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92.一笑一尘缘92

太难得从异度世界回来的帝和看着眼前的四个人,深觉万年前自己的决定再正确不过,当年若是让幻姬牺牲自己唤醒法杖,千离便不晓得还在不在这世间,一代传奇的天兽千王之王恐怕早已羽化在追亡妻的路上了吧。那年的他,把幻姬当成了他唯一的妻。如今看他们成双成对,膝下小儿围绕,当真叫他很欣慰。

“哟,终于不抱着你的女儿出来嘚瑟了呀。”

帝和调侃着千离,这小子都当父尊了,看上去也没有变老一点点,银色的曳地长发让他在夜里看上去更为仙气萦渺,一袭白衣纤尘不染,和他身边红色衣袍的幻姬甚是相配,她的温配着他的冷,似是天生就要站在他的身边一般。

帝和轻轻一笑,“幻姬你要小心在千辰宫的地位不保哟。”

“听说挑拨夫妻关系的人老二会不举,也不晓得是真是假。”千离悠悠然的说着话,“本尊就没干过这种损人的事,所以一直棒棒的。”顺手揽过幻姬的小腰肢,“语儿,我昨晚的表现,你可还满意?”

幻姬:“……”

幻姬微微红了脸,和千离成婚万年,她依旧会在他挑dou的话语里红脸,而且小小的一句桃色话语就能让她害羞,何况是有外人在时,越发感觉不好意思。说不满意,明天清晨别想下床了。说满意,可不就是在大家面前涨了他嘚瑟的气焰么謦。

“语儿你不说话是默认,还是不满意?”千离不饶。

帝和看不下去了,替幻姬说了话,“她一帝后娘娘,要脸。”

“没事,我不知道脸是什么就行。”

“你不知道的东西多了。”

千离缓缓的道,“那不就是了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家语儿什么都知道。你看不惯我有女人依靠么?嫉妒!”

“我会嫉妒你有女人?!”帝和提了两分声音,笑话了,他的女人遍布天下,四海六道八荒里处处有他的女人,一招手,飞过来的女人乌泱泱的都能盖住半片佛陀天的天空了,压不死他这朵奇葩。

千离手臂轻轻收拢,抱着没准备的幻姬飞到了一根树枝上,悠然自得的靠在树干上,把幻姬放自己腿上坐着,在她不好意思挣扎着想飞下树的时候,索性用手臂搂着她压到怀里,让她老老实实的靠着他的胸膛上。

星华捡了一个大石头为自己的坐凳,拂袖其上,优雅的坐了下去,与幻姬不同的是,飘萝大喇喇的直接坐到星华怀中,自己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靠着,星华脸色浮现温柔的笑容,抬手把躺好的飘萝轻轻的拥住。从来她就如此,对他信赖又依赖的很。

帝和站在草地上,左边一对飞在树上抱着,右边一对坐在石头上搂着,剩下他孤寡老人一个在中间杵着,若是一口秋风出来,萧萧瑟瑟,凄凄凉凉。

“你们这样对我,合适吗?”帝和摊了摊手。

欺负他现在身边没有女人是不是?他不是没有,是不想要,他们到底懂不懂。俩小子都是修行到了佛陀天的人了,为什么还如此肤浅呢?当初那种心无杂物的境界去哪儿了,六根不清净的神啊,比那些凡间有贪yu的人更可怕,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仙法。炫耀什么不好,炫自己的媳妇儿。

帝和摇头叹气,“你们太俗气了。”

“你不俗气为什么带九霄天姬一起来佛陀天?”飘萝鄙视的睨了一眼帝和,他敢扪心自问丝毫没有因为诀衣的美貌而带她一起飞?

“善良。”

帝和挑挑眉,就势在草地上坐了下来,“不是猫猫我也会出手相救。”

飘萝做了一个鬼脸,“猫猫,猫猫……”人家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诀衣,非要叫她‘猫猫’,不是要为了凸显自己的与众不同么?为何要跟别人不一样呢,因为他们的关系不一样?为什么两人的关系不一样呢,因为……

飘萝扔了一个暧昧的眼神给帝和,“帝和你老实交代,你是看上人家诀衣了?”

“我能对她动心?”

幻姬颇为认真的问道,“为何不能?”

幻姬的年岁最小,差了千离星华更是许多,他们俩人对九霄天姬倒有些记忆,飘萝虽然年纪不小,可她从未好好看完过一本天界大典,哪里晓得那么多天界的神祖。唯一一本看完的书,还给星华没收藏了起来,后来她趁着星华不注意,让小毛球去凡间偷了两套,一套给了幻姬,一套自留,藏在星穹宫里。小毛球从凡间买书卷的时候还在想,他的母后怎么可

能忽然爱看书了,她只爱吃东西,好奇的翻了一下书卷里面……

飘萝从小毛球手里拿到书的时候,别的没发现,只发现自己儿子的脸很红。

所以见到诀衣的时候,幻姬对她的直觉是,非常美的一个女子。更多的,无从了解。帝和说她是九霄天姬,她下午寻了闲时打开天书找到关于九霄天姬的记载看了一番,是个战功非常卓绝的大神天姬,性子冷傲,不与人来往,住在三十三重天的极西重境九霄天姬宫里,法力通天,智慧谋略十分了得,尤其她的天荒神诀,几乎可以颠覆天地。

“小幻姬。你是没有看过她发脾气的样子,现在她的法力还有封印没有解开,若不然,你以为我能那么轻易的就制服她么?”

猫猫能随他去南古天的帝亓宫根本不是因为她想去,也不是她听了他们的劝,而是她没得选择,他的修为强她许多,让她不得不从,若有反抗得胜的可能,她定然不是这样。

幻姬颇为惊讶的看着帝和,“你说诀衣能打得过你?”

“那当然不可能。”

帝和微微抬了抬下巴,男人的面子不能丢,口气轻松的道,“打架这种是,肯定是我比她行,我的意思是,她不是个温柔的女人。小幻姬,你不懂的,天下的女人千万种,你属于最好的那一类,可惜好花一般都插在牛粪上。”

幻姬:“……”

她家这只恐怕要来气了。

幻姬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向身后的千离,没动静?一看千离,她的火来了。她说为什么听到帝和的话她家这只不生气呢,原来灵魂出窍,留着空壳在树干上,魂都飞回千辰宫里去了。

幻姬捏诀把千离的魂魄召回来,瞪着他,“说!”

“媳妇儿,我就是回去看了一眼心心,你知道的,她晚上睡觉喜欢我在旁边守着。”

千小离你能实话实说吗?是心心喜欢你守着吗?是你喜欢看着她呀,你不要把自己的毛病算到你闺女身上去。

千离安抚着幻姬越来越差的脸色,“还有,万一有人来偷我儿子,我好拦截。”千离的表情颇不甘愿,“千宸给河古偷去我很不高兴。”

“河古有给我捎来书信,千宸在他那儿玩得很高兴,叫你我放心。”

“他的话,我一个字不信。”

帝和出声道,“哎,你们俩口子能回宫再说你们的崽子吗,现在的主角儿是我,麻烦你们听我说话,行吗?”

幻姬剜了千离一眼,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再溜了,大家出来是为了帝和忽然从异度出来的事,他可好,害怕千心没有睡好,宫里的神侍难道都是摆看的么?

千离朝幻姬表了一个讨好的眼神,她才放过他。

“麒麟神尊,你和诀衣姑娘是个什么关系我就不管了,至于你们为何会从异度回来,你是否知晓一二?”

“从异度世界出来后我便有怀疑,不过未能确定,当时便没有同你们讲。”

帝和的眉心微微的拧了起来,到此时,他还是不敢肯定自己和诀衣为何会忽然回来,事出反常,得容他好好思索。只是,下午回到帝亓宫,在藏经阁中翻阅典策,又打开了天罡八卦阵卜算了许久,有了一些眉目。

“异度世界里的白幻熹曜灵尊定然没有被我杀死,只是我不晓得她何时复原,她复原那日,很可能便是我和诀衣回到异度世界之时。”

幻姬忙问,“为何?”

难道他的回来只是一段日子,并非永远的回归?

“远古大典策上有记载,白幻熹曜天灵从现世便不会消亡,除非天地合一,我和诀衣遇到的,是她们的灵尊,其存在年岁就更加不得而知了。”

帝和轻缓的呼了一口气出来,侧影微朦,卓卓晶锐,棱角分明而不多一分,俊至极颜,“她的修为虽然没有我高深,可不死之身却是个麻烦的东西,她回灵修养的瞬间,我和诀衣被异度天空里一股怪力吸入了人间。”帝和与一直在认真听他说话的星华对视上,“我并非直接回来的佛陀天,而是到了凡间的人皇皇宫,在那儿差点被人当成刺客逮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白幻熹曜灵尊打开了异度空间的缺口,让你和诀衣偶然掉进了凡间境界?”

“不是白幻熹曜灵尊打开的,只是刚好借助了她。”

此时,连星华都听不大明白了,蹙了眉,“哦?”

“我在帝亓宫里卜算过,我杀白幻熹曜灵尊的刹那,天残红星正好大亮,当时血魔的灵力必然是直冲异度空间的天鼎。巧合便巧合在,白幻熹曜灵尊的星宿星和天残红星当时一颗在东极,一颗在西极,而我和诀衣,正处在两极的正中心。”

东极的白幻熹曜灵尊星宿星和天残红星的力量爆开,镇合成一线贯穿东西异度世界,在正心的位置爆开了一个天洞,把当时处在那个地方的诀衣和他,凑巧的被吸到了人间。

星华道,“你如此一说,我倒明白了。”

“你杀白幻熹曜灵尊是因为她攻击你和诀衣,该杀。可是,那会儿血魔的灵力怎么会冲天鼎呢?”

飘萝的话,让帝和幻姬等人陷入了沉默,更是陷入了沉思,这便是大家最为担心的地方,血魔不是善类。白幻熹曜灵尊如今回灵修复,一天两天不会复原,可血魔却难说了,不晓得他到底在做什么,又想做什么。

“猫猫在这里的时候我不说,倒不是别的,而是我不想她再回异度世界。”

幻姬不解,“嗯?”

“猫猫的性子特别要强,你们别看她长得一副大美人小女人样儿,脾气可丁点儿不像。她若晓得血魔可能在异度残害生灵时,必然会坚决要回去的。”

飘萝想不明白,“她脑子进水了吗?异度世界里的妖魔本就不是善类,死就死呗。”都死光了岂不是更好。当年天破大劫,如果不是异度世界里跑出来无数凶恶的妖魔鬼怪,诸神也不至于日夜不分的砍杀跑出来祸害四海六道八荒的魔怪,当年幻姬更不得要以身祭天。

“血魔是冲着她去的。”帝和看着飘萝,“纵然是一群恶魔,猫猫也不会让别人替她死。”

帝和的眉心再蹙深了些,“飘萝你可能不晓得,星华和千离定然记得些,九霄天姬原本是天界赫赫有名的女战神,可不晓得从什么时候起,她就消失在了天界。如果从那时算来,猫猫一个人在异度里待了太久的时日了,她从未向我表达过想回到天界的心愿,可异度并非你们去看到的那般简单,她一介女子,难道要生生世世都困在那儿吗?”他不打算告诉她白幻熹曜灵尊复原之后要回异度,不管用何种法子,他都想试试,争得一份将她留在天界再不回去的机会。

飘萝问,“你在可怜她?”

“算不上。”

猫猫要是晓得他可怜她,估计要跳起来打人了。

幻姬看着帝和,猜测着帝和是不是喜欢上了诀衣,不然为何如此为她着想呢?

只有星华和千离明白,帝和既不是可怜诀衣,也不是喜欢诀衣,他只是不想牵累第二个女人。他把这次误打误撞的被天洞吸入人间当成了他拖累了诀衣,而这样的机会,却是他平时求不来的,他想趁着机会让诀衣回到她的世界,只因他想做得一件好事,救一个姑娘,让上天怜悯他的努力,对那个已经转世的姑娘好一点,尽量好一点。

他助一人,攒一德,只盼望上苍能让珑婉转世投得一个好人家,来世莫要再受苦,他只是把对珑婉的亏欠都尽力的偿还到需要帮助的人身上。

幻姬想了想,想不出什么头绪,“可是我们并不晓得白幻熹曜灵尊什么时候复原呀?”

“这是一难。”星华道,“血魔还在异度,现在帝和回来了,不晓得里面会变成什么样子。虽然异度里面都是些妖魔鬼怪,可总有些人安然平静的生活,如果被血魔吞噬,终归是在造孽呀。”

搂着幻姬的千离轻轻冷冷的出声了,他的声音在夜晚里面让幻姬忽然打了个哆嗦,很冷的感觉,“还是担心一下吞噬魔灵妖灵之后的血魔会变成什么样子吧。”

帝和的声音低沉了许多,“所言甚是。”千离说的,就是他最为担忧的。天残红星为何当时会大亮,血魔那会儿到底在做什么,他猜不到。

两个抱着自家媳妇儿的男人对视了一眼,帝和回来他们非常高兴,可他不在异度,异度里的那些妖魔未必是狡猾多段的血魔对手,等帝和回去,不晓得异度会变成怎样的炼狱。他如今决定把诀衣留在天界,只身回去,到时候他们如何能相助他一二呢?

飘萝玩着星华飘到身前长发,像是自言自语,“有什么好担心的,到时候带上千万天兵天将一起到异度去杀血魔个片甲不留。”

飘萝的话点到了幻姬的心上,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麒麟神尊,白幻熹曜灵尊复原时是定

然会把你和诀衣再吸入异度,还是只要吸入两个人便可?”

帝和抬头看向树上的幻姬,“你何意?”

“倘若只需要两人,你和诀衣谁都不用不再回去。”

帝和当即否定了幻姬的猜想,“你若想说,你和千离去,死了这份心。我可不会把有趣的异度世界让给你们玩。”

他们想还万年前的恩情,可以。等他们的孩子长大了再说,宫里三只小东西还是小不点大,他们夫妻就别冒这个险了,千离再是传奇再能打架,异度里面的世界没人比他熟悉,何况心中有了牵挂,就不能敞开了手脚杀将个痛快。

“麒麟神尊。”

“幻姬,你的心意我领了,可白幻熹曜灵尊复原在何时,我不知晓。到时是把我与猫猫一起吸入,还是只需两人,我亦不知。当日祭天,你我皆没想到我会活着,既有一命在天地间,当日就算不得是为你做了什么,而我为天下苍生做的事,你莫要忘了,我可是佛陀天的大神尊。”帝和惬然轻快的笑了,“就许你的夫君为天下安定羽化渡劫,不许我舍身取义为天地么?”

幻姬被帝和的话问住了,“我……”

“你不需要背负歉意,更不要觉得亏欠我。你是天外天的,我是三十三重天的神,你不封天,我亦有祭天或者羽化的一日,不过恰巧事情发生在那日,与你毫无干系。”

说完,帝和看着千离,笑道,“你家这口子的脑子还是这么不好使,你怎么当人家夫君的。”

“我们有女儿。”

帝和:“……”

星华:“……”

飘萝:“……”

什么鬼?!

帝和甩开百色扇,一道淡金色的光芒浮现他的面前,三坛美酒乍现,一坛飞到千离的面前,一坛飞到星华的手边。

帝和提着酒坛,洒脱仰头一笑,“来,莫问前路几何,但求今夜无醉不归。”

飘萝脱下一只鞋子扔到帝和身上,“我们的呢!”歧视女人也太明目张胆了。

“哈哈……”帝和大笑,“千离肯定不愿他家的小幻姬喝酒,至于你嘛,我怕你喝了就在我们面前表演活chun宫,我也是为你好。”

话音落下,星华和千离同时把自己手里的酒坛子送到了各自的媳妇儿面前。

“阿萝,来,喝。”

“语儿,很香,你喝喝看。”

帝和:“……”

帝和看看左边的,再看看右边的,这两只平时在宫里难道被各家的媳妇儿给饿得没吃饱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