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08章 旧情旧爱!

五日后,宋妈妈出院,此消息对外完全封锁。

下午,两辆黑色轿车安静的驶入大院内。

陆吉祥站在院子里,看到宋妈妈走下车的时候,她迎了上去。

“妈。”

她唤道,小心的搀扶着宋妈妈。

倒是宋妈妈在看到她的时候,还挺意外的。

“锦丞在家里?”她开了口,有些隐约的期待。

陆吉祥先是一怔,随即微微摇头,有些歉意:“他早上就出去了,应该会在晚饭前回来吧。”

宋妈妈的神色有些落幕。

众人进了屋。

宋妈妈坐在客厅里,脸上没什么表情:“小李,你去把行李收拾好。”

“是。”

秘书听令,立刻随着佣人上了楼。

陆吉祥见状,顿时有些着急:“妈,您要去哪?”

宋妈妈看向她,目光温和:“我想搬出大院。”

“啊!”

陆吉祥惊讶得不行,她连忙凑到宋妈妈的身边,焦急的看着她道:“妈,您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搬出去住啊?还有,爸、爸他知道吗?”

“我给老宋打过电话了,他已经同意了。”宋妈妈微笑起来,她主动的握住陆吉祥的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我,好孩子,别着急,你听我把话说完。其实这些年以来,我的身体一直就不好,这次受伤以后,我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这人呐,永远都有忙不完的事情,与其如此,我倒不如全都放下来,好好地去享受一下自己的生活。”

众所周知,宋妈妈一直就专注于慈善事业,只要是公益,不管多远,哪怕是在贫困潦倒的小山区里面,她都会亲自到场,几十年如一日,这也使得她得到了‘第一夫人’的美称。

可谁又知道,这位‘第一夫人’的家庭,如此的脆弱,宛若薄薄一张纸。

在陆吉祥的记忆中,这个在大院里的家,一直都很冷清,她能够见到宋妈妈的次数,几乎是屈指可数。

有的时候,她都不禁想,一个女人为什么宁愿在外面奔波忙碌也不愿意回家?

是因为失望?还是因为逃避?

一个多小时以后,秘书已经将行李收拾好,宋妈妈到书房里取了一本相册,准备乘车离开。

陆吉祥拽着她的手,不放心的追问:“妈,您就告诉我了吧,您这是要去哪里啊?”

宋妈妈沉默了下。

她答道:“我要去春城。”

陆吉祥一愣,有些微诧:“那么远……”

“远吗?”宋妈妈看着她,浅笑:“坐飞机只需要两个小时,来回都很快的。”

陆吉祥踌躇了一下,开口道:“妈,你再稍等一下,我去给宋锦丞打个电话,让他去送送您,好嘛?”

宋妈妈有些迟疑。

显然,她心动了。

毕竟,宋锦丞可是她唯一的亲骨肉,纵然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僵,可到底是她的牵挂。

“好吧。”

她点了头。

“哎,您等一下。”

陆吉祥说道,连忙跑进客厅里,抄起座机就给宋锦丞打去了电话。

电话里‘嘟’了几声,很快接通。

“吉祥?”

男人沉沉的声音传来。

“你怎么知道是我?”陆吉祥开了口,但不等男人回答,她又继续道:“妈出院了,你知道吗?”

宋锦丞‘嗯’了一声。

陆吉祥并不在意他的冷淡态度,接着说道:“妈要搬出大院,你知道?”

宋锦丞的回答还是一声‘嗯’。

这下,陆吉祥有些不满了。

“你知道妈要去哪吗?春城,她要去春城呀!”

首都在北方,而春城在最南方,从地理位置上来说,真正的天南地北。

宋锦丞无奈的出了声:“她去不了多久的。”

“你怎么知道?”陆吉祥意外。

“爸不会同意。”

“可是,妈说,爸爸他已经同意了呀!”陆吉祥握着电话听筒,一边说着话,一边扭头朝着前边的玄关处看了眼,宋妈妈还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宋锦丞,你在哪里啊?你现在能过来吗?”她问道:“我有些事情,想当面和你说。”

宋锦丞没有急着给出回答。

他沉默了一下,才缓缓出声:“晚上再说吧。”

“可是”

“行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说完,直接掐断了电话。

陆吉祥握着电话,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那个男人,居然就这么挂了。

“吉祥,锦丞他什么时候过来啊?”这时候,宋妈妈的声音传了过来。

陆吉祥将电话放了回去,有些尴尬的转身看向她。

“妈……”

她迟疑着。

宋妈妈几乎瞬间就明白了。

她很失落:“他不来了?”

陆吉祥走了过去,勉强的笑道:“妈,我送您去机场吧。”

宋妈妈没再提刚才的话题,她点了头:“也好。”

两人走出了屋子。

司机已经将行李放到了后备箱里,看到宋妈妈出来以后,绕到车前拉开了门。

宋妈妈和陆吉祥坐入车内。

汽车很快启动出发。

一路来,宋妈妈都没怎么说话,沉默的看着窗外。

陆吉祥犹豫了好久,忍不住的开了口:“妈,您和爸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宋妈妈从窗外收回了视线。

她很平静的望着陆吉祥:“老宋都给你说了?”

“没。”陆吉祥摇头,如实答道:“爸说这是大人的事情,让我别管。”

宋妈妈像是笑了一下。

“老宋挺喜欢你的。”她说道:“我和他这么多年了,虽然不能说是完全了解他,但我知道,他一直就想要个女儿,只可惜,我给他生了个儿子。”

“……”

陆吉祥有些懵,不明白这个话题为什么会扯到了她的身上。

宋妈妈并不在意她的出神,继续说道:“作为妻子,我很失败,我和老宋结婚这么多年以来,我从来就没有给他做过一顿饭,我俩在一起的时间,更是屈指可数。他的工作太忙了,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而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其实现在想想,老宋对我很好。”

说到这里一顿,宋妈妈叹了口气:“而作为母亲,我更加失败,我愧对锦丞,在他小的时候,我就经常不回家,我甚至不记得他的生日是在哪一天。我记得他读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好像是得了个什么奖,他很高兴,捧着奖状来找我和老宋。当时,我们在吵架,我很生气,随手扯过他的奖状就撕成了两半,我永远都记得他当时看我的那种眼神儿,很失望,很恨我!从那时候起,锦丞就在逐渐的发生变化,可惜我一直都没有发现,等我有所察觉的时候,他已经读高中了,丢下一句‘我要搬出去’,拉着他的行李,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这个家。”

“妈……”陆吉祥有些难过。

原来,宋锦丞的小时候,都是这样过来的。

他得了奖,非但得不到自己父母的半句夸奖,就连他的奖状,也被自己的母亲撕得稀巴烂。

作为旁听者,她甚至能够想象到他当时的那种心境,那得有多么的痛苦。

可是,宋妈妈接下来的话,更加令人吃惊。

“我和老宋是政治联姻,当时我的父亲在省里工作,老宋在海城担任市长,他是海城史上最年轻的市长,我们双方的爷爷都是曾经同生共死过的战友,一直都想要撮合我们两个。”宋妈妈苦笑起来:“吉祥,你是无法想象的,在我们的那个年代,一个女人的贞洁,比什么都重要!”

“啊!”陆吉祥听到这里,忍不住惊呼一声。

宋妈妈停了下来。

她奇怪的看着她:“你怎么了?”

陆吉祥皱了皱眉,小心翼翼的道:“妈,我说了您可别生气啊。呃,您的长辈们,该不会是给您和爸下药了吧?”

宋妈妈愣住。

但很快,她笑了起来,摇头道:“这怎么可能?我和老宋之间是心甘情愿的,不过,有些事情是意外。”

陆吉祥屏息着,对于接下来的剧情,表现得非常好奇。

宋妈妈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我以前有个同学,他是转校生,学习很差,老师把他安排成了我的同桌,因为我是班长,可以帮他复习功课。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是个混混,桀骜不驯,经常骑着一辆自行车,到处晃荡骗小女生。”

“哎,等等!”陆吉祥听到这里,忍不住的出声道:“骑个自行车就能招摇撞骗了?”

宋妈妈笑了下,解释道:“在我们那个年代,一个学生能骑着自行车上学,已经非常招眼!”

“噢……”

陆吉祥点头,有些不好意思:“您接着说。”

“我阻止过他几次,中间发成了很多事情,后来,他成了我的初恋。”

乖乖哟,原来宋妈妈的初恋是个街头混混!

“然后呢?然后呢?”陆吉祥追问。

她忽然好激动啊!

“我的父母出现了,他们利用职位权力将人赶走,逼着我和老宋订婚。”宋妈妈的表情始终都很平静,她经历了太多事情,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影响到她的情绪。

提及旧事,她也只是一声轻叹。

“我被逼无奈,只好和老宋订婚,然后有了锦丞,我们奉子成婚!”

听到这里,陆吉祥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那,爸爸是什么反应?”

“老宋?”宋妈妈皱了下眉,她稍微想了想,才说道:“老宋告诉我,他这辈子都没谈过恋爱,他不会爱上任何人,所以不会介意自己的妻子是谁。他很尊重我的选择,哪怕是到了现在,他一直都是如此,他很有涵养,对于丈夫这个角色,他扮演得十分完美。”

这话说得没错!

宋顾的确是个完美的人,结婚三十多年,他虽然身居高职,却从未有过任何绯闻。

可是,诚如他说过的话。

难道是因为没有爱过人,所以才不屑出轨吗?

陆吉祥百思不得其解。

她问出了心中的最后一个疑问:“妈,您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里,要多孝敬老宋,要对锦丞好一点,宋家的男人都不容易。”宋妈妈握住她的手,轻轻的拍着她的手背,慢慢道:“还有,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你能劝劝锦丞,就算是看在我的份上,放过那个人吧!”

嗯,这才是宋妈妈的最终目的!

五天前,就算宋顾将陆吉祥从医院里带走了,她照样能找到机会来劝说陆吉祥。

她所说的故事,不管是真是假,至少,对于陆吉祥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来说,这都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好,我尽量吧。”

陆吉祥点了头。

宋妈妈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终于舒了口气。

“谢谢你,吉祥。”

她淡淡的微笑。

“不客气的,妈。”陆吉祥摇头,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

然而,就在这时。

轿车忽然紧急刹车,轮胎摩擦地面,升起一阵青烟。

陆吉祥和宋妈妈都措不及防,身子齐齐朝前倾去,跌在前座后背上,撞得有些痛。

“前边有车辆逆行!”

司机喊了一声,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辆黑色广田骤然笔直撞来。

‘嘭’的一声,两辆车头相撞,再次让里面的人剧烈颠簸起伏。

陆吉祥的头部重重的撞在旁边车窗栏上,霎时眼前一阵金星晃荡。

广田车停下来以后,车内迅速钻出了四、五个持枪男子。

“夫人小心!”

有人大声叫了一句。

罪犯一字排开,举起手中的枪械,对准轿车前挡风玻璃,‘得得得’的就开始持枪扫射。

“啊!”

陆吉祥尖叫,下意识的拉着宋妈妈趴下身子。

却听宋妈妈说了句:“怕什么?”

陆吉祥震惊的抬头望去,但见着宋妈妈依旧坐得端端正正。

这么霸气?

陆吉祥转头朝前边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挡风玻璃完好无损。

这辆车是防弹的!

如此一来,陆吉才放了心,但她依然不敢起来,额头那里有些痛,她伸手摸了下,满手的湿润。

她心中一颤,将手掌递到眼前一看,鲜红的血液,格外的刺激眼球。

“啊,我流血了!”

说完这话,蓦地晕了过去。

……

陆吉祥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浑身都痛,耳边充斥着噪杂的各种声音,有人在说着她听不懂的话,还有响亮的耳光声。

忽然,她睁开了眼。

“醒了!这女人醒了!”

有人在耳边不停的叫嚷。

陆吉祥皱了皱眉,目光迷茫的看着周围,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烟味儿,令她很不舒服。

很快,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男子走了过来。

他染着极为绚丽的银发,年纪大概也就是在二十五岁左右,很瘦,脖子上还有一个青色的图腾刺青。

“你是谁?”

他用粤语问道。

陆吉祥的脑袋很痛,没反应过来,张了张嘴,却没吐出一个字。

“老大,她听不懂粤语!”旁边有人说了句话。

男子默了下,改用普通话说道:“你是谁?”

陆吉祥摇头,她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很沉,像是被锤子敲过了一样的疼。

“该不会是被撞傻了吧?”

旁边的一个小弟嘀咕道。

男子站起了身,居高临下,双手插兜,眼神儿极为轻蔑的看着陆吉祥:“我叫阿狼。”

说完,转身离开。

陆吉祥重新闭了眼,沉沉的再次睡去。

这一次,她做了个奇怪的梦,她梦到了一个邪佞的男人,一个站在床边久久凝视着他的男人。

他的眼睛很犀利,就像是蛰伏在黑夜里的雄狮。

……

两日后,陆吉祥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被绑架了!

而且,她被运到了港城,本地两大黑帮之一的青龙会,就是整个绑架案的策划者。

但奇怪的是,他们好像绑错了人。

“老大要见你。”

消失了两日的阿狼,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

而此时,陆吉祥正坐在一张床上,仰头看着他。

她已经在这间屋子里被囚禁了整整两日,现在终于到了谈判的时候了?

“你们老大是谁?”

她问道。

阿狼皱了眉,有些戾气冒出:“废话少说,起来!”

陆吉祥无奈,只好站了起来。

她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有些郁闷。

阿狼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率先转身走了出去。

陆吉祥沉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这是一栋花园别墅,她被关在地下室里,当她第一次走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别墅的外面很美,不单有绿色的草坪,还有明亮透彻的室外游泳池。

当然了,如果除去里面那个正在游泳的男人,这里或许是一个很好的度假胜地。

“三爷,人带来了。”

阿狼走到游泳池边,恭敬的出声道。

男人在水中犹如鱼儿顺畅,结实的后背肌肉,随着他游泳的动作,一下一下的贲张着。

陆吉祥偏过了头,将视线落在远处的草坪上。

她听到了一阵水声。

“三爷。”

旁边的女人娇唤一声,捧着浴巾走了过去,

全场寂静。

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她感觉到,有水滴落在自己的脚边。

倏地转过头,陆吉祥很意外的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眸。

“你和阿雅是什么关系?”

男人缓缓的开了口,刀削般的立体五官,声音极为浑厚深沉。

他的年纪有些大,但浑身的力量感很足,结实的肌肉,以及腹部的一条纵横刀疤,令人看起来触目惊心。

陆吉祥没有回答。

倒是旁边的阿狼开了口,他很小心的出声道:“三爷,她听不懂粤语。”

男人点了头。

他重新换成了不大流畅的普通话:“你和阿雅是什么关系?”

陆吉祥咽了下口水。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和宋妈妈有点什么关系。

她在犹豫着。

“不用担心,看在阿雅的份上,我不会对你怎样。”男人继续说着话,他像是笑了一下,深邃的五官,即使经过了岁月的无情刀刻,依然不减英俊。

“她是我的妈妈。”

陆吉祥开了口。

男人惊讶了一下。

“你是她女儿?”说完这话以后,他又皱起眉,斩钉截铁:“不可能,阿雅已经不能再生育,怎么可能还会有女儿?”

他有些隐隐的怒意,认为陆吉祥在欺骗他。

陆吉祥摇头,不急不缓的女解释道:“是儿媳妇。”

男人愣住,随即大笑起来。

陆吉祥不明所以。

“宋顾抢了阿雅,我抢了他的儿媳妇,倒是有趣!有趣!”

他不停点头,视线落在陆吉祥的身上,左右打量着。

陆吉祥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你到底是谁?”

她胆怯的后退了一步,根本就禁不住男人的审视目光。

男人不说话。

陆吉祥咬了咬唇,忽然转身就跑。

她顺着草坪往别墅相反的方向奔跑,她拼足了所有力气,卯着劲儿的跑着。

后面有人追来。

那人在喊站住!

她不听,拼命的往外跑。

可惜,她被大门的守卫人员拦了下来。

“抓住她!”

两个大男人,一左一右的将她架了起来,甚至让她双脚离地。

“放开我!”

陆吉祥大叫。

这时候,阿狼已经追了过来。

他满脸怒气,大步走来,扬手就要朝她脸上招呼。

陆吉祥被吓得闭紧双眼。

然而,意料中的痛,却并没有出现。

她惶惶然的睁开眼,对上了阿狼愤怒的眼。

“你给我小心一点!”

阿狼咬牙切齿,一把扯过她,毫不怜惜的拖着人就往回走。

陆吉祥挣扎着不愿配合。

阿狼没了耐心,直接将人扛到了肩头上。

那个男人已经不在泳池边。

阿狼将她抗进了别墅,这才发现,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前边的电视里正播放着一则新闻。

“……两日前,京都郊区发生恶性持枪劫持案件,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据悉,本次事件并无任何人员伤亡,但从事故发生截止至今,被绑架者家属始终保持沉默。”

“你看,他们连新闻都不敢上。”

男人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身上已经换了套衣服,紫色的衬衣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邪魅,浓密的乌发,冷冽的侧面轮廓,半点都让人想象不到,这个男人的年龄已经接近了五十岁!

“你到底是谁!”陆吉祥出了声。

男人转了头,看着她:“我叫廖易风,你呢,小丫头?”

“廖易风?”

陆吉祥皱眉,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阿狼不悦:“三爷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

廖易风罢手,笑笑道:“无妨,她不是道上的人,可不拘此节。”

他的普通话实在是太差。陆吉祥得很认真的听,才能明白他说的是什么话。

“我叫陆吉祥。”

她答道。

廖易风点头,示意她过来坐下。

陆吉祥走了过去。

她继续道:“你们什么时候放了我?”

“放?”廖易风挑眉,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我的手下拼着性命把你带到这里,你以为,我会放了你?”

陆吉祥沉了脸。

廖易风又道:“来,你给我说说,宋顾对阿雅好吗?”

陆吉祥皱起眉,稍微想了下,这才明白过来,他是在打探宋领导的家事!

想到这里,她不禁开口答道:“你放心,爸爸他对妈妈很好。”

廖易风冷笑:“很好?有多好?阿雅并不爱宋顾。”

陆吉祥真的好想翻白眼。

这个廖易风都这么大把年纪了,居然还相信爱?

她以为,年纪越大的人,就更应该越懂得现实才对!

可是,陆吉祥又何曾明白,男人一旦陷进爱情里面,那将是一生一世的执念!

越得不到,越放不下!

这是亘古以来的不变规律。

“廖叔叔,我想您们之间是有些误会,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您们双方能约出来聊一聊,毕竟这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何必一直揪着不放呢?”她试图劝说廖易风。

可哪料,这个男人居然像看个白痴似的看着她。

“怎么?”陆吉祥眨了眨眼,道:“我说得不对吗?”

廖易风笑了起来,语气嚣张:“我倒是想约,可他宋顾敢来吗?哈哈哈,小丫头,凡事不要想得太简单,我是黑帮头目,他是国家领导,我们是水火不相容,我们都巴不得对方赶紧死掉,怎么可能见面?!”

没得谈了!

陆吉祥很失望。

“那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放了我?”

说来说去,她就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廖易风正欲说话,外面疾步走来一个男人,弯腰在他耳边道:“三爷,陈嘉城亲自带队过来,拿着搜查令,说是有人投诉我们藏毒,想要检查我们的房子。”

来警察了!

陆吉祥心里激动起来。

“好啊,让他们进来搜!”

廖易风淡淡的开了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