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66 大法会

高鸣想要找的人,终于找到了!

叫刘二的男人躲在晋省的一个小乡村里,这个地方正是他的老家,高鸣之前找他的时候跑过很多地方,却唯独没有去他的老家,只是因为听刘二说过,自己老家的家人都死完,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回去了。

结果,他在诈骗了高鸣一大笔之后,果然是躲在老家了。

刘二就是一个常年以行骗为生的人,独独靠他自然是不可能做到处处滴水不漏,这么多年都风雨无阻地过来了,他的背后还有其他人,比如这一次从高鸣这里诈骗来的一亿,他只得了五千万,另外五千万,全部给了他身后的那位大佬。

其实,要从已经到了自己手里面的钱中拿出这么一大笔给别人,对于刘二来说,简直就如同挖他血肉一样。可不给不行啊,如果没有大佬在他背后为他保驾护航,再精明的骗术也有栽了的一天。

比如他现在留在老家的小村子里面,就是等着大佬为他安排出国的事情。

这些年钱也“赚”够了,再贪心下去,这条命几乎也就没有了。

在高鸣找到他的那一天,心知肚明自己跑不了的刘二,也没有害怕的情绪。他不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有大佬在,他总是能够化险为夷的。

因为他在挑选下手人选的时候,都的挑的那种没有什么深厚背景的,一般点的人物,大佬都能够护得住他。比如说高鸣,他自己不成器,没什么人脉关系,他的父亲虽然是一位收藏家,可认识的也都是一些文化界的,能力有限。

再加上高鸣父亲那一屋子珍贵的古玩,难怪高鸣会成为刘二眼中的大肥羊,愿意花费几年的时间来干上这么一票。

可惜,刘二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一次为高鸣保驾护航的,却是在江州乃至全国都呼风唤雨的赵升。

赵升如今的生意做到这么大,白道黑道上的人物都有一些交情,饶是刘二背后的那位大佬,也不敢招惹这位,虽然不至于惧怕,可到底是井水不犯河水。

刘二成了弃卒。

那位大佬保了他这么多年,这一次,到底还是将他推了出来。

只可惜,赵升的地位还不足以让那大佬将到嘴的五千万吐出来,所以高鸣在抓到刘二之后,能够追回来的,只有刘二这里的五千万。

最后连五千万都没有,刘二为了打点自己出国的事情,就已经花掉了一笔钱,他手下的小弟又分了一部分,其实刘二的身上,也就只有三千万了。

如此,高鸣还是亏损了七千万。

不过,高鸣对此倒不是很在乎,他在乎的是抓住了刘二,了了自己的心结。

至于三千万,聊胜于无,高鸣将这三千万用来还了家中的各种债务,再加上变卖了父亲的一些遗物古董,总算是填补了外面的债务。

无债一身轻,尽管高鸣除了父亲留下来的那一堆古玩,就一贫如洗,手中存款不过几千块了,但高鸣仍然觉得轻松很多。

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有脸去面对父亲了。

高鸣对于元晞,是很感激的。

报答人这种事情,总不能让他的赵叔帮忙,思前想后,高鸣从父亲的古玩珍藏中,翻出了一件年代久远的东西。

一个紫檀木雕琢而成的精致盒子,却只是用来装了一方木印,看起来还是很粗糙的木印。

父亲对待古玩的态度,从来都是每日把玩,用他的话来说,便是古玩有灵,只有真正珍惜珍视的态度,才能让这些灵物长存。

高鸣曾见父亲把玩过所有的珍藏,唯独这个紫檀盒子中的印章除外。

他问过父亲,父亲只是说,此物有灵,非有缘人不得碰之,他并非有缘人,碰了这印,也不过是为自己招祸而已。

并且,父亲也多番对他叮嘱,就算好奇,也不能多碰,这宝物,并不是他们的福寿可以承担的。

高鸣深深记得父亲的话,现在想来,这方宝物,想必也就只有元师傅这般的高人,才有福寿足以承担吧——自从找到刘二之后,高鸣对元晞的敬仰一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对元晞简直有一种盲目的崇拜。

当然,高鸣还有另外一种想法。

就算父亲看走眼,这方印并不是什么很珍贵的东西,有外面这个价值不菲的紫檀盒子在,也不算是怠慢了元师傅。

想起自己从晋省回来了之后,也未曾拜见过元师傅,便早早打了电话给元师傅,被赵叔安排在了一家饭店见面。

赵升也到场了,他亲自定下的饭店自然不会普通,总体风格偏清雅的江南小筑,小桥流水的静雅与清淡菜肴的完美结合。这是赵升纯粹参考了元晞的口味,才将座位定在这里。

不过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谢礼。

元晞收到高鸣的东西时,也没有推脱,只是看到盒子里面,那个看似制作粗糙的木印,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个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印章,竟然给了她一种平稳强大的气场,就像是外公的镇岳印。

只不过相比起来,镇岳印偏向中正平和,而这方印章,则要更加锐利逼人一些。

元晞将这方印捧了出来,放在手上,仔细观摩。

方方正正的模样,上方雕琢有一只粗糙模糊的猛虎,材质似乎是桃木的,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是很低档的木料,元晞以望气术观望,更是没有发现一点不同之处。

所谓平稳强大的气场,原本只是她的直觉,莫非是她的错觉?这枚印章,真的只是一枚普通的印章?

元晞觉得没这么简单,她连饭也没有吃,将这枚印章拿在手上足足把玩了一个多小时,才叹了口气,将印章重新放在盒子中。

如果不是恰巧发现了木质纹理的不同寻常,大概元晞也走眼了。

这枚印章的确是桃木,只不过却是用的雷击木!

虽然没有气场,但元晞判断,这并不是什么古玩,而是一枚法器,只是阴差阳错,消去了气场而已,可原身,定然不平凡。

能够用千年雷击桃木来做材质,就算手工拙劣,也差不到哪儿去,更何况千年雷击桃木本来就是极品的辟邪镇鬼的材料,这邪鬼在风水一道上,便是所谓的阴煞了。

“这也许是一件很珍贵的法器。”元晞关上紫檀木盒子,往高鸣方向推了推,“我不能收下。”

高鸣却表现得很坚决:“元师傅了了我的一桩心愿,让我如愿将那个骗子给抓了回来,在我看来,元师傅帮助我的,比这方印章珍贵得多!”

“此物太珍贵。”元晞仍是摇头拒绝。

她倒是有些想要,可外公从小便教导她为人要有风骨,自然不能随手收下这样的珍品。

高鸣不为所动,坚定地看着元晞:“我父亲曾经告诉过我,这件宝物,以我的福寿也是承担不了的,不如落在元师傅这样的明眼人手中,才能绽放属于它的光彩,想必,这宝物若有灵,定然也会选择元师傅的。”

元晞沉默了,她看向那个紫檀木盒子。

的确,在看到这枚木印的刹那,她便有一种亲近之感。

“既然如此,我便收下了。”为此,元晞也改变了原本的主意,本来高鸣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就到此为止了,不过现在看来,承了他的人情,为其父寻龙点穴,也是必然的。

饭后,元晞将这件事情说与了赵升,让赵升也是惊喜不已。

原本为老友的墓穴就这样错过元师傅可惜不已,谁知道元师傅竟然主动提出来要为即将下葬的高鸣父亲寻龙点穴,想来应该是刚才高鸣送的那份礼物的效果,自然是高兴得很。

谁知道,这件事情,高鸣自己竟然拒绝了。

“也许世人无人不想发财,但现在我不想,钱对我来说不是个好东西,我的夙愿,不过就是平平淡淡过完一生,没什么大的野心,所以要辜负元师傅的好意了。”

历经此时,高鸣算是彻底看透,不再着相于金钱名利了。

再说了,如果他真的想要钱,将他父亲遗留下来的那堆古玩变卖了,就足够他挥霍三辈子的了,大收藏家到底还是大收藏家,就算被变卖了一部分,剩下的拿出来,开个博物馆也绰绰有余,所以高鸣也不过是守着金山一身穷而已。

只是高鸣自己不愿意,变卖了父亲一部分珍藏已经足够愧疚了,剩下的东西,他是要守到死的。

元晞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拒绝,无奈之余,只得苦笑。

不过高鸣父亲下葬那一天,她还是悄悄随着赵升来了。

看到这个墓穴所在,她便为之一愣。

“天生福缘,自有命定。”元晞随即笑开,高深莫测地说了一句。

赵升不解:“元师傅的意思是……”

元晞摇摇头,笑着并未解释。

既然是天意,那天机也不可泄露才是!

高鸣此后的人生,并未像他想象中的就此平淡过去。

他放弃了自己所喜爱的玉石,转而一头扎进了古玩的汪洋大海的,算是继承了自己父亲的衣钵。不过他不是要通过此项赚钱,而是真正潜心地研究,于是,他父亲遗留下来的那些鉴定笔记,就成为了他的强大助力。

高鸣十年如一日的苦心钻研,走街串巷,到观摩博物馆,还有家中一堆古玩可以亲手把玩,他的水平自然突飞猛进。

他对待古玩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只是为了父亲,而到了后来的真正喜欢。

待他年迈的时候,他已经是名震一方的大收藏家,身上更是挂了故宫学者、大学教授、某某收藏协会会长等等一系列的头衔,尽管不是物质上的丰富,但从其他方面来说,他已经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更是业界内大器晚成的传奇人物,许久之后,甚至出了以他为原型的收藏题材电视剧!

人的一生,不可预测,至于当初高鸣父亲所葬的墓穴到底为何,大概,也就只有元晞才知道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了……

元晞带着这个紫檀木的盒子回了家,继续在灯下钻研这枚木印。

她找来了一方干燥的软布,将木印上面的灰尘一点一点擦拭干净,这枚看似普通寻常的木印,才算是慢慢展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入手温润,包浆浓厚,一看便是历经了岁月的好东西,若不是因为上面的猛虎雕工实在是太烂,也算是一件极好的收藏品了。

可元晞还是觉得没这么简单。

眼看时间越来越晚,元晞不得不将木印收了起来,撞在紫檀木盒子中,放在自己的床头。

夜里,她似乎陷入了梦魇的泥沼——

“宇宙……镇四重天三界……盖人身万邪魔……福缘深厚……万神听令……”

第二天早上,元晞坐起身来,皱眉看着床头上的檀木盒子,眼睛下方有着淡淡的黑色阴影。

昨天夜里,她总觉得耳边一直有一个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声音在她耳边飘荡,令她一夜都没有睡着,偏生又醒不过来。

今天此时再回想起自己昨晚听到的那些话,竟然一句都回忆不起了,只留下只言片语,诸如“福缘深厚”“万神听令”之类的。

元晞百思不得其解,却意识到,这枚木印的来头,恐怕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打。

恰好弘延大师打了电话过来,亲自邀请元晞参加慈岩寺一个星期后的法会。

慈岩寺乃是西南地区的著名大寺,远近闻名,更有高僧弘延大师坐镇,可想而知,慈岩寺三年一度的*会,将是多么的声势浩大,高僧云集了。到时候,恐怕弘延大师相识的许多信徒都会前来拜访,如今信佛的高官富豪更是不在少数,可以想象到时候的场面宏大。

元晞心知,这是弘延大师为自己铺的路,想要以慈岩寺*会这个平台,为她介绍一些人,打下人脉基础。

这是弘延大师的好意,元晞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而弘延大师的善意之举,她也将感激放在了心里。

答应下来了之后,元晞挂了电话,顿时看向床头处安安稳稳的紫檀木盒子。

此物,也许可以找弘延大师帮忙鉴别一下?

打定主意,元晞在一个星期后参加慈岩寺*会的时候,果然是带上了这个盒子,确切的说,是这个盒子中的木印。

元晞就找了一块白布将它给裹了起来,随意塞在自己的背包里,带上背包就出门了。

若是别人见她将这般宝物就这样放着,估计不知道心疼成什么样儿。

只是心疼的不是那方神秘的木印,而是那个雕琢精美价值不菲的紫檀木盒子!

今天的*会,赵升也会参加,他知道元师傅有了弘延大师的这层关系,很有可能也会参加,便在两天前问了元晞,便于今天亲自前来接她,一同上山。

远远便看到慈岩寺的山下全是来往的信众游人,车子更是从很远之外便走不进去了,只能步行。

整个江州都知道慈岩寺三年一度的*会,无论是不是信众,只要有时间有兴趣的,都不会错过今天这个好日子。

只可惜这样,便造成了恐怖的拥堵时间。

不过,像赵升这样的由慈岩寺亲自邀请而来的贵客,自然是走的特殊通道,不必与信众游人堵成一堆,可以坐着车轻松顺利地上山。

若是今天元晞没有和赵升一起前来的话,估计也不知道这背后还有这样的规矩,只会老老实实地拿着拜帖走普通的山路了。

特殊通道虽然比普通山路要崎岖漫长一些,可开车还是很快就到了,一路上还有不少类似的特权车辆,或是昂贵的豪车,或是低调的特权车牌,简单的细节便可以看出,能够开车在这条道上的,无一不是大人物。

不过大人物也要出示拜帖,没有拜帖的只能处于外围,而能够近距离观礼法会,并且头批上香,受洒水祝福的,则是获得拜帖的人。

守在山门的知客僧原本以为元晞是跟着赵升来长见识的晚辈,谁知道元晞自己也递过来一张拜帖,这个年纪轻轻不足二十的小姑娘,顿时引起了不少注意。

当然,注意也是有限的,毕竟他们的猜测,便是元晞大概是那家的子女,拿了家里面的拜帖前来观礼的——这种事情,也算是稀松寻常。

可是,当知客僧用惊讶的眼神扫了扫元晞,随后又极为尊敬地作了一揖,道:“原来是弘延大师亲自邀请的贵客,弘延大师有吩咐,直接请女檀越去大师禅房,请。”

这下,无人可以忽视这个看起来尚且不足二十的小姑娘了。

要知道,他们所有人的拜帖,都是以慈岩寺的名义发出,而真正以弘延大师名义发出的拜帖,唯有元晞这一张而已。

今天拿着拜帖前来观礼的人,除了一部分是真正的信众,一部分却是冲着弘延大师来的。

弘延大师闭关山门多年,除了少数几位顶层大人物能够与之交谈,其他人几乎难见其面。就算元晞是他们猜测的大世家晚辈,也不可能获得大师这样的礼遇。

这下子,元晞的身份猜测纷纷,说法不一。

唯有知晓内情的赵升笑道:“果然是元师傅,那便不耽搁元师傅了。”

元晞点点头,随着一名知客僧走了进去。

旁边几个认识赵升的立马围了过来——

“哎,老赵,刚刚那位是什么身份啊?莫非是京城下来的红色子弟?居然得了大师这般的礼遇!”

“我看不像,赵董刚刚不是称呼那位小姑娘为元师傅吗?”

“该不会是风水师吧!”

“怎么会,年纪这么小的风水师……”

赵升则打断了他们的话:“哎,你说得没错,元师傅的确是一位风水师,也是弘延大师的晚辈!”

“风水界的新秀?”在场不是官员便是商人,对风水都是略知一二的。

赵升神秘笑着摇摇头:“非也非也,元师傅已是一位手段通天的大风水师!我有幸曾经得了元师傅的指点……”

随着赵升的讲述,元师傅这个名字慢慢流传开来,至少在不少人耳中都留下了名号。

尽管他们有些不相信这么年轻、还是个女的风水师,但赵升前段时间出现的资金困难、周转不善的状况,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简直堪称神妙的化解,也让他们纷纷猜测,赵升是搭上了哪位大佬。

不是没有人猜测,赵升是用了风水上的手段,但任谁都无法想象,解决了赵升问题的,竟然会是一个年纪尚且不足二十的小姑娘!

元晞当然是不知道身后一群人自己的评价猜测,她随着知客僧一路来到弘延大师的禅房,刚好看见弘延大师与两位唐装老者坐在一起,笑意盈盈地交谈着什么。

弘延大师今天看起来与往日有些不一样,大概是因为他身上那件宝光四射的袈裟,让原本就慈眉善目、高山仰止的弘延大师,看起来更是宝相庄严,高人意味浓厚。

而与弘延大师面对而坐的两位老者,应该也是身份不俗,穿着锦缎唐装,气度威严,手上带着玉扳指。两位老者一个亲和,一个严肃,不过气场倒是不相上下,而且面对弘延大师的时候,也是十足的尊敬。

知客僧敲了敲门,引来了弘延大师的注意。

弘延大师看到跨门而进的元晞,高兴地起身,笑得越发和蔼:“元小友!你可算来了,快请进!”

那两位老者都不由得一惊,心中好奇,到底是何方人物,竟然得了弘延大师如此礼遇尊重。

转头一看,却发现是一个清冷淡然的小姑娘。

长相外表已经不是老者如今这个年纪会在乎注意的东西了,他们看重的是元晞身上的气势,从容有度,举止淡定,就算在这样一群老头子中间坐下,也不见丁点窘迫畏惧,反而坦坦荡荡,目光明亮,颇有风骨,一看便不是寻常家庭的出身。

“这位是?”亲和老者疑惑问道。

元晞微微颔首,并未放低姿态:“元晞。”

若是换了一个跟两位老者同龄的人来做,也许他们会高看一眼对方的姿态,可元晞这般态度,却让常年身居高位的老人,心中有些不悦了,难免会有被冒犯的感觉。

弘延大师倒是不意外元晞这样的态度,毕竟元晞出席这样的场合,作为的不是一个普通人的身份,而是风水正统元家家主的身份!

看到两位老者眼底的淡淡不悦,他还是出声解释道:“这位元晞姑娘,老衲托大一些,算是她的长辈。元晞姑娘出身风水世家,如今已担家主之位,风水之术更是高明通天,连老衲都自愧弗如啊!”

就算没有点明元家地位的重要性,但弘延大师轻轻飘飘的几句话,以自身为奠基,仍然在转瞬间,就加重了元晞的地位筹码。

两位老者不约而同地变了脸色,迅速郑重其事起来——风水师!

自古以来,风水师这个行业都是受人敬畏尊重的,福祸盛衰皆在掌握,真正高明强大的风水师,纵使古代的帝王,也不敢轻慢小觑的。

而这两位老者虽然身份尊贵,却也不敢自认高得过古代的帝王,那才是天下的第一人,而如今神州大地卧虎藏龙,他们哪敢自认天下第一人?

所以,他们很快转变了对元晞的态度,当然,其中也是因为更加看重弘延大师的态度,弘延大师绝不是吹嘘之辈,既然他能够这样说,那说明这个小姑娘,本事是真的超过了弘延大师,水平不俗。

年纪轻轻便能有如此水平,当然值得一交!

“在下刘浩德。”严肃老者冲着元晞点点头,眼中泛起淡淡亲和之意,已是难得。

亲和老者则笑眯眯地跟元晞介绍了自己:“在下顾长海。”

元晞扯出浅浅的客套笑意:“见过二位。”……虽然作为元家家主要拿捏一下身份,却也不能太过了,该有的客气还是要有的。

元晞目前也比较能够看清楚自己的身份,虽说她的起点高,可在风水界的名声还没有打响,并没有太多人认识她。而且如今已经不是元家的时代,她元家家主的身份也不如当年,能够做的,自然是加重自己的实力与分量!

弘延大师满意地看着这一幕——还好元晞没有太过于高傲的态度,物极其反,太过于高傲就成了孤傲,最终也只是孤家寡人,而元晞今天拿捏的分寸,已经足够到位了。

刘浩德与顾长海两人离去后不久,弘延大师便问起元晞之前在电话里说的问题。

“元师傅是说得了一件神秘的宝物?”

元晞点点头,只是有些犹豫:“不过是道家的东西……”

弘延大师知道她的顾虑,笑着摆摆手:“佛道是一家,老衲是没有那么清明的界线的。”

既然弘延大师都这么说了,元晞自然将包中的东西给拿了出来。

弘延大师一眼便认出来了盒子的材料:“紫檀木?这么珍贵的木料不是用来作摆件而是用来做装东西的盒子?”

看来里面的东西,果真是出乎意料的珍贵了。

弘延大师打开紫檀木盒,便看见一方木印静静放在那里。

与元晞的感觉差不多,他第一眼,也觉得这方木印有些不凡,有一种顶级法器的感觉,可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任何的气场,这与法器的身份又有些不符合了。

------题外话------

星期一开始又要上课了,可惜没存稿,所以更得有点晚啊……

明天更新时间我也拿不准,只能尽量早点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