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52 高鸣此人

元晞的话,非是空穴来风。

她之所以预见到情况的重要性,就是因为在之前见过高鸣的时候,他的气运华盖还是淡红色的,而不像现在这样的灰白色,透着一股衰败之气。再过段时间,这气运华盖中的灰色褪去,回归最普通的白色,那就代表着这个人的一生,就只能归于平凡,从此碌碌无为了。

这代表着他的气运几乎已经衰败到了极点,要做的手段,可不止单纯是梳理风水问题。

赵升叹了口气:“高鸣家,最近情况的确很困难。”

高鸣也随之神情一黯,一脸愧疚悔恨,紧紧抿着唇不说话。

高鸣此人,父亲与赵升年轻的时候便认识,白手起家的赵升,如果没有高鸣父亲的帮助,恐怕还走不到今天这一步,所以两人交情很深,是多年好友。

高鸣出身收藏世家,祖上原本是八旗贵族,后来清朝覆灭,隐姓埋名之后,带着家中祖产避过了灾难,那些年生过得很贫困,就算家中有无数古玩收藏,可所谓乱世黄金盛世古董,一直到动荡结束,他们家才改变了生活,靠着祖产,慢慢成为了一个收藏世家。

高鸣的父亲也是这样跟周老认识的,两家算得上是世交,周老与高鸣父亲年龄相差不大,也是从小到大的朋友。

高鸣父亲算得上是一个能人,交友甚广,与人为善,风评很好,得了不少人的敬佩,偏偏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算得上是他一生的唯一败笔。

这个儿子,自然就是高鸣。

高鸣没有继承他父亲的爱好喜欢收藏,甚至是从小就对这方面不感兴趣,倒是对玉石方面很是痴迷。高鸣父亲无奈,但想着玉石收藏也算是一道,倒也没有扼杀他的兴趣,还给了唯一的儿子变相的支持,结果谁知道,高鸣竟然沾上了赌石。

一开始只是购买半赌的毛料,可在买了一次全赌的毛料,几万块钱一口气翻了近百万之后,他顿时陷入了赌石这个巨大的泥沼,不可自拔。

一步错,步步错。

若是说刚刚开始赌石的时候,高鸣还有一点理智,那么到了后来,他整个人已经被赌石这个魔鬼给束缚得紧紧的。

赌石就是一个吞噬金钱的大口子,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等到高鸣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将自己的财产输得差不多了。

高鸣父亲知道这个事情气得进了医院。

高鸣尽管有些糊涂,可到底还是个孝子,看到父亲受到如此大的打击,心里也很是愧疚,决心收手,再也不沾染赌石。

他倒也是说到做到了。

本来这应该是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偏偏高鸣在赌石的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跟他说自己有一条缅甸的路子,可以帮他们从缅甸运回来一大批毛料原石,整个交易涉及到的金额足有数亿,只是还缺少一部分,问他要不要入股,还说就是看在两人关系很好的份儿上,才会拉他进来的,要知道本来就有的几个合伙人,根本不缺这点资金口。

高鸣进过赌石这个行业,深知这样一批价值数亿的翡翠毛料有多么大的利润,顿时有些心动。

再加上他这个朋友,高鸣也认识好几年了,在他面前的形象一直都是十分阔绰的,开着昂贵的劳斯莱斯,带着几百万的江诗丹顿,为人又大方爽朗,他根本没有怀疑过这人。

只是他手上的财产本来就全部投到了赌石里面,赔了个干净,要么只有问父亲要。

原本高鸣因为父亲的病情有点不想说这个话,可在那个朋友的怂恿下,最后还是向刚刚出院的父亲开了口。

高鸣父亲很疼爱儿子,听他一番仔细讲述之后,觉得这个计划可行,还能够帮儿子走上一条正道,还是他喜欢的路,想想也不错,便拿了两千万给他。

两千万其实是不够的,高鸣在银行贷了几千万,又跟别人借了几千万,凑起来有过亿的金额,原本还有些忐忑,可想到只要那批毛料回来,就可以为他带来将近一倍的利润!

一倍就是一亿!

这一举,就能够将他这些年输在赌石上的钱赚回来不说,还能够帮助他铺下一条路子,以后他完全可以做不沾染赌石的毛料商人。

想象是美好的,高鸣哪能想到,自己一个多亿砸出去,连个水花儿都没溅起来,便完全没了踪影,自己的那个朋友,不见人影,电话不接,连住的别墅都人走楼空,据说已经被挂牌卖出去了,房款在两个月前就到账了。

都到了这一步,高鸣又怎么不知道一切的真相?

完全无法接受一切的他,第一反应就是不让父亲知道这件事情。

可高鸣父亲最后还是知晓了,而且当场因为脑溢血送进了医院。

高鸣父亲不仅仅是在气儿子,也是在气自己,怎么就轻易相信了,没有仔细调查一下呢?高鸣提出这件事情之后,支持的人可是他自己!

怎么都想不通的高鸣父亲,这一次进了医院,就再也没能够睁开眼。

高鸣的父亲在病床上去世临别的时候,对高鸣说的唯一一句话,就是让他把家里面的古玩卖了还债,以后好好地踏踏实实过日子。

高鸣听了这话,当场就红了眼睛。

是对父亲的愧疚,也是对那个所谓朋友的怨恨。

可惜这件涉及金额巨大的案子,一直没有什么进展,那人拿了这么多年,完全可以远走高飞,到了国外偏僻小国家,根本找都找不到。

说到这里的高鸣红着眼睛,恐怖的仇恨积蓄着几乎快要爆发,他咬牙切齿道:“元师傅,你不是风水师?能不能帮我找到那个人?只要能帮我找到他,我此生此世,甚至是下辈子,都给你当牛做马!”

他是真的把那个直接害死了他父亲的人,恨到了骨子里面。

元晞原本想要拒绝,可想起之前与高鸣的一面之缘,又将话咽了下去。

她之所以能够发现气运衰败和祸相的差别,就是因为高鸣的直接对比,可以说,高鸣与她,还有一场未了结的因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