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67 宝物自晦

弘延大师观察片刻,忽然道:“这木印的材质,应该是千年桃木雷击木吧!”

元晞笑道:“果然是大师,慧眼如炬。”

弘延大师笑着摇摇头:“这木印的粗糙做工险些让我看漏了这一点,既然能够用千年桃木雷击木来做材质的,这枚木印定不会平凡,只是老衲暂时还发现不了其中的奥妙。”

说着,弘延大师便将木印给重新放进了盒子中,却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多。

大师就是大师,面对这种问题上十分坦然,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并不会因为纠结一点面子问题而装腔作势。

元晞只得点点头,虽然早有预料,可不免还是有些失望。

弘延大师想了想:“虽然老衲尚且看不出这件事情的用处和来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它的不凡,那么制作这枚木印的雕工之粗糙,不免就是一个很大的矛盾点了。”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元晞也表示赞同。

“会不会是这样。”弘延大师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个猜测,“老衲听闻过一个传闻,宝物自晦,相传,真正有灵性的宝物,是懂得自己掩饰的,也许这木印也是如此,才会看起来这般的粗糙?”

弘延大师的一番说法,也让元晞豁然顿开。

“我曾经在书中看到过这种说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枚木印没有气场也就可以解释了。”元晞说着,突然想起自己那晚上听到的那些玄妙的声音。

心里不由得暗暗吃惊——她一贯是一个记忆力极好的人,甚至已经习惯了很多东西过目,便能够留在脑子很久很久。

可是那晚上听到的声音,竟然在不断地淡忘消失,至今,她只记得支离破碎的几个字了。

她将这疑惑同样说与了弘延大师,弘延大师听到她口中说出的几个字,也是沉思了片刻。

“老衲猜测,这枚木印,也许是道教法印,而小友听到的声音,也许是符箓法印的咒语。咒语以言字通达法力,拥有神奇的力量会让听过的人忘记,也是可以理解的。”

虽然没有彻底确定这枚木质法印的身份,但元晞和弘延大师已经一致认为,这件东西的不普通了。

法会开始的时间就要到了,元晞将装着法印的紫檀盒子再度包起来收好,还没来得及跟弘延大师说上两句话,就有弘延大师的弟子前来说方丈大师请师父过去了。

弘延大师嘱托小徒弟照顾好元晞,自己则匆匆起身赶往前殿。

元晞在小和尚的带领下,来到位置绝佳的观礼地点,也是距离法会仪式最近的地方。

佛教的法会一贯场面宏大,何况是慈岩寺这般的大寺,自然是更加肃穆庄严,气势恢宏。

穿着僧袍袈裟的和尚们从大殿两侧鱼贯而入,汇聚于大雄宝殿之上,所备佛家法器有木鱼、钟、鼓、罄等等,每一件都拥有气场,可见都是实打实的真正法器,不带半点掺水的,让人感叹佛门底蕴之深厚。

不过转眼想想也不奇怪,法器所得之途,其中之一便是通过佛门道家的开光仪式。自家都有这个能力了,传承千年的佛门,没这么点底蕴能行吗?

看到这一幕,元晞心中有尊敬,也有感叹。

回顾家族典籍,在元家家势最盛的时候,每年同样会聚集元家主脉分支的所有元家人,举行开光仪式。元家有自己的仪式和手段对法器进行开光,这是除了佛门道家之外唯一的,也是独属于元家的秘密,只有家主代代口耳相传,也是元家的真正立足之本。

如今元晞倒是知道,可是要恢复那样的开光仪式,还需等待元家开枝散叶,再度人丁庞大繁盛才行,现在的元家,剩下的不过只有她和外公两人,也不足以能力举办一次开光仪式。

僧人们的低声吟诵将元晞从追忆中拉扯了回来,她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面前声势浩大的法会之上。

僧人们已经纷纷盘坐,共同吟诵经文,这是佛门传承千年的梵音,的确有洗涤人心,静心凝神的功效。

既然是法会,自然少不了开光仪式,已经一批雕琢成形却尚未形成气场的法器放在大雄宝殿,等待开光。

一部分是慈岩寺自己准备的,一部分则是别人送过来的。

原本弘延大师也问过元晞是否有需要开光的法器,元晞来得匆忙,身上除了那枚桃木法印也没有带其他东西了,不得不拒绝弘延大师的好意。

随着僧人们彼此一致的梵音吟诵,整个慈岩寺都安静了下来,诚心的信众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静静祈祷,而普通的游人们,也被这样的气场所感染,并未发出一点声响,周围甚至是佛寺的上空,都是静心梵唱的声音在回荡。

在这样的梵唱之下,连蝉都停止了鸣叫,变得安静,整个世界都变得宁静起来。

这边是佛门的力量。

元晞同样静心宁神,静静感受着这梵唱声中的力量。

这些僧人都是真正修习佛法多年的僧人,所以他们的梵唱吟诵是有力量的,当他们的声音聚集在一起,醍醐灌顶的同时,也悄然形成了柔和稳定,却相当强大的气场。

这个气场,则与大雄宝殿上面摆着的法器,形成了共鸣。

元晞眼前一花,只看到一道无色的波纹,如涟漪般朝着周围荡漾开去。

波纹扫到她,她没有退开,只是伸出手,悄悄拨弄。

这缕生气在她的拨弄下,轻巧地绕过她,朝着身后而去。

元晞不用望气术便能够发觉到,那些未成形的法器,已经慢慢开始形成气场了,等过了三天三夜,气场彻底凝固成形,这批法器,就算是开光成功了。

梵音阵阵中,德高望重的弘延大师,在不少信众敬仰的眼神中,越众而出,身后一个小沙弥端着一盆清水,而弘延大师则接过杨柳枝,拿在手中,一边漫步,口中念唱祝语,一边将杨柳枝蘸上清澈福水,轻洒起来。

此乃效仿观音大士的杨枝甘露,虽然不如观音大士的杨枝甘露肉白骨医生死那般神奇,可这看似普通的清水之中,却融有佛门法印符箓,具有独特的力量,能够庇佑信众,普度众生。

——也许这说法有些夸大,但这段时间内无病无灾,是肯定的。

元晞自然受到了弘延大师的照顾,更让一些人侧目,猜测着元晞的风水师身份,也开始犹豫,是否要上来结交。

一切繁琐的环节终于结束,该到了上头炷香的时候。

这头柱香很重要,一般来说,都是在往几年中,对佛寺作出了最大贡献的虔诚信众来的,自然是能够近距离观礼的大富豪们中的其中一位。

当一位老者越众而出的时候,元晞一眼便认出,这个人赫然就是刚才在弘延大师禅房内的两位老者之一,那个笑容和蔼亲切的顾长海。

顾长海抱拳示意四周,满脸笑意,将小沙弥递过来的已经点好的一米长大香,插在了香炉之中。

香烟袅袅,这场法会,才算是基本上结束了。

安静的慈岩寺重新热闹起来,许多人从大雄宝殿外的空地上冲了进来,作揖跪拜的作揖跪拜,更多的则是想在香炉中插下自己的香,向佛主表示自己的敬意。

就算只是来看热闹的游人们也不例外,上一炷香这种事情,他们怎么会抵触。

在整个慈岩寺人头攒动、热闹非凡的时候,元晞已经悄然从这里退出,又转头去了弘延大师的禅房,路上正好遇上了赵升,便与他走在了一起。

看了看时间,原本感觉这法会如此短暂,实际上都已经过去四五个小时了。

“等等!元师傅!”

身后一个声音突然大声喊道。

元晞疑惑地转过身,与赵升一同看向身后追来的这个胖乎乎的中年富商——一眼就能够看出这个胖子是个富商的,便是他那一身让人难以忘怀的暴发户气质了。脖子上挂着一个硕大的玉佛不说,还嫌不够套了根小拇指粗的金项链,以显示自己的品味不俗。身上穿着一套阿玛尼西装,腰上那根爱马仕的皮带,金闪闪的一个H,生怕别人不知道这跟腰带的品牌似的。

还有脚上的鞋,手上的扳指,不用赘述,便足以想象到一般土包子暴发户们的神奇品味。

不过一般来说土包子暴发户们,应该是脾气暴躁,恨不得用下巴看人的,这个胖乎乎的中年富商却对元晞笑得点头哈腰的,再恭敬不过了,倒是有些新奇。

“哎,元师傅您好您好,我是林远富,搞房地长生意,这是我的名片,您收一收啊,哈哈!”

这位叫做林远富的暴发户虽然品味不怎么样,但拉拢人的态度还是很好的,端得起放得下,笑容不会让人觉得过于热情,又恰到好处,元晞便伸出手收下了他的名片。

元晞倒是好奇他叫自己的那声元师傅:“你知道我的身份?”她是指风水师。

林远富点点头:“当然知道当然知道,风水大师嘛!我可是在山门外就听见了,敬仰您已久了,这会儿正巧上来拜访拜访您!”

元晞点点头:“原来如此。”

林远富谄媚笑着:“这个,元师傅,不瞒您说,最近呀,我遇上了一点麻烦,希望元师傅能够为我指点迷津,不知……”

“我既然是风水师,那有客上门,岂有不接的道理。”元晞坦然道,直接拿出手机对着名片上的号码拨了出去。

林远富的手机随之响了起来。

“这是我的号码,你记一下,法会之后,再联系我吧。”毕竟还在别人的地盘,也不好谈论这些问题。

林远富忙不迭地点头,想着终于找到一位连弘延大师都推崇不已的风水大师,心中甚是高兴,喜滋滋地转头走了。

赵升这才对元晞说道:“那林远富,我倒是知道他一点,他是个房地产商老板,早点做倒爷起家的,跟随了房地产最黄金的几年浪潮,攒下了很大的家业,在江州地界上,也算是个人物。最近听说他新开发的一个楼盘遇到了不小的问题,估计是因为这个才找上元师傅的。”

元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赵升皱了皱眉:“其实,我听说林远富的那个楼盘,请了几个风水师去看过,风水师是真是假我虽然不知,但通通打道回府却是肯定的,也许是这样,他才找上了元师傅,希望元师傅助他一臂之力,倒是慧眼识人,哈哈!”

赵升不着痕迹地恭维了元晞一把。

元晞淡然道:“想来问题,应该会有些棘手了。”

不过还没看到,她也不能妄下定论。

再说了,元晞也不是那种会逞强的人,如果去看了之后,她自觉不能解决的话,自然会拒绝这个单子的。

当然,在赵升看来,就没有元师傅解决不了的问题了。

林远富的小风波过去之后,元晞和赵升来到了弘延大师的禅房,准确的说,赵升算是沾了元晞的光,两人在慈岩寺,跟弘延大师用了一顿斋饭,才下了山。

下山之前,此次来参加慈岩寺法会的不少人高官富商,都给元晞递了私人名片,加起来厚厚的一沓,元晞没有丢,而是收了起来。

这些人就相当于是风水师的基础,如果没有这些人的需求,无论是本事再强大的风水师,也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并无任何作用。只是元晞也清楚,这些人是看在弘延大师的面子上,才递了名片,表达一个想要结交的心思,心里未必有多么地认同自己。

不过没关系,她还有时间。

法会之后得第二天,元晞就接到了林远富的电话。

“元师傅,我是林远富啊,您还记得我不?”林远富果然不愧是能够混到如今身家的人,四十多快五十岁的中年人,也算是有名有地位的,在元晞一个不足二十的小姑娘面前,仍然能够放得下架子,一口一个您的,叫起来一点儿也没有违和感。

元晞开门见山便问:“我听说,林先生名下的楼盘出了问题,想必找到我,也是为了这个原因吧。”

林远富一愣,又很快缓过神来:“原来元师傅已经知道了啊!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希望元师傅,此次能够前来帮我看一下问题所在!”

“自然可以。”元晞颔首,答应下来。

正好今天就是周末,元晞不用去上课,有时间可以去林远富的楼盘看看。

林远富派了车过来,亲自接了元晞就去了他新开发的名为“江水一色”的楼盘。

虽然名为江水一色,但这个楼盘并不在江边,要知道江州三水围绕名扬天下,能够看到一点江景的地盘,早年就已经开发完了,完全没有见缝插针的地方。不过这里既然能够取个江水一色的名字,自然是因为这个楼盘绕湖而建,湖景山色,自是绝佳好风光。

江水一色的楼盘也是因为这样打响了名字,因为江州地势崎岖不平,多为山岭的原因,天然湖景是很少的,当初这块楼盘也算是炙手可热,最后被林远富凭借多年扎实实力和财大业大给拿了下来,气煞一众竞争者。

地盘到手之后,林远富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将这个楼盘打造成标志性的高档小区,最外围的是高层电梯楼,其次便是花园洋房,而最靠近湖水的绝佳位置,则被他划成了别墅的地盘,隐于郁郁树林之中,颇有一种悠然隐居山林中的感觉。

林远富甚至都想好了,湖景一半会被作为别墅的配套设施,做顶级的园林设计,足以让别墅的等级再跃上一个档次,另一半则做成半开放式的公园,不仅有江水一色的居民可以前来游玩,江州市里的人也可以前来游玩,随之打造一系列如医院、大型超市、幼儿园等等一系列的配套设施,让江水一色成为江州远近闻名的大楼盘。

也足够成为他的公司的一大招牌。

尽管林远富在衣着打扮上,没什么品味,但在楼盘开发这方面,他的确算得上是一个专家,至少他的想法绝妙,甚是有新意。

可惜,江水一色的楼盘开发,从一开始就出了问题,再好的计划,都只能泡汤。

林远富急的不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个简单的打地基,都会闹出这么多的事故,至今已经有不下五个工人伤亡,他再不服气也不敢继续犟下去了,这年头,网络传播信息发达,要是这个事情闹出去了,别说这个楼盘,就是其他的地方,他也别想混了。

在社会上打拼这么多年,林远富不会连这点远见都没有,所以对于死去的两个工人,给了一大笔的赔偿金,对于另外三个受了伤的工人,同样也支付了一笔赔偿金,以及承担所有医疗费用的承诺。

幸亏他处理得够及时够好,才让工人们安心下来,没闹出什么大问题。

可楼盘的问题还放在那里,林远富又怎么能够彻底安心下来?

他听了身边秘书的猜测,说会不会是风水上出了问题,让老板找个风水师来看看。

林远富以前对风水师不是很了解,却也有所耳闻,听言觉得有理,立马就找了一位据说水平很了不得的风水大师。

看起来的确是个仙风道骨,有点本事的,可是这个所谓的风水大师,拿着罗盘在楼盘里面转了一圈之后,就被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出来,狼狈不已的模样哪里还有丁点儿风水大师的气势?

“有鬼啊有鬼!”这位“大师”连罗盘都来不及带上,更不要说跟林远富要钱,撒腿就跑了。

林远富这才知道,这个所谓的“大师”就是一个骗子。

不得已,他就让一位朋友帮自己介绍了一位风水师。

这个风水师倒不是骗子了,可惜水平有限,转了一圈出来之后,告诉林远富自己在里面遇到了鬼打墙,想来应该是阴煞作祟,可是这么厉害的阴煞,已经不是他可以解决的,只能建议林远富去找更厉害的风水师。

林远富的确是有钱,可是在找风水师这条路上,不是看谁钱多,而是看人脉的。

林远富没有这方面的人脉,自然是苦求无门,找了好几个风水师来看过,不是骗子,就是水平有限的。

至此,他才算是明白,风水师根本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找到的,在如今这个风水式微的年代,真正且有水平的风水师,已经越来越少了。

幸亏他的那个朋友给他指了一条明路,让他去慈岩寺找高僧来看看,这就是为什么林远富花了大价钱拿了请帖参加法会的原因。

他在山门外就遇见了元晞,当时便觉得好奇,后来见弘延大师如此推崇这位小姑娘,又从别人口中得知这位小姑娘的身份就是风水师,立马眼睛一亮,求了元晞帮忙。

他倒是不介意元晞的年龄,只要元晞能够帮他,那就行!

车子开进楼盘的时候,有不少工人都看向这边。

施工已经开始,也不能随随便便就解散工人们,如今工程虽然拖着,可该给的工钱还是要给,这些天也就只有让工人们做些闲散零碎的工作。

工人们知道是大老板来了,估计又带了一位风水师来。

前几次林远富来,都带着风水师,可惜都是不靠谱的。这一次,工人们看到林远富居然带了一个小姑娘过来,就更加觉得不靠谱了。

“年纪这么轻怎么可能是风水师哦!”

“对啊对啊,连罗盘都没有,大老板这次是被坑惨了吧!”

工人们常年在工地上混迹,对于这种事情也见得不少,一些风水奇闻张口就来,倒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只是纷纷好奇起元晞这么一个年纪轻轻又还是个女子的风水师了。

她抬头看着楼盘上方,不用仔细查看这楼盘的问题,就已经知道有多么严重了。

“嘶,这煞气如云,危如累卵,恐怕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许多。”

林远富凑了过来:“元师傅您说什么?”

“我说,你这里的情况不容小觑,上空已经堆积得有滚滚煞气,再这样发展下去,这方圆周围,恐怕就不是人可以呆的地方了。”她声音平淡,却说着令人大吃一惊的话。

林远富被吓了一跳,半信半疑的:“不会吧!元师傅,情况有这么严重!”

元晞点点头,在她的眼中,这楼盘的上空,简直就是乌云滚滚,煞气如潮!

“你不觉得,这楼盘之中,要比外面要阴冷很多吗?”

元晞话音刚落,林远富就觉得自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似乎有一股凉意从自己的脊椎骨攀援而上,让他浑身冰冷,恐惧不已。

“不,不是吧。”他口中这样说着,可心里已经信了七八分。

元晞扯了扯嘴角,也没有多说,抬脚朝着楼盘更里面走去。

林远富犹豫了一下,可是想着这偌大的楼盘,若是真的糟蹋了,恐怕亏损的金额会达到上亿,便怎么也放不下心,最后只得按捺住发毛的心理,拉上几个身强力壮的工人壮胆,保镖司机也一并叫上,浩浩荡荡十几个人跟在元晞身后,才算得上是安心些许。

也是这会儿他才发现,原来元师傅大概是练过功夫的,工地上材料堆砌乱放,连他们这些大男人走在其中都有些艰难,可元师傅却步伐轻巧,如履平地,偶尔一个跳跃,便轻松越过一堆障碍物,毫无阻碍地一路向前,不知不觉,他们便被元师傅给落了下来,只能远远地看到元师傅的背影。

元晞顺着气脉以脚度量,心中对这块楼盘慢慢有了了解。

这里的煞气恐怖如斯,而且不断地聚集,几乎都要达到传说中得极阴之地的地步,甚至于是越走到里面,温度就越低,她不用望气,便能够感受到周围缭绕漂浮的散不去的阴气,也就是阴煞。

她又走了几步,终于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她皱了皱眉,看着面前这个为了挖地基而掘出来的大坑。

这个大坑也可以说是一片泥泞,里面还丢弃着一些打地基的工具机器,而这里,应该也就是出人命的地方了,元晞能够感受到这里的地气冰凉,阴煞围绕。

仔细一番查探之后,元晞算是知道了这其中的原因——也不知道那个林远富是有多倒霉,挖个地基结果挖到了地脉,还一不小心把地脉都给挖破了,地脉破碎,地气自泄,难怪会有这么多的阴煞积聚。

只是,地脉有灵,一贯懂得自我保护,怎么会在这么表面的地方,这可是最容易被破坏的。

元晞一时之间还没有彻底摸准情况,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声地惨叫,其中叫得最厉害的,就是那个林远富了。

元晞有些无奈,早知道就不让他们跟上来了,真是麻烦。

她不得不转身朝着刚刚来的地方而去。

大概,这群人是遇到鬼打墙了吧。

元晞心知肚明,知道他们没有自己望气观脉的本事,自然很容易被积聚的阴煞所迷惑,失去五感,在原地打转,也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