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12 天火同人,仙人指路

慈岩寺,是江州最大的寺庙,香火鼎盛,信众游人络绎不绝,依山而建的寺庙更是恢弘气势,肃穆壮美,很远都能够看到红色的寺庙建筑,是江州一个著名的景点。

赵升在外面等了许久,并没有不耐烦,他背着手,站在百年大树枝叶繁茂的荫蔽之下,天气的炎热丝毫没有干扰到他的心境,倒是他身边几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热得满头大汗,又不敢动弹。

终于有人走过来了。

来人是一个小沙弥,弘延大师的小徒弟。

“赵施主,请跟我来。”

赵升点点头,示意黑衣保镖们不用跟上来,自己则随着小沙弥一路进了弘延大师的禅房。

弘延大师乃是德行崇高、精通佛法的高僧,他生性淡泊,低调含蓄,外人鲜少知,但真正的信众,都是清楚弘延大师的威名,乃是全国都赫赫有名的。

弘延大师一心钻研佛法,偶尔开坛*,信众们常年难见其面,赵升虽然是慈岩寺常客,与弘延大师也有过几面之缘,但这一次能够见到弘延大师,也是他运气好。

禅房在曲径通幽深处,两旁皆是花木,这座禅房相比起宏伟壮丽的寺庙建筑来说,可以说是十分简陋了。却又因为檀香袅袅,安幽素净,所以多了几分静雅。

赵升在蒲团上盘腿坐了下来,与他一桌之隔的弘延大师,穿着一身素净僧袍,就如同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但微笑之时,仿佛在耳畔响起的佛音,又让弘延大师是如此高山仰止,深不可测。

赵升表面上看起来平静,但他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

奇怪的是,在看到弘延大师的一刻,心底的所有焦躁,都消失了。

“赵施主可是心有疑惑?”弘延大师微笑道。

赵升道:“一个月前,我闲来在古玩街路边下棋,遇到一个棋艺高超的女孩儿,她看起来十八岁左右,却轻而易举地打败了我。”

弘延大师静静听着,没有插嘴,他知道赵升说的还没有进入重点。

“……她突然问我要了一块钱,我给了她之后,她便告诉我‘你虽大富大贵,却命中有劫,晚来应验,分外凶险,不足三月,可见分晓’”。赵升一字不差地将元晞当初的话说了出来,可见这句话对他的印象有多么深刻。

弘延大师问:“赵施主肯定是不会随意相信一个女孩儿的话。”

赵升点头,承认了。

他白手起家,赤手空拳打下大批家业一片江山,如果会随意相信别人的话,那他早就已经跌到爬不起来了,他的成功,来源于他的大胆与谨慎。

“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去见了一位相师。”赵升说到这里,有些尴尬地看了弘延大师一眼,没有透露那位相师的名字,只是说,“那相师成名已久,很多人信服,而他说我晚年坦荡,没有灾祸,无病而终的时候,我当然是相信了。”

弘延大师微微颔首,也没有追问那位相师的身份。

毕竟赵升都说了是成名已久的相师,如果他不信服那位相师给出结果的消息传出去了,落入别人耳中,损了那位相师的威名,别的不说,那相师肯定是会恨上赵升的。这年头,虽然风水相术已经式微,可神鬼莫测的手段,仍旧让人敬而畏之,不会轻易招惹。

赵升又说:“但这些天来,我夜里却总是梦见那一句话,不断地回响,让我食之无味,夜不能寐。为此,我特意来求见大师,希望大师能够为我指点迷津。”

弘延大师道:“那位小姑娘只要了施主的一块钱?之后也没有特意找过你?”

赵升:“没有,我还派人去古玩街那个位置守过,我自己也去过,可都没有看见过那个女孩儿,这也是我疑虑的地方。”如果这是人家做的套,肯定会有后续手段,这样他反而会安心一些。可真是因为没有后续手段,太安静了,对他来说,反而是一种折磨。

弘延大师算是彻底了解清楚情况了,他凝神观察了赵升的面相,的确没有任何问题,正是富贵发迹之时。

但是他没有直接下定论,而是对赵升说:“赵施主,是否介意我为你起一卦?”

赵升大喜,弘延大师一卦难求,他当然是求之不得。

弘延大师翻手便拿出三枚铜钱,放在手心,双手合扣。

卦象一出,弘延大师神色一凛。

赵升心一沉:“大师,如何,很不好吗?”

“水山蹇,险阻在前。这个卦是异卦相叠,下艮上坎,坎为水,艮为山。”弘延大师抬眼看了一下赵升,“此乃下下卦,山高水深,困难重重。”

赵升愣了,不仅仅是因为恶劣的卦象,更是因为他心中慢慢生疑——难道那个小姑娘,说的都是真的?

赵升很快回过神来,经历过太多大风大浪的他,难得能够在这个时候神色不惊,只是语气中带着些许迫切:“求大师指点!”

弘延大师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说再为赵升摇一卦。

卦象显露出来的信息,让弘延大师了然一笑。

“大师,如何?”

“心中有事犯猜疑,谋望从前不着实,幸遇明人来指引,诸般忧闷自消之。此乃天火同人卦,上下合同,仙人指路,贵人相助!赵施主,看来你的这一困难,自有贵人相助啊!”

赵升连忙道:“当然有贵人,大师便是我的贵人啊。”

弘延大师摇头:“不,赵施主,你的贵人,早就已经出现过了,追本朔源,解铃还须系铃人。”

赵升的危难,属于蛰伏之中,面相之上没有泄露丝毫,所以才迷惑了人的眼睛,但是那开口提醒赵升的小姑娘,却是真正的高手,见微知著,堪称先知!

赵升一惊:“大师说的是……那个小女孩儿?”

弘延大师似笑似叹地说道:“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没想到年轻一辈竟然出了一个这般妖孽天才。赵施主,若是你寻到了那位,能够麻烦你也让我见见吗?”

赵升晕乎乎地答应,仍然无法相信——自己那天,难道是撞大运遇到了高人?

想起元晞那张秀美稚气的脸,他心中摇摆不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