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37.1皇上,我就在明明白白地欺君

兰芽回灵济宫,第一道命令,便是吩咐初礼亲自带人将司夜染的所有衣物用品全都封箱,挪进库房。

初礼第一个便受不了,低低问:“公子这是怎么话儿说的?”

“怎么话儿说的?”兰芽眼角冷冷挑起:“如今这灵济宫是本公子做主,司夜染不过是个监丞而已,却放着他的物件儿在这里里外外地碍眼,初礼,你说这是怎么话儿说的?”

初礼被问得一怔,抬眼惊愕望住兰芽。这一番归来的兰公子,又与从前不同了凡。

此时的兰公子白粉敷面,口脂血红,眼角眉梢黛影森然——乍然看去,竟像是从前大人和二爷两人的中和!

总归,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慧黠却善良、平和的兰公子了。

初礼不敢再拦阻,只能跟初义带着手下人去安排。

翌日一早,兰芽便递牌子进宫,要求见皇上謦。

等了不多时,皇帝便宣进。迎出来的是段厚,不是张敏。兰芽随着段厚朝里头走,低低问:“张敏还能有多少时日?”

段厚四下看了看,低低道:“听太医的意思,熬不过今年了。”

兰芽垂首盘算了下,缓缓点头:“那如今乾清宫的事,都是包良主理了?”

段厚低低道:“也不尽然。虽则包良是张敏的徒弟,可是显然皇上对包良并不放心。”

兰芽村了忖:“如今后宫情势已转,皇上再不‘断后’,于是你这名儿的厄运也可跟着一道解了。段厚我只问你,你有没有胆量撑起这个乾清宫来?”

段厚一怔,随即便明白了兰芽的意思:“公子栽培,奴侪有何不敢?!”

兰芽点头而去,在老虎洞外整肃衣袍,准备进殿。

大包子却连忙迎出来,躬身笑道:“公子请走殿门。皇上说了,公子此番归来不是皇上的奴婢,而是我大明朝的钦差呢。”

兰芽便在老虎洞外先恭恭敬敬跪下,朝着御座的方向叩了头,然后才绕到殿门,施礼告进.

皇帝坐在御座,眯眼望着兰芽缓步而进,一点一点看清了她面上的变化。

活脱脱,又是一个司夜染;活脱脱,又是一个小阎王。

皇帝便微微扬起了眉。

见礼寒暄已毕,皇帝轻叹一声:“没想到兰卿竟是一次比一次走得久,草原七个月,而这一趟辽东之行,更是整整走了一年啊。这般看起来,兰卿已全然是个大人了呢。”

兰芽躬身回话:“每一次奉旨远行,都一次比一次更明白圣心托付,明白朝廷重任,于是不敢不尽心尽力。不敢只为早归而有半点遗漏。”

皇帝点头:“只是这回竟是听闻兰卿被建州女真掳走,朕心委实不安。”

兰芽淡淡一笑:“奴侪是跟着他们走了,却哪里是被他们掳走……呵,不瞒皇上,奴侪虽手无缚鸡之力,可是他们想要掳走奴侪,还当真没有这个本事!”

皇帝闻言挑眉:“如此说来,兰卿难道是自愿随他们走的?”

兰芽轻哼一声:“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女真三大部:建州、海西、野人;每个大部族中又分数十小部,彼此既独立又联合;部族内部亦互相争斗……这些内情远非朝廷派几个通事去,便能摸得清楚的。奴侪身负皇恩重任,索性拼得自己这一身罢了,只求有机会深入其间,摸清各部情形。”

皇帝也是微微惊讶:“兰卿竟有如此胆色?”

兰芽起身奉上一张图,皇帝打开,果然龙颜大悦。

该图尽绘辽东关外山川田野,于山中、水上、林下,各自细细密密标注出何部女真居住于该地,物产、交通、人口等等讯息一应俱全。

这些内容自然是大明朝廷从来未曾如此详尽掌握过的。而兰芽之所以能全面掌握这么多,皆是因为这些信息来自四个方面:

首先是建州格格爱兰珠。她对建州自然熟悉得就像自己掌心纹路;

其次是虎子。袁家世代镇守辽东,于辽东经营多年;

再次是李朝。李朝也曾与建州、野人等部征战多年,李朝还曾派兵长途奔袭追缉过女真,所以对女真各部的地势十分了解。

第四,兰芽手上还有东海帮报上的情报。

这四方面的情报都非大明朝廷官方渠道可以得到,于是皇帝一看自是龙心大悦,对于兰芽消失数月,实则是潜行女真各部勘查的事,便已经相信八、九。

兰芽淡淡地捋着袖口,看皇帝面上的神情闪动。

此时她就是当面在与皇帝撒谎,可是她心下没有半点惴惴,不怕什么欺君之罪。

只因为皇帝心思再深,他终究是深居在宫墙之内啊。皇上最最不了解的,恰恰正是他死死握在掌心不肯松手的,这个天下。

而她正是将他想知道的那个“天下”送到他眼前,拼合了他所不了解的辽东这块版图,他心下便只有欢喜,却无法质疑。

皇帝反

反复复将那幅图看过许多遍,终于松手抬起头来:“兰卿,你果然不负朕望!快说说,你想要朕如何封赏于你?”

兰芽轻笑跪倒:“奴侪请皇上的旨意,奴侪走了这么久,想念月月了,请皇上让煮雪与月月随奴侪回灵济宫吧。”

皇帝大笑:“那是自然的!只是,兰卿啊,你怎么可以只要这一点封赏?这可是你九死一生为朕,为朝廷换来的女真各部的实图啊!”

兰芽便想了想,跪倒叩头:“奴侪自己也还是有想要的……只是,奴侪不敢说。”

“说!朕让你说!”皇帝慷慨大笑。

兰芽便静静抬眸:“既然西厂和灵济宫已经事实上都是奴侪在执掌,奴侪便贪心乞求皇上,将从前司夜染的一切,都交给奴侪吧。”

司夜染曾经权倾天下,便不只是灵济宫,他还手握御马监,握着天下的皇庄与皇店;更要紧的是他还手握腾骧四卫的羽林三千户,也就是实际上控制着京师的御林军!

皇帝略作犹豫:“可是若论起这带兵打仗……兰卿,你终归是个女孩儿家。”

兰芽也毫不意外:“奴侪虽然是女孩儿家,可是奴侪手底下自然还有可用的人。不瞒皇上,那追随奴侪多年的腾骧四卫参将虎子,正是袁国忠的公子:袁星野!”

“奴侪也早就悄然给了他许多回机会:东海荡平倭寇,草原与巴图蒙克对战,还有这一回将他带去辽东,都足以证明他统兵有术。更何况,他这几年本就身在腾骧四营,四营的勇士跟他私下里都是过命的兄弟,倒比他们与息风将军的感情更真挚。”

“哦?”皇帝微微挑眉:“这个袁星野真的在潜移默化之中,在腾骧四卫里已然架空了息风?”

兰芽清冷一笑:“便如奴侪在灵济宫和西厂里,潜移默化架空了司夜染,是相同的道理。”

“人在屋檐下,不要紧,只要耐得住,忍得下,便没什么得不着。”

皇帝含笑点头:“好,那朕就依你的意思办。”

兰芽叩头:“谢主隆恩。”

皇帝便吩咐大包子:“包良啊,去将你家月月小姑娘赶紧给抱来?叫兰公子先一解相思之情。”

大包子却讷讷地没去。皇帝一皱眉:“又是怎么了?”

大包子赶紧噗通跪倒:“回万岁,也是不巧。月月小姑娘此时不在自己的殿里,是又去,又去……”

他眼神犹疑,不敢往下说了。

兰芽心下便疑窦陡然而起。皇帝也皱眉:“又去哪儿了?”

大包子赶紧叩头在地:“不敢瞒着皇上和兰公子,月月小姑娘是又去冷宫了!”

兰芽狠狠眯起眼:“她去冷宫做什么?!”.

兰芽拜别皇帝,气冲冲直奔冷宫。

这一路急急奔去,她心中转过了无数个念头。每一个都叫她怒火冲天,又叫她心惊胆寒。

走到冷宫门外,她才顿了脚步,伸手一把捉住大包子的衣领:“是你的主意?!”

大包子想了想,便也转头回望过来,目光宁静:“公子这么说,也不算冤枉了我。我的确是促成了此事。”

兰芽冷笑:“好办法。”

将月月带到冷宫,便自然会见到吉祥的儿子。这宫里本来就没有小孩儿,月月跟吉祥的儿子一定一见如故。虽说两个小孩还都只有两岁左右,还什么都不懂,但是人心天生,倘若在一起玩儿惯了,分开必定想念。

这便无形之中,将她兰公子又与吉祥母子死死地扯在一起了!

【结局卷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