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27 法器

“这是……”赵升虽然有猜测,但还是难以相信。

“一个小法器,你佩戴在身上,虽然不能直接化解你的问题,但维持不继续恶化还是可以的。”当然也不能维持太久,毕竟只是一个小法器,拥有的气运有限。

元晞并没有太将这个玉石葫芦放在心上,毕竟只是一个小物件,她那里有不少。

可对于赵升来说,就不一样了。

这可是难得的法器!有价无市的法器!

他听人说过,法器的形成有三种方式。

第一种便是天地自蕴,集天地灵气而成,自然珍贵无比,且不拘泥于外形,一草一石都可为法器,堪称最为难得,稀世珍宝。

第二种是传世的宝物,原本就符合法器之理,在人世间流传之后,吸收足够的人气,然后蕴养出内在气运的。这种法器因为需要时间的洗礼,所以同样难得。

第三种便是通过开光的方式了,法器原本就是佛道家的产物,开光蕴养气运是没有问题的,但大部分只有小小气运,比不上天地自蕴的天然法器。当然,佛道高人沥尽心血多年蕴养的法器,同样也是难得的珍贵之物。

三种方式,第三种需要大毅力,前面两种则是可遇而不可得,自然显得法器更加珍贵几分。

赵升没有想到元晞竟然出手如此大方便送了自己一件法器,自然是激动难耐,这般老辣之人,眼中也不由得流露出欣喜之情。

元晞看了一眼高兴的赵升,有些不理解他的开心。

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摸出来一看,竟然是周老打过来的。

周老的电话正是问她明天可有时间,正好是周六,请她到家中来一叙。

元晞一直将周老看成是忘年交的好友,难得下山之后还能找到一个有共同语言的,周老的邀请她自然不会拒绝,直接定好了时间。

挂了电话,元晞便转头对赵升说道:“明天下午去你家祖坟看看吧,既然根源不在阳宅,那定然与阴宅风水脱不了关系。”

“哦……好好……”赵升握着小小的玉石葫芦,还有些怔愣。

元晞以为他不放心,到底还是没有那般铁石心肠,好声好气解释了一下:“风水问题急不得,我还需要慢慢梳理一番,有这玉石葫芦,可暂保你无忧,你可不必担心。”

赵升看着元晞诚恳的目光,心里突然觉得无比的踏实。

之前因为身边各种麻烦接踵而至,而随之带来的焦躁与烦恼,也被一袭清风卷走,只余清凉与心安。

……

元晞在第二天早上来到周老古宅的时候,意外地看见了席景鹤。

嗯,席景鹤,她记得他的名字。

席景鹤待人接物都是笑眯眯的,看似很柔和,作为大少却没什么架子似的,但是从周围下人恭敬谨慎的态度来看,就知道他绝对不是表面上的温和。

“元晞?没想到在这里见面了。”席景鹤挑挑眉,很是意外的样子,戴了金丝眼镜的他,看起来更是温文尔雅,一身休闲装也穿出了君子雅味。

元晞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当初不正是席景鹤将她介绍到周老这里来的吗?那时候席景鹤说的是……周老是他的外公?

这时候才想起来这层缘分的元晞,念着因为席景鹤,自己才认识了这么一位可爱可敬的老人,对待席景鹤的态度,不自觉便软化了许多。

席景鹤是真的有些意外了。

“上次车子差点儿撞到你,有什么问题吗?”

“那是我同学,腿上有点擦伤,现在还好。”元晞认真地回答。

席景鹤看她的模样,莫名觉得有趣,眼中染上两分真切的笑意,心里也暗道——看来她的那位同学没有告诉她,暗中给自己打了电话吧,喝咖啡?嗤。

席景鹤神色未变,只是浅笑着说:“听家中下人说元小姐你与家外祖父很是亲近,家外祖父朋友不多,能够结识元小姐,也是幸运之事。”

元晞动了动嘴角,不可置否。

元晞看似淡漠,心底还是存了几分傲气,在她一直看来,与周老都是平等相交,自然没有受宠若惊之说。

两人才站了一会儿,就有人过来说老爷子问起元晞了,让她赶快过去。

元晞微微欠身,与席景鹤匆匆告别,便快步走向周老书房。

进到书房的时候,竟然发现周老的表情有几分紧张。

“你看见我那外孙了?”他努力用寻常的语气问道。

元晞发现了不对,却没有表露,轻轻“嗯”了一声,点点头。

周老干笑两声:“他前几天都出去得很早,没想到今天这个点了,居然还在家里。”

元晞坦然:“刚刚与席先生说了两句,我们之前见过两次面,可不是很熟。”

周老一愣:“哦……哦!当初,还是景鹤把小晞你介绍给我的……”他居然现在才想起来。

周老出神的空档,元晞已经走到了宽大书桌前。

“这是睡莲图?”她瞟了一眼。

周老的思绪立马被拉了过来,担忧迅速换成喜色:“对,这是我才淘到的一副睡莲图,原本是一副很破旧的古画,到手了之后才发现有夹层,里面这睡莲图,明显是大家手笔,只是没有任何落款和印章,我也拿不准,请小友来鉴赏一下。”

元晞也不客气,凑上去,仔仔细细看了起来。

两人很快讨论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周老没有因为元晞是晚辈就谦让,元晞也没有因为周老年纪大便客气,两人争论得很厉害,各执说辞,一时之间争论不下。

这时恰好有人通报,说有客人上门。

周老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很熟悉的客人,家中下人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扰自己。

“小友稍等片刻。”周老不得不对元晞抱歉。

元晞倒是无所谓,她还想看看这幅睡莲图,心中有点思绪,却是抓不准,正好静下心看看,希望能够找到别的入手点。

周老让人将客人请到会客室,自己匆匆出去,偌大幽静的书房内,便只剩下元晞一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