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07章 另有隐情!

宋妈妈睁开眼睛的时候,陆吉祥正坐在旁边削苹果,她的动作很笨拙,但看得出来,她很认真很努力。

看到宋妈妈醒来,她连忙放下了手中的苹果和小刀。

“妈,您醒啦!”她凑到床边,满脸欣喜的看着宋妈妈,连连道:“您等一下,我去叫医生。”

“哎!”宋妈妈伸手抓住她。

“怎么了?”陆吉祥脚步顿住,疑惑的回头看向她。

宋妈妈的脸色不大好。

“老宋呢?”她虚弱的开口问道:“他来了吗?”

“爸在隔壁休息。”陆吉祥答道,末了,又问一句:“我去叫爸过来?”

“别了,让他休息吧。”宋妈妈说道,一边示意陆吉祥将她从床上扶坐了起来。

她先是抬手摸了摸自己包着纱布的额头,笑得有些惨淡。

“缝了多少针?”她问道,语气出奇的平静。

陆吉祥皱起眉,看着宋妈妈答道:“总共缝了三针,妈,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宋妈妈摇头。

她的表情有些恍惚:“三针啊,才三针……”

陆吉祥瞪大了眼,不明所以的看着宋妈妈。

“妈,您没事吧?”她担心的问道:“我还是去叫医生来给您看看吧!”

宋妈妈没说话。

陆吉祥最后小心的看她一眼,提步走出了病房外。

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医生们闻讯匆忙赶来,细心的为首长夫人做全面检查,所幸的是,宋妈妈的身体状况一切良好,精神状态也不错!

陆吉祥一直站在外面。

隔壁的宋顾听到动静,开门走了出来。

“爸爸。”

陆吉祥看到宋顾,立刻走了过去,说道:“妈她已经醒过来了,医生们正在给她做检查。”

宋顾点点头。

他没怎么说话,若有所思的看着宋妈妈所在的病房方向。

“爸爸……”陆吉祥迟疑了一下。

宋顾转过头,目光平和的看着她。

“辛苦你了,吉祥。”他笑得很淡,眉眼间的倦色依旧存在。

“不辛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陆吉祥摇了摇头,稍微顿了一下,她又犹豫的说道:“爸爸,我觉得妈她好像有点奇怪……”

“怎么了?”宋顾道。

陆吉祥抿了抿唇,将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末了,她还不忘补充一句:“妈当时的神情很奇怪,好像很伤心的样子,爸爸,妈她不会有什么事吧?”

宋顾拍了拍她的肩,淡道:“别担心,她只是受了点惊吓,过不了多久就会好的。”

“那就好。”

陆吉祥听了这话,不禁舒了口气。

这时候,医生们也陆续走了出来。

副官汇报了首长夫人的身体状况,在得知并无大碍时,宋顾和陆吉祥同时放了心。

宋顾走进病房内,陆吉祥紧跟其后。

宋妈妈正在喝水,身子轻轻地倚靠在床边,脸色泛着白。

“妈!”

陆吉祥率先出了声。

宋妈妈抬起头,目光在对上宋顾的视线时,手腕不禁抖了一下,水杯差点落地。

宋顾一步跨来,直接伸手就接住了宋妈妈手中的水杯。

他浅浅的笑,眼眸极为温和。

“小心点。”他说道。

“嗯。”

宋妈妈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松了手,说道:“不想喝了。”

宋顾没说什么,侧身将水杯放到床头柜上。

他拉了把椅子,随意的坐在床边。

“吃苹果吗?”他问道。

宋妈妈侧过头,没有看他。

“好。”她答道,

宋顾拿起了一颗苹果,沉默的削着果皮。

陆吉祥站在旁边,有些尴尬。

她咋觉得,这对夫妻俩有点奇怪?

呃,怎么说呢?

他们的相处模式很和谐,但感觉就是太平淡了,根本就不甜蜜啊!

打个比方,如果是她受了伤,宋锦丞作为丈夫,肯定要把她抱在怀里哄半天啊!

莫非,老夫老妻都是这样的?

这样一想着,陆吉祥张了嘴,正准备说话,哪料,宋妈妈忽然开了口:“你能饶了他吗?”

宋顾削苹果的动作微顿。

但仅仅半秒,他重新恢复如常,沉默依旧。

宋妈妈很急迫的看着他,继续说道:“老宋,这么多年了,我从来就没有求过你,这一次,我求你饶了他,成吗?”

宋顾将削好的苹果分成两半,递向她。

“吃苹果。”他的表情很平静,就像是无风无浪的海面。

宋妈妈有些心灰意冷的感觉。

她颤抖着手,接过了那半块苹果。

但是,她根本就没有胃口。

宋顾侧身,将另外半块苹果递给了吉祥。

他的声音依旧是温暖的:“来,丫头。”

陆吉祥弯了腰,诚惶诚恐的将苹果接了过来。

“老宋……”

宋妈妈正渴求的望着自己的丈夫。

宋顾从椅子上起了身。

他从桌上抽了一张纸巾,一边慢条斯理的擦着手,一边说道:“这事儿我还未插手,不过,锦丞已经去查了。”

宋妈妈闻言,脸色愈发苍白。

“他去了?”她像是有些不可思议。

宋顾‘嗯’了一声,向来儒雅的脸庞,此刻竟泛起了冷酷的色。

宋妈妈像是有些深受打击的样子。

“妈妈……”陆吉祥担忧的唤了一声。

宋妈妈像是做出了一个慎重的决定,她倏地抬头看向宋顾,语气坚决:“老宋,就这一次,就饶他这一次,好不好?”

宋顾将纸巾扔进垃圾桶里。

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彻底冷下,那双与宋锦丞极为相似的眸,深邃幽黑。

“小雅,你还没忘了他!”

这句话是肯定句。

宋妈妈浑身发颤,张了张嘴,却什么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当初是我……当初是我……”

她的嘴里在不停的反复呢喃着这句话。

陆吉祥被眼前这一幕吓得是目瞪口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行了,你先好好休息,这件事情我会斟酌。”宋顾叹了口气,最后看了眼宋妈妈,准备离开。

“不行!”

宋妈妈忽然开口,她徒然拔高声音道:“你必须饶了他,就一次!就这一次!”

宋顾脚步顿住。

须臾,他猛地转过身。

他目光如炬,声音亦如寒霜:“蒋娴雅,不要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宋妈妈张着嘴,愣愣的看着他。

宋顾转身离开。

然而,临至门口,他又忽然唤道:“吉祥!”

“哎!”

陆吉祥回过神,连忙走向宋顾:“爸,有事您吩咐!”

“跟我走!”

宋顾说完这句话,启步离开。

说真的,陆吉祥有些迟疑,她很担心宋妈妈。

“你走吧。”

这时,宋妈妈的声音传了过来,她像是瞬间苍老了许多,平日里的优雅形象,荡然无存。

此时此刻,病床上躺着的,只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可怜女人。

“那您怎么办?谁照顾您?”陆吉祥问出心中担忧。

“我有秘书,他们会照顾好我的。”宋妈妈说道,她抬眸看了眼陆吉祥,勉强扯了下嘴角:“去吧,老宋是为了你好,如果你留下来,你会很为难的。”

咦,她为什么会为难?

陆吉祥还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江军已经走了过来,恭敬的说道:“少夫人,首长催您过去。”

“噢噢!”

陆吉祥点头,最后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宋妈妈,起步离开。

宋妈妈看着她离去,疲惫的闭了眼。

如果宋顾不把这个孩子叫走,她肯定会让她去帮忙求锦丞的。

……

另一边,陆吉祥已经赶到了宋顾的身边。

他笔挺的站在电梯跟前,脸色深沉,薄唇紧抿。

这样的宋顾,是她第一次见到。

“爸爸。”

陆吉祥小心翼翼的出了声,心跳得有些快:“您没事吧?”

宋顾没反应。

此时,电梯门已经打开。

他率先迈步走了进去,陆吉祥闭了嘴,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

到了一层,大批警卫员正守在外面,而在大厅的外面,媒体记者们依旧不肯离去,个个都在翘首以盼,谁都希望能在第一时间内挖掘到最高价值的新闻。

眼尖的记者,透过落地窗,看到了大厅里的动静。

一人动,全员涌动。

所有人都挤到了窗外,跟着里面的人在移动。

警卫员以身体挡住了外面的所有窥视目光和镜头,一路护送宋顾上车。

陆吉祥则是被宋顾护着,她体型娇小,对于军人出身的宋顾而言,轻而易举。

很快,两人钻入车内。

陆吉祥喘着气,透过窗户看着外面不肯散开的媒体记者们。

“这些人真是疯了!”

她没有多想的感叹一句。

宋顾轻笑,说道:“各司其责,哪一行都不容易。”

陆吉祥挑了眉。

她诧异的看向他,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番话。

如果是宋锦丞的话,他一定会紧皱眉头满脸的不耐烦。

“爸爸,您没事吧?”

她小心的问道。

宋顾睨着她,神情已经恢复温和。

“你问了两遍。”他这样答道。

陆吉祥缩了下脖子,有些不大好意思。

她想了想,继续问道:“宋锦丞呢?呃,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不知道。”

宋顾闭了眼,声音缓慢:“那孩子做事向来坚韧,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既然他已经决定要插手此事,肯定是要查个明明白白才肯罢休。”

陆吉祥眨了眨眼。

“妈妈怎么办?”她鬼使神差的问出了这句话。

“嗯?”

宋顾转了头,微眯着眸,状似打量着她。

陆吉祥低了头,赶紧道:“对不起,我”

“这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情,小孩子家少管。”宋顾打断她,径直说道:“今天的事情,你也别说给锦丞,他脾气怪,容易出事。”

“噢!”

陆吉祥点头。

说实话,她没觉得宋锦丞的脾气怪啊,为什么宋领导要这样说自己的儿子。

她挺郁闷的。

车厢内恢复了安静,司机沉默的驾驶着车,一路平缓行驶,很快回到了大院里。

陆吉祥看着窗外的熟悉景色,有些微的发愣。

时隔多日,她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你最近就在家里呆着,哪里也不要去,外面媒体们都盯着呢,你小心点。”

临下车以前,宋顾如此嘱咐她道。

陆吉祥点了头。

她乖巧的答道:“好的,爸爸,我记住了。”

宋顾很欣慰。

“下去吧。”他道。

陆吉祥开门下车,管家正候在外面,看到她以后,恭敬的唤了一声‘少夫人’。

陆吉祥点头示意。

但随即,她发现宋顾似乎并没有要下车的打算。

“爸爸,你还要出门?”她不禁问道。

宋顾‘嗯’了一声,道:“你好好休息。”

说完,关了车门。

轿车缓缓启动离开。

陆吉祥站在原地没动,远远地看着轿车没了影,这才转回了身。

她默不作声的往家里走。

管家跟在后面,出声道:“少夫人,您吃饭了吗?”

“没……”

陆吉祥摇了摇头,摸了摸肚子,这才发觉有些饿了。

“您需要吃点什么?”管家尽忠尽职的继续问道。

陆吉祥没什么心思,随意的答道:“给我下碗面吧。”

“好的。”

管家闻言,准备退下。

“哎对了!”陆吉祥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急忙出声道:“把东西端到楼上,我在宋锦丞的书房里。”

“是。”

管家点头。

陆吉祥道了谢,转身上楼进了书房里。

第一件事情,打开电脑!

她毫不犹豫的就点开了网页页面,并在搜索引擎上面输入了宋领导的名字。

果然不出她所料,新闻里面全是有关宋妈妈遇袭的事情。

她随意的点开了一家网页,大致游览了一遍新闻内容,几乎和她了解到的信息是一样的。

那么,宋妈妈今天的那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她在给谁求情?

陆吉祥百思不得其解,关掉了新闻网页以后,她又输入了宋妈妈的名字。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每当她点开一家新闻网页的时候,页面上都会显示相关内容已被删除。

真让人惊讶!

她重新输入宋顾的名字,然后发现,她刚才所看到的新闻内容,统统没了影。

无形之间就像是有一只权利的手,在庞大网络的背后,将这些所有的新闻都删得干干净净!

宋顾的公关团队已经开始起到作用。

‘咚咚咚——’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伴随着管家的声音:“少夫人,您的面条做好了。”

“进来吧。”

陆吉祥说道,一边将网页关掉。

管家推门而入,手里端着托盘,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正在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真香!”陆吉祥赞了句。

管家将面条放到了桌上,看着女孩儿道:“少夫人,有事儿您再吩咐。”

“好的,谢谢。”陆吉祥点头,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夹起面条就往自个儿嘴里送。

她刚吃了一口,立马又想到了别的事情。

“管家,你让厨房做点鸡汤吧,晚点给妈送去。”她说道。

“已经送过去了。”管家回答道。

陆吉祥先是一怔,随即‘噢’了声,低头继续吃面。

吃完了食物以后,她继续坐在电脑跟前,锲而不舍的在网上搜寻着关于今天的一切。

临近傍晚的时候,楼下院子里传来汽笛声。

陆吉祥赶紧关了电脑,急匆匆的往楼下跑去。

她以为是宋锦丞,结果,是宋顾!

“爸!”

她站在门口,将拖鞋放到宋顾的面前。

“锦丞回来了吗?”宋顾一边换鞋,一边问道。

“没有。”陆吉祥摇头,眼巴巴的看着他:“爸爸,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没事,别担心。”

宋顾说道,一边往楼上走。

陆吉祥紧跟在他的后面。

宋顾到了卧室门前时,停住了脚。

他回头看着跟在身后的女孩儿,颇为无奈:“如果你担心锦丞,可以给他打电话,跟着我做什么?”

相处的时间越久,宋顾就愈发觉得,这个儿媳妇的心性太小,什么事情都摆在脸上,在大多数的时候,倒像是他的小女儿,让人拿她无奈。

“我打了,但是没人接。”

陆吉祥说道,皱着眉头:“爸爸,宋锦丞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他能有什么事?”宋顾叹息,道:“放心吧,锦丞最多明早就回来。”

说完,推门回了卧室里。

宋顾是专门回来拿东西的,顺便还换了套衣服,他甚至连晚饭都没走,前后不到半小时的时候,他很快离开了大院。

陆吉祥继续坐在客厅里等待。

她打开了电视机,结果发现,所有的新闻频道,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几乎都是只字不提,就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令人感到诡异。

晚上,陆吉祥洗了澡,正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宋锦丞终于回来了。

男人推门走进卧室里的时候,陆吉祥正坐在床上,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瞬也不瞬的看着她,满脸担心和关切之色。

宋锦丞走到床边。

他弯了腰,将人揽到怀里。

“我没事。”他低低的开了口,声音略哑。

陆吉祥反手抱住他,从他的怀里抬起脑袋,很着急:“宋锦丞,你今天都去哪了?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宋锦丞沉默了下。

他缓缓的开口:“抱歉。”

陆吉祥微诧。

“你、你怎么了?”她愣愣的看着他。

宋锦丞摇头,将她松开。

“睡吧。”他说道,转身拿着睡衣去了浴室里。

陆吉祥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目光盯着天花板,像是在发呆。

过了没多久,她的眼皮儿越来越重,渐渐的便沉入了睡梦里。

迷糊之间,她感觉到有人在吻她,很轻很轻,就像是一根羽毛从唇上拂过,转瞬即逝。

她想要伸手抓住对方,奈何,她浑身都使不出力气。

半夜里,陆吉祥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并没有男人的踪迹。

她心中一惊,倏地从床上坐起。

整个卧室里都很安静,隐隐约约的,甚至都能够听到外面的夜风声。

陆吉祥掀开被褥下了床,趿着拖鞋走出了卧室。

她在书房里找到了宋锦丞。

房里只开了一盏台灯,他在使用电脑,莹白的屏幕光映照他的脸上,使得他的整张脸看起来有些冷厉。

听到门口的动静声,宋锦丞抬了头,待看到是陆吉祥的时候,他微微一愣。

“怎么起来了?”

他皱起眉,像是有些不悦。

“你在干嘛?”陆吉祥不答反问,一边提步走进了书房里。

宋锦丞垂了眸,握着鼠标的手,快速的在屏幕上点击了几下。

陆吉祥疾步走了过去,低头往电脑上一望,屏幕上干干净净的,看来她晚了一步,宋锦丞已经关掉了。

“想看什么?”

男人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回过神,连忙抬头看向他。

“大半夜的,你怎么不睡觉?”她娇嗔,不满的看着他。

宋锦丞看着她裸露在外的手臂,叹息一声,将她拉到怀里坐着。

“怎么也不穿个外套?”他将女孩儿额前的刘海撩到旁边,继续道:“感冒了怎么办?”

陆吉祥哼哼。

她舒服的坐在男人的怀里,一边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一边出声问道:“你刚才在干什么?难道工作比身体还重要吗?”

宋锦丞睨着她,忍不住笑。

“就你还想教育我?”他说道,低头在女孩儿的鼻尖上落吻。

陆吉祥扭了下身子,急急道:“宋锦丞,你有事瞒着我!”

她说得笃定!

男人的动作微微一顿,但很快恢复如常。

“我瞒你什么了?”他淡淡的开口,一手搂着女孩儿的柔软腰肢儿。

陆吉祥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她试图侧敲旁击:“这得问你自己了啊,你说说,你都瞒过我多少事了!”

“没有。”

男人否认得干净利落,甚至可以称之为不假思索。

陆吉祥瞪起眼。

“喂!”她不甘心:“你明明就是有事情瞒着我!”

“噢?”

宋锦丞挑了挑眉,低眸看着她:“你倒是说说看。”

陆吉祥咬了下唇。

她记得宋顾的话,今天在医院里听到的那些事情,她不能说给宋锦丞。

“反正,你就是有事情瞒着我……”她喃喃道,小嘴巴撅起。

宋锦丞抚摸着她的脸庞。

他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声音也很柔和:“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是、是听到了一点……”陆吉祥小心谨慎的答道。

“听到什么了?”宋锦丞继续问道,脸上没什么反应。

陆吉祥在心中斟酌。

她缓缓的说道:“爸妈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此言一出,男人的脸色瞬间变沉。

“听谁说的!”

他的变化很快,之前还是温柔的模样,转眼间就成了风雨欲来。

陆吉祥惊讶于他的忽然变化,张着嘴,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说话!”

男人不耐开口。

“是……是在、在网上……”陆吉祥结结巴巴的答道。

宋锦丞拧紧眉,顿了顿,继而语气严肃的说道:“以后少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已经让公关在处理,网上流传的那些故事很快就会被删掉,你看过就算了,不要去爸妈面前说这些,知道了吗?”

陆吉祥点头,答道:“我知道了。”

其实,她好奇的不是这个。

今天白天,宋妈妈到底是在为谁求情?

啊,好奇心真是要害死猫呀!

“行了,回房睡觉。”

宋锦丞松了手,拉着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陆吉祥有些不情愿,她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宋锦丞似乎并不想多说话,带着人回了卧室里以后,他和陆吉祥一同躺上床,把人紧紧的抱在怀里,力气很大,无声无息的,像是想把她用力的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陆吉祥吃痛,忍不住出了声:“你抱这么紧干什么,痛啊!”

宋锦丞骤然回神。

他松了手,将唇印在女孩儿洁白的额头上。

“睡吧。”

他叹息。

“嗯。”

陆吉祥应了声,稍微动了下身子,窝在男人的怀里,重新睡着。

这一次,她没有再在夜里醒来,男人的温度一直包裹着她,令她倍感安心。

她想,有什么能比得过家庭的和睦,更为重要呢?

所以说,为了宋锦丞能够和自己的父母和好如初,她会很努力地争取的!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