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69 水龙

不管怎么说,元晞还是打算先去慈岩寺一趟。

正巧弘延大师在慈岩寺的法会之后就没有离开江州,元晞一打电话过去,他便答应下来,于慈岩寺中静候元晞的到来。

因为不是周末,所以慈岩寺中比平时,人要少上很多,多了一丝深山静寺的感觉。

弘延大师笑盈盈地问元晞:“听说,小友你最近接了一个棘手的案子?”

元晞点点头:“的确很棘手,原本是三阳开泰的风水福祉,结果因为地下暗河,地脉被掘,导致阴阳相冲,险些形成极阴之地,好好的风水,就此毁掉。”

弘延大师听了元晞的话,不由得有些讶异:“这般棘手的问题,没想到小友就已经有解决的办法!小友在电话里面所说的镇煞法器,是否就与小友的方案有关?”

“的确。不过这只是计划中的一部分,计划如今也只是有一个腹稿,是否能成,也只有看天意。”元晞无奈道,并没有将话说得太满。

因为现在的她,也不知道到底会不会成功。

弘延大师点点头:“风水改造就是如此,虽有七分在人,可也有三分看天。既然如此,想必小友也是心焦,这就请小友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法器吧。”

元晞在弘延大师的带领下,来到了慈岩寺的藏经阁。

说是藏经阁,一楼放着各种佛门卷宗,但是上了二楼,便是赫然的藏宝之地,入目之处,竟然全都是法器。

想当初元晞随手送了赵升一个玉石小葫芦的法器,赵升就激动不已,将顶多算是初级法器的玉石小葫芦看得很是珍贵。可如今到了这里,珍稀的法器就成为了大白菜,琳琅满目的架子上,摆着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法器,最前面的架子上的法器是最初级的,越往里面走,法器的等级就越高。

只可惜,就算一直走到了尽头,元晞都没有发现自己需要的法器。

弘延大师看到元晞惋惜的表情便知道了结果。

“寺里还有几件顶级法器,可惜我并非方丈,不能将归属于慈岩寺的东西借出去。”弘延大师也有些抱歉的意思。

元晞倒是没有介意:“没事,我还有时间去找找看。”

“对了,元小友,你动手改造风水的那一天,老衲能够一同前往观摩?”

“当然。”

风水本就要交流,敝帚自珍并非好事。

元晞从慈岩寺山上下来之后,就去见了林远富。

林远富很期待元晞的方案,不过元晞说,还要再去江水一色看看再说。

再次来到江水一色的楼盘,元晞对周围的地形已经熟知,不需要人带路,并熟练地找到了她想要找的地方。

林远富不解地看着面前的小溪沟:“莫非元师傅说的,能够解决当前难题的玄机,就在这小溪沟上?”

元晞不可置否,只是顺着溪流往上游而走。

小溪的水量不大,但长度倒是不容小觑,走了快半个小时都还没有寻到源头,倒是在路上遇到了一位当地的老乡,扛着锄头,一副正准备外出种田的模样。

元晞几步上去叫住了那位老乡,问了他这个小溪沟的事情。

“这原本不是条小溪,而是河哦!”老乡直接将这个小溪的事情,前前后后都说了出来。

元晞之前看到这条小溪的时候,看到干涸的河床,中间细细的溪流在鹅卵石小河道上流淌而过,就猜测这里之前大概是一条河,现在经这位老乡一说,才知道果然如此。

这条河原本是附近小山村的村民赖以生存的水源,而且每年的水量都很大,到了雨季的时候,还会涨水,谁知道,就是最近十几年,这条河的水量越来越小,河床也露出得越来越多,直到变成现在这条小溪沟的模样。

村民们还找了专家来看,专家走寻了一番,断定这里是因为源头干涸才导致的小河变小溪。也是在这位专家的指点下,村民们在村子里面打了几口井,将用的水换成了井水,才算是解决了水源的问题。

只是这条原本陪伴着不少村民长大的小河就这样慢慢消失,在人本来的情感中,也有些惋惜,无法接受。

元晞若有所思,想到这个小山村的位置,其实距离楼盘的位置并不远,甚至于修建江水一色楼盘的地方,有一部分还就是征得小山村的地才有如今的大面积。

如此,小山村挖出来的水井,应该就是水天一色楼盘下方的那条暗河了。

“元师傅,如何?”林远富问道。

元晞沉吟片刻:“我观水口,看水脉,发现此龙生机并未断绝!”

说完,她看向溪流上方,只见的细细的气运之雾,虽然稀薄,却连绵不断,且自一个地方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

“水脉也是龙?”林远富焦心于楼盘的事情,也翻了一下风水书,在网上找了找资料,只是他贯来是看见山为龙脉,却并未听说过水也是龙的说法。

元晞倒是没有鄙夷他的孤陋寡闻,下山之后这段时间,普通人对风水知识的稀薄了解,已经让她习惯“科普”了。

“龙脉也分水龙与山龙,能够形成河的,便足以称得上是龙脉了。若这里水龙龙脉生机彻底断绝,就不应当能够望见龙气才对。可如今我看这溪流上方龙气连绵不绝,稀薄却并未有要断绝的意思,应当是生机未绝!”

那尚未离开的老乡听得一愣一愣的:“感情小姑娘你还是地师先生?”

元晞点点头:“是,我是。只是,老乡你能带我们去看看这条河的源头吗?”

“啊?哦,好……好!”老乡有些不明所以,不过热心肠的他还是高兴地带着一群人顺着溪流往上走,嘴上絮絮叨叨,“其实这里离小河的源头也不远咯,我小的时候经常在这条河里面游泳,人称浪里白条,哈哈哈……”

元晞垂眸在小溪沟中扫过,虽然不说话,却也听得认真。

这位老乡的废话,或者说对自我的吹嘘话,虽然很多,但元晞也从里面提取了不少有用的信息,暗暗记在了心里。

又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的样子,一群人总算是看到了溪流的源头,一片茂盛芳草之中,细细的水流已经非常的微弱,如同随时都有可能会断绝一般。

林远富盯着溪流源头,只觉得这里明明就是要干涸了,哪里如元师傅说的,生机未绝!

他们看不出来,可元晞却一眼便发现了!

她脸上难得的露出一抹释然的笑意:“这个计划,我总算是有五分的把握了。”

“只有五分啊……”

元晞瞥了一眼林远富。

林远富干巴巴地笑着:“五分就好,五分就好!”可心里仍然是忐忑的。

元晞转身就走:“放心,明天我要外出寻一件东西,有了这件东西,我成功的把握,就有七分了。”

林远富赔笑道:“那元师傅,还有三分呢?”

“天注定!”

老天说的才算!

就算元晞将所有前期准备了个十成十,什么方面都考虑到了,也不敢说自己有完美的把握,只因为这一切,如果老天不愿意给这个机会,那么再多的努力都只是徒然而已,一点小小的偶然,都有可能会成为最后的最大绊脚石。

不过林远富还是不敢有丝毫怨言的。

他能怨言什么!若不是元晞,他这里有没有一分可能性都成问题!

林远富也知道,只是嘴上说说,心里对元晞还是十分感激的。

回到了工地上,元晞让人找来了附近的山形地图,是用卫星地图拍摄的,十分清晰。

元晞甫一看见的时候,还惊了惊,亏得她镇定,才没有失了态,仍然神色如常地在心里赞叹了一下如今的科技发达。若是古代有卫星地图这些东西,哪里还需要什么罗盘?风水师也不需要走山看水了,坐在电脑前面打开卫星地图,就什么都知道了。

如今不少风水师,也就是这么做的。

可实际上,真正的风水大师,是不会选择用卫星地图这种东西的。

至少元晞就不会用,偶尔辅助一下可以,但真的作为常规工具,她是不会用的。其实要元晞说卫星地图有哪里不好,她也不知道,但从小外公对她的教育,让她更加重视自己的能力,而不是依赖于别的工具。

比如她元家一脉,连罗盘都已经摒弃不用了,全凭心中乾坤,已经将工具的作用,弱化到极致了。

也是因为这样,元家风水师虽然刚刚出道会很难很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真正顶住时间的打磨,留到最后成为发光金子,也正是他们。

别的不说,风水师又称地师,连地都不看不走不摸了,又何称风水师呢?

拿着卫星地图,元晞看了一会儿才熟悉了些许,她拿了笔,直接在这个卫星地图上做了一些改动,添了一点东西。

“这是什么?”林远富手下的工程师奇怪地问元晞在图上画的那些弯弯扭扭的线。

元晞已经停笔,将画好的地图递了出去:“这就是接下来要进行的工程,挖河沟。”

林远富大吃一惊,拿过地图一看:“元师傅,这条河沟,连接的不是刚刚那条干涸的小溪……小河,还有湖泊吗?”

“我自有打算。”元晞成竹在胸,却没有打算现在就说出自己的计划。

可林远富手下的工程师也是个有脾气的:“你就这样画几笔就要我们增加这么多工程量,完全是乱弹琴!我不同意!老板,我知道你因为最近工地的事情有点焦虑,但也不至于病急乱投医找一个小姑娘来充什么风水师,乱来一通吧,我们还有这么多人等着吃饭呢!再说了,什么风水师,我就一直不信,该不会是骗子吧!”

元晞深深地看了那个工程师一眼,看得对方不由得一个冷战,莫名觉得头皮发麻。

“林先生,你信我否?”元晞转头看向林远富,淡淡问了一句。

你信我否?

清清淡淡几个字,却犹如雷击石木,掷地有声,轰然响起。

她最讨厌这些口口声声说信奉科学,却将风水学归为迷信的人了,当初不也就是这些人,乱搞什么运动,最后才让不少优秀的风水文化在漫长的时间河流中消失吗?

更重要的是,元晞的外公,也是受害者之一。

这就是元晞更加在意的愿意。

而她问林远富的意味也很明显。

风水这种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若是林远富连元晞都不信,那元晞接下来的动作必然处处受阻。

如果这般,她宁愿放弃这个案子,不再继续下去。

连主人都不愿意这样做,她不放弃还能如何?

林远富犹豫了片刻,想起元晞的手段——

“信!我信你,元师傅!”他坚定地说道,之前动摇的那些想法,也抛弃得干干净净。

他本来就算得上是一个杀伐果断得人,不然的话,也走不到今天的这个位置了。

“好了,你们听我说,既然元师傅说要挖河沟,那就挖!你们的工资照发,按照最高的水平来!”

钱是个好东西,只要一说加工资,不管林远富说挖什么都可以,就算是挖山都没问题,更何况只是挖一条河沟?反正时间越长,他们可以拿到的钱就越多。

林远富有点心疼,毕竟在这个非常时期,多出来的工人工资以及施工费的几十万,就不是小钱了,用起来自然心疼。

但他也算得上大气,转眼一想,反正元师傅解决了他的这个问题之后,江水一色楼盘没有任何问题,他的资金自然可以慢慢回笼,几十万就不过是洒洒水了!

前期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元晞回去好好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她决定前往古玩街!

其实,她想要去的是法器街,只是现在这些东西有些忌讳,尚且不能明目张胆,所以只是作为古玩街的一部分——这个问题,还是元晞从网上找来的结果。

元晞上了出租车,就报了地名,轻车熟路的司机自然会把她带过去。

可是……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哦?晞晞,在这里遇见你了,好巧。”男人风淡云轻的笑意如此诚恳,如同他真的只是在古玩街偶遇了元晞一样。

元晞垂着脸,眸光沉沉。

这个人,真是!

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相信他所谓的偶遇的话!更何况是在古玩街这种概率如此之低的地方!

只是每次撞上他,元晞都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很无力——这对于她来说,也是极为罕见的情绪,偏偏遇上他,隔三差五地都来了。

还未等元晞开口,席景鹤就已经自然而然地走到她旁边,与她一起同行,嘴上说着熟稔的话:“我听外公说,你是历史专业的学生,所以,你是对古玩感兴趣?难怪会与我外公那样的老人成为朋友,兴趣相投。我最近也对此方面颇有兴趣,不知晞晞你可不可以带我看一下?”

元晞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出口——

“哦,对了,晞晞你最近怎么不去我外公那儿了?前天我过去的时候,他还在念叨。”席景鹤笑眯眯地来了一句。

元晞一下子就焉儿了,耷拉着的脑袋,落在席景鹤眼中,有一种莫名的萌味儿。

他目光灼灼,如同看到了什么新奇不已的东西。

好吧,他第一次见到她的这幅模样,如此戳中他心,也让他更想知道,她开心的样子,她伤心的样子,她失望的样子,她惊喜的样子……她的,每一个样子。

席景鹤眸光微动,睫羽微颤,只觉得自己心头似乎有一团火在熊熊灼烧。

渴望的,更多。

在席景鹤祭出了周老这个大杀器之后,元晞心头冒出愧疚,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为了不想见席景鹤,才刻意没有去周老那里,并且,她还以自己最近事多的理由推了周老的邀请。

她撒了谎!

这是她愧疚的真正原因,所以在席景鹤提到周老之后,元晞心头涌出的愧疚之情,就让她……无法拒绝席景鹤了。

席景鹤笑意融融地看着她,眼底一片暖意。

他也算是摸准了她的心思,轻而易举就掐住了她的命脉。

“好吧,你跟着我——”元晞犹豫着顿了顿,“但是,不能越矩!”

她说的是之前,席景鹤突然抱她的事情。

要知道,那之后她的心可没有想象中的平静,再怎么清心寡欲,她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儿,她也只是一个从未真正接触过男人的少女而已。

席景鹤顿时想起了那晚的时候,他挑挑眉,明知故问:“什么越矩?”

元晞瞪了他一眼:“你知道!”

说罢她便加快了脚步,步伐间不觉得带出了几分气恼的意味。

席景鹤更觉得有趣极了,就连刚刚元晞瞪他的样子,他都觉得好似少女娇嗔,似怒似嗔,万般风情迷人——比什么浓妆艳抹的女人都漂亮多了!

好吧,现在元晞在他的眼中,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其他女人则都是渣!

喜爱便是最好,不喜便也什么都不是。

只是席少那些痴心的追求者们,若是知道了席景鹤这般绝情的心思,大概恨不得一个个排队去跳海了!

瞟着元晞的侧脸之余,席景鹤不由得想起来自己之前与外公的对话——

这大概是他在外公面前最坦然的一次,没有伪装自己的心思,也没有刻意装出乖巧的一面。

“外公,我想,我有喜欢的人了,我想和她在一起。”

曲线救国,先从自家外公开始。

周老很是意外,没有想到自家外孙会将这些问题说与自己,倒是有几分兴致勃勃:“哦?你看上了哪家的女儿?需要外公给你牵线搭桥吗?”

人老了,总是喜欢做红娘。

不过,席景鹤却是乐见其成。

“那是最好不过了,因为这个人外公你也认识。”

周老有了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他之前的想法成真了吧。

“是的,外公,是元晞,我喜欢她。”想要她。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大概连席景鹤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表情是多么的真诚而温柔,如同壁画上心容万物的天神,脸上闪耀着金光,双眸如同星光坠入,光芒万丈。

周老看到席景鹤的表情,便有些犹豫。

但他还是对外孙说出了实话:“阿鹤,其实,外公不希望你们两人在一起。”

尽管早有预料,可席景鹤还是不由得垂下眸子:“为何?”

周老吞吞吐吐,从没有像现在一样窘迫过,也就只有在自家孙子面前,才失了所有的从容淡泊的形象——“小晞她……是个好女孩儿,她,不适合你。”

“我知道,外公是认为,我会污染了她。”他的眼中里,暗芒闪烁,若不是因为他刻意收敛,恐怕便是杀气惊人!

周老皱了皱眉,知道自己的话有些不妥:“阿鹤,外公不是这个意思,你也是个好孩子,你们两人,只是不适合,对,不适合而已。”

“外公,我只想说,我从未这么诚恳地喜欢一个人,这么真切地想要拥有一个人,外公,我是认真的。”他直视着周老,肯定而坚决地说道。

周老心里一惊,有些动摇。

他的确是没有见过外孙这幅模样。

这是第一次,所以他很意外。

席景鹤没有急着非要外公现在就开始支持自己,只是慢慢地说起了关于元晞的很多事情。

从见到女孩儿的第一面,从那个女孩儿的让她心惊,那个女孩儿的一切,她的笑,她的怒,她的一切。

席景鹤都没有想到,说起她之后,竟然说起了这么多的事情。

原来,她已经在自己的记忆中,占据了相当的一部分。

也从未如此过,他竟然会将一个人的所有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一丝不漏,甚至可以回忆起当时的每一幕,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

“我想过放弃她,但最后发现,我的想法就是笑话,一切都不过是徒劳。”他轻轻道,眼中光芒闪烁。

他就是飞蛾,就算知道那是一团火,也会毫不犹豫地扑向她,哪怕粉身碎骨!

周老听出来了他的决心,所以,他迟疑了,动摇了。

“阿鹤,你也许可以有一点别的爱好,比如国学历史。”他很是隐晦地说道。

周老透露的,正是元晞平时最喜欢与他讨论的这些东西!

席景鹤知道外公已经开始改变想法了,微微一笑:“外公,谢谢。”

周老摆摆手,心情复杂,也不知是好是坏。

------题外话------

今天有点事,所以……嗯,如你们所愿,男主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