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63 喜欢她吗

进了医院,一番身体检查——林芙竟然不是简单的发烧。

一个女医生严肃地将她们拉到走廊安静处,压低声音道:“那是你们的同学吗?她是不是遇到了不好的事情?身上的伤情太严重了,恐怕对方还不止一个人,你们要不要报警?”

女医生皱着眉,回想起林芙的伤情,可谓是触目惊心。

苏萌和吴清影一听都懵了,傻傻地看着对方。

只有元晞暗自低叹了一声——

她刚刚便看见林芙眉间舒展,眉毛竖立,眼尾带色为粉红,显然是破身不久。联想到她一个星期未回的行为,元晞便有了猜测。

恐怕在她去找席景鹤的那一天,就遭遇了这番事情,也不知是谁威胁,才让她发了短信报了平安。

元晞倒是不会以为,这件事跟席景鹤有关,顶多算是他授意。

以席景鹤自傲的脾气,断然不会沾染这些麻烦事情。

倒是可怜了林芙,这般花儿的年纪,被人泼了一身脏水,还遭遇如此大变,起因竟只是她喜欢了一个不能喜欢的男人。

因果因果,林芙种下的因,竟以如此暴烈狠辣的姿态报复在了她的身上。

至于席景鹤的这番举动,她也不可置否,不说好坏。

那个男人的阴狠,她早有印象,能留林芙一命,也算是她运气。

女医生走后,留下三人商量林芙的事情。

她们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很难想象林芙身上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吴清影怔怔道:“她前几天没有回来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多关注一下的……”

对于一个女生来说,这样沉重的打击,恐怕一生都无法磨灭。

苏萌紧紧捏着拳头,咬着下唇:“一个星期……一个星期!肯定是那席景鹤!就算他不喜欢林芙,也不至于这样对她!元晞,你知道那个人在哪儿吗,我一定要找他,问问他何以对一个女孩儿做到这一步!”

元晞只说:“林芙未必想要闹这么大。”

苏萌和吴清影一愣,颓然坐了下来。

元晞蹙了蹙眉,听到走廊上安静得似乎落针可闻,心里却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等等,我先去看看林芙!”她说着起身,大步走向林芙病房,竟有几分急促。

苏萌和吴清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跟了上来,可回到病房,却发现其内空无一人。

林芙不见了!

“糟了,她刚才是不是听到我们的话!”苏萌下意识道。

元晞沉着脸,就算她铁石心肠,也无法在死亡面前淡定。

“她想要自杀,快找到她。”

之前在宿舍,她就看见林芙周身暮霭之气沉沉,气运华盖中萌发一缕黑色死气,显然是林芙心存死意。

只是没想到林芙的动作会这么快!

三人分头开始寻找,医院上上下下跑了一遍,都没有发现林芙的踪迹,只得又往学校去找。

林芙若是死了……林芙若是死了……

·

席景鹤一副兴致缺缺、心不在焉的样子,懒散靠在软椅上,手中把玩了一柄玉如意,眼睛微微眯起,却仍是卧榻的狮子,清雅矜贵,不容小觑。

门吱呀一声,一人缓步走了进来,步伐从容,如流云追月,最是清隽明净,一派高洁风流。

如今这世道,原也有这般翩翩君子如玉的,令人赞叹。

祁静然在席景鹤对面落座,看了他一眼,心里一动。

“最近几个月都没有见你挪地方,怎么,这是爱上江州这个地方了?”他带着笑意,似是无意笑了一句。

席景鹤却为之一怔,又挑眉轻笑:“没错,江州好山好水,甚是让人留恋。”

祁静然看得出他的言不由衷,却浅浅一笑,掠过,又问:“你前段时间提起的那个女孩儿,元晞,你喜欢她吗?”

“当然不,那样的性格,可不对我胃口。”他懒散说着,似乎真的不在意。

可谁知道,他的心里却在咬牙切齿——那浑身竖得跟刺猬似的女人!那屡屡让他吃瘪的女人!那让他……到现在都无法忘却的女人。

“是吗?”祁静然若有所思,忽然道,“那我能喜欢她吗?”

席景鹤如遭电击,不可置信地看着祁静然,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祁静然笑着摇头,笑容清雅:“不,我不是在开玩笑。阿鹤,我喜欢元晞,我喜欢她很久很久了,记得我曾经跟你提过的女孩儿吗?元晞就是她!”

席景鹤心里泛酸,很不是滋味,却要嘴硬装出不在乎的模样:“哦,就是你说的那个,你找了她十几年,还为此一直留在江州而不愿意去京城的,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他咬词极重,联想到“他的女孩”,他便觉得心中升起无比的烦躁。

烦躁?对于万物掌控于手的席景鹤来说,这两个字是不存在于他的字典之中的。

祁静然似乎没有看到席景鹤的手已经捏成拳头的样子,更是没有看到他表情纠结眼神幽冷,只是淡淡笑道:“是啊,我追了她十几年,一直没有见到她,以为此生再也无缘,幸好上天还是眷顾我的,让我在这个时候,遇到她。阿鹤,你不喜欢她,所以,我可以喜欢她,是吗?”

席景鹤心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呐喊——

不!你不可以喜欢她!不可以!

但他可笑的自尊心与高傲却让他怎么也无法宣之于口,只是僵硬地扯着笑容,点点头:“嗯,那是你的自由,也是她的自由。”

祁静然微微一笑,开始讲起自己与元晞的往事——

他们相遇在纯真不知事的幼年,她外公是他爷爷的好友,年少时候的她便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学她外公背着双手说些听不懂的话。而他则喜欢捉弄她,看她气呼呼瞪自己的模样,便觉得满心欢喜。

席景鹤眼前自然而然浮现出两个小孩儿的模样,还有她,扎着小辫,稚嫩可爱的幼年时候。

多好,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他忽的站起身来,丢下一句:“我还有事,先走了。”

祁静然手上倾茶动作一顿,嘴边噙笑。

席景鹤别扭的样子,让他深刻意识到,元晞于他来说,的确是不一样的。

可是……对不起,阿鹤,她是我执着了一生的人,要我放开她,我做不到。

------题外话------

席少就是个感情白痴,他骄傲了一生,要让他放下身段去追求一个女人,是很难的……不过没事儿,不会别扭太久,迟早还是臣服在我女主的石榴裙下哈哈哈!

ps:显目显目!入V通知!是的,下章入V,欢迎首订……一定要首订支持啊,看我含羞带怯的小眼神——么么么!

嗯~攒万更去鸟,拜拜了亲们~(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