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71 五雷斩鬼印

第二天,元晞又去了古玩街,不过昨天去的是城南,而今天来的,是城西。

没走几步,她便找到了法器街的位置。

城西法器街比城南的法器街要大得多,昨天的无功而返,今天总算是多了一点可能性。

也许是因为没有席景鹤的存在,元晞显得要安静自由许多,相应的,话也少了很多,连着跟法器店的老板的对话也少了,直接用望气术一眼看过去,没有,那就走。

刚刚从一家法器店出来,元晞一皱眉,往后一退,恰好躲过差点儿撞到她的人。

那人趔趄几步,险些摔倒,亏得最后关头稳住了身子。

“抱歉,抱歉。”对方连连低头,整个人看起来弱不禁风,病怏怏的样子。

元晞一眼便看到了他周身缠绕的那些阴煞之气,已经爬到他的脖子处了,脖子上的一张脸,蜡黄无色,无精打采,透着一种浓浓的疲惫,甚至于比他本来的年龄看起来至少大了十岁!

这个快死了。

元晞一眼便断定。

第二眼,她又觉得这个人似乎有些熟悉。

哦,对了,是她来江州的时候,在大巴车上,险些被误会成是小偷的那个人。

随着回想起这段记忆,相关的各种情形也纷至沓来,比如当时此人手上提着的一个包,里面装的东西上附着着冰冷的阴煞之气,明显从墓里面刚刚挖来的东西。

只是,墓不是好墓,东西也不是好物件,弄不准是一件煞物,严重者甚至会为此丧命!

当时元晞处于接受传承不久的状态,仙人似的冰冷无情,自然不会在意在她眼中蝼蚁一般的普通人性命,也可以说,是此人自己的因果,沾染上了东西。

可如今的她不一样了,在看到此人恐怕命不久矣的时候,元晞到底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黄鼠不知道元晞心里在纠结是否要帮自己一把,这些天来的变故已经将他折磨得不成人样,心底一片绝望死寂,能够做的唯有等待死亡的到来——

“你……等等!”元晞到底还是叫住了他。

黄鼠黯淡无光的眼神在元晞身上扫过,有气无力地说道:“是不是撞到你哪里了?”

也是倒霉,出门怎么尽碰到事。

元晞抿了抿唇,脸上的犹豫一闪而过,很快又恢复了风淡云轻的样子,淡淡道:“你命不久矣,最好寻一位高僧,替你化解化解。”

警示一句,也算是对得起良心了。

可黄鼠却听得双眸一亮,瞬间看到了生机似的,一步冲到元晞身旁:“您是不是知道我得了什么病!求求您帮帮我!”

黄鼠当然不会这是有人在故意接近自己,他也就是一个小小的掮客,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无足轻重,怎么会有人这么算计自己?

而元晞的年龄之类的,他就更加顾及不到了。

现在的黄鼠,也就是一个在生命的危急关头,抓住了救命稻草的人。

黄鼠突然扑过来对元晞的求救,惹来很多人的驻足与目光。

元晞无奈,揉了揉眉心,暗道果然不能多管闲事,便扯着黄鼠,走到旁边一条幽静的小巷子里面,沉声对黄鼠说道:“你不知道你这是为何如此?”

黄鼠老实摇摇头,只是满怀希冀地看着元晞。

元晞答非所问,只是提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或许你不记得,我们几个月前,在车上见过一面。”

黄鼠原本是没想起来的,可经元晞这么一说,却顿时有了印象!

那件事情对他的印象很深刻,对元晞这个救命恩人,也是印象深刻的。

只是,这救命恩人怎么变成一个女的了?!

黄鼠不解,可回想当初遇见元晞的模样,和现在元晞的模样,头发不一样,可其他的确非常相似,慢慢与记忆中的那个人相重合。

“原来是你!恩人!”黄鼠更加兴奋了,对元晞也越发地热情。

元晞倒是显得淡定:“那你记得,当时在车上,你带着的那件东西吗?”

“你怎么知道我带着……”黄鼠脸色一变,心里一凛,轻描淡写说着话的元晞,在他眼中也无限神秘了起来,身上笼罩着陌生神秘的影子,却也,有些恐怖,令他心生畏惧。

元晞只告诉他:“你能力不足,贪心有余,下墓带回了脏东西,所以陷入如今的境况,也是你作茧自缚罢了。”

元晞一说,黄鼠算是明白,惊恐万状,声音都在颤抖:“是……是鬼……”

“阴煞。”元晞瞥了他一眼,“世上哪里来的鬼。”

“哦……哦。”黄鼠还是张大嘴巴,半天没回过神儿来的样子,“那,那能解决吗?”

他苦着一张脸,脸上几乎没有任何希望的光芒。

他的身体莫名出了很多问题,去医院检查,无论是各项检查数据,还是医生的判断,都告诉他什么问题都没有,可是黄鼠却分明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精气不断在流失,睡的时间越来越多,脸色却越来越不好,甚至于走两步就会气喘吁吁。

他不相信医生说的话,他只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

元晞点头:“你应该找个高僧或者道人帮你。”

这就是她能帮助他的。

黄鼠说道:“我不是没有找过,可是钱也花了,折腾了好几回,却什么用都没有,我以为那些人都是……江湖骗子……”他说着,还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元晞,生怕这次词语会触怒到她。

元晞倒是无动于衷,现在的大环境也是如此,她一人也无力改变什么。

“去慈岩寺吧。”言尽于此,她也就此转身离去。

黄鼠想要开口叫住她,最后却又将话给咽了下去。

慈岩寺?他竟然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地方去!

虽然他不是盗墓贼,只是起了贪恋干了掘人坟墓的事情,但这次他身体上的变化,他也在猜测,是否是因为当初他从墓里带出来的东西。

于是他去找了一些所谓的术士,风水师之类的人,一个个说得信誓旦旦的能够帮他解决,又是烧符水又是开坛做法的,他本来就不多的积蓄全部折腾在了这上面,最后却任何作用都没有。

但是,他却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在江州大名鼎鼎的慈岩寺。

看着元晞远去的背影,他还是觉得,去慈岩寺看看。

……

一个星期之后,林远富给元晞打来了电话,告诉她所有的前期工程都已经完成了。

为了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他请了三班工人,轮流倒班,最后终于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挖出了一条小河河道,并且进行了简单粗糙地处理。

如果一切顺利,还可以有后期休整的机会。

如果不顺利的话……

林远富叹了口气,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元师傅身上了。

接了电话的第二天,元晞就来了江水一色的楼盘,与她一同到来的,还有弘延大师,以及另外一个人。

在昨天元晞打电话邀请弘延大师的时候,弘延大师便苦笑着说一老友十分好奇她,想要一同前来看看。元晞倒是欣然同意,今日一见此人,倒是有些熟悉的味道。

穿着粗布麻衣却一身仙风道骨的老者,有点元老头的味道,身上生气浮动,牵动气机,睿智的双眸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这,是一位风水师。

“在下,云阳,刘子川。”

元晞也像模像样地一抱拳:“元家,元晞。”

刘子川也是个有师门传承的正统风水师出身,更何况又是作为弘延大师的老友,自然对元家有所耳闻。只是没有出生在那个元家辉煌,一手执掌风水正统,一言既出天下风水师莫敢不从的时代,自然不知道元家的赫赫威名,到底是一种何等恐怖的地步。

所以,他也只是有些好奇,有些惊讶,带了几分忖度的目光,打量着元晞。

元晞坦然一笑,倒是没有介意刘子川对她的揣测。

她同样也在揣测刘子川。

在外公留给她的手记中,记载了不少出名风水师的势力,其中就有云阳刘家,也算得上是江州的一大风水名门了,想必刘子川所说的云阳,就是这个云阳刘家了。

弘延大师好奇地问元晞:“元小友之前想要寻找的镇煞法器,可是找到了?”

元晞神秘一笑:“大师待会儿便知。”

“好好好,那老衲就好生期待一番了!”

林远富从远处走来,隔着老远就在跟弘延大师拱手问好,一脸的热情期待:“元师傅,您说叫我让那些工人们回去,已经办妥了,现在这里也就只留下了我的几个属下了。”

他指了指跟在身后的七八个大汉,严肃沉静的模样,应该是他的保镖一流,毕竟难免会有一些粗活重活,也是需要人做的,要是全部人都走了,有事情需要做,元晞不可能上场,弘延大师也不可能,那总不能让林远富一个大老板亲自出手吧!

所以元晞也对这几人的留下没有异议,原本她让林远富叫那些工人离开,也是顾及到弄出来的动静太大,人多口杂的,会传些不必要的话出去。

还是低调点为好。

刘子川是第一次来到江水一色这个楼盘,以林远富的关系,尚且请不动他,所以突然一眼看见,看到上空的煞气如潮,感受着周围的阴冷之气,脸色也随之沉重起来。

“好一个阴煞聚集之地!”他皱眉到,也没有想到这里的情况会如此的严重,“那里的地脉是被挖断了?阴煞是因此出现的?不,不对,这阴煞的出现,好像并不是简单的地脉被掘!”

他苦索沉思,抬脚就走了几步,想要更加清晰地观看这个楼盘所在的大位置。

弘延大师跟了上来,对他说道:“元小友告诉我,说这楼盘原本是三阳开泰的大格局,谁知低下性属阴的暗河因为地壳的变化而浮了上来,与这阳气极重的大格局相冲,造成阴阳相克的困局,才会出现这样恶劣的局面。”

来之前,他并未告诉刘子川楼盘的情况,刘子川也只当是普通的风水问题,简单梳理一下便可,他只是好奇那个在家族志记载中神秘而强悍的元家此代家主,是何等风姿,有了这个机会,自然就随之前来了。

他哪曾想到,这里的风水问题竟然是如此的棘手,一开始他都没有看出来,还是经弘延大师提醒,才渐渐发现了其中的奥妙。

这样的难题摆在他面前,若是不思考研究一阵,他也不敢说有任何应对之策,可如今看那元家小姑娘的沉稳冷静的模样,似乎是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且成竹在胸?

原本抱着一种长辈看晚辈态度的刘子川,终于不敢有任何小觑之意,而是完全将元晞放在了自己平等的位置。

不,也许,连他都需要敬仰一二了。

一行人跟在元晞身后,一路来到被掘开的地脉之处。

这里按照元晞的要求,没有任何人动它,所以还是上次元晞来时,看到的那个大坑的模样。

元晞轻巧地跳了下去,以脚度量,在坑中来来回回地走着。

林远富不知何时已经凑到了弘延大师的身边,他的那群保镖则是站在了身后不远处的位置。这是一个难得的见到弘延大师的机会,所以他自然不会放过。

“大师,元师傅这是在做什么?”他也很是好奇元晞的举动,好似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来来回回地就在烂泥地上走来走去,也不在意泥土弄脏了她的鞋子。

弘延大师微微一笑:“元师傅这是在点穴呢,煞气由此而生,若先要改造风水,就要先镇压这个地方的煞气,才能保证接下来的动作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如若不然,待会儿的风水改造大工程,恐怕就要充满变数许多了。”

弘延大师一脸轻松笑意,眼神却十分的郑重,他旁边的刘子川也是如此。

断定一个风水师水平的真正标准,还是寻龙点穴,这点穴点穴,没有十来年的功夫,恐怕都不敢说精准。

而元晞的年龄,十年的功夫都是她年龄的一半多了吧!三年寻龙十年点穴,莫非从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跟随她的长辈在山里寻龙捉龙了?

刘子川暗道,也许这就是元家的神秘强大,与独特传承之处吧。

元晞走了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在某个地点站定。

“这么快?”刘子川皱眉。

虽然已经有了大坑这个局限范围,可元晞点穴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连他也不敢说自己能够快到这个地步。

元晞的行为显然不是作假,她站定之后,从身上背着的小包里面,摸出来一个用布包着的东西,看外形,似乎是个法印……

弘延大师看了一眼,才猜测出来这东西的身份——“难道是那枚自晦的道门法印?”

“什么自晦?”刘子川听到,好奇问了一句。

林远富也竖起耳朵来认真听着。

弘延大师娓娓道来:“乃是一人送给元小友的东西,装在一个紫檀木的盒子中,看起来平凡无奇,但却又一种不凡的气场。”

“气场很强大?”

“不,相反,此物没有任何气场,但老衲见多了法器,却能够感受到它那种稳若泰山的不凡,想来不是凡物,我便猜测,应该是宝物自晦。”

刘子川大吃一惊:“这等级别的灵物?”

懂得以自晦手段来保护自己的宝物,已经算得上是有灵性的灵物了,风水师一生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连他的手上都没有这等宝物,如今,元晞的手上就有可能是一枚灵物?

不用他猜测,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是否是真的宝物,自会有分晓。

元晞打开布,里面果然是那枚粗糙普通的法印。

她轻轻摩挲了一下,然后握在手中,瞄准了她所点出的穴位——

如同携带着雷霆之势,猛然压下,呼啸声起!

弘延大师几人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头顶上怎么传来了真正雷鸣轰响的声音?

这当然不是他们的幻觉,身在穴场之内,他们自然比外界更容易感受到这个阴煞之地的动静。

元晞用法印镇压阴煞煞眼,就相当于是在断这些煞气的生路,穴场自然会反击,也是一场比拼势力的僵持之战。

果然,元晞手中的法印按在距离穴眼上方一寸的地方,便再也压不下去了,就如同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在阻止她。

这是穴场的反击!

元晞催动体内流转的生气,全力灌入法印之内——

刹那间,似乎有光芒万丈,雷鸣作响!

与杀气的阴雷不同,这雷声,猎猎声威,却是刚正无比,正气浩然!

元晞手中的法印终于褪去了平凡的模样,显露出它的真实样子。

黄铜印身,材质含蓄却一眼便能够看出其不凡,法印上方雕琢着气势逼人的猛虎,作下山咆哮状,脚踏神雷流云,携惊人之势而来。印身又有道教八卦图案,模样精美,恍惚间,似乎在慢慢旋转。

而印之上,雕刻着“玉”“皇”“鬼”“斩”之名,是为五雷斩鬼印!为镇煞祛邪道门法印之首!

五雷赫赫,万邪伏藏!

刚刚还有一丝抵抗之力的穴眼,顿时被强行压了下去,在专门镇压阴煞的五雷斩鬼印面前,它也只有乖乖就范!

伴随着天雷轰然,地面也似乎随之摇动了几下,如同地震,却又很快过去。

元晞、弘延大师与刘子川都清楚,这是穴场震动带动的地面震动,可丝毫不知的林远富却以为是地震来了,吓得哇哇大叫,还要保镖过来保护他。

片刻之后,倒是反应过来了,有点尴尬,却还是强装镇定无事模样。

弘延大师与刘子川则是对视一眼。

“那是……”

“五雷斩鬼印!”

弘延大师叹了口气,差点儿乱了心神,连忙宣了声佛号,才算是了宁神静心下来:“修为不够啊,差点儿被此等宝物动摇了心神。”

刘子川也是一脸的复杂:“道门寻了这么多年东西,却如此机缘巧合到了元家小友的手上,这一切,果然是天注定!”

五雷斩鬼印,乃是道门镇教法器级别的宝物,只是一百多年前丢失之后,道门想尽了办法也没能够找回来。

谁能想到,当初高鸣送元晞的一份礼物,竟然就是这失传已久的五雷斩鬼印呢?

元晞也很是惊讶,不过只有片刻,便镇定下来。

虽然已经有了一个顺利的开头,但接下来的动作,才是更关键的。

不容有失。

元晞站起身来,舒了口气。

等到弘延大师几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元晞已经离开土坑,跳了出来了。

元晞望了望楼盘上空,只见得阴煞之气因为断了根源,已经没有了之前赫赫声威的样子,反而因为畏惧强大的五雷斩鬼印,而变得温驯了起来,所有人也分明感觉到,原本有些阴冷的楼盘工地,悄然间上升了些许温度。

不过毕竟是积累了这么久的阴煞,就算是五雷斩鬼印也不可能在短瞬间绞杀干净,接下来的改造河道,才是真正清理这所有煞气的,所以如今这种局面,元晞也是预料到的。

嗯,还算是比较满意了。

“这东西放在这里,暂时不能动。”元晞对林远富吩咐了几句。

林远富因为刚才的动静,早就对元晞敬仰如神,忙不迭地点头:“好好好,听元师傅的!哎,你们两个,待会儿就站在这里,把这里看着,不能让人靠近,知道了吗?”

吩咐好了下属,林远富又带着其他人,跟着元晞一路往山上走。

“这是要去?”刘子川迟疑着,问了一句。

元晞解释道:“这附近有一条小河,可惜因为穴眼堵塞而流量渐少,但接下来的所有举动,却与这条小河,密不可分。”

刘子川一路走着,也看到了这一个星期内林远富派人挖好的河道,再联想到元晞所说的小河,渐渐明白了然。

葬经有云,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

元晞此举,就是要以水以河化解煞气!

所以!才会让人从山上那条小河一路挖了河道穿过楼盘!

若是水龙复苏成功,河水随之而来,眨眼间便会冲散这楼盘中积蓄的煞气!

一时之间,刘子川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懂得看是一回事,想出这样的解决办法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若是要刘子川自己来,他至少是想不到这样精妙的办法的!

刚刚见证了元晞的好运气,又看到她小露一手的点穴功夫,这会儿的大局观,又令他对元晞重新改观了。

想他自小辛辛苦苦修习家族传承的风水知识,走龙点穴多年,多少人都敬他一声刘大师,被看做是刘家的下一任族长,刘家的希望。可是到了这元家小姑娘面前,他的所有骄傲,都被击溃到溃不成军。

这简直就是天生来打击人的啊!

之前听老友说这位元小友乃是天才,他还有些不以为然,毕竟风水一道天才多了,最后真正走上顶峰的却未必是这些天才。

可现在,他改观了。

这已经不是天才,而是妖孽啊!

刘子川叹气摇摇头,却慢慢地想开了。

他也就是一介凡人,与这等妖孽对比,不就是自找罪受吗?还不如放宽心,好好看看这等妖孽会成长到如何地步罢了!

弘延大师走在刘子川的身边,也注意到老友的神情变化。

“不要在意了,毕竟是元家!”

刘子川苦笑道:“是啊,难怪是元家!”

元晞不知道身后两位老人的神态心情变化,她全神贯注地一路观察新挖出来的河道,一边观察水龙的变化。

很快,一行人走到了上次老乡带他们找到的这条小河的源头之处。

刘子川放平了心态之后,已经完全将此行当做是一次普通的观摩学习之旅了。

“嗯?这条水龙,生机未绝,龙气尚在,为何却是这样一幅模样?”

只要水龙龙气勃发,就代表它不应该干涸到这个地步才是,可是现在这条河流的模样,明显像是随时都有可能会断流一样!

实在是矛盾!

元晞也心平气和地与刘子川交流起来,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已经撇开了年龄的差距,反而像是两个身份平等的人,在进行学术上的交流了。

“依照我的猜测,这里的穴眼,应该是被堵住了。”

“那,又要点穴?”刘子川笑道。

元晞点点头:“嗯,又要点穴,哦不,应该称为是扦穴才是。”

“元小友要扦穴?”刘子川有些惊讶。

扦穴便是以金属长物,准确地戳准穴眼,然后激发生气。

扦穴与点穴的区别,扦穴更难,受到的阻力更大,不过扦穴一般来说,都是用来针对堵塞已久的穴眼,如果源头处的穴眼真的如元晞的猜测,扦穴自然是更好的方式。

刘子川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提议道:“小友,不如,我们来比试一番如何?”

他笑盈盈地说着,却没有任何火气。

他也是这般所想,只是一次简单的交流罢了,还有什么是比亲自出手点穴,更好的交流方式呢?

元晞心里一动,也笑道:“好!”

两人倒是坦然,也没有在意是不是刘子川一个老人家,欺负了元晞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

不过,这倒也未必,谁欺负谁,还说不准!

已到了源头的小山上,站在这里才发现,四周雾气弥漫、草木葱茏,生机勃然的样子,与下面河流险些断流的模样大相庭径。

“看来,果然如小友猜测般。”刘子川也很快判断道。

------题外话------

端午快乐!哈哈,大家吃粽子了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