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36.18《美人图》定,任我山

不对,方才不是梦,必定是她来过了!

而她来过,却故意不现身,便只说明一件事——她决定了要独自回京!

司夜染腾地站起身来,朝外一声厉喝:“马来!”

这些年跟随在司夜染身边的四个内侍是:礼、义、忠、信四人。此番为首的初礼留下坐镇灵济宫,追随司夜染来辽东的是初忠、初信。两人睡得迷迷蒙蒙,忙爬起身来为司夜染备好“云开”。

司夜染纵身跃上马背,轻轻拍拍云开的颈子,柔声吩咐:“什么马也跑不过你,云开啊,带我去追你家兰公子。她既来了,我总不能这样就让她孤身一人回京了。凡”

云开也通人气,引颈一声长嘶,纯白身影便跃入月色,宛如一支蘸满月光的白翎箭,骤然疾射向前。

司夜染一人一马飞驰而出,初忠和初信目送大人身影随即不见,两人也是互视一眼,暗暗都叹了口气謦。

转身回院子,却冷不防暗影深处转出一个人影来,两人见了仿佛见了鬼一般,便要惊叫出来!

却被那人抢先,一手捂住一个人的嘴,给死死地都闷在了嘴里.

司夜染策马狂奔,沿着官道一路向南追去。他心意急迫,便不顾一切,可是追出去两个时辰了,竟然没找见一点动静!

他心下陡然一惊,急忙勒住缰绳。云开正跑得兴起,这冷不丁被勒住,便身子高高直立而起,两蹄扬在半空。

司夜染低低嘶吼:“云开,我错了!”

便拨转马头,发了疯一般催促云开,向回奔驰而去!.

他的云开是神驹中的神驹,这天下也极少有马能跑得过云开。更别说是兰芽那样不会骑马的坐的马车了。马车不能跑太快,否则必定翻车,所以岂有云开追不上的?

云开这般奔驰了两个时辰没见一点踪影,便只说明一个问题:他上当了!

他抬想见她,于是他便一心追了下去;也更因为是她,他便心下没曾设防,可是他怎么忘了,她的心机便是他小心设防的时候都未必能防备得住的?

于是现下已然明白,他是上了她的当了!.

追下来时,狂奔了两个时辰;回去的时候狂奔得甚至更加急迫,不过一个半时辰已经奔回了大营。

一人一马全都热汗淋漓,他飞身下马,衣袂如月色掠地的刹那,便已经将手里的缰绳抛给初信。

初忠赶紧上前相迎,目光却有闪烁。

这一来一回三个多时辰,这个夜已经将尽了,天色已然露白。

他盯一眼初忠的神色,便是一眯眼:“她来过了,是不是?”

那声音仿若含着揉碎了的冰雪,寒凉却迫切得叫人心疼。初忠的心便也跟着狠狠儿一抖,噗通便跪下了。

司夜染怔然定住脚步:“……我终是,回来晚了,是不是?”

初忠难受,忍不住红了眼圈儿:“大人刚走,公子就从暗处转了出来。奴婢跟初信两个本想扬声唤大人回来,却被公子一手一个给捂住了嘴。”

司夜染登时丢开马鞭,仰头望天。晨起的风冉冉吹起他衣袂。

是了,是了……这世间也唯有她,能轻易将他骗成这副模样。

他深深吸气:“她留下什么话没有?”

初忠赶紧又叩头:“公子给大人留下一张字条。”

“拿来我看!”司夜染伸脚踢开初忠,便迈步急急入内。

衣袂随风流转,在晨光里仿佛冉冉流云。

赫然桌上,映着红烛,只得双指宽一张字条。

娟丽小楷,一笔一画都牵动他心。

“建州百姓无辜,然董山并不无辜。大人念着小的曾经许下的诺言,左右为难;可是大人却怎会忘了,小的顾念的同样只是建州百姓,却与那将山猫切零碎了的仇人有何不舍!”

看到这里,司夜染心臆登时豁然开朗!

将字条翻转,才又看见一行小字。依旧娟丽清秀,却分明每一笔都停顿数次。那不是笔尖颤抖,那是,她的心在低泣。

司夜染的手边也抖了,一字一字地去看,舍不得一眼都看完。

“小的安然而去,大人勿念。此去京师无论何事,大人都请安守辽东。大人安,小的才能安。”

看罢,司夜染长长吸一口气,下一瞬已是双泪滑落。

将那字条凑在鼻息,狠狠地闻,仿佛还能闻到她手上留下的香气和温度。

她心已定,他明白.

兰芽一路南归,只有虎子一人护送。

到了京师北门外,兰芽便叫虎子回转。

虎子有些红了眼睛:“你这么快就撵我?好歹,你也该让我随你一同进京,看清楚了朝廷情势。”

兰芽轻笑:“爱兰珠一个人照顾着狼月呢,你不回去,又怎么能叫我

放心进京?”

况且辽东随时都可能用兵,袁家十万子弟兵只有他在才调动得动。

虎子也只好点头:“可是你好歹告诉我,你回京之后都打算做什么,我也好心里有底。”他说着蹙了蹙眉,却也还是直言相告:“如我回去撞上大人,他问起,我也有话可回。”

兰芽垂首悄然叹息。虎子此时与司夜染之间,她终于可以尽然放下心来。

这般想来,心下顿时一松,便抬眸微笑:“回京两大案:为你袁家昭雪,还有我岳家。”

虎子便一眯眼:“我袁家倒还罢了,可是你岳家,你又该如何昭雪?难道你要——杀了司夜染不成?!”

兰芽静静抬眸:“我早告诉过你,这几年我所作所为都为一幅《美人图》。如今图景画就,可以做事了。该算的恩怨,早晚躲不过。”

虎子的手便忍不住颤抖:“莫非你为他生下了孩子,已算为他家留下了血脉,所以你便可以取了他的性命了?”

兰芽淡然抬首:“该死的死,该生的生。”

虎子大惊失色,紧紧攥着兰芽的手:“你这样说,你又让我该如何放心地走?”

兰芽展颜,宁静微笑:“虎子,当年咱们在京师南门外初见。那时候咱们还都是孩子,一见面就闹意气,一会儿哭了一会儿笑。而今,咱们得在北门分手……现在咱们都已经不再是孩子,咱们都是成了亲、当了爹娘的大人呢。”

“还记着你当年一路忍辱负重来到京师的目的么?你是为了你袁家沉冤得雪。而我,独自挣扎着一个人活下来,也是为了我爹娘家人不能死不瞑目。”

“而今咱们都长大了,终于有了报仇的能力,终于得到了长大之后的机会。那就不能再放手。”

虎子忍不住心焦得红了眼圈儿:“我袁家的仇倒也好报,我现下只担心你和司夜染!你们俩,难道终究要一场相杀?”

兰芽扬眉而笑:“虎子,你看得明白,这世上的人也都看得明白,皇上更看得明白——这世上唯有我才能杀得了司夜染;也只有是我动手,他才会不做半点反抗,是不是?”

“兰伢子!”虎子又惊又痛,已是落下泪来:“你当真决定要这么做?”

兰芽轻轻拍拍他的手背:“虎子,在我的《美人图》里,你只需回归袁家身份,手握重兵镇守辽东。那便对我是最大的保护,最大的安全。你可明白?”

虎子深吸口气,抹干眼睛:“我懂了,你是叫我去做好我该做好的事,至于大局,你自由沟壑在心。”

兰芽莞尔一笑:“我没说你笨。”

他咬了咬牙:“嗯哼,你只一直说我虎。”

目送虎子飞奔而去,兰芽转身便命车夫径直进城。

安坐车内,她面上平静,目光如水淡然。

是时候了.

回到灵济宫,远远地便瞧见灵济宫门口,红灯亮起。

初礼带着一众宫人,肃立在门口相迎。

远远见了马车,初礼便当先拎袍子小跑上来,跪倒在车辕之下。

兰芽眯眼望着那红灯里跑来的锦袍少年,想起当年也是类似这样一幅场景,她却当着众人的面在宫门前鞭打了他。

彼时初礼在灵济宫也是一人之下,便是藏花对他都客气,却被她使了小性儿给打了。从前她敢那样儿,也无非是知道司夜染就在旁边,别看那人一脸的清冷,却实则纵容着她为所欲为。初礼便也因着他在身畔,不敢有半点的反抗,只能乖顺地承受了下来。

此时想来,从前种种,竟似隔世。

从此这灵济宫的主人,不再是大人,只是她了。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