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37 批命

“但我必须要说,后天改造而成的穴场,肯定不如先天结穴带来的大福源。当然,如果你愿意再等待一段时间,待这个七星伴月的天然穴场形成,也是能够送你的后代一场大富贵。”元晞将利弊都说尽了,就等待赵升自己的选择。

赵升一脸郑重:“元师傅,请你不要觉得我太过于功利,但我真的想问一句,这个天然穴场,在百八十年后,是一定会形成的吗?”

元晞不答,仅仅一手指天。

“一切看天?”

元晞无奈的点头,这种事情,可以说是神仙也无办法,何况凡人。所以人为推动穴场生成,才会有损福缘,达不到真正七星伴月大格局的效果。

赵升倒没有觉得失落,只是笑道:“既然如此,那元师傅就放手去做吧,赵升绝对不会有丁点儿怨言,后代也是如此,赵升只会对元师傅有无尽的感激。”他顿了顿,“与其好高骛远去看看些遥不可及的缥缈富贵,不如抓住现在。”

元晞赞同地点头:“其实我的想法也是如此。不过刺激穴场的形成并不简单,就算有镇岳印,需要一点其他的引子,我要去一个地方一趟,大概会耽搁几天的时间。”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几天而已。”

元晞要去哪儿?当然是回家,不是江州城里的家,而是山里的那个家,也是元晞心里面认为真正的家。

事实上,她到现在的一步一步的成果,以及望气术的事情,也需要给外公说说了。

元晞简单跟爸妈说了这件事情,当天下午就踏上了归家的路程。

一路颠簸,元晞回到山上那个熟悉到骨子里的小院儿时,一眼就看到小院儿后面的那片土地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弯着身子在地里劳作。

那是她的外公,那是曾经在风水界叱咤风云的一方大师,几度问鼎国师水平的存在——

现在,他也老了呢。

在元晞的眼中,自家外公虽然总是插科打诨,一副乡间老农民的模样,但作为他的外孙女儿和他的传人,元晞最清楚自家外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知道他的灵魂,是如何的强大。

元晞总以为无论自己走到哪儿,外公都会自己不远的地方,目光带着淡淡威严,微笑着看着自己。

她是一艘小舟,在风雨中漂泊,只要有外公在,那她就永远不会被风浪掀翻。

但是现在,她才意识到,外公也是会老的。

她轻轻走了过去:“外公。”

元老头一愣,抬起头来:“你怎么回来了?”

“回来看你的。”元晞难得地露出俏皮的表情,还冲着外公眨了眨眼睛。

外公迅速冲了过来,眼睛一亮,高兴不已:“小晞,你变了!”

“嗯,外公说入世入世,染了红尘俗气,果然是有用的,我都觉得之前自己快要变成一块石头了,或许别人说的成仙,便是如此,石头心肠,不为所动。”她自嘲地笑了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

外公大笑地捋了捋胡须:“没错!那些愚昧的人总说自己恨不得成仙,能够坐笑王母宴,望天下苍生,超然物外。可所谓的成仙,不就是变成铁石心肠,冷暖不知?很多人穷尽一生都看不破的事情,元晞,你现在能够看破,外公很高兴。”

外公每次叫元晞的全名,便说明他是最郑重的时候。

可唯一的纰漏……

“外公……”元晞尴尬地指了指外公的胡须。

外公一脸不解:“怎么了?”

“您的手……”

外公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手,因为刚才在地里劳作,满是黑色泥土,而自己刚刚用了这只手摸了自己的胡须……他能说庆幸自己就算种地也不习惯用肥料吗?

元晞只听得外公一声惨叫,整个人纵身而起,眨眼间便消失在视线之中。

他居然直接越过低矮的院墙,跳进小院儿中,带着一路鸡飞狗跳,冲进了屋内。

元晞带着笑意摇摇头。

没办法,谁让外公最重视的就是自己的胡须呢?就算他每天作以乡间老农民打扮,可元晞可是多次听他吹嘘自己就是陶渊明一般的高洁隐士,隐于山野……能不在乎他那隐士代表般存在的胡须吗?

过了老半天,元晞都在厨房忙碌着开始准备晚饭了,外公才带着他完美的胡须从屋内走了出来,尽管抽动的眉头显露他心里仍然残余的不爽。

不过吃了元晞亲手做的一顿饭,外公显然高兴了很多,眉飞色舞的。

要知道,元晞大一点之后,都是元晞动手做饭,他那手烂厨艺不断退化,做给自己吃都忍受不了,早就深感折磨了。

饭后,外公躺在院里的摇椅上,眯着眼睛,悠悠道:“你到底还是推开了那道门。”

“您看出来了。”

“你身上生机勃发,与你下山之前可是有很大的差别,只有真正的风水师才能够以生气遍布自身,保护不受煞气侵害,我睁着一双眼睛,又怎么会看不到?你一回来我就发现了。”

元晞笑笑:“受人恩情,承其所托,终其所事。”

外公点点头:“理应如此。但是,你推开了一道门,看到的是朗朗青天,还是一片黑暗。”

“自然是朗朗青天。”

外公沉默许久。

“你到底还是走上了这条路,其实我不愿看到的。”他闭上眼睛,叹息道。

元晞抿着唇:“外公,这件事情我也想问很久了,为何,为何您一直十分反对我承就您的衣钵,成为一个风水师呢?真的是因为那所谓的五弊三缺?”

“当然……”

“您不要骗我了,我知道。”这番话都听了十几年了,她怎么会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外公再度沉默。

“或许,你还记得我曾经带你去京城,见到的那位麻衣神相?”

“麻衣门的门主。”

“对,事实上,我曾经请他为你批命,那时候我对你的期待很大,这个行为,莫不带着一股炫耀。”他自嘲地笑笑。

“我知道,您告诉我,那位麻衣神相,并未看清楚我的命格。”

“那不是事实……”

------题外话------

收藏涨得好慢,泪……嗯,今天出门了,回来得比较晚,所以也更晚了,见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