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四十五章 晨练太极剑,母亲认人

上官雪妍听到他的话,只是少楞了一下就明白了他话里隐藏的另一层意思,他那是怕自己到时候为难吧!所以,打算用他圣王爷的身份,为自己铲平前路上有可能出现的不和谐声音。上官雪妍先是轻微的笑笑:“好,让你处置。”他如此用心自己又怎么能辜负他的心意,哪怕自己知道应该怎么去做。

“好,我会有分寸的。”轩辕玄霄也笑着说,他没想想到妍儿会答应他,他以为她会和以前一样,凡是自己亲自动手,这可不可以说是一种好的改变。

他们彼此看着对方,暖意四溢。他守她、护她、宠她、可以为她做一切事情。她救他、助他、守他,也可以为他做一切事情。他们心意相通,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就能彼此明白。

世间最难得到就是有人懂自己,他们做到了,他们就是彼此的唯一。

上官雪枫看着他们,一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不说话,可是也知道自己不该不识趣的打扰他们。所以他就坐在一边喝茶,顺便看着他们。他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自己是不是也该成家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他出手时,抓个现行,我让天去监视他。”轩辕玄霄先打破沉默,说出自己的意见。

“可以,不过要让天小心一点。”上官雪妍赞同他的话,他们不能一点都得不到消息,虽说那几个假人,自己施了法术,可是也只有他们有人触及到它们的时候,自己才能知道,要不然自己根本不可能知道里面的消息。自己不确定那人现在是不是三叔,还有三叔后面是不是还有什么人。要是还有人,他们的防护应该很严密,就是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所以天的安危自己也要顾及到。

“放心吧,我会告诉他的,天也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了,有经验的,再说他的武功也不错。”轩辕玄霄听后淡然的说。天可是冥楼的第一高手,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让他保护墨儿。

上官雪妍没在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天的武功自己也看的出来,和青龙不相上下,在江湖上也算是顶尖的高手了。

“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头绪,先不想了。雪枫我开了一个药方,你去药庐给爹娘熬药,你亲自去,不要离开。”上官雪妍随手把自己才写的药方给他,让他去熬药。至于为什么不要他离开,她现在不敢保证这府中是干净的。自己回来了,也许就会成为有些人的障碍,他们找不到机会给自己下手,难保不会动自己身边的人,自己还是小心一点。

“我知道了,大姐。”上官雪枫拿着药方出去。

“我要去给娘看病,你先去找墨儿他们吧。”上官雪妍看着离开的弟弟,自己也起身,然后对轩辕玄霄说。

“好。”轩辕玄霄知道这行医救人自己是帮不上什么忙,那还不如去看看儿子他们。

上官雪妍和他一起走出去,不过她直接去了母亲的卧室。母亲您也该醒了,我们都在等您醒来。

上官雪妍走进卧室打发走颂嬷嬷,自己独自给母亲施针。和给父亲驱毒一样她选着了银针,不过这次是扎在母亲头上的,这要更加的小心才是,头上可是有很多重要的的穴位,自己不能分神。上官雪妍还是通过银针输送灵力去治愈母亲的疯癫之症。其实母亲的病已经没什么事了,母亲只所以不醒来,也许是她不愿意醒了。三个孩子的丢失,对母亲的打击太大了,她不愿意清醒的去面对,所以她把自己锁了起来。

“娘,您什么时候愿意醒来都行,我们等您,就像您等我们一样,可是您不要让我们等急了。小阳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小弟,不过您放心我会竟然找回小弟的。但是也要您告诉我小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母亲是最了解自己孩子的,父亲说小弟没什么胎记之类的。我想要不是小弟真的没什么胎记,就是在隐蔽的地方,父亲没注意过。女儿现在也是一个母亲,了解一个母亲的心态,您一定比父亲更加了解小弟,所以娘您要尽快醒来,告诉我,让我尽快找回小弟。要不然小弟流落在外还不知道吃过什么苦呢,我们早找回他一天,他就少受一天的苦。娘,您也不忍心他在外面受苦吧?”上官雪妍坐在母亲的床边轻声的说,她是以一位母亲的角度和自己的母亲说的,她知道母亲在乎的是什么。

上官雪妍叙叙的和自己母亲说着这些年墨儿的过往,调皮的、撒娇的、好学的。她希望可以唤醒母亲。

“小弟是墨儿的小舅舅,要是回来了,墨儿一定愿意和他玩,也一定会照顾好他的。娘,你不要看墨儿年龄不大,那小子鬼点子可多了,我就怕他到时候把小弟带坏了。您不知道在上京的时候,他的堂哥还有皇后娘家的侄子都被他整过,不过奇怪的是那些人被整之后下次还是听他的。他们那是太宠墨儿,要是有个小墨儿一些的舅舅和他一起玩,您说墨儿会不会就收敛一些。”上官雪妍说的时候一直在注意着自己母亲的神态,母亲从吃早饭的时候动一下眼珠就再也没什么反应了。

“颂嬷嬷,你来看着娘亲,我去做晚饭。”上官雪妍起身对刚刚进屋的颂嬷嬷说。

“是,大小姐,这里有老奴看着呢。大小姐,其实做饭的事,您可以交给府中的厨子去做。”颂嬷嬷实在不明白大小姐现在为什么热衷于做饭,这才回来一天都要去做第三顿饭了,那些府中的厨娘都可以做的。

“我多年不在家,现在想尽点心意。还有墨儿他们吃惯了我做的饭菜,不是我做的,他们吃的不开心。没事的,反正我也做习惯了。”上官雪妍解释的说,还有一个原因她没说,只有自己亲自做,她才能用自己的食材。

颂嬷嬷看着上官雪妍离开的背影说:“夫人,小姐变了很多,她现在贵为圣王妃,可是好像没什么架子,和以前一样。不过那份和小时候一样的孝心没变,夫人您快醒来吧,这样您就可以看看小姐了。”颂嬷嬷说完转身去盆架上,打湿手帕,想给夫人擦擦脸,所以她和上官雪妍都错过了,床上之人再次的眼睛眨动。这次的眨动不是早上时的轻微转动,而是好像在思考什么。

“夫人,老奴知道您最爱干净了,老奴给您擦擦,您也清爽一些。”颂嬷嬷拿着锦帕抬起夫人的手给她慢慢的擦拭。

晚饭以后,上官雪妍他们先是和上官博在院子中坐着,看轩辕云墨他们在身边打闹嬉戏,一时之间谷主府中的笑声传出去很远。让很多人都知道原来死气沉沉的谷主府也有了生气,有了欢声笑语。夜深了,大家都分开回房睡觉,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也回了水阁。

夜色很美,是不是也在预示着明天有什么美好的事情发生,他们在睡梦中等待日出。

第二天一早,上官雪妍就起来做早饭,轩辕玄霄依旧早起陪儿子们习武,这都成了他们父子唯一的交流方式了。今天的上官博也起来的很早,他的毒解了,身子也舒服了很多不感觉疲累,就没有那么多的觉要睡了。他一早起来就听见儿子的院子传来兵兵乓乓的声音,这是刀剑相击的声音,府中从来不会出现这种声音。医谷也有人习武,不过都是在武堂那边,再说自己府中这几年人口调零,更加不会有这声音。那现在看来因该是外孙他们在晨练。他抬脚走了过去,他想过去看看。

“舅舅,二弟的这招,我怎么学不会。”轩辕少泉看着正在舞剑的轩辕云墨问上官雪枫。轩辕云墨现在练的的就是上官雪妍教给他的太极剑,从见他第一次舞这剑之后,轩辕少泉也在跟着他学,后来就连轩辕玄霄和上官雪枫都跟着他学。可是他们的进度不一样,看着简单的剑招,他们练出的却不一样。

“这个舅舅也说不好。”上官雪枫讪讪的说,他们几个数他学的最差,怎么好意思去指导轩辕少泉。

“我忘记了舅舅还没学到这一招,那舅舅我教你前面的几招怎么样?”轩辕少泉看着上官雪枫笑着问,这个舅舅就是太好玩了,怪不得二弟喜欢逗他。他觉得自己现在是不是和二弟学坏了,也想逗逗这舅舅。

“前面几招不用你教,我都会了,我今天要学新招式。”上官雪枫拿着自己的剑离开轩辕少泉,走之前还对着他哼了一声。

轩辕少泉看着他的行为,无声的笑着。他又拿起自己的剑研究自己的招式,他就不信他学不会这一招。

上官博到的时候就是看着他们几人一人一把剑在院子中比划着,他看的眼花缭乱的。对于武功他是一点都不懂,也没接触过。他记得他只是见过枫儿练武,那好像是在丫头失踪之后,枫儿闹着要去武堂,自己才会带他去,起初自己弄不明白,后来才想明白,枫儿早就做好了去找丫头的准备。习武也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吧。那孩子这些年也不知道在外面吃了多少苦,自己了解他,他性子单纯,在外面肯定会吃亏的。

“爹,您起来了,是不是我们吵到您了,抱歉了,我们习惯早上练武。”轩辕玄霄发现岳父过来,于是走上前问。他们一路上也是这样的,只要有时间他们都会练上一会儿,不过他们多半选在早上。

“外公,早上好。”

“外公,早。”

“爹。”

其他几人听到轩辕玄霄的话停下手中的动作围过来。

“不是,我睡不着,听见这边有声音就过来瞧瞧。你们刚才练的什么剑,很好看。”上官博摸着外孙的脑袋问,他看不出剑招之间有什么奇妙之处,只是看着他们舞的很好看。

“这是娘亲教的太极剑,说是可以强身健体的。外公,您不要看它慢慢吞吞的,不过用起来也是很厉害的武功。”轩辕云墨抬头看着他说,他还没用过这剑法和人动过手,可是他看过娘亲在他们途中,有一次在他们休息的树林里,只是以剑气就可以震落整个树林的树叶,就知道这武功很厉害。

“你娘亲教的,她难道会武功吗?”上官博有点吃惊的问,丫头会功夫,这怎么可能,是什么时候学的。才十年的时间可以病愈,那可是说是灵狐的神奇带来的。难道灵狐还能让人成为高手吗,如此和以前反差过大的丫头,那她还是不是自己的丫头?

“对呀,娘亲很厉害的,什么都会,而且武功很高的。我会的都是娘亲教的,外公您怎么了?”轩辕云墨说完话抬头看着上官博,发现外公的神情和刚刚有点不一样于是问。

“爹,她就是妍儿,她的肩上有那个独一无二的胎记。”聪明的轩辕玄霄想到了岳父为什么变脸。时隔十年回来的女儿,变化太大了,怎么会不起疑心。他想也没想的就对自己的岳父说,他不想他们父女之间起了隔阂,再说妍儿就是妍儿,这没什么可怀疑的。其实岳父不该对妍儿起疑的,只是一天的时间自己就看的出来妍儿是如何的重视他们,他倒是有点为妍儿抱屈了。

“不,我没有怀疑妍儿,只是想她这些年吃了多少苦。我虽然不懂武功,可是也知道练武需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墨儿说她的武功很高,那就是经过很多磨难才会有此成就的?”上官博怀疑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她要不是丫头就不会担心他们的身体,她要不是丫头就不会记得以前的事。回来的人,那是一定就是他的丫头。让他想不通的是,丫头不是圣王妃吗,玄霄看着也是对她很好,那她怎么会成了武林高手,这中间是不是还有什么他们没有说的,看来自己要找时间问问枫儿了。

“是玄霄莽撞了,请爹见谅,妍儿对我太重要了。”轩辕玄霄弯腰施礼道歉,他为自己的误解向岳父道歉,同时也表明对上官雪妍的看重。

“爹不怪你,反而很高兴,这样我也放心把丫头交给你。”上官博带着笑意说,轩辕玄霄的话,他很满意。其实得知他的身份时,他心中有的不是攀上高枝的喜悦,反而有点担忧,女儿和他身份差别太大。再说皇家是最复杂的地方,向来争斗不断,皇家人也多是薄情之人,他担心自己的丫头会受什么伤害。现在轩辕玄霄竟然可以为了丫头对自己解释,难道没有不赞同自己刚才的神情的意思在里面吗?听完自己的解释之后还给自己道歉,自己不会认为就自己这医谷谷主的身份需要圣王爷屈尊道歉吗,说来说去不还是看见丫头的面子上。看来,他对丫头真好,再说他们之间还有一个聪慧机灵的外孙,那自己也就可以放心了。

“墨儿,过来,你刚刚是说那剑法可以锻炼身体是吧,那你可以教给外公吗?外公也练练,以后也可以多陪墨儿几年。”上官博夺去上官雪枫手里的剑走到院子中间,让外孙教自己太极剑。

上官雪枫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无声叹息,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那不是有一把木剑吗?他无奈的捡起躺在地上的木剑,和他们一起练武。

等上官雪妍从厨房走出来,顺着声音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弟弟的院子,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人手一把剑,竟然在练太极剑。父亲一头白发在众人之间显得很是起眼,父亲跟在墨儿的身后,一招一式的学着那简单的招式。也许父亲是第一次接触武功,哪怕墨儿的动作放的很慢,可是父亲好像还是跟不上节凑。

上官雪妍知道父亲的毒虽然解了,可是身体不会这么快就能恢复的,哪怕自己给他用灵力调整,也不是一天能好的。再说自己也不敢用过多的灵力,父亲的身体可是受不了。所以父亲想要彻底好,还需要一段时日。

“母亲。”独自想自己剑招的轩辕少泉是第一个发现上官雪妍的,于是提着剑,走上前打招呼。

“少泉,哪一招不会,你演示给母亲看看。”上官雪妍低声问,这孩子都快有自己高了,再过几年自己就该是抬着头看着他们兄弟了。

“嗯。”轩辕少泉点头,他知道这是母亲想要指点他,于是拿起剑就舞了起来。

上官雪妍看着轩辕少泉把他会的剑法演示了一遍,经过相处他知道这孩子不错。智力领悟力,都不错,好好教导是个能成材的。虽说他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是自己不会带着偏见去对待他,对于他自己也会和墨儿一样好好教导。不过他起步晚于墨儿,在加上没有墨儿以前的得天独厚的条件,成就自然比不了墨儿。

“少泉,你这不是剑招的问题,你练的时候只是注意到了手上的剑招,忽视了脚下的步伐。所以你才会感觉自己老是练不好,你看母亲的,仔细看我的脚下。”他一出手上官雪妍就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了,这套太极剑那是经过自己改过的,所以在步伐上就会繁琐一些,很容易练错。但是只有手上的剑招,配合脚下的步伐才能更大限度的发挥出它的力量。

上官雪妍拿过他手里的,放慢速度。主要是脚下的动作,分解开给他演示,只是想让他牢记。

上官雪妍的演示也引来了其他人的围观,同样是一套剑法,他们觉得上官雪妍演示的和他们练的大有不同,至少看着比他们的动作要好看多了,于是他们也跟着比划。

今天谷主府中有个很奇怪的现象,府中的主子一个也看不到。往日那是因为主子少,就老爷和夫人。可是从昨天少爷和小姐回来之后,府中的主子突然多了几个,还有孙少爷,一天都很热闹,可是今天早上怎么会这么安静,但是好像从大少爷的院子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难道都在那个院子里。那些下人好奇,可是却不敢靠近。

“爹,等您身体好了,我教您一套拳法,那是可以养生的,也适合您练。墨儿,你们快去换衣服,用早饭了。”上官雪妍给轩辕少泉演示完之后,又指正他不对的地方,等他差不多掌握之后,她就站在一边看着他练。觉得他都掌握了,才会提议他们去吃饭。

上官雪妍扶着自己的父亲出院子。

“好,听墨儿说,丫头现在个高手,吃了不少苦吧?可怜的孩子,是爹没保护好你。”上官博握着自己女儿的手说,这孩子也算是多灾多难了,希望她以后平顺。

“爹,不苦,至少丫头现在有能力保护自己,保护这个家了。”上官雪妍淡淡一笑说。习武哪有不苦的,自己也是花了比别人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空间里时间不知几何,自己年复年一年的学着宸让自己学的那些,自己的成就也是经过时间积累成的。自己也不是一个高智商的人,只是时间比其他人要多很多。

上官雪妍从来不觉得苦,至少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还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看着家人康健,她觉得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了。

“长大了,爹是不担心你了,爹相信玄霄会对你好的,他和其他的皇孙贵胄不一样。”作为医者见过不少也求医的人了,其中不乏其他国的皇室成员,哪一个不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样子。即使有些人表现的谦虚那也是有所求的,这女婿自己看了一天,他和那些人真的不一样,谦逊有礼,对自己不错,都把枫儿该做的事给做了。

“爹,我知道。”上官雪妍知道自己父亲说的是什么意思,自己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以前她也曾迷茫过,怕轩辕玄霄把自己当原来的那个心智不全的人来爱,爱的不是自己。可是等自己恢复记忆之后才感觉自己好傻,无论是那心智不全的还是现在的自己,那都是自己,合二为一的自己才是完完全全的自己。轩辕玄霄爱那心智不全的上官雪妍也就是爱自己,在他那这两者没什么区别,那都是自己。

上官雪妍搀扶这父亲慢走,在去餐厅的路上,她把父亲交给身后的轩辕玄霄他们,她要去接母亲去餐厅。

吃完早饭他们依旧坐在院子里,消食,聊天,中间他们几个孩子在轩辕云墨的提议下要玩什么老鹰捉小鸡。

游戏开始,有上官雪枫当老鹰,轩辕云墨他们几个孩子当小鸡。在母鸡轩辕少泉的带领下,小鸡开始了躲避高大的老鹰。

“快跑呀,老鹰来了。”跟在队伍后面的轩辕云墨高喊,他们就左右跑了起来。

“看你们往哪里跑,我可是天空中的王者,乖乖的等着我吃。”上官雪枫,掐着自己的喉咙说。

“跑呀。”

“快点。”

……

院中很快又充满了笑声。

“枫儿,你慢着点追,他们还下,小心摔着了。”上官博一边看,一边说落自己的儿子。

“爹,您不用担心,墨儿他们都是会功夫的,不会摔倒的。”上官雪妍递给父亲一小块苹果说,他觉得父亲的担心是多余的。

“那也要小心一点,万一要摔着了呢。”上官博接过女儿递给自己的苹果没吃,只是紧张的看着眼前的那些孩子。

上官雪妍知道父亲那是关心则乱,看着轩辕玄霄一眼,也不在说什么了。她知道自己说了父亲也听不进去,他能明白父亲对孩子们的关心,可是他们真的不是易损的娃娃。除了小阳,其他几人他们可是都杀过人的。

轩辕玄霄也只是无奈的笑笑,岳父那是疼孩子们,他也不能说什么。

“这老鹰真笨,快来抓我呀。”轩辕云墨边跑边笑着说,他是在说上官雪枫抓不住他们。

“那是看你们小鸡可怜,让着你们,鹰王来也。”上官雪枫听到自己外甥了的话,大喊一声,很快的扑倒他们面前就差用轻功了。

作为母鸡的轩辕少泉,也快速的跑起来,保护自己身后的鸡仔,当然轩辕云墨他们也要跟着他的步伐才不会被“吃掉”,于是他们也快速奔跑,可是他们忘记了那个不会功夫又是最小的小阳。

“孩子……。”

“小阳……。”

“洛儿……。”

各种不同的紧张声音。

他们玩的正开心的时候,谁也没想到小阳由于他们快速奔跑的惯性带动直接飞了出去。第一个发现的上官雪妍,伸出纱绫接住了他,好在有惊无险。

“爹,等一下,您看那。”上官雪妍只所以是用纱绫接住他,那是因为她在众多紧张的呼唤中,听到了不同的声音。那个声音和其他人声音不同,那是因为那声音有点嘶哑,发音不清晰,就像一个很久不开口的人,突然说话一样。她知道那是母亲的声音,这里也只有母亲才会发出那样的声音。于是她缓慢的把小阳从半空中放下来,阻止父亲上前。因为母亲已经在他们前面跑到了小阳面前,在他身上到处查看,看他是不是摔着了。

“丫头,你娘她……?”上官博顺着女儿的手看到的就是蹲在洛儿身边的夫人,难道到夫人的病好了。

“枫……儿,你没……事吧,疼……不疼……,来……娘看看。”上官夫人扶着小阳嘴里却是叫着上官雪枫的名字。她说话吐字不清晰,还给人一种十分吃力的感觉。可是眼里的关心不是假的,只不过她现在把小阳当做了小时候的上官雪枫。

上官雪妍他们都站在原地,没一个人上前,看着那交谈的两人,他们流下了泪水。

事情的发生了往往是意料不到的,谁也没想到一个突发奇想的游戏,一个小小的意外,竟然刺激的上官夫人,让沉溺在自己过去中的她醒了过来。

“夫人,老天保佑,阿弥陀佛……。”颂嬷嬷留着泪双手合十,默念着什么。

“娘亲,外婆……?”轩辕云墨看着上官雪妍无声的问。

“墨儿,你外婆的病好了。”上官雪妍擦拭一下自己眼角的泪水,笑着摸着自己儿子的脸蛋说。

“真的,太好了。”轩辕云墨站在自己娘亲身边看着外婆,真好。外婆好了,娘亲也不难过了。自己提议玩老鹰捉小鸡,也是想逗娘亲和外公笑一笑。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唤醒了外婆。

“夫人,这不是枫儿,这是……。”上官博走上前,想告诉夫人这是他们的小儿子,可是还没说完,就被自己夫人的眼神吓着了。

“胡说,这就是我的枫儿,老爷,枫儿会来了,你看。枫儿,听娘的话,以后不和他们玩了,这样太危险了。你们是谁呀,我的枫儿不和你们玩了,你们走吧。”上官夫人着急之下,说起话来也不吃力了,竟然可以连贯了。

上官雪枫站在自己母亲的身后,听着母亲一口一个枫儿,他知道母亲是关心他的,可是母亲认错人了,再说自己都二十几岁了。他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哭了,那哄小孩子的语气,自己怎么听着起鸡皮疙瘩。

“夫人,这才是枫儿,你怀里楼的是洛儿老三。夫人,孩子们都回来了,我们都在等你醒来。”上官博先是拉过站的离自己最近的上官雪枫,然后又叫过上官雪妍他们。

“娘我是小妍儿,我回来了。”上官雪妍慢慢蹲在母亲身边轻声说,怕惊吓到了她。

“外婆,我是墨儿,娘亲的儿子。”

“外婆,我是少泉,母亲的儿子。”

“小婿轩辕玄霄见过岳母。”

他们父子三人一一报自己的身份。

上官夫人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些人,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些人她都不认识。

“你们是……?”

“娘……。”

“夫人……。”

“外婆……。”

上官夫人想问他们是谁,但是话才说了个开头,她突然倒地了。

“雪枫,抱娘回房。”上官雪妍看着母亲倒地也和他们一样紧张,但是她知道母亲这是刚清醒,意识还有点混乱,在加上他们的突然出现。在激烈的刺激下才会晕过去的,身体没什么事。

“好。”上官雪枫抱起自己的母亲就往卧室走。

“雯娥,去水阁把安魂香取来一点,就在梳妆台上。”上官雪妍走在最后对雯娥说,那是自己今天才拿出来的香,想晚上给母亲用上,所以还搁在自己哪里。

“是,夫人。”雯娥得到命令就快步离开。

上官雪妍走进房间,看见父亲正在给母亲把脉,她也就站在一边看着。

“不用担心,她没事,一会儿就能醒来。”上官博抬起手说,刚刚夫人突然晕倒还真吓到他了,原来是虚惊一场。

大家知道没事,也就放心了,找地方坐下,安静的等着。

“雯娥,香先拿来给我。”雯娥拿回安魂香,就准备在香炉里点燃,却被上官雪妍叫住了。

雯娥恭敬的递上安魂香,害怕的低着头,王妃的脸色可不好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拿错了。

上官雪妍接过安魂香,脸黑如墨,这香竟然让人动了手脚。动作够快的,看来府中也不安静呀。好狠毒的心思,剧毒之物炼制的毒药,无色无味,真下得了血本,可惜了被自己识破了。上官雪妍好像无意间在香上用手划了一下,就去除了上面的“污染物”。

“点上吧。”上官雪妍把干净的香递给雯娥。

“是,夫人。”

“妍儿怎么了,香有问题?”轩辕玄霄问。

“水阁,进人了。”上官雪妍低声和他说。

轩辕玄霄点头,表示知道了,他也明白水阁进人,代表了什么,他的眼神暗了暗。

他们是私下小声交流,那些注意着上官夫人的人,没发现他们。

“夫人,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大概过了有一炷香想的时间,床边传来上官博的声音。

“老爷,孩子们回来了,我看到他们了。真的,我看到他们了,不只他们还有我们的外孙,两个很乖的外孙。老爷,我真看到他们了,枫儿、洛儿、小妍儿……。”上官夫人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抓住自己夫君的手激动的话说,好像怕上官博不信她的话,她一直在强调。

“夫人,你安静一点,我信,我信,他们都在。”上官博现在多的是开心,夫人是真的醒来了。

“娘。”

“娘。”

上官雪妍和上官雪枫走上前,一人叫了一声。

正在激动不已的上官夫人听见声音,转头看着他们姐弟。眼前这两人和自己记忆中的容貌没多大差别,就是好像高了许多。也不在是那小小的人儿,可是自己知道他们就是自己的孩子。

“小妍儿,枫儿,真是你们回来了。你们去哪里了,娘好想你们……。”上官夫人抱着他们放声大哭,哭她多年的担心,哭自己这些年的疯癫,哭老爷这些年的容易。自己一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可是老爷要独自面对那些伤痛。

“娘,您先别哭了,对身体不好,我和大姐都回来了,对了还有您的外孙,墨儿,少泉还不过来。”上官雪枫觉得自己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让母亲抱着他很不自在,于是转移母亲的视线,叫来外甥了帮自己打掩护。

“外孙,在哪里,过来让外婆看看。”上官夫人还真被自己的儿子转移了注意力。

“外婆。”

“外婆。”

“你们就是,墨儿和少泉吧,你们说的话,外婆都听到了,乖孩子,外婆疼你们。”上官夫人摸着眼前的两个孩子慈爱的说。其实他们昨天说的话,她都听到了,只不过意识还没完全清醒,所以不能回答他们。她没想到她这一病,就病了怎么久。也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小妍儿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她抬头看着站在最后的轩辕玄霄,那就是小妍儿的夫君了,看着不错。

轩辕玄霄感应到岳母的目光,走上前站在上官雪妍身后:“娘,我是玄霄,妍儿的夫君。”

“好,好。对了老三呢?”上官夫人现在才想起没见到自己的小儿子,于是紧张的问。

“夫人,二少爷,在这呢。”颂嬷嬷牵着小阳走上前。

“洛儿。”上官夫人看着眼前这个却却的孩子,只是一眼,她就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小儿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