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70 法器街

席景鹤到底是把外公周老的话给听进去了,之后的几天,他除了在处理工作事务,其他的时间,基本上都花在了看各种书籍上,都是外公推荐给他的,据说可以短期入门,且能够与元晞有共同语言交流的。

——这句话当然不是会从周老口中说出来的话,只是席景鹤自己这么理解。

两个人若是没有完全的空间,就算他再主动,再怎么不择手段地掠夺,只会逼得她步步后退,然后有一天转身离去,留他暗自神伤。

还不如他花点心思,创造与她共同的爱好,当两人开始能够坐在一起交谈,这就代表着他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她也开始慢慢接受他的存在。直到有一天,她的世界里面充斥着他,到处都是他,然后,她再也离不开他。

抱着这样的想法,席景鹤在看这些书的时候,唇边竟然无时无刻都带着笑容,看得他的下属不寒而栗,不知道主子露出这样的笑容,是又打算整谁。

席景鹤的“功课”到底没有白做,比如说他现在就派上了用场。

“偶遇”在古玩街,自然而然地说起了关于古玩历史的话题,然后勾起了元晞的兴趣——

元晞本来没有打算跟他说话的。

既然他要跟在自己身边,那就跟吧,就当多了一道影子。

可是他的话落在自己耳中,又是她极为感兴趣的话题,这些天没有跟周老一起座谈,她又有不少想法憋着没有表达。

于是,她随口接了一句。

然后,就是更多,更多。

元晞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发现,不知何时开始,她竟然已经与席景鹤一边聊着一边走!

愣在原地半刻,元晞有点傻愣愣的。

“怎么不走了。”快了两步的席景鹤,也停下来,测过神来,笑着看她,眼中带着暖意,仿佛眼里的世界,只有她一个。

元晞抿了抿唇,到底还是走了上去。

算了,顺其自然吧。

元晞却是没有想到,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开头,也不知道,背后那只想要吃掉小绵羊的大灰狼,阴影已经慢慢笼罩了她……

不过,她心似铁,并且能够轻易动摇的。

亏得席景鹤有耐心,一点一点,慢慢撼动她,占据她的心……

“到了!”元晞抬了抬眉,颇为惊喜的口吻道。

席景鹤疑惑地看了看四周——这条街的样子看起来比较冷清,没有刚刚走的那条古玩街有人气儿,到处都是游客或者小摊,这里更多的是店铺,前面打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标号,路边摆摊的,则都是一些所谓的算命大师。

席景鹤对算命风水一道说不上信,却也说不上讨厌,到了这个地儿,也就只有好奇。

元晞望着旁边摆着的“麻衣神相,铁口直断”的布幔,不由得想起自己刚刚下山的时候,什么都不懂,还贸贸然上前去问,结果揭穿了对方的江湖骗子身份,惹得对方恼怒。哦,那时候她还批了一句“血光之灾”,倒是跟神棍一般……

元晞想着,不由得会心一笑。

那些记忆在她眼中,至少是有趣的。

席景鹤看向她:“你想要的东西就在这里?”

难怪他刚刚还在想,为何走过整条古玩街,她都未曾停步,反而四处寻寻觅觅,仿佛在找什么。

原来,就是这里!

“嗯,这是风水法器街。”元晞顺口说了一句,倒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好口气。

席景鹤可注意到了,微微一笑,也没有去提醒她,只是问:“你对风水命理也感兴趣?”

元晞的目光落在席景鹤的身上。

“我是一名风水师。”

席景鹤虽然生长于海外,但是可以说,海外是十分笃信风水的,包括他的那位父亲,甚至有专门的供奉风水师。

他对此倒是无感,也不讨厌,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也是一位风水师!

难怪,他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神秘气质。

席景鹤勾了勾唇,只觉得对她的兴味越发地浓厚。

他默不作声地跟在元晞身后,落了她半个身子,看她跨进一家法器店。

元晞开门见山对老板说道:“我需要可以镇煞的法器。”

老板吃了一惊,第一次见到这么直接又年轻的客人!什么?镇煞的法器?莫非是个懂行的?

老板心里面摸不准,可瞅着这一男一女的气质,又不敢太过于忽悠,便指着木架上的一尊道家法像道:“镇煞的嘛……你看这件,可合适?”

元晞脸色一沉:“拿些假东西来糊弄我?我要的是真法器,价格不成问题!”

老板连连哎道:“客人,我知道您是行家,可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旁边的那个,八卦镜!”

老板指了指墙上挂着的,一个小巧精致的八卦镜。

他算是是投了个巧,八卦镜刚好就在法像旁边,他指的地方,顿时也模棱两可起来。

元晞知道老板狡诈,却未多言,淡淡道:“等级太低,不行。”

老板又指了几件,这一次却说的是店里的真东西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元晞这是真正的行家,虽然年纪轻,可架不住人家眼里好啊,一眼就能够判断出来他的店里面哪些是好东西哪些是假的东西,听得他脸色发白,差点儿晕厥。

幸好没有其他客人在这里!不然他的东西可就真的别卖了!

不管是古玩店,还是这种法器店,真东西假东西都是混在一起卖的,毕竟真正的好物件少,店主也还是需要赚钱的,只卖真品,那就真的不用开店了。

所以,在古玩店法器店选东西,看的就是一个眼力。看古玩的眼力还能够锻炼出来,可看法器的却不行,只有真正懂行的,才能够感受到法器的气场,高明的能够直接一眼看见,自然判断无误。

老板认准了元晞的行内人身份,虽然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跑出来欺负他这些辛辛苦苦开店的人,但还是尽心尽力地将店里面最后得几件东西都给摆出来了。

“我们店里压箱底的货我都拿出来了,并不是所有都是镇煞的,可客人你要真的还想再挑,那可就真的没有了。”店主无奈地摊手道。

元晞看了一眼,便直接摇头。

这种级别的法器,她手上就有不少,只能算是中档。

而现在她要寻的,却是真正的顶级法器,可见而不可求的,就算现在她手上,也不过只有几件而已,偏偏没有一件是可以符合她需要的条件的。

无法,只能换下一家。

事实证明,法器街的真品率,比古玩街高不了多少,甚至还要更低。

最近几年,法器行当重新火热起来,尤其是一些古法器,既能够镇煞辟邪,又有古玩的收藏价值,简直是双重作用。

并且,法器不比古玩,有眼力的人多,低级的东西糊弄不到几个人。法器就算做得新,只要能忽悠,也可以说成是宝贝!

所以说,法器这一行的水,还要深一些。

只是妖魔鬼怪,在元晞面前,就无所遁形了。

元晞带着席景鹤一连走了好几家的法器店,把所有可以称得上是好东西的都看遍了,真的假的都给辨别出来了,听得几家店的客人心神向往,恨不得追在这位姑娘身后求她指点迷津。可法器店的老板却不高兴了,一个个的恨不得捂住这小祖宗的嘴巴,教她不要说下去了,再说就真的是砸店了!

一条街走了一半,元晞很失望,也不怎么想继续逛下去了。

“算了,我们找个地方坐一坐。”元晞有些气馁。

说实话,她从小长在外公身边,元老头虽然丢失了元家的大部分东西,可后来也寻回了一些,在法器方面,珍藏倒是不少,比之慈岩寺也不逞多让。元晞见惯了这些好东西,又有通天手段催生法器,自然觉得法器易得。

谁知道,到了这法器街,才知道法器实则是有多么的稀罕珍贵!

席景鹤也不说,只是顺从她的意见点头。

他看了这么久也算是看出来了,元晞肯定不是一般水平的风水师,而这么年轻又有实力的风水师,通常都是有传承的,难道说……她的外公?

席景鹤猜测,她的身份,大概比他想象的,还要神秘!

两人走着走着,挑了一家临街的茶馆坐下。

古玩街这片儿多半都是这样的茶馆,要找环境好的茶楼,就要走到街头街尾去了,元晞和席景鹤显然都没这个打算,只是想坐坐,亏得席景鹤也不嫌弃这里“粗犷”的环境。

只是,谁知道,就在这里坐一会儿,就碰上熟人了!

“晞晞!”

“元晞!”

两人不约而同的声音响起,然后兴奋地冲了过来。

元晞和席景鹤坐的是临窗的位置,木质雕花窗户推开就是古玩街,而两个女孩儿,一动一静,已经跑进了茶馆。

赫然便是吴清影与苏萌!

她们学的都是历史专业,学以致用,元晞因为没时间倒鲜少有这样的闲心,可吴清影和苏萌两人长期喜欢混迹在古玩街这样的地方。

吴清影是单纯的爱好,而苏萌则决定以后要专攻考古学的硕士,而现在就先接触接触。

结果,谁知道三人就这样在古玩街给碰上了!

刚开始,两人在外面还没有看见侧对窗户的席景鹤,可现在走进来,才发现原来这里还有一个熟悉的男人!

两人对席景鹤的印象都很深刻,跨进门的脚,不由得一愣。

小晞……怎么会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吴清影和苏萌想到的席景鹤,都是那个会毫不留情对一个女孩儿下手,造成一个人自杀的境况却未曾动摇过的冷血无情的冷漠男人。就算一切都算是林芙自作自受,可无论怎么看,席景鹤的手段,都有点过了。

说到底,两人面对席景鹤,都有点心里发怵。

但是为了元晞,还是挪到了桌子前,被元晞拉着坐下。

“哦,这是……你们见过的,席景鹤。”元晞还是介绍了,“这是我的室友,吴清影,苏萌。”

“你们好。”

吴清影和苏萌瞪大眼睛,震惊地看着席景鹤!

这个男人!居然会有这么温和的时候!

她们俩也不是瞎子,看得出来这个席景鹤在上一次遇见的时候,和这一次与元晞呆在一起的模样,完全不同。

之前的他,虽然完美,却冰冷,淡漠,就像是一尊了无生气的雕像,就算脸上挂着笑容,也有一种虚假的面具感觉。

可现在,他就如同从高高的云端上下来,化身普通的凡人,也有喜怒哀乐,也有自己的情绪,甚至,也有真实的笑容。

两人不自觉地心情复杂起来,也不知是为元晞,还是为林芙。

四人坐在一起的感觉,有些怪异,因为没有一人起头说话,所以只是凝着的沉默。

席景鹤暗忖,曲线救国一环,与她身边的朋友打好关系,不也是吗?

于是……

“你们要喝点什么东西?”他温温和和地问着,十足有礼的模样像足了一个绅士。

若是吴清影和苏萌没有见过他之前的样子,大概也会被他现在这幅温和的模样所蒙蔽。也正是因为知道,所以两人现在心里面只有一阵阵地发毛,各种忐忑不安。

“额,呵呵,随便,哈哈。”苏萌语无伦次,大概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吴清影倒是更显镇定:“嗯,天气热,喝点菊花茶吧。”

席景鹤抬手想要叫人过来,吴清影连忙阻止了他,扯着笑道:“我自己来吧,呵呵。”

说罢,她赶紧叫来了老板,要了两杯菊花茶。

喝了口茶水清了清嗓子,吴清影决定对准元晞:“今天你怎么来古玩街了?”

“本来是去旁边法器街的。”元晞也没有隐瞒。

席景鹤的目光在她身上滑过——他以为她是不愿意将自己的身份透露给自己的朋友同学的,结果,她开口如此之顺畅自然,没有一点吞吐。

“法器街?你去那里干什么!”苏萌瞪圆了眼睛,很是好奇。

在她的印象中,她的父亲对此道倒是相信得很,整天都是神神叨叨的,身上还总是挂着佛珠天珠之类的,家里还摆着专门去寺庙请来的佛像,据说可以化煞旺财的。

但她却很将想象,将元晞和法器神棍扯在一起。

“买点需要的东西,只是没有找到。”

“哦。”苏萌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元晞好奇。

毕竟,她现在更八卦的是元晞身边的席景鹤。

“看时间有点晚了,我请你们吃饭吧。”席景鹤微笑着说道,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温和清淡的气质。

吴清影和苏萌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

“好吧,劳您破费了。”吴清影沉静地点点头。

元晞还想说什么,可看着吴清影和苏萌都已经答应下来了,自然也就跟着去了,反正今天之内,她是不期望能够在这法器街找到她所需要的极品法器了。

四人出了古玩街,上了席景鹤的车。

元晞走到车旁时脚步一顿,还是选择拉开了副驾驶座的门。

驾驶座内的席景鹤心里跃上一缕喜悦,眉眼间的柔和也越发地真诚。

后座的吴清影与苏萌手拉着手,却是将席景鹤与元晞之间的暗流涌动,看得清清楚楚。

这两人,是有猫腻吧。

肯定没错,至少……那男人绝对喜欢晞晞!

两人悄悄交换了一个眼神,有很快分开,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接下来的一顿饭,原本吴清影和苏萌还有点担心,跟席景鹤坐在一起会十分不适应,可谁想到,席景鹤现在的角色设定,简直就是世纪暖男,体贴入微,处处细致,很难让人对他有恶感。

就连苏萌与吴清影对他之前的强烈感官印象,也开始改变了。

饭后,席景鹤将元晞三人送回了学校。

离开了席景鹤,显得尤为淑女安静的苏萌一下子就恢复了本能,她促狭地用撞了撞元晞的肩膀——

“哟,小晞晞,没看出来哦!”

吴清影也不由得微微一笑。

元晞一本正经地解释:“我与他只是普通的关系,顶多算是……朋友,嗯,朋友。”

“好了,恋人都是从朋友开始发展的,反正我们俩算是看出来了,那个席景鹤喜欢你,是吧!”苏萌一副我已经什么都知道的了然模样,得意的小模样儿简直快要翘起尾巴了。

吴清影也赞同地点头:“嗯,他的态度风格与上次差太多了,很明显,他在开始为了你而改变。”

元晞沉默不语,也不知在想什么。

吴清影看着元晞,知道大概她也很迷茫。

感情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好与坏,有的时候,就是会喜欢上最不可能喜欢上的那个人。

比如之前,在经历了林芙事件之后,她与苏萌绝对是十分敬畏这位出手狠辣不折手段的席先生,可谁能够想到,他在元晞面前又完全是另外一副样子呢?

而她出身特殊,从小到大见的形形色色的人多了,又怎么会分辨不出一个人是在演戏伪装,还是真情流露。

很明显,席先生属于后者。

这说明,他是真的喜欢元晞的。

而且两人站在一起,一个和气温暖,一个淡然如月,偏生有一种再合适不过的气场相融,好似金童玉女,最是般配。

“晞晞,你对席景鹤有感觉吗?”苏萌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元晞思索片刻,心底也许有丝毫的意动,可很快上去的一盆冷水,立马浇灭了这丝小小的火苗。

于是,她摇了摇头。

苏萌盯着元晞看了半天,惋惜道——

“你果然对他无意啊,可惜了,这么一个极品男人。”她摸了摸下巴。

当然,她是不可能会有朋友不行我就上的想法的,很明显现在席景鹤满心满眼都只能看得到元晞,若是她插进去,就算什么?至少这种事情,苏萌是做不出来的。

不过,反正时间还长,又不是一定非要今天明天就在一起,说不定在未来的某一天,席景鹤仍然坚持下去,然后元晞就此被打动了呢?

一切皆有可能嘛!

苏萌与吴清影都是这个想法,便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扯太久。

不知怎的,居然说起了苏萌暗恋的那个人的事情,回了寝室之后,三人便开了一个女生寝室大会——

一直到深夜。

元晞看到震动着的手机,上面显示的那个名字。

迟疑了片刻,她拿着手机,翻身下了床。

走到阳台,轻轻关上门。

“喂?”

“是我。”席景鹤带着淡淡笑意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

“嗯。”元晞垂着眸子,提醒了一句,“现在很晚了。”

席景鹤笑而不语,只是说:“你的朋友们,对我的评价如何?”

元晞想起今晚三人讨论的有关于男人的话题,其中难免将席景鹤提出来批判了一番。想着,便有些尴尬。

“嗯,还好……”她下意识回答,却又很快改口,“不是,她们评价你做什么。”

席景鹤被她的自乱阵脚逗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夜晚他的声音也显得越发的低沉而有磁性:“我要离开江州了。”他突然道。

元晞“嗯?”了一声,不解他突然跟自己说这个干什么。

“我要去京城,大概要一个多月才会回来,我的父亲来了。”席景鹤说得平静,可是黑暗中一双幽暗漂亮的眸子,却在冒着毒气。

没错啊,老头子要来了,呵呵。

元晞并未听出席景鹤的不对劲,只是“哦”了一声,随后道:“那……再见。”

“再见。”席景鹤忽然又笑了起来,大概因为是元晞,所以他的心情总是处于一种愉悦的状态,这种状态,让他很享受。

两人没说太久,挂了电话。

元晞却没有急着进去,而是抱着手,看着夜空中为数不多的几颗星,眨了眨眼睛,心底一片平静,也很从容坦然——

风水师,五弊三缺必犯其一,更何况,生死劫……

她,活不过二十二岁。

就算元晞与外公口口声声都说着要逆天改命,可他们都心知肚明,逆天改命,哪有这么简单。古来今晚,多少人想要尝试,完成这个与老天相斗的壮举,最后却是身死道消。

更何况,风水师的命数更加难以变动,这本就是窥探天机的下场。

所以,她现在并不想其他的任何事情,唯一的祈愿,就是在这四年里,作为元家家主,重新壮大元家声威,重振元家之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