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54 离别纪念

赵升很快问了弘延大师的意见,弘延大师不加考虑就答应下来,事实上,他也好奇元晞这个风水天才很久了,特别是从赵升那里听说元晞以逆天换形的能力,改变了风水宝地的时候,他更是震撼——

殊不知,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就已经能够称为大师了。

十八岁的少女风水大师?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

见面时间定在这个周六,弘延大师目前并不在江州,但是他说周五的时候会赶回来。

今天才周三,这么算来,就还有三天的时间。

元晞对这个安排也比较满意,她很重视这次与弘延大师的会面,必定要好好准备一番,才不会坠了她元家的名声。

难得意志满满地打算去做一件事情,而且外公期待的事情,也终于能够有一个开端,元晞的感觉到非常不错。

离开之前,她将玉佛还给高鸣,高鸣却拒绝了。

“元师傅您拿着好了,周六反正也要用到,这段时间,就麻烦元师傅保管。”

元晞也没有推脱:“既然你信得过我,那我就先帮你收起来。”

高鸣反而一脸感激:“谢谢元师傅了。”

赵升吩咐秘书将元晞送了回去,才招呼高鸣在自己对方坐下。

“赵叔,您介绍的这位元师傅,靠谱吗?”说到底,高鸣还是没有彻底对元晞放心。

赵升瞪了他一眼:“靠谱吗?元师傅是一尊大佛,连我都要供起来的那种!你没看见我刚才的态度?还来问这些问题,在你眼中,你赵叔我就是这么不靠谱的人?”他没好气道。

高鸣讪讪笑着,摸了摸脑袋,透着一股憨傻气。

赵升看着这个侄儿也是叹了口气。

也许在外人眼中,高鸣完全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一心沉迷于赌石,害己又害人,连老父亲都给气死了,这种人本来不应该值得原谅的。

而他之所以这么照顾高鸣,一个是因为老友临终前的托付,另一个就是因为高鸣这孩子,也是他从小看到大的,跟自己的亲儿子没什么区别,他的性格自己很清楚,当初赌石输得倾家荡产,只是一时糊涂,后来想要参与毛料买卖,却绝不是因为贪婪,而是真心想要做一番事业。

高鸣这个人,性格真,也直,说白了就是一根筋,他对玉石的痴迷促使他陷进赌石这个大泥沼中,又因为对朋友的相信,而赔得倾家荡产。

到现在,他的满心愧疚都已经转移成了对那个诈骗犯的仇恨,只有这样,他才能坚持活下去,而不是撇开妻儿,怀着悔恨跟随老父亲而去。

赵升都知道,所以才帮他。

想想肚子里的气又消散了,他娓娓道来:“你赵叔我之前受了仇敌陷害,在我家祖坟埋了害人的兵器,前段时间赵叔忙得焦头烂额的,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幸好遇见了元师傅,一开始我也不信她,是元师傅亲手调理好了风水,将我从窘境中解救出来,我从此就对她深信不疑。”

“现在风水师一行的骗子很多,可我们又离不了风水师,能够遇上元师傅是我的幸运。元师傅出身风水世家,底蕴深厚,比一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更加可靠,所以相信元师傅是没错的。而且元师傅性格也好,虽然不怎么说话,感觉有点冷,可她还是一个心软的人,没有那些坏脾气,一生有她的扶持保障,自然安然无恙。”

“赵叔的面子不够大,所以元师傅那边需要你自己拉拢她,这样元师傅才会尽心尽力的帮你,现在结下一个善缘,没什么不好,今天你做得还不错,以后可以多加注意。”

一番提点,让高鸣久久不语,陷入沉思当中。

这番话后,他肯定要对元晞改观了!

元晞回了家,方爸方妈都不在,两人总觉得太清闲不舒服,就开了一个小店,忙活起来之后才觉得充实些,这个点自然不在家里。

元晞上二楼,经过方易房间的时候,却发现房门半掩着,里面传来一阵阵沉重的撞击声。

轻轻推开门,就看见方易站在沙包面前,手上套着一对拳套,正毫无章法地冲着沙包一顿乱打,很明显是发泄的样子。

他的身上还穿着校服,只是被汗水打湿了,连头发也不例外,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狼狈。

“现在不是上课的时间?”元晞直接走了进去。

方易被吓了一跳,连忙捋了捋头发,只可惜他戴着拳套的手根本施展不开,只会让他看起来更加的狼狈。

元晞的目光从上看到下:“你洗个澡换个衣服,我在楼下客厅等你谈谈。”

方易没有拒绝,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事实上他与元晞的关系已经好了很多,元晞的话,他也慢慢会听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元晞能够感觉到,在看到他这个样子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理解他,听他说。

其实,元晞能够猜到,无非就是学校的那些事情。

忽然想起赵升的提议,元晞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是一个很好的磨炼,对于方易来说,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方易穿着家居服,脖子上搭着一根毛巾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看见元晞坐在沙发上,沉着脸,心里不由得一颤。

若是换作以前,他一点感觉都不会有,可是现在,他却很害怕姐姐,害怕她生气。

没错,其实在心里,方易已经将元晞称为姐姐,只是嘴硬,说不出口而已。

方易在元晞旁边刚刚坐下,就听到元晞问了一句——

“你,想要出国留学吗?”

席景鹤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捏着高脚杯轻轻摇晃,醇厚馥郁的红酒香味自玻璃杯中散发出来,迷人的玫瑰红,优雅地旋转。

“这件事,为何报告给我?”他轻轻问到,透着危险的讯息。

“少爷吩咐属下关注的那位小姐,如今正在忙碌此事。”

“呵。”席景鹤轻嗤了一声,不以为然。

听到元晞的话之后,他突然明白,以自己的身份,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何必在一个女人身上纠缠?

上次她弟弟出事之后,自己竟然帮了她——连席景鹤自己都觉得意外!

“作为离别纪念,把我的母校伊顿公学,推荐给她。”席景鹤扯着淡淡的笑容,眸中一片漠然,慢慢被冷绝的疏远给填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