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68 三阳开泰,阴阳相冲

鬼打墙在鬼怪故事中传得很玄乎,就算有所谓的科学解释,但大部分仍然不相信鬼打墙只是一种运动想象,依旧将它和鬼怪联系在一起。

事实上,鬼打墙虽然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但在风水学上,却有正统的解释。

因为在风水学上,世间是没有鬼的,人死后便会消散在天地间,化为最原始的能量,不存在可能保存意识的情况,没有主观意识,自然不能称作为鬼。风水学将天地间的力量普遍归为两种,生气,与煞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理解为阳气与阴气。

这其中的气,又可以看做为“炁”,是非物质所需要的能量,代表无极。

当某个地方煞气聚集的时候,浓厚的煞气会蒙蔽人的感知,出现不断在原地打转的情况。

这里的煞气十分浓厚,就算是声势浩大十几个人,也难免会陷入泥沼之中。

……

林远富本来有十几个下属跟着壮胆,心里安定了不少,可脑中总是回想起之前请风水师来的时候,遇到的鬼打墙情况。

他倒是没有亲自遇见,可是听下面的人说得绘声绘色,身临其境似的,他心里面也毛毛的,这会儿,正好恐惧成真了。

此时他就觉得脑中似乎有一根弦,紧紧绷着,随时都有可能断开一般。

不过,至少看着前方元师傅纤弱却坚定的背影,他心里面还是有点底的……

哎!等等!元师傅呢!

“人呢人呢!”林远富突然惊叫起来,把周围人都吓了一跳。

其实不仅仅是林远富心里害怕,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尤其是这几个工人,都是亲自目睹过这些事件,甚至自己也陷入其中过,自然更加发怵。

林远富这一叫,可算是将所有人都吓着了。

“吵什么吵什么!安静!”林远富镇定心神,用老板的威势,将所有人都给按压了下来,他皱着眉问,“你们,看见刚刚走在前面的元师傅了吗?”

他宁愿相信自己看到的是幻觉!

其中一个工人惊恐地开口,大概是被吓到了,说话都有点结结巴巴的:“我,我看到了,那个,那个姑娘,呼的一下!就消失了!”

“不是呼的一下,是慢慢淡去的,我亲眼看见的!”

林远富心里一沉,他看到的居然不是幻觉!

其实他刚刚也看见了。

原本步履轻巧的元师傅,就在前面几米的不远处,可走着走着,元师傅的背影就如同墨汁滴入水中,空气中泛起淡淡的涟漪,而元师傅的身影也随之淡去,悄然不见。

“我们走快点,跟上去。”也许只是落下了!

尽管知道这样的可能性不大,可林远富还是催促着一群人大步走了上去。

一群人强行镇定心神,靠得紧紧地往前走——

“等等!刚刚这个地方,我们是不是来过?”林远富的司机,瞪大眼睛说道。

其他人纷纷观望四周,惊惧地承认了这个现实。

这个地方,明明就是他们刚刚走过的,现在,现在怎么……

“鬼打墙!这就是鬼打墙!又出现了!”

惊恐的声音此起彼伏,最后林远富吼了几声,才算是安了下来。

“不要慌,我们慢慢走,瞄准一条直线,总会走出去的!这大白天的,哪儿来的鬼?”林远富还是拿出了老板的样子,可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他的心里有多么的害怕。

到底是因为大白天给了所有人信心,让他们能够保持心神,一路直线朝前走。

十几分钟后,他们发现自己还是回到了原地。

周围环境变得十分安静,夏日蝉鸣不知何时也消失不见,一片死寂的感觉只会让人觉得惧怕!一股凉风突然吹过,却好似鬼在身边,悄悄对着他们的后脑勺吹气……

“啊啊啊!”林远富眼角余光瞟见一个黑影,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

他的尖叫就如同针戳破了一群人之间凝着的气氛,瞬间让一群人都承受不住,怒吼尖叫声此起彼伏,还有从地上捡起钢筋闭着眼睛乱挥乱舞的。

“静心。”一个声音突然从慢慢虚空中飘来。

林远富第一个反应过来,顿时惊喜到:“是元师傅的声音!元师傅!救救我们啊!有鬼啊有鬼!”

元晞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带着淡淡的嗤意:“何来的鬼,不过是心中惧意作祟。”

她的话音刚落,林远富等人就觉得周围平地起风,空气泛起莫名的涟漪,随之荡漾开来,面前便有一条细细的白线裂开,最后,世界焕然一新,虽然还是刚才他们看到的那个地方,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从鬼打墙里面出来了!

当即就有人坐在地上大喘气,就算他们身强力壮的,可是鬼神让人敬畏,也是最让人惧怕的,再彪悍的八尺大汉,也会栽在这上面。

这些人中有不少人回想起之前的情况,那位看起来还有点道行的风水师可是足足耗费了三四个小时才走出来的,而这位,看起来年纪轻轻不靠谱的,居然几分钟就解决了这困境?

果然,人不可貌相!

元晞不知道在场不少人已经对她悄悄改观,她只是皱着眉看着林远富:“本意是不想带上你的,但是你作为楼盘的主人,我有很多问题要问你,所以,这次,跟紧我。”

“当然当然!”林远富忙不迭的点头,第一个跑到元晞身边站定。

不用元晞说,他就会这么做,林远富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楼盘的确很是诡异,也就只有元师傅能够力挽狂澜,让他安心。

其他人也随之跟了上来,在元晞的带领下,继续往前走。

元晞可观气寻脉,自然不会轻易被煞气所迷惑,没多久,就将一群人带到了之前她站着的那个大坑旁边。

“这里便是出事的地方吧?”她侧头问道。

林远富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这里就是这里!果然是元师傅啊,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忙不迭地开始拍马屁。

元晞瞥了他一眼,林远富顿时噤声。

他也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很明显这位元师傅并不喜欢别人拍马屁,他贯来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拿捏着这种本事,自然暗暗决定调整对待元晞的态度。

元晞已经指着面前大土坑,悠悠道来:“我观煞气,累累如潮,却是有根而来,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于这个地方。”

元晞一指身前土坑,郑重严肃道:“此处,地脉已泄,便是煞气如此之多的缘故!”

林远富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煞气,也不知道什么是地脉,但是从元晞的脸色看来,他便知道恐怕问题很是严重,不由得小心翼翼问道:“元师傅,地脉已泄……很严重吗?”

元晞瞥了他一眼,只得从头说来:“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其中的土便是地脉,乃是风水宝地之根本,地脉一泄,这一方土地的风水气运,也算是泄了个干净。且地脉生气泄出,最容易转变为阴煞煞气,再加上此地局势所限,最是容易形成极阴之地,那么这块地,就算是真的废了。”

林远富一下子急了,这个江水一色的楼盘可是关乎他的身家产业,万一这块地废了,他这个工程不就算是作废了吗?

他抱着试探性的意味问道:“极阴之地……可以建楼盘吗?”

元晞看他的眼神顿时冰冷起来:“在极阴之地上建阳宅……大概便是日日不宁,鬼神嚎哭,且出人命……”

林远富干巴巴地笑着,解释道:“元师傅,我就是问问,这极阴之地,怎么可能真的在这里修建楼盘呢,我只是有点心疼……”岂止是有点心疼!他简直心里面在滴血!

元晞锐利的目光如同要刺破他的伪装,在确认了林远富虽然有点小贪婪,但还不至于做这种事情害人,才算是作罢。

林远富还不知道元晞刚刚差点儿就给他打上了标签,大概知道了也会庆幸。

他只能抱着一丝希望问元晞:“元师傅,那这里,还有别的解决办法吗?”

元晞点头:“当然有。”

“有就好!有就好!”林远富只觉得峰回路转,人生一下子来了希望!

“我还需要再仔细走寻一番才行,这个问题并没有表面上掘地脉泄生气的简单,恐怕还有其他的原因。”元晞的神色随之凝重起来,“按理来说,地脉位置,不应该这么浮于表面才是,除非……”

除非有另一股力量,将它逼得不得不冒头。

谁知道,躲避之后又是另一场祸灾。

元晞很是惋惜,这块楼盘原本的风水应该是很不错的,观水见明堂,聚气靠秀山,乃是标准的好地好福祉。

林远富也不知道是有多倒霉,明明挑了一块风水宝地,也能转变成这样的极阴之地。

元晞让一群人在这里等着,自己则是围着土坑转了一圈之后,跳了下去。

“元师傅!”林远富叫道。

“小姑娘别下去!”几个工人同样喊道。

之前出事的两个工友,就是死在了这里,莫名被拉入了泥沼之中,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气儿了,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人有恻隐之心,他们可不想看到元晞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就丧命于此。

元晞淡然摆摆手:“无碍。”

说着,她便蹲下身去,按了按湿软的泥土。

入手冰凉,透冷刺骨。

元晞也忍不住蹙起眉头,缩回了手。

刚刚她翻弄了一下泥土,已经开始逐步发黑,等到完全变成黑色,就符合极阴之地的特点之一了。

可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元晞蹲了一会儿,才站起身来,望了望四周。

或许,她有点太执着于这个阴煞所起之地了,追根溯源,她差点儿忘了外公的教导——看此地,本应该从最基本的风水开始的。

打定主意,元晞便从土坑中轻巧跃了上来。

原来还打算拉她的几人,看到她那灵活的身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林远富心里佩服几分,却更加在乎自己的身家问题:“元师傅,如何?”

元晞说:“我需要将这周围走一走,看看龙脉地形。”

林远富道:“那我带着元师傅去吧!”

“也好。”元晞也没拒绝。

只是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时间里面,林远富可谓是痛不欲生,明明双腿都累得不像自己的了,可还是要跟在精神奕奕的元师傅后来,漫山遍野地跑,他都感觉自己的脚底磨出血泡了……

要知道,平时他都是懒得不行,宁愿坐着不愿意站着的人,不然也不会长这一身肥膘子肉,林远富只觉得自己今天下午一连走的几个小时山路,把自己一辈子都没做过的运动,全都给做完了!

累得气喘吁吁,跟条狗的。

其他人虽然比林远富好,可也累得不行,一脸疲惫之色。

只有元晞神色如常,几个小时的山路,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

但是,这几个小时的成果,总算是让她明白了这个地方会沦为极阴之地的原因了。

之前她虽然发现这里风水不凡,但受到聚阴之地的影响,让她的感官也受到的蒙蔽,才没有认出来这块地盘的真正来头,直到刚刚她一番捉龙寻脉,弄清了来龙去脉,才算是明白,这个地方,赫然便是十分罕见的三阳开泰格局!

三阳开泰格局,便是指的这个地盘上出现的三个小山包。

当然,并不仅仅是有三个小山包,便代表着三阳开泰,如此的话三阳开泰的格局就算不上稀罕。

三阳开泰格局的奇妙之处,便是用文王八卦来推断地理位置——此地为复卦,一阳生;此地为临卦,二阳生;此地为泰卦,三阳生。朝阳启明,其台光荧;正阳中天,其台宣朗;夕阳辉照,其台腾射。均含勃勃生机之意。

而三阳开泰的泰,上乾下坤,天地交而万物通也,是为大吉利。

三阳开泰的格局,虽然比不上七星伴月大格局的稀罕,但也是福泽一方的风水宝地,林远富用其来开发楼盘,也能够将此地打造成一个鸟语花香的好地。

“三阳开泰?那既然如此,又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林远富听了元晞的话,忧心忡忡。

三阳开泰格局在他听来的确是好,但他也没忘记,如今这个格局已经被破了啊!就连好好的风水宝地都快要沦为极阴之地了!所以,三阳开泰格局的发现,对于如今林远富的心情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元晞站在高处,这里地势好,刚巧可以看到工地上那个被挖出的大坑的位置。

“你没有发现,那个大坑,正好在其中一阳之上吗?”元晞的手指在虚空中点了点。

林远富大惊失色:“原来是这三阳开泰被破了!”

元晞点点头:“三阳开泰还有一个奇特之处,便是有三个穴场,现在其中一个穴场的地脉已经被破,造成的恶劣后果可想而知。”

“还不仅仅是如此。”元晞仿佛看不到林远富苍白的脸色,继续将自己的判断结果一点一点说了出来,“原本地脉不应当这么浮于表面的,但是当我查看刚刚那个大坑的时候,我发现,这地下,也许有条阴河!”

林远富也许是虱子多了不怕咬了,一脸麻木:“那是什么……”

“地下暗流,性属阴。应该是地质变动,让原本埋得很深的这条地下河,慢慢显现出来,与三阳开泰的大穴场形成了对冲,阴阳相冲,才是造成这个楼盘陷入如此泥沼的真正原因!”

有人小心问道:“我只听说过阴阳相和,怎么这一阴一阳还会相冲啊!”

元晞点点头:“自然,阴阳相和也是要分属性的,这三阳开泰阳气刚烈,而阴河急湍,同样猛烈,两者相撞,在相和之前,恐怕就已经打起架来了。”

林远富抱着仅存的一线希望:“那元师傅,现在……还有得救吗?”

他知道元晞的水平肯定是要高于他之前遇见的所有风水师,因为那些人解释这么多阴煞的原因,都说不出个一二三四,反倒是元晞,将所有问题捋了个清清楚楚,这不也证明了元晞的水平能力更高吗?

他唯一能够期望的人,也就是元师傅了……

元晞沉思片刻,皱眉道:“现在还拿不准,我需要思考一段时间。”她看了看天色,“太阳快要下山了,等我回去思索思索,后天再来。”

林远富忙不迭地点头,到底还是露出几分欣喜之意——没拒绝就好!这就说明还有一线希望!

林远富恭恭敬敬地将元晞请上车,送回了家。

元晞坐在书房内——方易走了之后,这个书房就归她一个人用了,书架上摆着的,也全部都是她从外公那里带回来的各类风水藏书,码了个满满当当,墙上还挂了一些名人字画。

元晞坐在书桌前,手上拿着一支毛笔,在铺开的宣纸上勾画着,时不时顿笔沉思一会儿,或者蘸蘸墨汁,又重新挥动了笔杆子。

转眼间,她的笔下便出现了一副山川地理图。

正是今天她去过的江水一色楼盘。

她一边画图,一边思索,其实脑中传承的记忆太多也不是好事,这让没有完全消化记忆的元晞,到了真的要用的时候,就只能一点一点搜寻相关的记忆。

“哎,到底不是自己的东西。”叹了口气,元晞搁下笔。

地下暗河、湖泊、三阳开泰、地脉……

这一个一个的名字都在她的脑海中如星辰般闪耀,悄无声息的,一条细细的线将这些名字连接了起来,最后,光芒大盛!

元晞目光灼灼,带着一股兴奋之意——

她终于想到解决的办法了!

元晞已经有了一个计划的雏形,想了想,她便拨通了林远富的电话。

“元师傅?”电话那头传来林远富小心翼翼的声音。

“江水一色的问题,我已经有了解决的眉目。”

元晞话音一落,便让林远富欣喜若狂:“真的?元师傅是真的吗?元师傅!您这次帮了我,我定然感激不尽,永远记得元师傅的大恩大德!”林远富激动得都快要语无伦次了。

也不怪他的态度有点过,而是因为林远富今天送走了元晞之后,又接到一个电话,将他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原本一个多亿的损失,再加上各方打点,虽然亏损会让他大出血,可不至于彻底没命,至少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可是这个电话,却昭告了他一个无情的事实——

如果江水一色的楼盘真的彻底完蛋了,那他林远富也就只有彻底完蛋了!

如今元晞这个电话,就如同雪中送炭,给他带来了全新的希望!

元晞不知道林远富的兴奋背后还有别的原因,只是说:“这个改造的计划还需要一些前期准备,我还需要一些东西,也需要再到楼盘旁边去走走看看。”

“好好好,没问题!元师傅您要什么我都会办妥的!您放心好了!”林远富拍着胸脯保证道。

元晞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先要找一件法器将煞气镇压起来,才能够进行接下来的动作。能够将如此庞大的煞气镇压起来的法器,普通的不行,必须要顶级的法器……

元晞第一时间想到了外公的镇岳印,镇岳印就是一件顶级法器,现在也在她手上,是外公在家主传承之后,将这件镇岳印作为家主传承的宝物之一传给她的。

镇岳印可镇压山川生气,稳定躁动气场,却无法完全镇压这阴煞之气的源头,她必须要寻到另外的法器,完全针对阴煞的相克法器才行。

这种法器,当然是道家或者是佛门所出的最好。

只是,这法器本就难得,道家佛门的极品法器,那就更是难得了。

一切,都要看林远富的福缘。

不过,元晞还是打算是否能问一问弘延大师,从慈岩寺中借一件佛门法器出来。

元晞思索着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自己手上的一件东西。

她这里不是也有一件道家法器吗?还刚巧是一枚法印!道家法印最大的用处,便是消灾驱邪,护身通神,不正是她需要的?

如果这枚法印真的如弘延大师所说,是可以自晦的灵性法器,那用在这个地方,也是再合适不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