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65 女婿上门

秋天的黑夜比夏天来得更早,七点左右天幕便降了下来,天色渐渐阴沉,快要八点的时候,已经是黑夜沉沉,凉风习习了。

祁静然是开车送元晞回来的,走到小区外不远处,方爸方妈就打来了电话。

“嗯,我就要到了,好,嗯。”

元晞挂了电话之后,祁静然眸光一动,略带笑意问道:“是伯父伯母?”

“嗯。”元晞握着手机,难得主动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因为是面对祁静然,“很多年没见,刚开始看到他们的时候,也不知该如何相处,最近境况才稍稍好了些。”

方爸方妈对她好不假,可是这种好却不是真正的亲昵,就像是对待方易一般,嬉笑怒骂皆是自然,到了她面前,方爸方妈就拘束了很多,总是有些畏手畏脚的,随时都在看她的脸上,生怕她在某件事情上会有不满似的。

这其中,不仅仅是因为元晞离开了十几年都未曾与父母真正相处过,更是因为元晞的手段,赚钱能力远远超过方爸方妈,虽然住着别墅,儿子还出国留学,可一切都是靠着女儿,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方爸方妈根本说不起话。

更何况,元晞原本就处处完美,翩然若仙倒不似凡人,就算是爸妈,心里也自然生出一股敬畏之感。

所以说,这个问题要想要解决,一时半会儿还是不行的。

祁静然倒是理解地点点头:“我小时候也是一直跟着爷爷住,很少与父母见面,后来搬到父母身边,总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倒不如自己那些弟弟妹妹与父母来得亲近。只是时间久了,慢慢熟悉起来了,才知道,他们的小心翼翼,不过是不想让你不开心,说到底,他们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明白这一点之后,我自然而然就与父母亲近起来,隔阂也没有了。所以你无须担心,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元晞说:“他们的确是待我很好的。”

眉梢不由得跃上一抹暖意,想起方爸方妈,她的心情到底还是愉悦的。

祁静然瞥了她一眼,开玩笑道:“我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下次抽个时间,给我介绍伯父伯母,这样,我算不算是你带回去的第一个朋友。”

元晞一愣,倒是没有想到这一茬。

祁静然抿了抿唇,不觉有些紧张,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他害怕元晞拒绝。

其实,完全是他想多了。

元晞根本不知道带一个男人回去见家长,是一种什么样的定义,她只当祁静然是朋友,自己的朋友见自己的父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是?

之前,方爸方妈旁敲侧击问了几次自己的人际关系,就是想要知道自己有没有朋友,元晞说不上是谁,只能拿室友凑数,可现在不是有了最好的人选?

元晞想了想,也觉得不错:“嗯,好,有时间我给你打电话,请你过来,我妈妈弄的饭菜很好吃的。”

“那我可有口福了!”祁静然挑眉笑道,却悄然松了一大口气。

车子很快到了元晞家门口,隔着大铁门,屋内一片灯火明亮,显然是方爸方妈坐在楼下客厅等着她在。

祁静然本来想下车送送元晞,却被元晞阻止了。

“你早点回去吧。”

难得的关心之语,祁静然也没有拒绝,含笑着见她下车,又拗不过她,不得不先开车离开。

悄然间,两人都没有看见,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车子与黑暗融为一体,后座之上,男人的目光阴沉郁郁。

元晞看见祁静然的车子隐没在夜色中,才转身准备进屋。

身后一股气息突然袭来,伴随着一片静谧中格外明显的大踏脚步声——

元晞眼睛一眯,挥起手肘便骤然朝着身后攻击而去。

对方也不是善茬,一个借力散力,拨开她攻来的手肘,化危险于无形,下一秒又卷臂而上,一把靠近她!

细碎灯光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也让元晞看清楚了那张脸,不由得一怔。

两人对峙间,一秒的怔愣足够让元晞露出空子,更何况对方也是身手完全不输她的高手,怎么会抓不住这个机会?

他抓住了这个机会,然后用力扯了她一把,将她拽入怀中。

元晞动了动,却被他按得更用力,更紧,恨不得将她揉入自己的骨血,与自己融为一体般!

元晞在他的怀中闻到了清新的香味,很难想象,这个外表阴冷的男人,竟然有这般温暖契合的怀抱!

不自觉的,元晞竟然没有挣扎!

席景鹤的声音在她头顶上响起,却只是喃喃地念叨她的名字:“元晞,元晞……元晞。”

元晞吃力地将小脸儿从他的怀中扯了出来,昂首严肃问他:“你现在找我可是有事……”

“我输了。”他突然道。

“什么?”元晞没听清楚他细细的呢喃。

他没有松开她,在极近的距离下,打量她的模样,似乎要将她的眉眼,细致地描绘进自己的心里,然后永远地记住,镌刻于心。

元晞很是不习惯这般亲昵的姿势,下意识向后挣脱,却被他铁箍般的手臂,锁得更紧。

“你今天穿的裙子,很漂亮。”他说着,歪了歪头,清朗隽逸、深刻俊美的脸上竟然露出了委屈的表情,“你以前遇见我的时候,可是从未这样穿过!”

元晞头皮发麻,居然无措起来:“那是因为……”

“你还对他笑,笑得那么开心!”他继续控诉。

“我……”

“你知不知道,我是打算放弃你的。”他又凑近了些,近到几乎可以看见她细腻如白玉,没有一个毛孔的皮肤,柔嫩的脸颊和略微的婴儿肥,摒弃了她气质上的老着沉稳,还原了她的真实年龄。

元晞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女孩儿。

元晞抿了抿唇,只感觉他温热的鼻息喷洒在自己的脸颊上。她不懂,这是暧昧的感觉。

“放弃什么?”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放弃你,远离你,忘掉你。我是席景鹤,我本不应该为了一个女人停留,我的未来光芒万丈,我的位置是世界最顶端的王座……元晞,现在,我允许你,和我站在一起。”

元晞并不知道这番话从席景鹤口中说出来,对他来说是一个多么大的改变。

席景鹤从小接受各类精英教育,目的是成为合格的继承人,而族人们都是将他当作帝王来培养的。

嗯,未来的帝王,现在他还只是太子,帝王还是他的父亲。

但是他的一举一动,想法以及思考都极为的骄傲,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要他将另外一个人摆在一个与自己同等的位置。

除了他的父亲,元晞是第一个。

纵使元晞不谙世事,也能够感受出他的意思。

想起自己曾经用话刺痛他,他脆弱又阴冷的模样,太坚定的拒绝的话说不出来,可她还是肯定地回答了他的话——

“可我不喜……”

“不要说!”席景鹤厉声喝道。

元晞的话果然戛然而止,只是睁圆了眼睛看他,幽黑明亮的眸子中带着些许困惑。

席景鹤突然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只是浅浅的一吻,稍纵即逝,可是,这一吻中包含的,却是一种坚定,一种承诺,一种付出,一种珍惜。

席景鹤这样的人,是很难付出真正感情的。

他拥有一切,拥有常人所能想到的所有,他是注定要站在金字塔顶端,君临天下的男人。

除了爱情。

可是,一旦决定付出,便是烈火焚身,也不后悔,唯死方休。

他是飞蛾,不知火光危险地扑过。

但他本质上还是一位骄傲无上的君王,他要得到的东西,就必须得到,得不到,宁毁掉!

“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你都是我的,只是我的!”他的话语铿锵有力,如此坚定,“也不需要你喜欢我,只要我喜欢你就够了!”

她一时片刻没有缓过神来,只是愣愣地发呆,难以面对目前这状况。

她该说什么才好?

“晞……晞晞?”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元晞迅速挣脱席景鹤的桎梏,神色凛然地看着出现在铁门后面的方妈:“妈……妈妈,我回来了!”怎么说话都结巴了!

方妈狐疑地瞟着席景鹤,借着灯光看清楚了这小伙儿的模样之后,顿时惊为天人!

席景鹤在很小的时候就懂得利用自身优势,更何况现在这个绝佳的时机,他更是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伯母,您好!”他一步上前,来到方妈面前,脸上带着亲和力十足的笑容,秒杀男女老少无数芳心,“我是元晞的男……朋友!”

他的“男”字说得轻,只有方妈听见,中间顿了顿,还十分刻意地转头去看了看元晞,如同担心她发脾气般。

这“欲盖弥彰”的样子,更是让方妈肯定——

这小伙儿,就是我们晞晞的女朋友吧!

于是,看着席景鹤的眼神儿越发的亲切和蔼,简直是看哪儿哪儿好!

而一脸懵懂茫然的元晞,还想着要怎么解释自己与席景鹤的关系,刚刚方妈可是看见两人抱在一起了,她是百口莫辩,实在是想不出好的理由。

“小席是吧?进来坐啊进来坐!”方妈很是热情地邀请着。

不知什么时候,席景鹤已经完成了自我介绍的部分,并且成功在方妈面前留下了完美的印象,不然这大晚上的,也不会力邀他进屋坐坐了。

如果祁静然还在这里,肯定恨不得分分钟切腹自尽。

自己小心翼翼在元晞那里试探几番,才以朋友的名义得了一个尚且不确定的约见,可席景鹤误打误撞就得到了如此绝佳的接近机会,这不是……作者大神太偏心了么?

元晞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见方妈已经一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的表情模样,拉着席景鹤进了屋。

她只能小跑跟了上去。

灯火明亮的宽敞客厅里,方爸警惕地瞪着笑意晏晏的席景鹤,与妻子不同的是,他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小子不顺眼,笑容总透着一股子虚伪的味道,看妻子被他糊弄得团团转的模样,不是虚伪是什么?

在天下父亲的心中,女儿永远是世上最珍贵的宝,什么样的男人也无法沾手的。

就算是席景鹤这样的,甫一眼看上去,绝对是天下丈母娘心中最完美的女婿人选,落在挑剔的岳父眼中,也处处都是毛病。

比如说长得太好看容易勾搭人,嘴巴能说会道的肯定不是什么好鸟,连笑容都是这么虚假肯定表里不一……

而元晞,只是愣愣地坐在沙发上,直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局面到底是如何发展到现在这种境况的。

饶是她不懂,也觉得方妈对席景鹤太热情了,而且已经开始了详细的户口调查,席景鹤竟然还一一对答如流了!连手都放得好好的乖宝宝模样看起来实在是违和!

“妈妈,席景鹤,席景鹤只是我的……朋友!”元晞憋着拿出这么一个说法。

方爸不信,满脸狐疑。

方妈更是不信,拍了拍女儿的手背:“好了啊晞晞,爸爸妈妈都不是那种不开明的人,你都这么大的,十八岁的姑娘了,找个男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小席人又这么好,妈妈高兴都来不及呢!”

的确是高兴都来不及,笑得眼睛都眯不见了,足以见得方妈此刻心情有多好。

“我不同意!”方爸皱着眉头,不满道,“晞晞还小,你……”接下来的话,被妻子横过来的眼神,给逼了回去。

元晞脑袋一片混乱,自打她记事以来,就从未有过这么手足无措的时候,她连忙拉着方妈:“不是,他不是我男朋友……”

“晞晞,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但伯母都还在这里,你……”就承认了吧!

席景鹤谄笑又讨好的样子,落在方妈眼中就更是喜爱了。

至于席景鹤——这种感觉,似乎还不错?晞晞?念出这个亲昵的小名儿时,席景鹤才觉得,自己与她之前那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似乎在一点一点的瓦解。

元晞没忍住,瞪了他一眼:“你……”

“行了晞晞。”方妈扯了她一把,凑到她耳边说,“对男人啊,不能太凶了,私底下怎么发脾气都行,在爸爸妈妈面前,还是给小席留点面子啊!”

方妈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对着元晞谆谆教导,名曰,女人的智慧。

元晞已经无力解释了,不管她说什么,到了方妈的眼中都能够成为另外一番解释。

毕竟是亲眼所见,两人在家门口抱在一起,元晞还说两人不是情侣关系,方妈怎么会相信?!

在她看来,也许就只是小女儿间的打打闹闹,闹闹别扭什么的,转眼就过去了。

面对方妈的坚信不疑,元晞最后只能放弃挣扎。

一边儿的席景鹤则是兴趣勃勃地看着她现在这个模样。

从认识元晞到现在,元晞总是风淡云轻的,万物都无法撼动她似的,哪里又像现在这样,睁大眼睛愣愣地望着方妈,呆萌呆萌的。

大概是因为发现了元晞的另外一面,席景鹤心情极好,更是因为被她的模样逗乐,而露出了几分真心实意的笑容。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就更加不受元晞的控制了。

方妈顺口问了一句席景鹤饿了没,想不想吃点东西,结果席景鹤顺势以委屈的口吻说自己连晚饭都没吃,方妈疑惑地追问了两句,结果却得到了席景鹤一直在等跟朋友吃饭去的元晞,所以错过了吃晚饭的机会,刚刚才在外面遇见元晞的说法。

元晞没忍住,瞪了一眼这个歪曲事实的家伙,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这么厚脸皮。可席景鹤一脸的坦然,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

本来嘛,他说的可都是实话,只是稍微变动了一点点而已!

方妈又开始“责怪”元晞这么亏待自己的男朋友,张罗着就开始给席景鹤弄吃的。

正好方爸也抓住这个机会准备大展身手,一拍桌子就问席景鹤能喝酒吗?

“酒量不好,但伯父竟然说了,那我肯定是舍命陪君子。”

方爸总算是对席景鹤改观了一些:“爽快!”

方爸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贪恋这杯中之物,只是老婆管得严,根本没多少机会喝,现在来了一个席景鹤,赶上的绝佳机会岂能错过,连带着看席景鹤都顺眼了几分,嚷嚷着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好久。

方妈以最快的速度弄了几个简单的下酒菜之后,方爸跟席景鹤坐在一起,就喝上了。

席景鹤是个腹黑的家伙,口口声声说自己酒量不行,可如今他都喝了一斤多的白酒了,连眼神儿都没变一下,倒是叫嚷得更厉害的方爸,双眸迷离,已经有点醉醺醺的了。

难得拉上一个这个合心意的酒友,又爽快,说一杯就是一杯的,不像一些人,含含糊糊地偷奸耍滑,方爸对席景鹤的印象总算是有了一个向上的趋势发展,并且逐步改观。

此时他已经拉着席景鹤,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酒后的真心话:“我这个当爸的没本事,女儿早早就跟着她外公住在了山里,幸好学了一身的本事,才能够过上如今的好日子。晞晞很好,找不到比她更好的了,所以你可不能亏待她……”

席景鹤听得很认真。

尽管做过让下属监视元晞与祁静然的事情,但他却从未派人调查过元晞。

也许是心底的那一份简单与安宁,也许是一开始她对于自己来说就是特别的,才会不希望仅仅是从书面上那简单的一些字,来了解她的生平。

比如现在就很好,听着她父亲的讲述,说起她的幼年,她的往事。

不自觉的,他的心情平衡了许多,大概是抱着一种类似于——祁静然你的确和她小时候就认识,可几个月的时间算什么青梅竹马,我可是亲耳从她父亲这里听来的她的事情——之类的洋洋得意的心态。

自觉搬回一筹的席景鹤,高兴之余,又不由得好奇起元晞的往事。

住在山里?学了一身本事?

虽然他早早就发现元晞的与众不同,不仅仅是她表现出来的与年龄完全不符合的淡然从容,更是因为从外公那里听到的各种夸赞的话,在他的口中元晞简直就是他最满意的晚辈了,通晓经义,擅音律,一手好字游龙凤舞……这所有的评价,都不像是一个普通家庭能够蕴养出来的。

见了她的爸妈之后,他更加奇怪,应该方爸方妈就是普通人,绝不是能够养出元晞这般与众不同的奇女子的人。

而现在,他知道了,一切,大概都要归结于元晞从小跟随的外公。

那又是一位什么样的奇人?

元晞所谓的一身本事,又是何意?

席景鹤突然发觉,元晞是很神秘的,就算他自诩对她颇为了解了,可她就如同一本永远也翻不完的书,看了一部分,却永远都还有下一页。

正是因为这样,他对她,才是改变不了的兴致勃勃,只想将她了解得更深,更多。

饭终酒罢,喝得七晕八素的方爸已经搂着席景鹤的脖子一副哥俩好的模样了,要不是介怀席景鹤身上的女婿身份,恐怕都恨不得跟他做拜把子兄弟了。不过这样就乱了辈分,不行不行,女婿吗,小席还是一个很好的人选的!

把握人心,席景鹤果然是个中高手,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完全收复了方爸方妈的心,一口一个小席地叫着,已经完全将他当成女婿的架势。

而元晞?她已经彻底被忽视了。

终于到了席景鹤要离开的时候,方妈本来想要留席景鹤下来住一晚,可惜元晞*地来了一句他的车就在外面,然后抓着席景鹤的手腕,拖着他就往外走。

方妈看着两人的模样好笑不已,开心之余也有些感慨,当年那个在自己怀中小小的乖女儿,如今都到了要找男朋友的时候了,果然时光易逝啊!

席景鹤笑意满满地看着元晞拉着自己的手腕拖着自己走,他还故意放慢了脚步,看着个子娇小纤弱的元晞用力拖着自己走的模样,就乐不可支,眼角漾开的笑意,从今天踏进元晞家门开始,就一直没有淡过。

亏得元晞力气大,才没有注意到席景鹤的小动作,不然更是气他。

好不容易扯到席景鹤车前,甩开他的手,转过身怒瞪着他。

“席景鹤!你不觉得你今天有些过分了吗?为什么要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来误导我的父母,让他们以为你是我的男朋友!”

元晞这么风淡云轻的人,面对席景鹤今晚的越矩的举动,也忍不住生气了。

可是席景鹤仍然含笑看着她,神色间带了几分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宠溺与纵容。

也就只有她,在自己面前这么生气发怒的样子,不但不让他觉得冒犯,反而觉得甚是开心了。

“你生气的样子很漂亮。”他抬手想要拨弄元晞的头发,却被元晞抬手挡住了。

席景鹤也不生气,只是笑笑:“好了,下次再来拜访伯父伯母了,今天我要先离开了,还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没有结束。”

他向元晞解释的样子,已经完全将自己定位成男友的角色了。

元晞气呼呼地看他:“你没有听懂我之前的话吗?”她更生气了!

“嗯,知道了。”他笑着答应道,眼神倒是诚恳,可谁都知道,他这就不过是敷衍两句,心里面的弯弯道道,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面对这样的席景鹤,元晞也彻底无力了。

她转身就走,也不愿意再多看席景鹤一眼了。

席景鹤望着她背影,摸了摸下巴——好像真的生气了?看来要多哄哄才行了。

想起今晚的经历,他便忍不住发笑。

他在家中与父亲吃饭的场景是什么样的?长长的餐桌,丰富又精致的菜肴,其他人都没资格落座,于是只有父子两人,隔着数米的餐桌对望,饭间无言,只是沉默又严肃的气氛,吃饭这么轻松寻常的事情,都被这样的气氛整成了最严谨的流程。

这样的吃饭,他很不喜欢。

倒是跟元晞的父亲,吃吃笑笑,坐在一起交谈,言语间亲昵如同没有了辈分的隔阂——这样的感觉虽然陌生,却不让他讨厌。

想必,他也会慢慢喜欢这种感觉的。

还有元晞的妈妈,总是会让他想到已经去世的母亲。

也许元晞的妈妈没有那么温柔大方,那么漂亮,可属于母亲的味道都是一样的,让他怀念,在刚刚的时间内,他心中感触,差点儿落泪失了形象。

想到这里,席景鹤不由得失笑。

如今,他更是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

原来,世界上也有这样的事情,辛辛苦苦地追着一个人,喜欢她,为她付出,都令人如此的高兴。

于席景鹤而言,这是从未有过的新鲜体验。

于席景鹤而言,这也是会让他铭记一生的,唯独属于元晞的感觉。

怎么办,好像更喜欢她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