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09章 遇见记忆!

最终,陆吉祥还是没能见到浑身散发光芒的警察叔叔!

她被强制带回了地下室。

她不愿配合,尖声大叫,希望能够引起警察叔叔的注意力。

可是,她到底是低估了阿狼,这个男人竟然让人把她绑了起来,还往她的嘴里塞了一团布,毫无怜惜之意的就把她扔到了柜子里。

这才是真正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陆吉祥想哭,但是嘴里塞着一团布,她哭不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柜子重新被人从外面打开。

阿狼站得笔直,目光盯着她。

他逆着光,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倒是那一头耀眼的银发,格外的引人瞩目,想不注意都不行。

“唔唔唔……”

陆吉祥扭动了几下身子,呜咽着。

阿狼弯了腰。

他的声音极为阴沉:“还叫不叫了?”

“唔唔唔……”陆吉祥摇头。

阿狼似乎是笑了一下,他伸手取下了她嘴里的布团。

“呼呼……”

得到自由,陆吉祥赶紧大口呼吸,后背上全是冷汗,黏黏的,令她极度不舒服。

阿狼好整以暇的双手环胸,睨着狼狈不堪的她。

陆吉祥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反正,她心里有些毛毛的。

“我可以帮你松绑,但你要保证,不许再跑了!”阿狼接着开口,他的声音一直就是那种冷沉沉的调调,平白的让人冒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陆吉祥会拒绝吗?

答案是肯定不会!

她很诚恳的点头,并说道:“我不跑!我保证不跑!”

这个柜子里的空间太小,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整个人几乎是蜷缩在里面,这样的姿势让人很难受,维持的时间久了,令她的小腿肚子都有些隐隐的抽筋,浑身都很难受。

“好,我信你一次。”

阿狼说道,再次弯腰伸手,拎着女孩儿的衣领子,毫不费力的就把她从柜子里提了出来。

他将人丢到了床上,然后替她松了绑。

陆吉祥伸展四肢,舒服的感觉不禁让人叹谓。

阿狼站在床边,手里还拿着绳子,目光有些奇怪的看着她。

“你看什么?”陆吉祥回过头,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阿狼勾了唇。

“我听说,大陆女孩的胆子都很大,果然名不虚传。”

他这是在夸她胆子大?

陆吉祥蛮不屑的。

“胆子大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你们抓来了!”

阿狼先是皱了下眉,才开口道:“阿坤他们没有见过雅姐,所以才请错了人,不过三爷也说了,你也是客人,我们会好好招待你的!”

“好好招待我?”陆吉祥听了这话,更加不高兴:“把我绑起来丢到柜子里?”

阿狼闻言,脸上有些愧色。

“最近警署的人一直都盯着我们,为了安全着想,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如有得罪,我在这里向你赔个不是!”说完这话,立马就是个九十度的弯腰鞠躬。

到底是出来混的,简直是能屈能伸大丈夫呀!

陆吉祥转过头,不理会他。

“我饿了!”

她说道。

阿狼微微一怔。

他心想,这个大陆女孩的性子,还真是和港城里娇滴滴的女孩们完全不一样。

“好,你稍等,我让人给你送吃的来。”

阿狼说道,转身走了出去。

陆吉祥不动,盯着白色的天花板,心想,难道她要在这里一直待下去?

过了没多久,阿狼又重新返了回来。

“陆小姐,三爷请你一同用餐。”

陆吉祥从床上坐了起来。

“好啊。”

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还是在白天的那个泳池旁边,长方形的餐桌中间,摆放着美丽的白色栀子花。

说真的,如果对面那个男人不是青龙会老大的话,这一切还是蛮浪漫的。

可惜,现实很残酷。

“小丫头好像有些不高兴。”廖易风举起了手中的高脚酒杯,隔着长桌的距离,遥遥的朝着对面的陆吉祥示意,边道:“难道是不想和廖某共餐?”

如果陆吉祥敢答是,现场的很多廖家死忠,一定会跳起来拧断她的脖子。

名曰:对主公不敬!

看看!陆吉祥多机灵啊,明知山有虎,她肯定不会往山里行了。

“哪有,能和廖先生共进晚餐,是我的荣幸!”

她笑得很假。

不过,她没忘记要把酒杯端起来回礼。

廖易风皱了下眉头。

他长得很英俊,特别是那双眼,幽幽深深的,隐约的还带了一点深蓝。

他应该是个混血儿。

“还是叫叔叔吧,这样亲切些!”他说道。

陆吉祥汗。

“哦,不对……”他摇了摇头,表情还挺认真的:“如果阿雅嫁给了我,你现在就是我的儿媳妇,应该叫我爸爸才对。”

廖易风一生未曾婚娶,虽然身边养有情妇无数,却没有一个女人能够顺利的为他诞下孩儿。

女人之间的战争,他从来不会参与。

可不知为何,今时今日,他倒是忽然想要一个女儿了。

很奇怪的想法。

“廖叔叔……”

陆吉祥很无奈的开了口。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廖易风笑了起来,目光变得锋锐。

“欢迎来到港城。”他说道。

“谢谢。”陆吉祥有气无力,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是一点都不想来。

廖易风轻抿红酒。

陆吉祥不敢沾酒,她只是用唇碰了一点,这是在敌方势力范围内,如果喝醉了,那她就真的是任人宰割了!

廖家的厨师是个法国人。

这一餐,自然是法餐。

首先上的是开胃菜,陆吉祥拿着银叉,看着盘中精致的食物,并无过多胃口。

她只是简单的尝了一下。

廖易风随口问道:“阿雅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

他是指,两天前的事?

陆吉祥想了一下,决定如实回答:“我是送妈妈去机场的。”

廖易风挑眉。

“她要去哪?”说完这话以后,他又不等陆吉祥回答,有些讥讽:“又是做慈善?”

他记得在很多年以前,有个女人曾对他说过,如果他作孽太多,那她便要不停的做善事,以抵消他的恶行,让他死后不至于去地狱。

那时候的廖易风,是狂妄的。

他才不会信这些虚无渺茫之说,他只信自己!

可谁又曾想,那个女人真如她所说,做了几十年的善事。

廖易风想,这就是让他放不下她的原因,那个女人成了他心头最软也是最硬的那根刺。

“不是。”

这边,陆吉祥摇了头,说道:“妈妈说,她想去海城看看。”

廖易风一怔。

陆吉祥敏感的发现了这一点,她就在心里想,难道这个海城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哦对了!

宋领导在未进入中央以前,曾经是海城的市长啊。

莫非,他们三人的爱恨情仇,起源于海城?

思及这里,陆吉祥不禁开了口,有些小心翼翼。

“妈妈还说了,海城里有她的回忆。”

果然,此话一出,廖易风的眼神儿都变得柔软了。

“她还说什么了?”他问道:“全部说完!”

陆吉祥深吸一口气。

她开始瞎编了:“她说海城里有她思念的人,还有美好的记忆,她想暂时放下手中的一切,包括她热衷的慈善事业,不再顾问一切,只求能够心无旁贷的去一趟海城,呼吸那里曾经呼吸过的空气,看一看那里曾经看到过的风景,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廖易风紧盯着她。

陆吉祥笑了一下,说道:“还有记忆中的那些人!”

廖易风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奇怪。

“记忆中的人……”

他缓缓的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并未抵达眼底。

他忽然掀了面前的餐盘。

稀里哗啦的破碎声,吓得人心惶惶。

陆吉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有些后怕。

难道她押错宝了?

廖易风最后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的离开现场。

这下,陆吉祥有些懵了。

啥意思啊?

佣人蹲在地上收拾残局,阿狼站在旁边,面无表情。

陆吉祥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她将目光看向了阿狼:“喂,狼先生,我是不是把你的主子给惹生气了?他会不会把我给烤了啊?”

狼先生?

阿狼深吸了一口气。

“你可以叫我阿狼。”他这样说道,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在三爷没有明确下令之前,我们任何人都不会把你给烤了。”

言下之意就是,只要廖易风开口了,他们还真敢把她给烤了?

天!

陆吉祥浑身直冒鸡皮疙瘩。

不过,这顿饭,她还是要继续吃下去的。

这几日在地下室里的伙食太差,她要补回来才行。

只是,待她用完餐以后,阿狼又要把她送回地下室。

陆吉祥抓着他的手,泪眼汪汪的哀求:“拜托,阿狼先生,你可不可以给你的主子说一声,既然我是客人,能不能把我安排一间在楼上的房间啊?你看啊,这栋别墅这么大,应该是有客房吧,我是很好将就的,只要有床被子就行了!”

“地下室里有被子!”

阿狼这样回答道。

“地下室里没窗户!”陆吉祥反驳道:“我害怕!”

这是阿狼第一次见到讨价还价的人质!

他叹气:“三爷现在的心情不好!”

廖易风刚才都摔盘子了,现在谁还敢去撞枪口?

“我去!让我去和他说!”陆吉祥举起手。

阿狼没法,只好带着陆吉祥去了廖易风的卧室门前。

‘咚咚咚——’

陆吉祥敲了门。

“廖叔叔,我能和你商量一件事儿么?”陆吉祥盯着眼前的门板,尽量用着柔和的声音说道:“你能不能给你的属下们说一声,让他们给我安排一间在楼上的房间?呃,我是这样想的,这栋别墅这么大,肯定有不少的房间,反正你一个人都住不了,还不如分一间给我,怎么样?”

里面安静了许久,而后,廖易风的声音传出:“进来。”

啥玩意儿!

她这都浪费了这么多口水,他就这两个字?

陆吉祥很郁闷的推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暗色系的装修风格,足以彰显卧室主人的个性。

她用视线在房间里扫了一圈,最后在窗边发现了廖易风的身影,他的手里拿着一只雪茄,模样慵懒,眼神儿却极为犀利危险。

“你好像一点都不怕我。”

这是他的开场白。

陆吉祥想了下,答道:“你看起来不像坏人。”

“可我就是坏人。”廖易风轻笑。

陆吉祥撇了下嘴,道:“我还没见过真正的坏人,如果你真的很坏,那我现在就不可能有机会站在这里了。况且,你的属下也说了,你让他们要把我当做客人对待,这点就足以证明,你没有想过要伤害我,对吗?”

别看这丫头傻,可到了关键时候,她还挺会琢磨人的心理。

至少,这一招棋,她是赌对了!

廖易风是没想过要把她怎么样。

况且,这个女孩儿还是阿雅的儿媳妇,看在阿雅的份上,他也不会对她怎样。

廖易风做事,向来就是恩怨分明。

他和宋顾之间有不共戴天之仇,但是,这仇,他并不会算在宋顾的儿女身上。毕竟,宋顾的儿女也是阿雅的儿女,他不舍得自己心爱的女人伤心。

这人呐,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矛盾。

在这三十多年之中,廖易风曾经无数次的动过要把阿雅抢回来的念头,可是,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女人在出嫁前对他说过的那句话。

好一句老死不相往来,硬是让他记恨到了现在。

“你不想住在地下室里?”思及此处,廖易风开了口,他平静的看着她:“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你也要答应我的一个要求。”

“什么?”

陆吉祥看着他。

廖易风勾唇,缓缓出声:“叫一声爸爸!”

噗!

陆吉祥想吐血。

有句话说得好,士可杀不可辱!

这个男人是疯了吧!

“不肯叫?”

廖易风抽了口雪茄,看着嘴巴紧闭的女孩儿,脸上的表情很淡:“那你就继续住地下室吧。”

陆吉祥将心一横,转身就往外走。

阿狼正站在外面。

“怎么样了?”

看到女孩儿满脸愤怒的样子,他不由得问了句。

“没怎样,带我回地下室!”陆吉祥握着拳头出声道。

阿狼闭了嘴。

他没再说话,领着女孩儿回了地下室内。

房间里只有一盏白炽灯,晃晃悠悠的,伴随着吱吱嘎嘎的奇怪声音,不禁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陆吉祥将被子蒙过脑袋,心里很难受,越想越哭。

宋锦丞,你在哪里!

……

港城作为一座世界级城市,以其条件优越的天然深水港,成为全球最安全、富裕、繁荣的地区之一。

自它成立以来,便享有独立司法。

而同样的,港城内的黑帮集团,一直就是全港城警察们最大的头疼。

经过多年的发展和改进,如今的黑帮集团已经和从前大不相同,它们也有自己的帮规帮法,不再随意的烧杀掠夺,而是转成了另外一种掠夺方式。

这些年以来,毒品的发展,几乎遍布整个港城,本市两大黑帮集团,将整座城市分成了两块。

一半是属于青龙会,一半是白虎帮。

警察们绞尽脑计,一直就想将两大帮派的首脑抓获,可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

黑帮头目的狡猾就像是狐狸一样的让人抓不住。

而此时此刻,港城最高政府楼内。

“这位是缉毒处的陈警司,今天已经拿着搜查令去了一趟廖宅,唉,具体你听他说吧。”警务处处长*和在说着话,满脸的愤慨:“那个廖易风聪明得很,我们全港城的警察都在等着抓他的把柄,可这几十年过去了,那个老狐狸硬是没有露出半点破绽!”

所有人都知道,廖易风是青龙会的幕后掌舵人。

他是港城头号嫌疑犯,可是,没有证据,谁都动不了他!

陈嘉城警司转了头,将目光落在前方。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站在那里,他已经站了很久,背影颀长,宛若与落地窗外的城市夜景,融为一体。

“我是缉毒处警司陈嘉城,编号为xxxxx,今天我们以怀疑廖宅藏匿毒品为由,领队搜查了整个廖宅,但是并未发现任何一个符合陆小姐外表特征描述的女性!”陈嘉城的普通话很顺溜,比起处长*和的拗口普通话,他的几乎可以称之为标准!

宋锦丞转了身。

他容颜冷峻,幽黑的双眸,像是淬了毒的利箭。

“没找到?”

他声音很冷,显然是怒极:“整个别墅都搜过了?”

“是的。”陈嘉城点了头,末了,又补充一句:“廖易风本人也在场,我和他聊了几句,并未发现有任何不妥之处。宋先生,恕我冒昧,请问您得到的消息可靠吗?取得途径是什么?”

宋锦丞盯着他。

“你在质疑我?”

陈嘉城皱眉。

他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背景,他只知道他是来自内地,单枪匹马,身边只有一个助理。

可是,这个男人却把警务处处长都招来了。

在港城,警务处处长就相当于全城的二把手,官位仅次于行政长官!

“抱歉,宋先生,我并不是质疑您的消息和来源,但是这里毕竟是港城,不管您来意为何,我们有我们的法律,既然廖易风绑架了您的家人,我们必然会将他绳之以法!”陈嘉城说得不卑不坑。

宋锦丞冷笑起来:“绳之以法?廖氏一族在港城张狂了近百年有余,我怎么也没见你们把人抓起来?”

陈嘉城的脸色不大好。

宋锦丞没了耐性,举步往外走。

*和连忙跟了上去,小心的赔礼:“宋先生不要和陈警司一般计较,那家伙的脾气就那样,一根筋儿的脑子,但是他一直就是警署里最尽忠尽职的,您要相信”

“郑处长这话严重了。”还不等*和把话说完,宋锦丞径直打断她,声音冷酷:“贵城警员办事不牢,我怎么能责怪在一人身上呢?”

*和脚步顿住,脸上一阵青白。

电梯门已经打开,宋锦丞脚步不停的迈了进去。

随着铁门的缓缓关拢,*和的脸,逐渐消失。

小叶站在男人旁边,小心翼翼的出声道:“主任,港城法律向来就是独立的,与内地的规矩不同,您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宋锦丞眯眸。

“约个时间,我要亲自拜会廖易风。”

……

另一边。

陆吉祥累了一天,很快睡熟,等着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里的那盏灯,已经是明晃晃的。

住在地下室里有个弊处,因为没有窗户,所以你永远不知道外面今夕是何年。

“喂!”

她‘咚咚咚’的拍响了房门。

几秒钟以后,一个小弟模样的男子开了门。

“我要上厕所!”陆吉祥直接说道。

小弟一怔。

但很快,他往后退了一步,说道:“狼哥已经交代过了,如果您要上厕所,请到上面一楼。”

“噢。”

陆吉祥应了一声,迈步往外走。

外面早已天色大亮。

“现在几点了?”她开口问向身后的小弟。

“八点半。”小弟答道。

这么早!

陆吉祥暗暗撇嘴,轻车熟路的找到厕所,解决了个人问题以后,她又优哉游哉的朝着厨房方向走去。

“小姐!”

小弟将她拦住,满脸的为难之色:“狼哥说了,除了上厕所以外,你只能呆在地下室里。”

“我就是想去喝一杯水而已,我真的好渴啊,快要被渴死了……”陆吉祥扮起了可怜,眨巴着大眼睛,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儿:“我保证,喝完水就回去!”

小弟见状,有些犹豫不决。

陆吉祥乘此机会,转身就溜进了厨房里。

小弟来不及阻止。

这时候,陆吉祥已经站到了厨房里面。

这栋别墅里的厨房很大很宽敞,更关键的是,里面还站着一个风情的卷发女人。

她在煎鸡蛋,看动作还挺娴熟的。

“嗨!”

陆吉祥主动打了招呼,走到冰箱面前,毫不客气的从里面取出了一盒牛奶。

“你是谁?”女人看到她,很惊讶。

“那你又是谁?”陆吉祥不答反问。

女人挺了一下高昂的胸脯,骄傲道:“我是三爷的女人!”

陆吉祥‘哦’了一声。

她忽然有了恶作剧的心思:“我是三爷的女儿!”

女人呆住了,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陆吉祥见状,有些得意,正欲开口,身后传来阴森的男声:“终于想清楚了?”

倏地转过身。

天,廖易风就站在后面。

陆吉祥双腿一软,往后退了两步,靠在料理台旁边。

“达令。”

女人走了过来,热情主动地靠进廖易风的怀里。

廖易风一手揽着怀中女人,一边斜睨着陆吉祥。

“呵呵呵呵……”

陆吉祥一阵干笑。

廖易风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直到,阿狼走了进来。

阿狼看到她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恢复如常,走到廖易风身边道:“三爷,缅国来的那两批货都到了,只不过……”他顿了下,继续道:“在卸货的时候出了点岔子,白虎帮的几个混混打了我们的人,有两箱货沉了水。”

廖易风脸上一沉。

“白虎帮是怎么说的?”

阿狼闻言,答道:“冷铮已经到了,就他一个人。”

“噢?”

廖易风挑眉。

冷铮是白虎帮的二当家,他敢单枪匹马的来见他,可谓胆量不小。

“先让他等着。”廖易风哼了声,最后看了眼陆吉祥,搂着女人上了楼。

而陆吉祥见他离开以后,则是继续躲在厨房里吃东西,冰箱里有很多水果,她挑了个最大的苹果洗干净,一边吃,一边往外走。

小弟正站在厨房外面,看到她出现以后,恭敬的弯腰道:“小姐好!”

陆吉祥没理会,老老实实的朝着地下室方向走去。

“小姐,三爷已经吩咐过了,您的房间在二楼。”小弟开口说道。

“真的?”

陆吉祥说道,一边转过了头。

她纯属无意,却还是透过明亮的窗户,看到了外面的那个年轻男人。

他正跟在阿狼的身后,面色沉静如水的朝着别墅方向走来。

那张脸!

那张曾经日思夜想的脸!

‘咚’的一声,手中的苹果落了地。

陆吉祥却毫无反应,依然紧紧的盯着外面。

“小姐?”

小弟见状,不由得出了声:“您怎么了?”

陆吉祥却忽然朝外奔去。

她已经毫无形象可言,踉跄的步子令她好几次都差点摔倒。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

阿狼根本就来不及出手拉她。

不过眨眼间的功夫而已,陆吉祥已经扑进了那个男人的怀里,只听她满含欣喜的声音响起:“哥,哥,我就知道你还活着!我就知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