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60 恐惧

无论是弘延大师毫不掩饰的赞许,赵升的惊喜狂热,高鸣的震撼敬仰,都没能够撼动元晞的本心,让她生出丝毫的骄傲自满之心。

她很清楚,她的水平离刺穴凝气还有一段距离,这次不过是取巧了,再加上这个玉佛气场并不大,才让她如此轻易的成功。若是真的要在山川地理中施展这样的手段,恐怕就不行了。

最后,她也没有忘了自己做这一切的目的。

元晞跟弘延大师要来了纸笔,顿了顿,便在上面写下了一个详细的地址,顺便嘱咐道:“此人三天之内并无移动迹象,三天后就不好说了,如果你决定好了,最好要抓紧时间。”

高鸣双眸通红,沧桑的中年人这会儿几乎要落下眼泪来。

若不是元师傅,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赵升也明白这个侄儿心里的憋闷怨恨,无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对元晞露出感激的表情。

这下子高鸣算是坐不住了,听了元晞的话他更是坐不住,恨不得立马就冲过去将那人抓起来。

赵升便派人先将他送走,对秘书吩咐了几句,秘书自然会安排人随高鸣去当地找人,所有事情都会处理妥当的。

弘延大师便留了两人下来用了斋饭,才亲自将元晞送到院外,看她下山。

元晞更是得到了弘延大师的私人电话号码。

要知道,弘延大师的私人手机上面,能够留下名的人,少之又少,却无一不是名震四方的大人物,从商界大鳄,到政界大佬,都是各个领域盘踞的一条猛虎,一个个平凡普通的名字,却无形中织成了一张庞大的网,在弘延大师身后蔓延开来。

这是弘延大师打算帮她,开始为她铺路了。

而这,只是元晞即将跨出作为元家家主的第一步。

下山的路上,元晞接到了林芙的电话。

元晞并不知道林芙身上发生的事情,只是觉得电话里面林芙的声音有点奇怪。

她问了一句,林芙不愿意说,语无伦次地扯着其他的问题,问着以前根本不会问元晞的问题,没过多久,又挂了电话。

这样的不对劲,任谁都能够发现。

元晞知道,林芙大概是有话想要对自己说,只是说不出口罢了。

她也没有强求。

林芙自己都不愿说,她也不能逼迫她不是。

元晞还没能收起手机,就又有电话打了进来。

这次是吴清影。

她说:“林芙最近身上发生了一点不好的事情,一个人在论坛上扒她,扯了一些不好的事,又在抹黑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们怀疑,这件事情跟上次见过的那个男人有关,林芙喜欢的那个男人。”

什么是扒——元晞还没有问出口:“席景鹤?”她有些意外。

吴清影“嗯”了一声,苦笑:“林芙听了我们的猜测之后,有些心乱,就给你打了电话。”

“她以为是我让席景鹤这么对她做的。”元晞平平静静地陈述了一个事实。

联合刚才林芙的不对劲,她不至于连这点事情都猜不出来。

尽管她不会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不代表,她不会对林芙一点看法都没有。

她又不是任打不还手的圣母。

“元晞,你也不要往心里去,林芙也只是一时糊涂,她现在去找席景鹤了,大概是想要跟他当面问问。”吴清影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她并不希望看到贯来平静和谐的寝室,就因为这么一件事情给搅乱了。

元晞语气淡淡的,似乎真的没有放在心上:“没有,我不介意。”

林芙于她来说已经无足轻重,自然不介意她的想法。

那,与我何干?

吴清影没听出来元晞的潜台词,倒是舒了口气:“你放宽心就好,哎,只是不知道林芙去找到了那席景鹤,到底会如何?应该不会承认吧,这种事情……”

不会承认?

呵呵,在席少的字典里面,从没有“不敢当”几个字。

彼时他坐在江州唯一的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之中,以明清时期老建筑改造而成的复古餐厅,现代与传统的结合,文雅与风趣的融洽,都让这家餐厅焕发着不一样的光彩。

这种属于旧时光的味道,最让人难忘。

这家米其林三星餐厅本来正是晚饭时刻,应该不少客人才是,但是偌大的餐厅大厅,却撤掉了所有的桌椅,只摆了一张桌子,一张椅子。

这里只有一个人,悠悠然地坐着,面前摆着一盘鹅肝,刀叉优雅地挥动着。

尽管他气度悠然,闲适随意,可他周身的气场却彰显着他独一无二的尊贵,是蛰伏的真龙,是盘踞的狮子,就算没有咆哮显示自己的存在,可慵懒的帝王,也仍然是一位不可小觑的帝王。

所有的侍应生垂手伺立在两旁,受到完美培训的他们,能够如同雕塑一般站在旁边而纹丝不动,目光甚至没有落在客人的身上,却能够在最恰当的时候,悄然上前,为杯中斟上一点温水,添一点红酒,甚至是递上一方软巾。

在这样的气场之下,林芙站在不远处,身上被黑暗笼罩,压抑到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恐惧得近乎瑟瑟发抖,几乎不敢去看坐在那里的席景鹤。

她气度满满地来到这里,进来的一刻一度被迷人低调的奢华迷住了眼睛,看到席景鹤的片刻又失了心神,态度也由质问变成了委屈的询问。

可是,这个男人冰冷至极的态度,却给了她当头棒喝。

“你还能想到我的身上,还算是有点聪明。”

林芙双眸带泪,如梨花带雨,小家碧玉也有小家碧玉的美:“为什么,我只是喜欢你,喜欢一个人也有错吗?难道你是为了元晞才……”

“呵。”席景鹤轻笑,不可置否,抬起眼,眸底如有淬了毒的罂粟在绽放,几乎化作实质的阴冷如毒蛇朝着林芙爬了过来。

“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冒犯于我?”轻飘飘的一句话,席景鹤的居高临下,卸下了他的面具,露出了原本的面目。

什么旖旎心思都一扫而空,林芙心里面只剩下恐惧,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个在她印象至少是温文尔雅的男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