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08 红云

眼看着元晞要走了,摊主不甘心,开始吼着降价:“小姑娘,五块太便宜了,五十行不行!”一降就是这么多,说明他自己也承认了元晞的话。

元晞头也不回。

“四十五!四十!三十!”摊主看着元晞越走越远,更是心急,喊道,“十块!”

这一堆钱币收上来的价格也才几十块钱,近百枚钱币,这一块卖个十块钱,他也有赚。

元晞脚步一顿,干脆地走回来,将十块钱塞到摊主手中,拿起刚刚那枚钱币就走。

摊主叹着气摇摇头:“这年头,钱可越发地不好赚了。”

元晞可不管摊主好不好赚钱,她找了个地方将钱币上的泥巴洗干净,才算是露出这钱币的庐山真面目。

钱币上并无文字,正面为八卦图形及卦名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字,背面则是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雕工甚为精细,走刀光滑,连微末之处可清晰可见,非常精致。

这钱币叫做八卦钱,是花钱的一种,可镇宅院、保平安、祛病邪,偶尔也用于巫术占卜。

其实元晞也不在乎它值多少钱,她在意的是从八卦钱上面看到的那丝气雾,正是这气雾,才让元晞在一堆乱糟糟的钱币中,一把就摸中了它。

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枚八卦钱着实不简单,气场厚实,密如华盖,实乃上等法器,绝好的化煞生旺的镇宅利器!

元晞说不清刚刚晃眼看到的气雾到底是什么,但她隐隐约约察觉,以前在眼中模糊不清的世界,稍稍拨开迷雾,展露出真正的本质。

大概是从小修的玄学一道,元晞的性子有些淡,说白了就是清冷,不悲不喜,跟个菩萨似的,冷眼看世间冷暖,却发现自己恍惚之间看到世界本质的时候,平静的心湖骤然乱了,那是一种兴奋,血液沸腾的兴奋。

元晞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八卦钱,感受着它的纹路,她的目光轻飘飘的扫过许多地方,眼角余光再度瞟见一片淡淡红色云雾,只是那红色中,夹杂着一丝黑色。

她脚步一顿,定睛一看,哪儿来的红色云雾?莫非是她眼花了?

元晞又反复确认了几遍,仍然没有发现刚刚惊鸿一瞥的红色云雾。

于是,她抬脚朝着那方向走去。

这是古玩街比较清冷偏僻的地方,没几个人,唯有树下坐着几个下棋的老头。元晞走过去的时候,脚步轻巧无声,并未引起全神贯注观棋的几个老人。

下的是象棋,棋盘上正酣战厮杀着,而元晞略略一扫,便知胜负已分。

三分钟后,黑子胜。

执红子的老人气急败坏地吼着要再来一局,而他对面那个老人则是笑得高深莫测,气度尽显,虽然穿着普通,却仍然显露出了几分不凡。

元晞虽然不知世故,可不是没长眼睛,不至于气质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她往那老者的头顶上扫了一眼,心有所感,便主动出声道:“这一盘,我来吧。”

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清泠声音,一群老人还被吓了一跳,结果转头一看,却见得一个清冷漂亮的小姑娘站在那里。

不等其他人开口,坐在那里的老人便饶有兴趣地答应下来。

元晞一场棋下得漫不经心,她的目光总是不动声色地落在对面老人的身上,试图寻找什么。

老人看出来了元晞的恍惚,笑了笑也没有出声指责——棋盘之上,即是对手,小姑娘水平不错,只是不专注,他也要借此机会给她上上课才是。

元晞与老人各有打算,棋局也是走得毫无悬念,元晞落了下风,被老人杀惨了。

她突然一抬头,盛夏炙热刺眼的阳光便落入她的眼中,晃得她眼前一花,只余一片白光。

元晞抓着象棋的手突然抖了一下。

她猛地看见,对面老人的头顶上,升腾漫越着一团淡淡的红色云雾,富贵祥和,堪称鸿运当头,偏偏那团红色云雾当中,有一丝极细却极凶险的黑色闪电,无声蛰伏,蠢蠢欲动。

元晞这一次看得清晰,但景象又很快消散了,老人的头顶上恢复了一片虚无。

如果这样元晞都还猜测不出来,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变故的话,那她就枉为元家传人了。

唇角微翘,元晞露出难得的笑容,如初阳化雪,清冽之中,暖意融融。

终于认真,她目光在棋盘上一扫,便轻巧落子。

对面老人顿时脸色大变,也没有想到,元晞这一手,堪称绝妙,竟然绝处逢生,置之死地而后生,彻底扭转了整个局势,无形之中竟然溃败了即将胜利的他!

老人露出苦笑,亏得自己居然还想要给人小姑娘上一课,结果转眼她就给自己上了一课。

“万事难料啊。”老人摇头无奈笑着叹道,“我认输了,小姑娘好俊的棋路。”

他话音一落,旁边观棋的几个老人,也甚是不可置信,仔细看了几遍,才确认了这个事实,感叹了好几遍的后生可畏,也不再觉得元晞是无聊来捣乱的熊孩子了。

元晞抿了抿唇,放下棋子,道:“你棋风刚正,大杀大伐,却忌势头猛劲,后继不足,我不过是抓住了你的弱点而已。”

老人笑道:“小友不必谦虚,枉我下了这么多年的棋,自认算是半个高手,从一开始居然以为小友水平平庸,到现在才算是看清,小友才是真正的算无遗策,步步为营。”

老人感叹不已的时候,元晞的心思却并不在棋局之上。

她突然说道:“你可否给我一元钱?”

老人一愣——难道是要彩头?可这一元钱算个什么事儿?

虽然诧异,可老人身上正好有一张一元的纸币,便摸了出来递给元晞。

元晞默默收好,看着老人:“这是卦金,你虽大富大贵,却命中有劫,晚来应验,分外凶险,不足三月,可见分晓。”

老人一愣,这棋艺高超的小姑娘,怎么摇身一变,成了个算命的?

等他回过神来,元晞已经起身离开,悄然走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