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九章 鸳鸯剑砸场子

此时正值烈日当空,可最后一幕的拍摄却正好要的就是这样的环境,所有的工作人员和演员只好汗流浃背的继续拍摄,饭馆王紫和南阙,即便站在烈日下,穿着繁琐的古装,却仍旧是一身清凉。

度假村的接待处外面是个巨大的广场,广场中央是一个很古典的喷泉,呈现一个蛋糕一样的形状,共有四层,周围更是一遭铺着洁白大理石的光滑浅水,人站进去水面刚刚没过脚面,喷泉开启的时候四周美轮美奂的景色让人心旷神怡。

而这一幕参与的演员将尽四百人,所有人载歌载舞,那中央的喷泉台子上一层一层的站满了人,女子手拿花灯,男子推推搡搡,似乎害羞又似乎期待的接近自己的心仪的女子,跳舞有之,戏水有之。

虽然所有的分工都是事先彩排过的,但是真的开拍的时候,还是因为不协调而cut了很多次,而让陈导微微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虽然前两幕顺利的过了,但是现在众人都在这盛大的庆祝中载歌载舞,王紫和南阙若还要用之前的感觉拍,肯定是不行了。

陈导下意识的向简修文看去,刚才的办法都是他想的,现在还有没有招了?不过这一幕要改的话不太可能了,毕竟这一幕所有人都准备了好久,而且若是还平铺直叙下去,这宣传片也会显得单调,现在必须有一个点睛的地方。

“不会跳舞吗?”简修文收到了陈导的求救信号,但是并没有当回事,只是径自走向王紫,问道。

“不会。”王紫摇头,从来没跳过,她之前也说了不跳的。

“……会舞剑吗?”

简修文点头,并没有失望,本来也只是确定一下,也果真没打算为难王紫,忽然走向了喷泉边上,从一个巨大的石砌的花瓶中抽出一把竹剑,也不算是剑,只是削成了剑的形状,插在花瓶之中观赏,简修文举了举手中的剑,又问王紫。

“会。”

王紫看了看简修文,却并没有在他面上看出什么别的意思,在华夏一般人怎么可能想到问一个女子会不会舞剑?简修文、到底在想什么?或者他到底知道什么?

不过此时王紫并未追究,只是舞一场剑而已,若是能尽快结束此间事情,也不是什么不能做的,便接过了那剑。

“她她她、她要舞剑?”

陈导不可思议的问道,简修文怎么会想到这样的办法?他怎么会培养出这样的艺人?舞剑?!陈导看了看已经布置好的所有场景,想象着王紫这一出的合理性,经他一考虑、似乎、似乎也是可以的啊。

“好那这样吧!你先把那竹剑放回去,那边的女演员注意,到时候你们将女主角推出来,演绎的就是女主角本来不想表演,但奈何大家热情和气氛的渲染,就即兴选区了竹剑来舞好吧?你们快速体会一下!”

陈导手指放在鼻子上沉思了片刻,拿起了喇叭喊道,让众人马上安排好。

南阙站在一群那演员中间,一身白衣和高雅的气质让他看起来很是出众,当开始拍摄的时候,清脆悠扬的古筝音乐响起,先是众人一翻齐刷刷的表演之后,一群女子说笑的将王紫推了出来。

众人散去,只留下王紫一个人站在千千的水池中央,四周还有细细的喷泉散落,偶尔溅起的水滴打湿了王紫绿色的裙摆,王紫望着水中的脚面顿了一会儿,似乎有些不适应这样众星捧月的感觉,看着一群男女在周围手拉手跳着舞,满面笑容的鼓励她,忽然回身抽出一把竹剑。

翠绿的竹剑在手,在王紫拿起剑的那一刻,她周身的气息就好像都变了,变的神秘,也变的耀眼!在那长剑挥出的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牢牢的锁定在王紫身上!

本是演戏,可在完全没有动作指导的情况下,能把剑舞的如此美,当真是见所未见,况且华夏对富有悠久历史的武术总有着狂热的崇拜和仰望,因此在看到王紫舞剑时,所有人的惊艳都是发自内心的!

王紫脚尖回旋,衣袂飞舞,水花四溅,一如室外精灵,让人看着如痴如醉,正当此时,却见一个男子忽然加入,手中也握着一把竹剑,众人方才沉浸在王紫的剑舞中,并未看到南阙是怎么忽然加进去的,可意外的是,王紫只稍稍停顿,然后两人竟然动作齐齐,似是演练过无数次一般,每一招都紧紧跟随,颇有些如胶似漆的意味!

正在两人舞的剑疾,却听一声低沉的箫声横贯而入,和着本来就有的清脆古筝,更多几分悠扬而古朴的味道,周围的背景好像都虚化了,只剩下水池中那两个配合的天衣无缝的身影,还有仿佛将人带进了带进了另一个世界的琴箫之声。

陈导惊讶的看着不远处吹着箫的简修文,此时简修文身上多了几分让人难以置信的干净和澄澈,如此单纯的箫声,很难让人联想到吹箫的人会是那个在风月场潇洒二十余年,又在事业上雷利果断的简修文!

别说陈导了,一直在旁边打哈欠的叶云波也没想到啊,无意间瞥到那空灵的箫声是简修文吹的,吓的瞌睡虫立马四散飞走了,他跟着简修文混了二十几年,可从来不知道简修文还会这个啊!揉了揉眼睛,可事实证明这不是他白日做梦,而是真的!

简修文今天破天荒的跟着这个剧组大半天,全程盯着,对王紫的态度也让他大跌眼镜,本来只当时简修文一时间见了美女开小灶了,可这连番的惊讶也看着不是那么回事啊!这也太稀罕了吧!

难道简修文时过三十年后,忽然觉得往年光阴虚度,如今事业有成,风月不再,想要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而那个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的人正好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那个王紫咯?

箫声时缓时急,王紫忽如间水袖甩将开来,衣袖舞动,水花飘飞,似有细雨纷纷落下,又似有无数花瓣凌空飞舞,飘摇曳曳,一瓣瓣,牵着一缕缕的沉香……

翠竹摇曳,绿衣翩跹,白衣缠绵,简修文竖萧悠悠,轻风带起碎发拂动,眼神落在水池中相随相伴的两人身上,如此看去真如上天配对,人间鸳鸯。

简修文吹奏中忽然嘴角轻闽,流露出不甚明显的笑意,尖削的下巴显的凌厉中略带阴柔。

好一个鸳鸯剑,好一首惊鸿曲!

待王紫和南阙双剑齐指,二人背靠背停下所有的招式,陈导略带激动的喊了cut,四周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王上,你是专门选了鸳鸯剑邀我一起舞吗?南阙真是受宠若惊呢!”

南阙收回剑笑道,很是开心,这一幕宣传拍摄算是结束了,但是真有些意犹未尽呢,最起码在这个戏里,他和王紫饰演的是一对一见钟情的男女,而且无论他说什么或者做什么,都有足够充分的理由,不过、可惜了没有吻戏什么的……

“要是知道你也会,我就不选这个了。”

王紫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被南阙荼毒的次数多了,不由得去打击他,不然实在看不下去他得瑟的样子,方才要舞剑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鸳鸯剑,她所会的剑术大多都是杀招,简单直接,可要作为拍摄的用途显然是不行的。

鸳鸯剑是两人配合的剑法,但也是最具美感的剑法,因此才选,只是没想到南阙也会而已。

“王上说这个可真是伤臣的心啊,你都不觉得我们两人的鸳鸯剑游龙戏凤、行云流水吗?如若不是心意相通,怎么能配合的如此天衣无缝?”

南阙跟在王紫身后把那竹剑放回了原处,此时一众演员犹犹豫豫的想上来搭讪,但是被王紫和南阙两人目不斜视的态度给吓的却步了,看南阙只对王紫一个人笑的灿烂的样子,众人不由得想,莫非这两人并非戏中的情侣,现实中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南阙……”王紫却忽然停下脚步,转头唤道。

“嗯?”

南阙挑眉,怎么忽然感觉不对劲?而且他好像看到王紫眼中带着笑意?他家王上在对他笑?而王紫忽然把手放在了南阙的脖颈处往,带着微凉的触碰,南阙意识中有些呆,就那么微微一秒不到的愣神,王紫的手指轻轻一点,南阙再想出声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声音被王紫封印了。

眼看着王紫转身接着走,南阙摸了摸脖子上被王紫碰过的地方,桃花眼中尽是笑意,反正不恼,不说话就不说话,快走两步跟上了王紫。

而那边的陈导在刚刚把机子收起来的时候,回过神来一看,却见王紫和南阙都不在了,连简修文也不知道去哪里了,陈导一愣,心想估计想跟南阙合作的事情是不可能了,只好作罢,期待着宣传片的最终成型。

话说王紫和南阙直接返回了来时的房间,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简修文和叶云波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等着他们俩,王紫和南阙上前坐下,事情虽结束了,总要说妥了,再无纠缠才好。

“按照事先的约定,我们两清了,接下来就没我们什么事了,还有,希望贵公司不要向外界透露我们二人的信息。”王紫首先说道,虽然她的信息简修文估计也不知道多少,但总要说了才放心的。

“好,这个你可以放心……这是你们二人的酬劳,宣传片与那日的事情一码归一码,该给我还是会给,密码就是卡号。”简修文看了看王紫说道,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卡房子茶几上推给王紫。

“谢谢。”王紫看着那卡,只犹豫了一秒就收了下来,她似乎没有理由拒绝,再说了简修文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收反而不合适。

“我的助理会送你们回去,希望有再见的机会。”

简修文接着说道,王紫微微诧异,简修文做事的风格爽快的让人意外,不过既然人家已经说了相当于再见的话,她也没必要再待下去,便起身告辞了。

而被点名的助理叶云波,心里直怨念,为什么还是他送?司机是摆设吗?五天五夜几乎不眠不休,真的不打算放他一马吗恶魔总裁!

“这宣传片一定会大火,你们两个不混演艺圈真是太可惜了。”

路上,叶云波看着后座两人说道,明明简修文是对王紫有很大兴趣的,但是没想到真就这么让他们俩离开了,叶云波想不通,也懒得想了,反正简修文的脑回路一向是他所理解不了的。

王紫靠着后座闭目养神,没有回话,南阙是说不出来,反正都没理叶云波,叶云波奇怪的看了看王紫和南阙,干嘛都这么高冷啊?只好悻悻的转正了身体,也闭目养神起来,反正他是真困。

直到把王紫和南阙送到酒店,叶云波才带着司机功成身退。

“你回来了?”王紫刚进门就看到青龙坐在沙发上,前两天派青龙去找九幽,今天就回来了,速度挺快的啊。

“当然,由我亲自去当然要快。”青龙似乎知道王紫在想什么,笑着说道。

“嗷呜甜心!”天心见王紫回来,正在床上坐着玩,开心的叫了一声就去求抱抱,却被穷奇拉着脚踝拽回去了。

“穷奇你这个大坏蛋!”天心愤怒极了,为什么老欺负他!要不是担心甜心责怪,他一定会痛打这个大坏蛋的!

“你这么重,还是不要总往我的主人身上扑的好。”穷奇却不在意天心叫他大坏蛋,反正他也确实不是好人,随即把床上那一堆拼图推给天心,让他接着玩。

“你不也经常往甜心身上扑!你才重!”天心却不甘心的反驳,才不上穷奇的当,连这几天很是沉迷的拼图游戏也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了,穷奇明明就是欺负他,别意味他看不出来!

“噗哈哈……”天心的话刚说完,青龙忽然喷笑出口,南阙也捂着嘴笑,穷奇则是挑眉,王紫郁闷的躺枪,几人的表情变的很湿微妙。

“你还是小孩子,等你什么时候长大了,再考虑跟我抢人吧。”穷奇老神在在的说道,不过心里却仔细想了想,他什么时候扑王紫被天心看到了?好像没有吧?

“我不是小孩子!我明明很厉害的,那是我不想跟你计较!”

天心顿时有些炸毛,他最讨厌别人说他是小孩子了,他明明有着很久远的记忆,小的只是他的身体而已!身体长的慢他已经很郁闷了,穷奇却老是拿这个取消他,太过分了!

“只有小孩子才会让人抱。”

穷奇看了看某人拼了三分之一的拼图,那上面明晃晃的卡通图案,这个残忍的现实天心难道看不出来吗?明明他记忆中天心是很聪明的物种,看来历史也并非绝对啊,不过傻一点也好,这样好控制嘛。

“……是这样吗?”

天心一愣,本来怒气冲冲的样子,忽然被穷奇理直气壮的证据顶了回去,难过的想,可越想越觉得在理,好像的确只有小孩子才能让大人抱。

“嗯。”穷奇认真的点头。

“那……”

我以后都不能让甜心抱了吗?天心怨念的看着王紫,他真的只能等长大之后抱甜心,而不能让甜心抱吗?可问题是他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呵呵……”

青龙闷笑,看着已经被穷奇的歪理拐带了天心,只能在心里默默的为天心默哀,情敌也要从小抓起,现在这么多人,少一个是一个嘛,反正在天心长大并且心智成熟之前,他无需操心太多啊。

“那我就努力长大,你别高兴的太早,我是不一样的,我成长会很快的!”

天心忽然盯着穷奇放狠话,可是那可爱的小脸上故意作出凶神恶煞的表情,实在没有丝毫威慑力,反而搞笑的很,不过穷奇很给面子的没有笑,拿了一块拼图按在已经拼了三分之一的样图上。

“谁让你动的拼图了?那块不应该放在那!”

天心顿时推开了穷奇的手,瞬间忘了一秒钟前自己还信誓旦旦的说会很快成长的事情,拆下那块拼图瞪了穷奇一眼,然后放在了另一个地方,下一秒钟就完全沉浸在了拼图的世界里。

虽然玩拼图是因为穷奇说这个是证明智商的绝佳游戏,但某人喜欢也是不可否认的,于是天心根本没意识到,沉浸在高智商游戏中的他成长的旅程是多么的艰辛,有那么多处心积虑、不遗余力的设置障碍的怪蜀黍,他能健康成长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青龙,你拿到军火了?”王紫无语的收回视线,跟青龙谈论正事。

“嗯。”青龙点头。

“九幽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过来?”王紫又问。

“没有,但应该会很快了,小主人,这么近的距离,你分分钟就可以过去看他。”

青龙道,心想他不在的时候王紫会不会也这么想他?不过这事情不能较真,不然有的气了,毕竟王紫的夫君很多,虎视眈眈的人更多,就比如……那只自以为隐藏的很好的南妖孽。

“不了,还是先做这里的事情吧,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我们今晚就去捡个场子。”王紫轻轻摇头,也只是顺便问问,该做的事情不能耽搁。

“也好,今晚就去。”青龙点头。

……

夜幕降临,凡间界的夜格外繁华,白天和黑夜像是两张完全不一样的脸,白天忙碌而困倦,晚上诱惑而疯狂,这个城市也生活着一群人、夜行的人,只有在晚上,才会出没。

东郊红灯区,京都最黑暗的角落,是华夏的法律和道德照耀不到的地方,帮派林立,是京都最混乱、最血腥、也最肮脏的地方,没有之一。

这个地方没人带路还真的找不到,位于一片烂尾的别墅区,占地面积很大,白天荒芜,夜晚却是彻夜灯火通明,王紫几人早在前几天就锁定了这片地方,一个是因为这里的帮派更迭很平凡,帮派之间稍微擦枪火都会引发一场血腥的争夺。

二是因为这里并没有驻扎着华夏数得上号的龙头帮派,他们已经不屑于争抢这一片混乱不堪的地方,放任一些小帮派的存在也是必要的,而王紫打的主意是不必一开始就向最大的帮派动手,大帮派内利益错综复杂,就算打下来也很难接手,不如一开始就稳扎稳打。

王紫一行人开着越野车,沿着不甚平坦的土路一直开到东郊,那片红灯与隐藏在一片树林之后,等王紫开着车到了地方的时候,立刻引来街道上那男女女的注视。

眼前是一条灯红酒绿的街道,各色招牌凌乱的悬挂着,简陋的玻璃橱窗里到处都是性感的女郎跳着露骨的舞,勾引着来课,街道上半裸着上身的男人随处可见,带着满满的刺青随处乱晃,就在街道上激情的男女也随处可见。

青龙把车停稳,关掉了车灯,打开车门走了出去,明里暗里的眼神紧随着青龙而动,青龙开了后车门,迎王紫下来,其他人也一一下车,穷奇、南阙、西武、青山。

一群人渐渐从四周围了上来,身上带着不善的气息,渐渐有人吹起了口哨,看着这白白嫩嫩的几人,颇觉好笑,红灯区今天来了肥羊了吗?有人走上来提了提那辆越野,搞来的话,似乎不错啊。

“哼,哥儿几个这是认错门儿了吧?要来这地盘,买路钱可是很贵的哦。”一个满身刺青的男人踢了踢越野车的轮胎,看着五大三粗,挺吓人的样子。

“是吗?那这买路钱怎么算?”青龙的很淡定的笑了笑,竟然还配合着问道。

“这买路钱嘛……男人要命,女人要身体。”

那男人从背后摸出一把尺长的钢刀,拿在手里掂量,看向唯一的女人、王紫,猥琐的笑了笑,红灯区可没出现过这么嫩的妞儿,这刚来就碰上了他,也是他运气好,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进去便宜了别人!

“哈哈哈……虎哥,那小妞儿等你玩儿完了给弟兄们都过过瘾啊!从来没碰过这么嫩的妞儿!”那男人刚说完就听到众人猥琐的起哄声,似乎这所谓的虎哥在他们之中还是有些威望的。

“都他妈给老子闭嘴,你们就等着吧,老子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玩儿……”

那男人大笑着说道,可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手捂着脖子‘砰’的仰头砸在了地上,众人大惊,却见那虎哥全身的肌肉紧绷着,脖子上的血跟开了喷泉一样使劲儿的往出喷,而那虎哥只不敢相信的看着青龙,他根本你不知道自己的刀是什么时候去了青龙手里的,也不知道那口刀是怎么砍在他动脉上的!

众人只看着那虎哥一瞬间流了满地的血,还有渐渐僵硬的身体,红灯区这地方见血是常事,但并不代表着这些人不怕死,相反,他们怕的很,见到一出手就拿走一条人命的青龙,众人瞬间害怕了,这根本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而是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众人渐渐后退,却只觉眼前人影一闪,几声短促的尖叫,众人惊悚的看去,只见又是死人以同样的方式死去,捂着血流不止的脖子,连跑都没反应过来,或许自己是怎么死都没反应过来。

西武和青山站定,众人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刚才动手的是这两人,而死的死的四人正是方才起哄的人,众人腿都有些颤抖了,这根本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人!

青龙、西武、青山分明可以用杀人不见血的方式杀死那几个人,却偏偏用了最血腥的办法,非要让那四人鲜血流干而死,那血腥的红色让人看着都发抖,这是震慑,也是杀鸡儆猴。

“买路钱是人命,不知道这五个够不够?”

青龙眼神扫过众人,众人却只害怕的哆嗦,生怕青龙下一个瞄上的是他,而听到青龙这样的文化后,所有人都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口中恭敬的说着够了够了,脚步跟着快速的后退,再不走真怕就那么悄声无息的送命。

“走吧。”

王紫说了一声,青龙收回视线,几人走近了那条糜烂的街道,身后的众人鸟兽状奔逃,只留下五具尸体,再也没人敢靠近那辆越野车。

走在灯红酒绿的街上,一路上都顶着各色探究的视线,许多站在角落里吞云吐雾的人,肆无忌惮的看着这几个外来客,但都没有擅自动手,都看着他们要干什么,这里不乏各个帮派的人盯梢,王紫几人能顺利的进来,说明已经过了外面那一关,也就说明这些人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

直到停在了一个叫做‘赤鬼’的酒吧门口,才走了进去,好像就是冲着这个店来的一样,酒吧的灯光很暗,里面的味道并不好,嘈杂的声音,中间的舞池里有二十几个男女跳着很露骨的热舞,酒吧昏暗的地方更是*。

王紫几人的出现顿时引来了很多人的视线,看着王紫和那五个男子目不斜视的坐在了吧台边上。

“几位要点什么?”调酒师是个光着膀子的壮汉,但是看他的调酒的动作却灵活的很,几人随便点了几杯酒,但也没喝。

“几位不像是来这儿找乐子的啊。”啊调酒师说道,眼神有些犀利的大量面前坐着的几人,根本不是来玩的,点了酒也不喝,也看不出是来砸场子的,这才出口问试探。

“如何不像?”青龙反问。

“几位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几位要干什么心里自然比我清楚,不过我得提醒你们,别动什么歪心思,如果你们还想活着走出去的话。”

那调酒师说道,不慌不忙的擦着酒杯,青龙笑了笑没有说话,眼神在四周黑暗的角落里看了一遭。

正在这时,却见舞池里忽然走出来两个女人,穿着连屁股都遮不住的热裤,还有胸脯呼之欲出的吊带,脸上挂着妖艳的笑,竟然朝王紫几人这里走来。

“帅哥们来玩的吗?一起跳舞吧?”一个女人从几人身后走过,停在边上的南阙身边,上身趴在吧台上,胸前的沟壑一览无余,媚笑着把手放在了南阙的胳膊上,手指还在挑逗的抚摸。

“拿开。”南阙看着那只让他恶心的手,冷冷的说道。

“帅哥你说什么呢?你忍心……”

那女人撒娇的说道,身体也往前蹭了蹭,南阙却忽然一拂手,打断了那女人的话,也不见他如何用力,可那女人却踩着高跟鞋猛的退后好几步摔在了地上,口中还喷出一口鲜血。

这要叫鄙人看见了,准以为这是演的,怎么可能这么夸张呢?就连那女人自己都惊恐,南阙只是好像什么都没做就让她现在五脏六腑翻江倒海的疼!

另一个女人见到她的遭遇,本来也是前来勾引人的,顿时不敢了,擦杯子的调酒师动作一顿,怒目看着南阙,他刚刚说了不要动歪心思,南阙就作出了打他脸的事情,舞池里的气氛都好像僵硬起来,显然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

却见黑暗中忽然走出几人,舞池的震耳的音乐也忽然停下,前后对比之下此时的环境安静的让人紧张,而再看黑暗中走出来的人,一个穿着花衬衫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嘴里叼着一根雪茄,身后还跟着两人,身份似乎也不低的样子,因为舞池的人都在让路。

“大哥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地上那女人哭着抱住那中年男子,委屈的喊道,拿着胸前的柔软去蹭那中年男子。

“你个婊子,要是你不那么饥渴,也不会给老子惹这些麻烦,怎么,堂里的弟兄喂不饱你吗?街上可有数不清的壮汉等着吃白食,干脆把你这婊子扔出去成全你得了。”

那中年男子停下,深处厚厚的手掌抓了一把那对胸脯,还狠狠的拧了一下,那女人疼的眼泪都渗出来了,可脸上却努力装出媚笑,而接下来那中年男子说的话却让她顿时脸色惨白,把她扔出去?在这条街上,要是没有帮派傍身,在那一群野人堆里,她一夜就得被玩死!

“大哥人家知错了,再也不敢了,人家只想服侍您和堂里的弟兄们,求您不要让把人家扔出去!”

那女人吓的眼泪直流,可面上却硬是媚笑着说道,以往她这样做也不会被怪罪,不知道大哥今天抽什么心情不好,不过她管不了那么多,保命才要紧,顿时忍着疼站起来勾着那中年男子就凑上去亲,在一群人面前使尽浑身解数勾引那人。

而那中年男子站了一会儿,狠狠的在那女人嘴上吸了一口,在身体还没有起变化之前推开那个女人,手里烫红的雪茄忽然按在了那女人胸前,拧了拧才扔掉。

“给老子洗干净等着,你个婊子。”那中年男子说道,那女人明明身体的很多地方都疼的要死,却只是媚笑,看着那中年男子舔了舔嘴唇退在一旁。

“你们是哪条道上的,打听好了门路没有,就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要是活的不耐烦,老子不介意送你们上西天。”那中年男子走到王紫几人面前,刚才就看到这几人了,猜测一定不是善茬,直到南阙动手,才走了出来。

“你就是这里的老大?赤鬼?那你身后的这两位,应该就是老二黑鬼和老三老鬼了?”青龙也站起身来问道。

“呸……还真是打听过门路的,那你该知道我赤鬼堂是干什么的吧,既然你专门跑过来送死,我就成全了你怎么样?”那赤鬼说道,说着从身后掏出一把枪,周围的众人也轻蔑的看着青龙,酒吧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现在这个酒吧里全是赤鬼堂的人。

“这么说,我猜的没错了。”看着那个指着自己的枪,青龙却不慌不忙的说道。

“西武。”王紫坐着,忽然唤了一声。

“是。”西武会意,站了起来,忽然向那赤鬼走去。

“还真有不怕死啊,看来你们不见血不死心啊。”那赤鬼看着西武渐渐走近,嗤笑着说道,枪管往前一送,猛的扣动扳机!

而众人本以为会看到的西武倒下的场景却没有出现,反而是那赤鬼仰头倒在了地上,瞪着眼,嘴巴张开,眉心处一个子弹孔嚣张而显眼。

“大哥!”

众人都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惊慌的喊道,分明刚刚赤鬼是冲着西武开的枪,可为什么子弹却打到了他自己的头上?!众人惊恐的看着西武,西武则是收回手,方才只是用了点灵力,在子弹出膛的一瞬间将子弹弹了回去,子弹打穿枪身射进了赤鬼的脑袋而已。

“你竟然杀我大哥!”

那老鬼和黑鬼先后喊道,同时掏出了枪,对着几人毫不犹豫的开抢,青龙拽出打算下黑手的调酒师挡在身前,那调剂师顿时被达成了筛子眼,而西武和青山冲向了对面,三拳两脚打的老鬼和那黑鬼也奄奄一息。

赤鬼堂的老大已经死了,老二老三也离死不远了,所有人都惊恐的后退,六神无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