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06章 共舞一曲!

按理来说,一个养尊处优、受尽宠爱的孩子,她是不会拥有这么悲伤忐忑的神色,她们应该是快乐的,就像是生活在城堡里的公主。

可是,陆吉祥却在贺宝贝的脸上,看到了畏惧。

她说,她害怕!

“贺东庭打你了?”

陆吉祥直接破口而出,这是她的第一个反应。

贺宝贝怔住。

但很快,她摇了摇脑袋,用着轻悠悠的声音说道:“没有,东庭哥哥舍不得打我。”

这下,陆吉祥倒是有些疑惑了。

既然没有挨打,那她怕什么?

“吉祥姐姐,我是不是白眼狼?”贺宝贝的声音继续传来,她睁着乌黑晶亮的眼,一直瞅着陆吉祥,她的表情很迷茫,就像是走失在森林里的孩子。

“你不是!”陆吉祥答道,她摸了摸贺宝贝的小脑袋,微笑道:“你是个好孩子。”

贺宝贝眨了眨眼。

她说道:“伯伯以前会说我是白眼狼,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它是骂人的话,肯定是不好听的。”

“伯伯?”陆吉祥皱眉,有些不解:“哪个伯伯?”

这个丫头可是贺东庭的宝贝疙瘩,哪个伯伯敢骂她?

“就是东庭哥哥的爸爸呀。”贺宝贝答道。

陆吉祥默。

好吧,这个伯伯和一般的伯伯不一样!

“对了,白眼狼是什么意思?”贺宝贝继续问道。

陆吉祥很纠结。

“咳咳,那个,宝贝呀,你不是说你饿了么?快点吃东西吧,等你吃完了以后,我们再接着聊天,好不好?”陆吉祥试图转移话题。

贺宝贝皱了皱鼻子,她有些不乐意。

不过,她最后还是同意了。

“好吧。”

说完,继续低头吃东西。

陆吉祥暗暗舒了口气,心里在想,这个小丫头的问题还挺多,真不知道贺东庭平时都是怎么应付她的!

萝莉养成也不容易啊!

过了会儿,会场里的灯光变暗,前边舞池里响起了悠缓的音乐,舞会开始了!

陆吉祥和贺宝贝同时被吸引去了目光,看着舞池里面翩翩起舞的才子佳人,她们羡慕的连眼睛都瞪直了。

贺宝贝问:“吉祥姐姐,你会跳舞吗?”

噗!

陆吉祥想说,她不会跳舞,但是她会群魔乱舞!

“这个有什么好跳的啊,太斯文了,还不如去夜店里玩玩!”陆吉祥做不屑状。

“夜店?”

贺宝贝来了兴趣,她连连问道:“夜店是什么?”

“夜店就是寻欢作乐的地方。”陆吉祥答道,末了,她还不忘补充一句:“不过,那里可不适合小孩子去,会被教坏的!”

贺宝贝皱起鼻子。

“我才不是小孩子!”她反驳道。

陆吉祥哈哈大笑,答道:“你连身份证都没有,难道还不是小孩子吗?”

贺宝贝怔了一下。

须臾,她缓缓的开口问道:“身份证是什么?”

陆吉祥将自己的身份证拿了出来,她一边递到贺宝贝的面前,一边解释道:“看,这个就是身份证,它的用途呢,就是专门用来证明你的身份。另外,出门在外,如果连个身份证都没有,你不单进不了酒店,就连火车票飞机票什么的,你都统统买不到,现在干什么都是实名制,就连上网玩个游戏都需要身份证号码。”

“噢,原来这个就是身份证。”

贺宝贝就像是个好奇宝宝似的,她将陆吉祥的身份证接了过来,左右看了看,接着又继续问道:“那我怎样才能有一个身份证啊?”

陆吉祥叹了口气。

她耐心的继续解释道:“拿着你的户口本去派出所里办理即可,非常方便的。”

贺宝贝若有所思的点头。

“我记住了。”

“你记住什么了?”陆吉祥看着她,狐疑道:“宝贝,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有点奇怪啊?”

“没有啊。”贺宝贝摇头,笑着将身份证还给陆吉祥,说道:“吉祥姐姐,我现在已经想清楚了,我会很努力很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成熟起来,我不能再像以前那个样子了。唔,我知道我以前很任性,经常惹人烦,虽然东庭哥哥没有怪我,但是我很想改变!”

贺宝贝的这番话,似乎有些前后矛盾。

至少,陆吉祥没有听出来,她到底想表达什么。

“你想怎么做?”陆吉祥问道。

贺宝贝想了下,答道:“我的户口是和东庭哥哥的在一起的,我不知道东庭哥哥把户口本放在哪里了,唔,等我回去以后,我会把户口本找出来的。吉祥姐姐,到时候你陪着我去派出所里办理身份证,好不好?”

陆吉祥下意识的摇头。

“算了吧,你还是找你的东庭哥哥吧!”

陆吉祥不傻,有些事情,她还是不能帮的。

“为什么?”贺宝贝很伤心的看着她,说道:“吉祥姐姐,连你也不愿意帮我了吗?”

陆吉祥默默的抹了把汗。

“宝贝,不是我不帮你,办理身份证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要贺东庭亲自带着你去,你都还没成年呢,干什么都需要监护人的同意才行。”她认真的说道。

贺宝贝皱了眉。

她想了下,说道:“我觉得东庭哥哥不会同意的。”

“你都没去问,怎么就知道贺东庭不会同意呢?”陆吉祥说道,一边看着她。

贺宝贝的目光有些闪烁。

其实,谁也不知道,自从经历了上次的事情以后,对于贺东庭,贺宝贝在潜意识里感到害怕。

说来真是滑稽。

贺东庭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宠她最疼她的人,可是,贺宝贝就是怕他,从小到大,她最畏惧的人,就是贺东庭。

这个男人,即是她的救赎,也是她的劫难。

关于身份证这个话题,很快被跳过。

因为,裴谦和秦可卿出现了。

裴谦穿着一套纯黑色的燕尾服,笑起来风度翩翩,而在他的身边,秦可卿穿着银白色的礼服,略施淡妆,温婉大方,在耀眼的灯光下,美得不可方物。

就好像是天生的一对!

“那个是裴谦哥哥的女朋友吗?”贺宝贝开口问道。

陆吉祥‘嗯’了一声。

这时候,宋锦丞走了过来。

“锦丞哥哥!”

贺宝贝看到男人,立刻笑着唤出声。

“贝儿乖!”

宋锦丞笑了一下,转而看向陆吉祥,深邃的眼中有柔意。

“跳舞吗?”他问道。

陆吉祥先是迟疑,最后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吧,这个动手指的东西,我在行!可是,动脚的东西,我就不擅长了。”

“别怕,我会带着你。”宋锦丞说道,朝她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陆吉祥皱起眉。

“不要了吧,会丢脸的。”

“来!”

宋锦丞不容她拒绝,拉着人很快滑入舞池内。

贺宝贝依旧坐在椅子上,看着陆吉祥和宋锦丞离开以后,她脸上的神色有些落幕。

“宝贝。”

贺东庭看见她落了单,不禁提步走了过来。

“东庭哥哥!”小女孩听到声音,回了头,冲着男人笑了起来:“你会跳舞吗?”

“宝贝想跳舞了?”

男人站到她跟前,弯腰托住她的腰,将她从座位上抱了起来。

“我不会。”贺宝贝摇了摇小脑袋,一手抓着男人的结实胳膊,一边说道:“东庭哥哥,我想去学习跳舞,你给我找一个舞蹈老师吧,好不好?”

贺东庭没说话。

他看了眼桌上只剩下半块的提拉米苏,沉声道:“怎么没吃完?”

贺宝贝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答道:“饱了。”

贺东庭摸了摸她的小肚子。

他‘嗯’了一声,脸上没什么表情。

贺宝贝却有些着急。

她仰头看着男人,追问道:“哥哥,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啊?我想学习跳舞,你给我找一个舞蹈老师吧,好不好嘛?”

贺东庭叹了口气。

“宝贝,你不适合跳舞!”他如此说道。

贺宝贝睁着一双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男人:“为什么?哥哥,难道是因为我身体不好吗?”

每一次,不管她想要做什么,贺东庭总是会用这个理由来拒绝她!

她想要去学校里上学,东庭哥哥会说,她的身体不好!

她想要去海里游泳,东庭哥哥还是会说,她的身体不好!

永远都是这句话!

“宝贝!”

贺东庭低斥,声音已有不悦:“你的腿上受过伤,不能做任何剧烈运动,要我说说多少回你才能记住,嗯?”

贺宝贝低下脑袋。

是的,她曾经摔断过腿,所以,注定了她永远都不能在做任何剧烈的运动!

可是,这些都是她一直渴望的事情。

“哥哥……”

她的声音很轻细,就像是滴落在平静水面里的一颗小石头,忽然就在男人的心里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

贺东庭的心,霎时就软了。

他拍了拍女孩儿的后背,柔声说道:“好了,我们不要再说跳舞的事情了,听话些,哥哥明天带你去爬山,怎么样?”

“真的?”贺宝贝闻言,小脸上霎时踊跃出喜悦。

“嗯。”贺东庭点头,含笑在女孩儿的唇边落吻,大手紧紧的搂着她的小腰儿,边道:“只要不下雨,我就带你去!”

“好啊好啊!”

贺宝贝连连点头,暂时忘记了她想要学习跳舞的事情。

……

而此时,另一边。

宋锦丞的脸色不大好。

“对不起……对不起……”

陆吉祥在不停的说着对不起,看着男人皮鞋上的重叠脚印,她真的是羞愧得想钻进地底下。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

“闭嘴!”

他轻斥,大手紧握着女孩儿的腰,道:“认真点,我再带你一次!”

“好!”

陆吉祥点头,有些惶惶然。

刚起步,她再次准确无误的踩在男人的脚上。

宋锦丞的脸色,直接黑了!

“我还是不跳了吧……”陆吉祥哭丧着一张脸,她早就说了,跳这个肯定会丢脸的。

“随你。”

宋锦丞也没再坚持,拉着人走出舞池。

大概,他也觉得这个丫头的舞技,已经无药可救!

“吉祥!”

刚和男人分开,秦可卿走了过来。

陆吉祥还深陷在刚才的跳舞事件里回不过神。

“吉祥?”

秦可卿在她眼前晃了晃手。

陆吉祥反应过来,抬头看向她,笑道:“秦可卿!”

“你怎么了?”秦可卿看着她,微微蹙眉:“魂不守舍的。”

“没……”

陆吉祥摇头。

末了,她又问道:“话说,为什么你跳舞那么厉害?”

“因为我以前学过呀。”秦可卿笑道,朝她伸出了三根手指:“我可是学了足足三年呐!”

如此,陆吉祥终于平衡了。

秦可卿看着她,有些促狭:“刚才看到你们两口子在跳舞,啧啧啧,你老公的脾气可真好,你这一路上几乎都是踩着他的脚在跳啊,他居然没生气,硬是拉着你跳完了整曲歌,厉害!”

陆吉祥嘴角抽搐。

“你都看见了?”

秦可卿点头,道:“我估计全场人都看到了。”

陆吉祥大窘。

“放心吧,这没什么的。”秦可卿拍了拍她的肩头,说道:“对了,今天下午的寿宴,你和你老公怎么都没来啊?裴老先生一直都在问人,裴谦还给你们打了好几通电话,结果一直都没人接听,可把人给急得。”

陆吉祥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狡猾的笑道:“哟,这才多久啊,连称呼都变了!”

犹记得,上次秦可卿见到裴谦的时候,称呼他为裴先生。

可如今,这才几天的功夫,居然就开始直呼大名了,如此看来,他俩之间的关系进展,非常顺利!

“喂,你可别乱想啊!”秦可卿看着她,连忙解释道:“我现在是裴谦的女朋友,我总不能一直叫他裴先生吧?”

陆吉祥点头:“是是是,都懂的!大家都懂的!”

秦可卿‘切’了一声。

她转移话题道:“我给你说啊,我刚才看到一个美少年,哎哟,长得老漂亮了,就跟漫画里的一样。”

“美少年?”陆吉祥皱眉,嗤笑:“在做梦吧?”

秦可卿翻白眼,道:“我没和你开玩笑!”

“噢……”

陆吉祥没在意,歪过头,左右寻找着宋锦丞的身影。

这时,秦可卿像是看到了什么,眼中骤然亮出光芒。

“喂喂喂,你快看,就是那个美少年!”她激动得很,一直拽着陆吉祥的手臂。

陆吉祥不耐烦的回头望去。

微微一怔。

竟然是童乐!

那小子长得的确帅,可惜,满肚子坏水儿。

“这看人呢,不能光看表面,有些东西越是光鲜亮丽,他的毒性就越大!”陆吉祥语重深长的说道。

秦可卿差点笑出声。

“陆吉祥,你吃错药了吧?”

“唉……”陆吉祥叹气,饶有其事的拍了拍秦可卿的肩头,说道:“秦可卿同志,作为过来人,我劝你还是珍惜眼前人吧,赔钱货已经很不错了,而且你的年纪也大了,已经不适合美少年了!”

秦可卿瞪起眼,开始磨牙。

“陆吉祥,我咬死你!”

“来咬啊!”

陆吉祥冲她做鬼脸,转身撒丫子就跑。

秦可卿本来想追,但在中途时被忽然出现的裴谦拦了下来,两人说了几句话,裴谦便带着人离开了。

陆吉祥叹气。

真无聊!

这时候,宋锦丞也返了回来,皮鞋上的脚印已经被擦拭干净,没了任何痕迹。

“你去哪了?”

陆吉祥看到他,出声问道。

宋锦丞不答,脸色严肃,沉默的一把拽过她的手臂,拉着人就往外走。

“喂,你干嘛啊!”

陆吉祥被他拖着一路走出酒店,轿车已经候在外面,小叶正站在车旁,看到宋锦丞夫妇出现的时候,立刻打开了后座车门。

“进去。”

宋锦丞将人推到车内,紧跟着也低腰钻了进去。

轿车很快启动上路。

陆吉祥有些懵,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却发现他的脸色很冷,紧抿着唇,眼中似有锐利闪烁。

“发生什么事了吗?”

陆吉祥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宋锦丞闻言,扭头看她一眼。

他表情冷酷,声音亦是如此。

“妈出事了。”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顿时让人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妈她怎么了?”陆吉祥紧张起来,两手无意识的拽着男人的手臂,满眼焦急的看着他:“宋锦丞,你倒是说话啊!”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息怒意。

他沉声道:“妈在参加一所慈善机构剪彩的时候,现场发生群众动乱,她被砸伤了,受了不小的惊吓。”

陆吉祥倒抽一口气。

“啊,受伤了?”她很担心:“严重吗?妈她现在在哪?”

“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宋锦丞答道,末了,不管陆吉祥再问什么,他都没再开口。

很快,轿车到达医院。

门口早已聚集了大批闻风而来的媒体记者,看到宋锦丞出现的时候,纷纷靠拢来,噼里啪啦的闪光灯,起伏不断。

男人脸色黑沉,隐约在发怒的边沿。

现场保安和警卫员极力维护治安,硬是在众多媒体的中间,开辟了一条道路。

不管记者们问什么,宋锦丞皆是沉默以对。

他牢牢的护着怀里的女孩儿,带着人快速走进医院内。

宋顾早已到达医院。

他正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眉头紧锁,身上穿着工整的西装,旁边站着几名表情严肃的军官,以及其他的办公室主要人员,整个公关团队都在忙碌,此事发生后不到两个小时,他们便已经收到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大量邮件,包括很多国家领导人的电话问候。

不过,宋顾一律不接,他压根儿就没心情。

“爸!”

陆吉祥出了声,疾步走了过去。

宋顾听到声音,缓缓的抬了头,神色疲惫不堪。

“来了啊。”

他出了声。

“爸您别担心,妈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陆吉祥说道,试图安慰宋顾。

宋顾点头,勉强一笑。

“好孩子。”他说道。

陆吉祥微笑,主动的伸手握住了宋顾的手,发觉他的手心有些凉。

她皱起眉,继续说道:“爸,您看起来有点累啊,要不,您先去休息一下?”

她此话一出,旁边的副官就急不可待的开了口:“首长从昨天到现在就没闭过眼,我们怎么劝都没用!”

陆吉祥听了这话,更加担心。

“爸,您还是先去休息一会儿吧,您别担心,我们会一直守着妈妈的。”

宋顾摇头,拒绝她的好意。

陆吉祥无奈了。

她只有跑到宋锦丞的身边,拽着他的手臂道:“你倒是去劝劝爸啊!”

宋锦丞不说话,亦无任何动作。

“宋锦丞!”

她再次喊道。

话刚落音,前边的手术灯熄灭了。

众人见状,立刻围了上去。

宋顾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身子摇晃了一下,旁边的副官赶紧伸手扶住他,担心之意,溢于言表。

所幸的是,宋妈妈并不大碍,额角被缝了几针,胳膊上有擦伤,已经被注射了镇定剂,正在安静的熟睡中。

很快,她被安置到高干病房内,门外有警卫员戒备,除了宋妈妈的至亲以外,任何人不得进入,医院方人员统一口径,不得将此事泄露半句。

宋顾守在方便,目光一直注视着床上的宋妈妈。

陆吉祥和宋锦丞站在旁边。

“妈她什么时候能醒啊?”陆吉祥开口道。

医生闻言,即刻答道:“只要等镇定剂药效过了以后,夫人就会醒过来了,您请放心,这是正常的症状。”

陆吉祥点点头。

她将目光落在宋顾的身上。

“爸?”

她小声道:“你去休息一会儿,好吗?”

宋顾的脸色也很差,只是,他比较固执,任何人都劝不动,也不敢劝。

除了,陆吉祥!

“再等一会儿。”宋顾开了口,微微朝前倾身,伸手将落在宋妈妈脸上的一缕长发捻了起来,轻轻地放到她的耳边。

他的动作很小心,很珍视。

陆吉祥看到这一幕,挺感动的。

她不由得转头看向宋锦丞,却见着这个男人始终都是冷着一张脸。

“宋锦丞!”

她低低的唤道,推了下男人的手臂,

宋锦丞转头看她。

“你怎么都不说话啊?”陆吉祥开了口,还以为他是太担心,不由得出声安慰道:“放心吧,妈妈她不会有事的,医生的话你又不是”

“我先出去一下。”

宋锦丞忽然开口打断她的话。

陆吉祥微怔。

男人已经转身出了门。

她目瞪口呆,她没想到,宋锦丞居然是这个反应!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吉祥。”

这时候,宋顾的声音传了过来。

她连忙回过神,弯腰凑到坐着的宋顾身边,道:“爸!”

宋顾道:“倒杯水。”

“哎。”

陆吉祥点了头,走到饮水机前到了一杯水过来。

宋顾一饮而尽。

“您慢点。”陆吉祥说道。

宋顾不在意,将空水杯还给她,边道:“别担心,锦丞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很快就会回来的。”

“噢。”

陆吉祥点了点头。

宋顾看她一眼,意味深长。

“怎么了?”陆吉祥一手拿着水杯,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脸,道:“是不是有脏东西?”

宋顾缓缓笑道:“家里的人都是些闷葫芦,除了你以外。”

宋领导这话,到底是褒义,还是贬义?

陆吉祥挠了挠后脑勺,有些腼腆:“爸,我啥也不会,除了动动嘴皮子会安慰人以外,我也不会治病呐。”

“有这一点就够了。”宋顾道:“有心了,吉祥。”

陆吉祥笑了笑,没说话。

隔了半响,她又忍不住出声道:“爸,您还是去休息一下吧,您的脸色很不好啊。”

宋顾点点头,但还是没动。

陆吉祥不死心,继续道:“我会守着妈的,只要她醒了,我立刻就通知您,成不?”

宋顾叹了口气。

“你真坚持!”

他这样说道。

陆吉祥低下脑袋,有些不大好意思。

“罢了,我去眯一会儿,有事就通知副官。”宋顾说道,一边从椅子上起了身。

陆吉祥扶着他。

宋顾去了隔壁休息。

小叶正站在门外,看到陆吉祥的时候,微微点头示意。

陆吉祥走了出去,轻轻地关了病房房门,走到小叶面前道:“凶手查出来了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小叶摇头,道:“宋主任亲自去查了,这会儿应该在事发现场呢,据说是因为有网民怀疑慈善机构私吞了捐款,再加上捐款用途不够明朗化,很多人就跟着起哄,然后就……”

“可是,为什么他们要挑在今天闹事?”陆吉祥继续问道。

小叶答道:“大概是因为今天的媒体记者们比较多吧,您也知道,今天的现场里有首长夫人,他们想要扩大这件事情的影响力,选择今天是最好的办法!”

“他们是如何混进现场的?”陆吉祥继续问道。

按理来说,既然有首长夫人到场,现场就更应该戒备森严!

“他们卖通了现场多个工作人员,并且是顶着记者的身份进入现场。”小叶说道:“少夫人,最近外面不太平,您一定要多加小心。”

------题外话------

亲爱的们,端午节快乐,记得吃粽子哦,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