话,听听她的声音。

让人送了支手机进来——他的手机已经在车祸中被毁得不成样儿了。

也是在按电话号码的时候,席景鹤才惊讶地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将元晞得电话号码完整地背了下来,几乎不用思考,便顺利地按了出来——

“喂?”元晞的电话很快接通。

只是她并不知道这陌生号码到底是谁。

“是我。”席景鹤沉着声音,听不出他的情绪,“睡了吗?”

现在天色已晚,他有点担心打扰她。

“没有,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元晞淡淡说道。

席景鹤浅浅弯唇,眼中染上一抹笑意:“你听出我的声音了?”他可是还没有说自己名字,才几个字,她就听出来了。

元晞的呼吸一滞,冷静道:“我记忆力一向很好。”

“是吗?”

元晞隔着电话都能听出席景鹤越来越灿烂的笑意。

“如果没事,我就要挂了。”元晞语气中的漠然,拒人于千里之外。

席景鹤有些无奈——她怎么就这么抗拒自己呢?

“你给了外公一枚铜钱,是吗?”他还是问道。

元晞回忆了一下:“哦,那枚八卦钱?周老送给你了?”她猜测。

上次她去见周老的时候,就奇怪为何周老身上没有任何法器气机存在,还以为也许是周老收起来了,看来是周老爱孙心切,将东西送给了席景鹤——席景鹤一提到,她便如此猜测。

聪明的女孩儿!

席景鹤在心里面赞了一句,又道:“嗯,这枚铜钱,它裂开了。”

“你遇到危险了?”元晞皱眉,“这枚八卦钱可以逢凶化吉,它如果保护了你,气机用尽,自然就废掉了。”

“哦,原来如此。”

“你……遇到了什么问题?”

“有人想要害我罢了,你是在担心我?”席景鹤笑道。

元晞抿了抿唇:“我只是问问,如果你打电话只是为了八卦钱的事情,那我挂了。”

下一刻,她便主动挂掉了电话。

席景鹤虽然早有预料,可还是一脸的无奈。

“真是……”他按了按额角,放下电话,抬起脸时,眼底已经是一片阴鸷,“二叔?你既然送了我一番大礼,那我不回报一下你,岂不是有失做侄子的职责?”

真正的幕后推手,席子易那个老家伙尚且不能动,可席老二他也不能动?

席家从无亲情,席老二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他的亲二叔,而不过是一个敌人。

他是剑,出鞘就要饮血。

这一次,他饮的血,会是他二叔的血。

京城,注定会掀起血雨腥风。

……

两个多月的时间悄然过去,元晞这两个多月都过得很平静,没有任何人的打扰,算是过了一段平静的校园生活。

方爸方妈前几天报了一个旅行团,由元晞建议的,一场深度的全国旅行,单独成团,也有专门的导游和司机,一路所有的吃住都是最好,整个行程超过两个月,花费自然也不小。

不过现在这点钱对于元晞来说,根本不算负担,可以让一辈子都没有出门旅游过的方爸方妈体验一下全新的感受,也是元晞所希望的事情。

方爸方妈一走,家中就只剩下元晞一人

元晞的懒劲儿也上来了,不想做饭,就直接搬回了学校,周末也没有回去。

悄然间,在元晞完全猝不及防的时候——

大学的,期末考试来了!

元晞记忆力好,足够过目不忘,历史专业需要背诵的科目很多,对她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儿,唯一的困难,也是让元晞如临大敌,好几天都没能睡好觉的!英语!

元晞跟随外公在山中,用于启蒙的是国学,之后学的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走的是古代文人培养路线,舶来语?那是什么?

元晞连拼音都没有学过,每一个字都是外公手把手教会她写的毛笔字,下山之后适应硬笔书法写字都花了不少时间,更不要说ABCD……

那是什么东西!

元晞觉得头大不已,但是对于大一的学生来说,英语是必学,完全不是她可以避免的,偏偏她好些天都没有去上课,英语课更不知道缺了多少。

至于作弊……好吧,在元晞的人生中就从来没有做过作弊这种事情,她连这个概念都不知道,更是完全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过。

于是,只能强逼着自己学下去。

而看了几天英语的元晞,只觉得眼睛都变成了圈圈,看什么都是字母在漂浮。

活了快十九年,元晞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是个傻子。

苏萌和吴清影都是家境不俗的,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的她们,英语是必修,经常出国旅游,与外国友人交流,一口流利的英语完全不是问题。吴清影甚至还会法语、日语,称得上是语言精英了。

两人看见元晞苦恼的样子,自告奋勇地想要帮她。

不过,两个老师轮番上阵,不到一个下午,就败下阵来。

面对元晞的各种问题,以及一问三不知的水平……这是典型的语言障碍啊!

苏萌咬咬牙:“期末考试应该不会按照学号排着坐的,到时候你就坐我旁边,我给你抄,不会让你挂科的,放心吧晞晞!”

元晞“啊”了一声,一脸茫然——还能有这种方式?

苏萌总是见元晞一脸淡定,仿佛天下事尽知的沧桑感,整个人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不满而是的小姑娘,反而像是阅历很深的大人。苏萌长期有一种被元晞一双眼睛看透的感觉,也是因为元晞这个人性格的确是好,很对她胃口,她才愿意放下对外的傲娇性子,与元晞做真心实意的朋友。

但是现在,见她终于露出了一脸茫然……好吧,不得不说,苏萌她的心里,跃然而生一点小小的雀跃!

不过高兴了不过五秒,苏萌就在心里严厉地谴责了自己得这种不道德行为,决定一定要帮一帮元晞小妹妹!

元晞的年龄比她小几个月而已……

吴清影却皱了皱眉,以为不妥:“我听几个学姐说,我们的期末考试非常严格,而且一旦抓到作弊,恐怕所有的考试都要明年来重考,现在距离期末考试的时间还有两个星期,我们再帮晞晞好好复习一下,最好能够让她凭借自己的能力通过。”

苏萌抓了抓头发,苦恼不已:“也只能这样的。”

“还是做好两手准备吧。”吴清影认真点点头,到时候她和苏萌一个人坐元晞的一边,双管齐下,总可以让元晞抄到!

元晞仍旧在一脸茫然的状态接受了结果。

又连着看了几天的英语,元晞已经将其他的科目都放下了,全心全意地复习英语,因为她没有任何基础,苏萌和吴清影都必须从头教她,难度系数非常的大,两人倒是有耐心,就算每天被元晞挫得都没脾气儿了,最后还是翻起身来继续战斗。

经过几天的学习,眼看着元晞的英语学习进度总算是有了一点小小苗头的进展。

两个多月都未曾给元晞来一个电话的席景鹤,又打来了电话。

元晞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晞晞,你没在家吗?”席景鹤开口便问。

元晞疑惑:“你在我家?”

“嗯,我在你家门口,可你家没人。”席景鹤失望不已,原本他一回到江城,就立马赶来这边的,结果却没能在第一时间见到他想见的人。

元晞道:“我爸妈出门旅游了,我在学校。”

“好。”席景鹤挂了电话。

元晞握着手机怔怔地发呆——好什么好,难道他还要跑过来找自己?

眼看着天都快要黑了,他应该不会过来了吧。

元晞心想着,既然自己都已经跟周老交过心了,那也应该跟席景鹤好好说说才是。

其实,这段时间她能够感受到席景鹤对她的用心,这个男人也许有些冷漠,可对她却是真心实意,毫不掺假的。

但是,这一切,都是命。

“谁的电话呢?”从阳台上进门来的苏萌冲着元晞挤眼睛,“看你握着手机那傻样儿,是不是……席景鹤?”

元晞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垂着眸:“我跟他没关系,只是,普通认识的人。”

感情是还未修成正果呢!

苏萌了然地点点头,知道元晞的性子有些慢热,并不是一个能够轻易接受感情的人,那位席大少还有得时间磨是肯定的。不过按照席少那性子,元晞磨磨他也好,以后才能顺利地一手掌控他。

苏萌的脑海中已经迅速脑补出元晞逆转女王,将席景鹤小弟踩在脚下的盛况!

“哈哈哈哈!”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床上的吴清影探出个脑袋,跟元晞交流了一下眼神儿。

“这孩子不是傻了吧。”

“有可能。”元晞一本正经。

苏萌嚷嚷着不满,在原地蹦跶着反驳,元晞看着她的模样,微微一笑。

又过了半个小时。

元晞正打算休息一会儿,席景鹤的电话就又打过来了。

“我在你的宿舍楼下。”

元晞一皱眉:“你怎么过来了?”

“过来了?谁过来了?席大少?”苏萌兴冲冲地踩着小拖鞋,跑到阳台上探头一望,转头来对两人兴奋道,“楼下停着一辆宾利,旁边站着一个人,估计是你家席少吧!”

元晞正好要挂电话,听到苏萌的声音,下意识反驳——

“他不是我家的。”

站在楼下的席景鹤,刚好听到她缓缓的却十足认真的反驳。

她是真的在表达这个意思,不是害羞,也不是欲擒故纵。

刚刚还因为听到苏萌大吼了一声“你家席少”而心情缓缓荡漾开愉悦心情的席景鹤,这会儿听了她的反驳,心情瞬间就低落起来。

她就是块石头,自己回了江城巴巴地过来看她,想要见见她,她却对自己不冷不淡,话也不愿意说几句,估计这会儿下楼,都是因为自己站在她的宿舍楼下,不得不下来的吧。

席少也是个骄傲的人,怎么会没有脾气。

可手都放在车上了,却怎么却使不出劲儿去拉车门。

席景鹤靠在车身上,也不管来往女生惊艳的眼神,自顾自地挫败无奈——

他就是栽在她的身上了。

转头刚好看见元晞从宿舍楼中走出来,席景鹤只能暗叹——

好吧小石头,我只能慢慢来捂热你了。

------题外话------

谁知道晚上居然还跑去上了一节课,于是下午才开始码的万更,完成的时候都已经快十一点了,泪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